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长宁法院图谋非法庭审年轻母亲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二月二十一日】(明慧网通讯员上海报道)上海五岁孩子的妈妈张懿和其朋友胡钟天,分别于二零一二年二月一日、二日被长宁国保以野蛮手段绑架,被非法关押在长宁看守所至今已经十个多月了,张懿年仅五岁的女儿没有父母照看,外公外婆多次带着小孩去长宁国保、长宁法院要人,可是长宁国保拒不放人,操控长宁法院图谋在十二月二十四日上午对她们非法庭审。

最近律师去探视张懿,得知张懿在长宁看守所连续一周被戴着手铐,并且遭五个恶警恶犯把她捆绑在床上达三十一小时。

张懿早年离异,前夫对孩子没有尽过一天抚养义务,女儿如今没有父母照看,在幼儿园还要遭受老师的歧视,精神受到极大创伤,经常半夜里从睡梦中哭叫着“妈妈”惊醒。

二零一二年二月一日傍晚,家住上海普陀区甘泉路的张懿下班回家,刚到家门口,就被等候在黑色轿车里的长宁区恶警野蛮绑架。邻居只听到楼下有呼喊“救命”的声音,还没反应过来是什么事情,接着就来了二十多名声称是长宁警察的人上门要抄家,都是便衣、只有一个是身着警服的片警,没有任何合法的手续,就吵嚷着威逼住在隔壁的张懿家人开门要抄家,家人以女儿不在场不同意。

僵持之下,恶人竟拿来了大力钳威胁要撬门。此时大家才知道刚才楼下凄厉的呼喊“救命”的原来是张懿,众多围观的人们真正见识到了中共邪党的警匪真面目。

接着是如同土匪洗劫一样的抄家:电脑、手机、现钞……,抢走张懿家的私人财物装得满满的几大包。恶人还得意洋洋地扬言这次是“立功”了。并且恶人还以东西太多来不及登记为借口,胁迫张懿的家人在空白的抄家清单上签字。

长宁国保的恶人为了获取迫害张懿的所谓“证据”,还去幼儿园找张懿五岁的女儿,妄图威胁诱骗五岁的孩童来构陷张懿,可谓无所不用其极。 幼儿园的园长看到这个阵势非常害怕,逼迫张懿的父母要将孩子转学。

张懿被绑架的第二天,朋友胡钟天去看望她,没想到张懿前一天已经被长宁国保绑架,当胡钟天离开张家时,被去张懿家的长宁区国保警察绑架,警察上来就要抢夺胡的包,遭胡抵制,警察竟将胡按倒在地,死命地掐胡的手,致使胡钟天的手鲜血淋漓。施暴便衣随后叫来警车,将胡钟天铐走。

闻声出来的邻居都看到这一幕,都痛斥这些警察简直无法无天,人家串个门都有罪?就可以随意搜抄人家的随身物品?几个男警察还动手施暴,这是哪家的法律啊?

事后,张懿的家人因为对公安的野蛮违法行为不满,就去上海市公安局投诉:关于长宁区国保警察不拿手续妄图撬门、以及把上门做客的女儿同伴野蛮绑架的事情。市公安局推给长宁检察院处理此事,张懿父亲只能再去长宁检察院,到了检察院,负责接待的女人态度非常蛮横,对老人说:“只看结果,最后没有撬门,就不要说了。”普陀分局姓姚的国保还为网上登载文章的事情,找张懿的父亲刺探。

为维护女儿的合法权利,张懿的父母聘请了北京正义律师,律师见当事人是法定的权利,任何人都无权剥夺的。可是律师要求见人却屡遭长宁国保阻挠。迫害张懿为首者是长宁区国保的魏理光、王珏、李小钧、杨国金,说张懿的案子已经提交检察院了。律师正式介入后足足等了三个星期,往返北京两次,经过一次次的据理力争才总算见到了张懿。

据称中共长宁国保指控张懿、胡钟天喷刷大法真相标语,恶人以此捏造罪名构陷她们,张、胡绝不配合非法审讯,零口供、零签字。

最近律师去探视张懿,得知十一月二日至八日,张懿被长宁看守所恶警上铐达一周,并且十一月七日到八日看守所两名女恶警顾思义与陶雯雯还伙同一名男警,和两个恶犯人一起,五个人一起动手,把张懿捆绑在床上长达三十一小时。

张懿的父亲想找长宁看守所所长投诉女儿受到的虐待,可是所谓的驻所检察官却搪塞推诿。

长宁看守所长期野蛮酷刑虐待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是上海一所臭名昭著的看守所,其恶行也曾屡屡在明慧网上曝光。该所所长王林榕。二零零八年,长宁看守所女警吴荔滨曾经带头将六十多岁的法轮功学员范国平仰面朝天、四肢张开几乎悬空吊铐达三天三夜几近昏死,期间的痛苦常人难以想象,这种酷刑据说一般的男犯都承受不了三分钟,恶警在监控室里“欣赏”老太太的痛苦。对一位坚定信仰“真、善、忍”的老太太,长宁恶警尚且如此凶残,对年轻法轮功学员当然不会手软,曾经把复旦大学的研究生、法轮功学员何冰刚刑讯逼供致残,把法轮功学员张英反手吊铐起来致昏,法轮功学员庞光文受到上脚环(手脚连在一起的)的酷刑,即使律师会见也不给取下沉重的镣铐。

今年三十四岁的张懿,是二零零七年一月开始修炼法轮功的新学员。二零零七年十一月二十二日,张懿在杨浦区的路上跟人讲法轮功被迫害的真相,散发真相光盘和传单时,被杨浦派出所绑架,并被非法劳教一年,在青浦的上海女子劳教所遭受迫害。那时她的女儿才刚满一岁。当时杨浦派出所非法抄家,抢走的打印机、电脑等私人物品至今都未归还。她从劳教所回来后,甘泉派出所、街道“六一零”(中共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居委会从未停止过对张懿及她家人的迫害,经常上门骚扰恐吓,特别对她的父亲一直是骚扰不断。张懿家的电话,她本人的手机也时常被非法监控窃听。

在二零一零年二月,张懿又曾被非法关押过一整天,没有任何理由,没有任何法律程序,几个男警察在众目睽睽之下,将只穿着睡衣、拖鞋的她强行抬着拖出去,当时小区里的居民都是见证人。参与迫害的人有子长居委会顾书记、街道“六一零”徐德芳、片警王惠中等人,并且恶人还扬言为了跟踪张懿,花费了两万元。之后还妄图要将她关到洗脑班去。二零一一年,普陀区“六一零”还暗中派人跟踪、监视张懿,还打电话骚扰其家人,问:“电脑有吗?在哪里上班?”

目前张懿家中幼小的女儿刚满五岁,是单亲家庭的孩子。张懿的父母身体不好,而且还有同样幼小的孙子需要照看,根本没有能力和精力再抚养外孙女,并且由于长期的受刺激和恐吓,他们一直生活在担惊受怕中。张懿的母亲患有慢性肾盂肾炎,服药二十余年,张懿的父亲腿脚不便,不适宜干重活。

胡钟天今年三十多岁,是武汉人,毕业于湖北美术学院。她大约于一九九六年开始修炼法轮功,原在武汉一家杂志社任美编,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以后,她由于坚持信仰被迫离职,后一直在上海工作。二零零一年,胡钟天给同学发的电子邮件,其中有法轮功真相的内容,邪党对她非法判刑三年,在上海女子监狱遭迫害期间,与她相依为命的母亲去世。胡钟天的母亲也曾炼过法轮功,但九九年七月以后,历经各种政治运动的老人出于恐惧不敢再炼了,女儿被非法判刑又让老人担心焦虑,遂患上癌症,生命垂危之际,胡钟天在多名狱警的押解下曾去丹江口看望母亲,胡钟天见过母亲后又被押回上海,不久她母亲就孤独凄然的离世。

胡钟天出狱后,只身在上海生活,上海的片警和武汉的户籍警经常来骚扰她的生活,武汉的户籍警还曾威胁要吊销她的户籍,甚至去威胁和骚扰她户籍落脚的未修炼法轮功的同学家。上海传“奥运火炬”前夕,武汉户籍警老远跑到上海骚扰她,还称是 “上级”要求他们必须去上海“看望”她。

信仰自由、言论自由是受宪法保护的基本人权,两位女士坚持信仰“真、善、忍”却屡遭迫害。

非法庭审地址:长宁区虹桥路1133号 长宁法院
法官:周伟敏 电话:52574999×64086
书记员:郑勇 电话:52574999×64096
长宁检察院公诉人:朱丽群

迫害胡钟天、张懿的长宁区国保责任人:
王珏、魏理光、李小钧、杨国金;
江苏路派出所责任人:
乔华、黄庆华、芮晓雷、张俊秋、孙连喜
上海市长宁区公安分局
地址:上海市长宁区威宁路251号 邮编200335
电话:021-62906290 转39206分机;或找国保支队队长:俞桂香
上海市长宁区公安分局政治保卫处
方处长,王珏,郑旭东等
电话:021-62906290转39206分机
王珏,手机是:13061996102,办公室电话:23039443,
王珏 39461
处长 39440
一般接待 39443
王俊
王初磊
长宁公安分局 地址:威宁路201号 电话:62346234 邮编:200335
长宁区国保大队 袁桂香 办62906290 转39206 36038 950125 0034
长宁区国保大队 茅杰 办62906290 转39206 36038 950125 0035
长宁区610办公室 君美娟 办52171531 转36038 950125 0036
长宁区610办公室 邬铁华 办52171531 转36038 950125 0037
魏理光,电话62906290转国保处。
上海长宁区看守所地址:长宁区清池路108号 邮编:200051
接待电话:021-62394720,021-65397576
夜间电话:021-23030809
监督电话:021-23039403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