陕西宝鸡市六旬老太遭近十年冤狱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二月十七日】(明慧网通讯员陕西报道)徐春霞女士,现年六十岁,宝鸡叉车三厂内退职工。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迫害法轮功以来,徐春霞只因信仰“真、善、忍”做好人,坚持修炼法轮功失去自由近十年,在陕西女子监狱遭受精神、肉体、经济等各方面的迫害、侮辱和虐待,二零一零年才出狱。近两年内,徐春霞为一个合法的生存环境和退休金,跑了无数的路,找遍了各级政府部门和办事机构,了无结果,至今无家可归。

自一九九六年七月,徐春霞喜得大法,身心健康,了悟人生真谛,心情无比地激动与自豪,是生命中最快乐的一件事。然而在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对法轮功信仰民众的迫害,铺天盖地的媒体造谣诬陷,如晴天霹雳,黑云压顶,让纯真善良的修炼人无法接受这样的现实_——是非颠倒,正常的修炼环境遭到了破坏。

为了向政府说明修炼大法的实际情况,为了师父和大法的清白,徐春霞开始她证实大法、讲清真相之路,随之而来的是多次的非法关押、凌辱和九年冤狱迫害。

一九九九年至二零零一年遭非法拘禁

一九九九年,徐春霞同其他六名大法弟子一同去北京证实大法,却被北京公安恶警非法抓捕,后由宝鸡公安非法拘留十五天,单位扣罚两千多元工资。

二零零零年二月,徐春霞因在原炼功场地河滩炼功,被上马营派出所劫持,送至单位保卫科非法拘禁一夜,并给她戴手铐,铐在保卫科房内,上锁。后来,一直非法拘禁在单位半个多月,不让回家。单位派人二十四小时看守,监视,非法限制人身自由,后又送至金台看守所非法拘留十五天。

二零零零年三月底,徐春霞被送至陕西女子劳教所迫害。在劳教所迫害期间,徐春霞因要求合法修炼环境,以绝食抵制迫害。因不放弃信仰,被劳教所恶警指使“帮教”(吸毒者)殴打,罚站一整夜,并用“架飞机”等卑鄙手段折磨她们。该劳教所所长张某在夏天七、八月份的高温天气下,让劳教所全体法轮功学员在阳光下以蹲“兵马俑式”(单腿点地)长时间曝晒数小时。

二零零一年新年前后,徐春霞从劳教所刚回家,单位领导、公安警察就找上门来骚扰,让她谈认识,徐说在劳教所的所谓“转化”是错的,是自己法理不清,一时糊涂,并表示要坚持修炼大法时,单位又逼迫她进洗脑班。当时单位已将徐在劳教一年期间的下岗工资二千七百多元,强扣了二千多元,说是进京上访,单位派人找徐的开销(其实单位派的人并未找到徐),因没有了工资,徐春霞生活已很紧张,进洗脑班,还要徐春霞支付高额费用。这是江泽民从“经济上搞垮”的又一种迫害方式。无奈之下,她只得离家出走,过着流离失所的生活。

二零零一年十月一日,正好是中秋佳节,在这万家团圆的时刻,几个流落在外,无家可归的法轮功学员,想在一块开法会,切磋交流修炼体会,就在岐山县蔡家坡镇租一歌厅。在开法会时,被当地恶警构陷,参加法会的五十多位同修被绑架,分别被关押至各地区迫害。

当时,徐春霞被劫持到宝鸡市金台区十里铺派出所。当晚,就把她直接关押进金台看守所。一同关至此看守所的还有秦丽杰、孙桂兰等法轮个学员。她们都以绝食方式抵制迫害。当时,看守所恶警让穿着黄军装(外穿白大褂)的军医给她们野蛮灌食,灌食用的胶皮管就跟医用听诊器的胶皮管一样粗,手、脚都绑在椅子上,嘴用一个大钳子(开口钳)撑开,灌食时,恶警们还堵着徐春霞的鼻子,憋得她都快要窒息了,才松开。其中,在隔壁监室的孙桂兰(宝鸡石油机械厂职工,约五十多岁),就在那次灌食时被迫害致死。

后来几天的绝食中,恶警又给徐春霞戴上脚镣和手铐,手铐和脚镣上下联着一根铁链子,很短。使她只能弯着腰,走路、睡觉都直不起身来,很难受。后来,在第八天晚上,她顺利地走出了看守所。

回家之后,没几天,徐春霞又被当地恶警劫持至洗脑班,以非法“监视居住”为名迫害一个多月。

在陕西女子监狱遭迫害九年

二零零一年末,徐春霞被劫持至岐山县看守所非法关押一年后,冤判九年,送陕西女子监狱。

在陕西女监八年多的非法关押中,每天长达十多个小时的超时强制劳动迫害,加班、加点是常事,没有休息、节假日,服刑人员成了监狱警察榨取高额奖金的奴工,越到年关节日期间,奴工劳动量越大。如:二零零五年,关押徐春霞的二分监区为了赶任务,白天在纸箱生产车间干完繁重的纸箱生产任务,晚上回到监舍,监区警察又让干大量的手提袋小生产任务,一直干到半夜三点多才让休息。因过度劳累,导致事故频发。

在这种情况下,徐春霞和二分监区的法轮功学员李敬爱(大连人)、左黎(汉中城固县人)向监区警察递交了“抗议书”,抵制这种超时劳动迫害和要求合法修炼环境等,并拒绝参加晚上的超时奴工劳动,当晚,值班警察让徐罚站至收工时,才停止体罚。

二零零六年十二月,徐春霞所在二分监区三分队,剥夺徐春霞与家人通电话的权利,看书的权利。三分队恶警任惠侠几次将徐看的书籍撕毁、收缴。在这种不公正的对待下,徐春霞向监区表示:自己没有犯罪,不是罪犯,拒绝参加监狱所有的罪犯奴役劳动。二分监区就把徐春霞送到严管队关禁闭七个月,这里通常是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地方,在女监严管队禁闭室、严管室里。

严管队警察常把法轮功学员与一些精神失常、或生活不能自理,失去理智的犯人关在同一间禁闭室里。一张不足一米宽的窄床板,睡两个人。大法弟子常把靠墙的里面让给这些精神病患者睡,而大法弟子只能侧身靠着床沿边睡。冬天,一个六、七平米的小黑房子,四处透风,阴冷、潮湿,被子常掉在地上。而这些都是女监警察们的有意安排。当有法轮功学员质问严管队的警察:“为什么要这样安排?”时,这位警察竟说:“你不管她(指精神病犯),谁管她?”可见这些监狱警察明知大法弟子都很纯真、善良,有意把这些难以管理的病犯,安排给大法弟子照顾的。比如:有一位叫张宝霞的病犯,进严管队时,又哭又闹的,双手多个指甲盖已咬掉了,血淋淋的,手也肿着。她和法轮功学员李艳芳(北京人)同关一室。李艳芳为张海霞洗头,洗衣服,打饭等,无微不至的照顾她。张宝霞后来在全监服刑人员上心理大课时,泪流满面的发言说:“法轮功学员李艳芳等人对自己的照顾,是最让我感动的一件事。”

在二分监区,徐春霞的手抄的经文被非法抄去,当她向查抄的警察韩美丽索要时,韩当着全监舍服刑人员的面,连着打徐春霞几个耳光。并呵斥说:“往出走!”当徐春霞从监舍向监区办公室走时,恶警韩美丽从背后向徐春霞的臀部猛踹一脚,致使徐的头撞在监区走廊的墙楞上,当时就血流不止。进入办公室后,很多监区警察看到满脸是血的徐春霞时都惊呆了。

在女监八年多的迫害中,尤以九分监区,以恶警魏尘、史建荣、教育科姬桂芬为首的强制“转化”迫害最为残酷。二零零二年十二月,徐春霞和其他四名法轮功学员:杨雪琴、史转玲、梁玉丽、刘春霞一同被冤判,送至女监,这也是陕西省第一批迫害至女监的法轮功学员。陕西省“六一零”、及女监上下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事先做了周密的安排;入监时,没有让这些法轮功学员同其他关押犯人一样进到入监队,而是直接关押至“严管队”,这个“狱中之狱”的禁闭室里,这种安排的本身就是加重迫害,也是把法轮功学员当作政治犯对待而残酷迫害的明显做法。

二零零七年十一月,监狱为了完成上面层层压下来的“转化”指标,更加大了对法轮功学员的洗脑迫害。监狱将徐春霞与其他五、六位法轮功学员从各个监区集中到九分监区(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黑窝)实施了一整套的迫害方案。

一进九分监区,恶警史建荣、魏尘就让她们豢养的恶犯打手张文等人,以查身为名拳脚施暴。当徐春霞不配合她们查身脱衣服时,张文就提着徐的裤脚,将徐摔倒在地。恶警史建荣拿着警棒就向倒在地上的徐春霞抽打。十二月十二日。又将徐春霞带至女监接见楼的一楼(此楼与各个监区是隔开的),实施什么“一对一”的强制“转化”迫害。

让这些恶警豢养的恶徒打手:王春仙、张文、任红杰以及专门出谋划策出坏点子的薛东坡、汪颖等恶犯恶语相加、拳脚施暴。当晚,将徐春霞全身冬衣扒光,浸泡在水中,还将门窗大开,用电风扇对着徐春霞的脸不停地吹,又不断的往她的头上浇着凉水,连续十几个小时罚站,冷冻迫害。

这就是陕西女监对待善良的大法弟子,采用法西斯的残酷迫害手段,对一个老年大法弟子的迫害事实。这就是中共恶党的所谓“现代化文明监狱”内发生的所谓“春风化雨般”的“转化”内幕。她们在法律外衣的掩盖下,冠冕堂皇的做着这些严重知法犯法,无视人类道德底线,灭绝人性的罪恶勾当,并且还伪善的一再宣称“这是为了让你们早日与家人团聚”的无耻谎言。

她们在法律的掩盖下,为了自己暂时的私利,拿到恶党给予她们迫害修炼人的高额奖金,做着这些丧尽天良的坏事、蠢事。她们不知道自己丧失的是什么?是被恶党利用,为了金钱利益,出卖良知和灵魂,是在拿命换钱啊!她们不知道迫害大法,迫害修炼人的罪业有多大,那是她们永远也无法偿还的天大的罪业啊!

走出监狱 仍受骚扰和经济迫害

二零一零年二月,徐春霞经历了八年多的炼狱般的囚禁,回到社会时,已没有了家(丈夫在其受难时与其离婚),没有了住房(房产被离异的前夫要走),只能寄居在妹妹家中。没有了工资和社保、医保等(在她被冤判后,原单位就将她开除了)。本来应有的一切生活保障都没有了。本来,在她被抓前按照国家规定,她已到了所从事的有害工种退休的年龄和条件,原单位理应给她办理正式退休手续。可是由于迫害使她流离失所,无法找单位办理退休。被抓后冤判九年,单位据此单方面开除了她。使她工作几十年到了退休的年龄,却失去了一切生活来源。

出狱后,为了生活下去,她多次找原单位及各级政府部门解决生活工资等问题,还在求助无门的情况下,向市长和妇联等等部门写信反映了自己的情况,请求帮助尽快解决实际生活问题。但是,非但没有得到解决,反而在二零一一年十月份,被宝鸡市“六一零”勾结十里铺街道办事处恶党工委刘晓旗打电话,以“解决徐春霞退休工资”为诱饵,骗至宝鸡市潘家湾林场洗脑班迫害两个月。

以上徐春霞的遭遇只是亿万大法弟子中的一个个体生命,所经历的小小一部份。中共邪党几十年来对中国人民,对神、佛、对修炼人所犯下的反人类罪、酷刑罪等等滔天大罪,令人神共愤、天地共诛之。这些已足以使人们认清中共才是真正的邪教。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