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省六一零及洗脑班的流氓行径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二月六日】(明慧网通讯员山西省报道)山西省“六一零”(专职迫害法轮功,凌驾于公检法之上的盖世太保式非法机构)非法举办的强制洗脑班,是中共专门迫害法轮功、用非法手段拘禁强制法轮功学员“转化”(即放弃信仰)的犯罪场所。

他们通常用软硬两手对付法轮功学员,开始的时候用软的:每天强迫法轮功学员学习诽谤法轮功的音像和文字资料;请专门培训的所谓“洗脑员”,针对个人的不同情况,进行所谓“说服教育”,有时利诱,如“关心”你的身体、家庭,答应改善经济条件等;有时威胁,如家人不能升职,儿女不能升学,各类福利、待遇都要被取消等、甚至非法劳教判刑。

很多洗脑班都采取了把家属弄来,让其家人对法轮功学员下跪、哭求,以情相逼,包括威胁离婚、断绝关系等等,竭力制造出“只要不肯就范,就株连你的家人”的氛围,胁迫法轮功学员放弃炼功。一些人在这种要挟之下,违心妥协,但坚定的法轮功学员,则会斥责他们的这些违法和不道德的行为,告诫家人不要上当,应该去法院告他们,让媒体给他们曝光。对于这些坚定的法轮功学员,他们就开始采用“硬”办法,施以各种肉体、精神的虐待和摧残。

一、 欺骗式卑鄙的绑架手段

1、 一名法轮功学员是2001年3月5日被“六一零办公室”以谈话为名骗入山西省太原市镇城劳教所内设的洗脑班的。去了洗脑班才发现,百分之九十多的功友都是被邪恶之徒用各种卑劣手段骗进洗脑班的。刚进班时,邪恶之徒们装出伪善的面目,告之在洗脑班安心“学习”三个月就放回家。这种所谓的“学习”实为无法无天的身心摧残。

2、太原市晋安化工厂一名女法轮功学员孟丽,修炼前有严重类风湿性关节炎,全身关节严重变形、僵硬,生活自理都困难,领有二级残疾证。学大法后身体显著康复。

2001年3月5日,太原市杏花岭区敦化坊“六一零办公室”一女一男以敦化坊办事处主任约见谈话为名,把她骗到镇城劳教所洗脑班。在洗脑班,因炼功被体罚罚站,直站到全身僵硬,不能走动。三天两夜不准睡觉,恶警李富娥关她7天禁闭。从2001年3月5日到2001年9月30日被绑架期间,蒙受羞辱、谩骂、精神摧残。

11年后,孟丽再遭洗脑班流氓迫害:2012年11月初,孟丽及郑建英被太原杏花岭区“六一零”绑架到太原新店洗脑班。恶警强行闯入家中非法搜查,将身有残疾的孟丽拖走,大院邻居都指责恶警为什么抓人,怎么能这样,简直禽兽不如。

山西太原重机厂女性老年大法学员梁彩珍,屡遭迫害,非法抄家关押、扣发工资。2002年11月2日,刚买菜回家,以张伟、李晓明为首的4、5个男警察和一个女警察冯××闯进家,说去派出所一趟,梁彩珍不去。四个人把她四肢朝天抬上警车,非法劫持到镇城劳教所洗脑班。

3、山西省平定法轮功学员王禄、赵慕俭夫妇2001年的正月十一被山西省平定市冠山镇派出所的人骗去说只说三两句话,此一去就是五个月的洗脑班和两年半的非法劳教。

同日当地法轮功学员韩林花被该派出所的人骗去说只说三两句话,此一去就是九个月的洗脑班和两年的非法劳教。

4、2002年11月上旬即中共十六大期间,山西省太原市“六一零”在镇城劳教所又办了第二期洗脑班。

恶人们为了办洗脑班,使用了各种卑鄙的手段:靳爱萍是被绑架去的,到洗脑班半个月了胳膊还抬不起来;有的是被骗去的;63岁的王兰是从千里之外老家绑架来的,当时只穿一身单衣,家里送去衣服也不让留。

10年后的2012年11月25日下午,太原法轮功学员高秀兵被杏花岭区“六一零”张英等人骗去,谎称省、市“六一零”要找他谈话,结果非法劫持到新店洗脑班。

二、洗脑班的迫害事实

(一)镇城劳教所第一期洗脑班迫害事实

山西省太原市“六一零”非法举办所谓“法制教育学习班”(实为严重违反法制的法西斯洗脑班)第一、二期(2001年、2002年)设在太原市镇城男子劳教所。2001年3月5日,市政府动用各基层派出所、街道办事处、乡政府,采用坑、蒙、拐、骗、绑架等卑鄙手段,把近百名法轮大法学员从家中抓走,送到洗脑班。在惨无人道的摧残下,60多岁的太原市古交女法轮功学员宋玉英(2001年5月下旬)被他们迫害致死。

太原市“六一零”头目:李东覆
太原市镇城第一期洗脑班女班班长:徐水
组长:李富娥、宋便爱、孟××
工作人员:崔莹、张玉兵、冯竞、于红、刘红等

管教人员对法轮功学员进行人格污辱、谩骂、威胁恐吓,语言粗俗污秽,以达到其所谓转化的目的。采取各种残酷迫害手段:

1、 罚站。站在烈日下曝晒,一站就是几天。从一、两个小时的体罚一直升级到不分白天黑夜的罚站两、三天。有6名法轮功学员受罚站不让睡觉,一站就是12小时。由于被绑架来的大部份都是五、六十岁的老人,在长时间的体罚过程中,有的出现了昏迷,有的体力不支很虚弱。就是这时,洗脑班不法人员也不放过,还恶毒的说:“她们在装蒜。”有一段时间半夜一两点、两三点时,他们一发现法轮功学员炼功,就逼着学员们在劳教所的院子里绕院子跑,最多达三、四十圈。70多岁的也不例外,跑不动强迫走,直到天亮。甚至有几次把劳教所的狼狗放出来威吓法轮功学员。

2、长期关禁闭。长达几个月,不许和亲人见面,不许放风,并毒打,抽耳光等等。不让吃饱饭,蹲走廊,睡地板,大冬天站操场。

每天坐在教室里的硬凳上,晚上不到11点或12点不让离开,用劳教来威胁你放弃信仰。以徐水、李富娥和崔莹为首的管教人员一会用伪善欺骗让你放弃修炼,一会用强制的手段逼迫你转化。她们为的是多拿奖金,强迫法轮功学员看诽谤师父、诽谤大法的录像,逼干出卖灵魂与道德的事。

有个女恶警叫崔莹,本性凶残,许多女法轮功学员被她打的鼻青眼肿,一周消不下去;身上被她拧的拳头大小的瘀血,青一块,紫一块,遍体鳞伤。 3、不许睡觉。

4、其它手段:有的管教人员见到大法学员炼功,就偷偷端盆冷水猛向学员身上泼;管教人员看到法轮功学员坚持对大法的正信,气急败坏,不许他们洗脸、刷牙、洗衣服。对他们的家属连哄带骗。规定的周六接见日是一句空话,而且有的连起码的生活必需品都不让送。

5、弄来许多戴着教授、律师招牌的人,假气功师等等,诽谤大法,用最狡诈的方式迷惑学员。

6、有些不放弃对大法正信的学员被进一步非法劳教。在这一段时间,全省许许多多法轮功学员都是由洗脑班强制送劳教一至三年,历尽苦难。

(二)太原市镇城劳教所第二期洗脑班迫害事实

2002年11月上旬即中共十六大期间,山西省太原市“六一零办公室”在镇城劳教所又办了第二期洗脑班。 洗脑班的不法人员大都是2001年第一期洗脑班的“骨干”,如李富娥、于红、崔莹。崔莹此人性情恶劣、语言粗俗、一脸杀气。这些人都是“六一零”头子李东覆的帮凶,她们对法轮功学员精神上摧残,肉体上折磨,随便关禁闭。

关禁闭时,法轮功学员三、四个人被非法关在最冷、最阴的屋里,冬天很冷,睡在没有暖气、没有太阳的屋子,被子又薄,向恶警要,她们根本就不给。不让喝水,不让出门、不让上厕所,吃饭、大小便全在屋内,洗脸盆也是马桶。两个月的洗脑班,威胁、利诱、毒打,什么手段都用上了。声称如不写保证,每个人都劳教三年。每顿饭只给不到一碗饭:一点稀面汤,吃馒头只给小小的两片,炊事员看不过去给加点,恶警还不让。恶警崔莹说“少给她们盛点,饿不死就行……”。这都是李富娥(已被明慧网曝光)、武旭平、崔莹干的。

那一年冬天零下22度,洗脑班不法人员逼迫修炼人一站一上午,连近70岁的老人也不放过。恶警崔莹、李富娥成天整人、骂人,只要一睁眼就开始整人、骂人,反正是个骂。最后连做饭的炊事员也看不下去了。
一开始洗脑班里来了一些街道的工作人员和警察,他们中一些有良知、有善心的人看到了洗脑班中的真实情况,纷纷离开那里了。

不法人员每天给大法学员灌输造假新闻,有时一天能强迫听、看十几个小时,还逼迫写什么感想、认识之类的。

为了强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修炼,无论从精神上还是肉体上都使用了灭绝人性的招数,手段极其狠毒。强迫靳爱萍每天早上站在操场旗杆下,冻的脸青紫,脚冻的上楼梯也不好使。恶警崔莹嘲笑说:“靳爱萍你看见天上有几个法轮?如果没看清,明天继续看……”。靳爱萍就这样一连在寒风凛冽的冬天站了半个多月;还有一天吃过早饭刚坐在教室里,恶警崔莹坐在讲台上突然将一饭缸开水猛泼到靳爱萍的脸上。

恶警崔莹为了转化王晓霞,用拳头猛击小王的脸部,打得小王满脸黑青,恶警还威胁说:你要告诉别人是我打的,你要小心点,以后打你更狠。王晓霞四天四夜没有让合眼,白天恶警一看见她闭眼,就叫起来站着。恶警崔莹把王晓霞脸都打肿了。让金英、郑建英两法轮功学员围着操场跑100圈,而且不让吃饭,这都是武旭平干的,直到怕出事才停止。郑建英还被李富娥、周拉珍、×××三个人把她晚上关进教室,扒光她的衣服,用钳子在身上夹肉,还侮辱她,逼她“转化”,还吓唬她不许把这件事告诉别人。10年后,2012年11月,郑建英再次被太原新店洗脑班绑架迫害。

太原法轮功学员自述被非法关押到洗脑班的遭遇:

2002年10月26日,太原小店公安分局和坞城路派出所以开十六大为名,与单位合谋骗我说发奖金550元,让我到单位领钱,图谋绑架未遂。于是小店政保科长臧卫红等人跟电影里的土匪强盗一样到我家,妄图破门而入。我用胳膊、腿死死的挡住门不让他们进,他们就又打电话叫上来十几个人强行闯入我家。臧卫红一把把我拽出家门。就这样他们把我四肢朝天从五楼拖到大街上,硬塞到汽车上。一个女的被几个五大三粗的恶人在大街上拖着,我从来没有受到如此侮辱,我一边流着泪一边不停的大声喊“法轮大法好,警察非法抓人……。”就这样把我非法关押于太原镇城劳教所内设的洗脑班中60天。受尽百般凌辱和非人折磨。

刚一进洗脑班,那些所谓的转化人员还“笑脸关心”我们。过了一个多星期她们就没有耐性了,伪装不住了,开始打骂我们,罚站,不让睡觉,不让吃饱饭,强迫我们看诬蔑法轮功录像、电影、材料。每天从早上6点一直坐到晚上11点,头都不许低一下。除吃饭外,就是坐着看诬蔑法轮功录像,有时看完还要写感想。我们拒绝写,转化人员就把我们一个一个叫到办公室逼着写,不写就侮辱一番,要不就到雪地里罚站冻着,要不就站在楼道口,让进出劳动的犯人看热闹,要不拿水往身上泼。

在洗脑班被关一个多星期时,父亲知道我又被抓了,精神受到刺激加上病情恶化去世了。在父亲临死前,我母亲多次求厂里、求公安让我见我父亲最后一面,简直都要跪在地上求他们了,可他们就是不让我见。父亲死时最终没能闭上眼睛,睁着眼走了。

话又说回来,转化人员看到用这些手段动摇不了我们,就准备杀鸡给猴看。她们挑了我和一个老年同修关进小号严管起来,并用报纸把门上的玻璃粘住,不让外人知道,用监控器24小时监控我们。不让上厕所,我们只好用脸盆当尿盆。还不让喝水,不许多盖被子,不让吃饱饭,不准炼功,不准互相多说话。这样被关了一个多月。

恶人们每天十几个人围着一个法轮功学员洗脑,她们开始对我重点迫害。每天罚站,十几个人每天轮流围攻我,要不就用劳教恐吓我,我不听她们这一套。最后她们要把我家人和孩子接到洗脑班来逼迫我。

在这里我要告诉所有的人,江氏流氓集团对我的迫害。你们身为国家执法人员,执法犯法,你们才是在践踏法律,你们才是扰乱社会秩序,破坏人类的道德。

镇城劳教所洗脑班迫害致死案例

太原市古交法轮功学员宋玉英,女,60余岁,2001年5月被送入镇城劳教所洗脑班,同年6月份被迫害致死。

宋玉英在洗脑班坚持学法、炼功,拒绝看诽谤大法的电视。承受每天的辱骂,坚决抵制邪恶的命令与指使。

洗脑班的高压使宋玉英的身体极度虚弱。6月份的一天半夜,同室的功友在睡觉中被她的呻吟声惊醒,发现她半个身子已从床上滚落到地下,人处于极度痛苦中,就马上通知了工作人员,把她抬上床,管教并没有及时联系抢救,宋玉英很快就处于昏迷,后导致死亡,死时她还躺在洗脑班的床上。

山西太原“六一零”主任恶报临头不知悔改

太原市政法委书记、“六一零”主任李东覆自1999年7.20以来,死心塌地迫害法轮功学员。许多恶毒的迫害方式皆由其亲手操办,如:在太原市镇城劳教所非法开办洗脑班,前后曾绑架上百名法轮功学员强行洗脑;以见不得人的方式向下传达了对法轮功学员“重劳重判,以拘留所、劳教所、监狱对法轮功学员循环迫害”的中央“六一零”罪恶“文件”,此后我们所知的所有被枉判劳教的太原法轮功学员皆被其处以三年的最高刑期。

李东覆之妻已查出身患乳腺癌。一人作恶,殃及家人。对上苍的慈悲警示,李东覆仍不思悔改,一意孤行。

(三)阳泉洗脑班的迫害

李慧文结婚50天就被洗脑班绑架,最终被太原新店劳教所迫害致死。

法轮功学员李慧文,男,32岁,山西省阳泉矿务局医生,家住阳泉市观象台15楼二单元8号。刚结婚50天,就被阳泉市公安局、“六一零”骗到洗脑班,遭受酷刑折磨后被非法劳教一年,2003年新年后,该法轮功学员绝食抗议迫害二十余日,于2003年2月26日被太原新店劳教所首恶宫俊生折磨致死。

(四)山西忻州市“六一零”恶警名单

自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来,山西省忻州“六一零”及其恶警紧随江氏小人、中共恶党犯下了无数迫害大法及法轮功学员的罪恶。在忻府区西沟村(部队营房)办邪恶的“洗脑班”,破坏大法资料点,绑架勒索法轮功学员,在看守所酷刑折磨法轮功学员,非法劳教、判刑法轮功学员。忻州市的忻府区、定襄县、五台县、代县等市、县、区到现在的不完全统计,至少有近三百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劳教、判刑,法轮功学员家庭受到巨大的伤害。

现将部份“六一零”的主要恶警名单及电话(区号:0350)统计如下:

张建林,男,忻州市公安局政保科科长,610专案组组长  13835030038(手机)
马艾文,女,忻府区公安局政保科科长,3033338(宅电)13835030919(手机)
翟俊华,男,忻府区公安局政保科教导员,2028379(宅电)13835030920(手机)
王利民,男,忻府区公安局政保科副科长,3039716(宅电)13835030921、13037017736(手机)

2010年、2011年,山西忻州市“六一零”办洗脑班对法轮功学员诱骗劫持洗脑。

山西省忻州市忻府区“六一零”分别于2010年7月下旬和9月上旬在忻州市城北的顿村度假村举办了两期洗脑班。2010年11月又威逼、诱骗法轮功学员去洗脑班“学习”。

第二年即2011年11月的一个月内,在忻府区“六一零”头目范慧明,刘建光的操纵下,连续在当地顿村温泉度假村派力高宾馆办1-4期洗脑班,非法关押、迫害法轮功学员,第一期3人,第二期2人,第三期4人,第四期3人。有的法轮功学员为了避免遭迫害,被迫离家出走。“六一零”以落实上级的指示为名,胁迫当地法轮功学员所在单位、街道办事处、居委会、村委会,用伪善的伎俩,诱骗法轮功学员到“学习”班(洗脑班)。在洗脑班上,充分利用所谓的心理学家、邪党政教人员、邪悟人员误导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

2011年11月,忻州市代县以侯新娥为首的“六一零”到法轮功学员家进行多次骚扰、威胁说:“不去不行,这是省里的硬指标,由不得你们做主。”

他们对做小生意的法轮功学员威胁“不去洗脑班,就砸了你的摊子”。

善恶有报是天理。洗脑班恶人范慧明遭报死亡:

2011年11月28日,山西忻州市忻府区“六一零”副主任范慧明突发死亡。早上四点多,忽然在痛苦声中,口吐白沫,身体抽搐。医生赶到家,范慧明已死亡,年四十五岁。本来年轻健康的范慧明,在睡觉前没有任何异常表现,正在积极的做法轮功学员的“转化”迫害。

范慧明从2002年上任以来,为了个人名和权利的爬升就积极跟随中共迫害法轮功学员,积极参与对当地的法轮功学员绑架、非法拘留、判刑、劳教、洗脑。2011年11月以来,不到一个月,连续办所谓四期洗脑班,转化迫害法轮功学员。他操纵乡、镇和城区办事处以及居委会有关领导及工作人员,对法轮功学员多次上门骚扰。法轮功学员多人多次对其讲真相,一直不听。

范慧明几年来配合中共,从根本上就不明白法轮功到底是什么的真相。不了解法轮功已经弘扬世界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怎么能迫害或不让炼呢?转化迫害和不让炼本身就是犯罪。

到后来,范慧明没有想到自己迫害法轮功,终遭到恶报死亡。劝那些至今不明真相的还在参与迫害法轮功的人们,立即停止迫害,立即停止办洗脑班。

洗脑班责任人:
忻州市忻府区“六一零”头目:刘建光0350-2021836(办)0350-3802301(宅)13935008682 (手机)
干事:常荣欣13037019222(手机)
忻州市代县政法委书记贾明亮 办公室电话:0350—5222520  0350—5222326
忻州市代县六一零侯新娥 办公室电话:0350—5228610

(五)山西临汾“六一零”办洗脑班以领工资等谎言,诱骗绑架迫害法轮功学员

二零一零年十一月二十九日,在太原和临汾中共“六一零”的直接操纵下,汾西县“六一零” 头子、政法委书记张俊奇与汾西县公安局政保科长田俊平,欺骗法轮功学员的亲朋好友,以领工资、领低保、买牛等谎言,把多名无辜的法轮功学员从家中诱骗出来,绑架到阳光大酒店二楼办洗脑班。

被绑架的有勍香镇八人、对竹镇一人,教育系统一人。“六一零”动用教师、律师、心理学家、医生、法轮功学员所在单位、村、镇领导、家人等五十余人,实施洗脑迫害。整个酒店二楼全部封锁不准出入,每个法轮功学员与陪同的亲友一间房,不准随便走动,连上厕所也要喊“报告”,手机都被屏蔽,楼梯口有武警站岗,与外界的一切联系被切断。至此受骗的亲友才如梦方醒,有的痛哭流涕说自己愧对亲人,不但害了亲人也害了自己,而家中的亲人则毫不知情,心急如焚到处寻找。

以下是部份法轮功学员遭迫害案例:

健康老人遭洗脑迫害 三个月后抑郁离世

山西汾西县勍乡镇云城村老年村民郭记龙,二零一零年十一月二十八日晚七点左右,被当地中共“六一零”欺骗、由村长曹甲元偕同村民郭三丢,以请求郭记龙帮助他们到加楼乡买牛为由,把郭记龙欺骗绑架到阳光大酒店二楼洗脑班非法监禁七天。期间汾西县“六一零”头子张俊奇等以强迫做游戏、画画等手段,进行所谓的心理测试,实则是用卑鄙的心理暗示使老人的心理失衡,用所谓“领导”讲话、看录像等手段,逼迫郭记龙违背良心放弃“真善忍”信仰,郭记龙不愿听从,张俊奇等就厉声呵斥,使憨厚的老人无所适从,站也不是,坐又不让;靠前不行,靠后不能;恶徒们甚至勒令老人罚站、上厕所要打报告,进行精神折磨,更有甚者,以张俊奇为首的多人,还围成一圈象文革时斗“四类分子”一样戏弄老人。

回家后的郭记龙象变了一个人,整天唉声叹气,精神萎靡,茶饭不思,身体一日不如一日,三个月后,于二零一一年三月二日含冤离世。

七十岁的郭记龙在此前一直身体健康,乐呵开朗,邻里亲友无不羡慕,二零一零年当年他还独自一个人种十几亩地,喂着一头牛;二零一零年十一月二十八日被绑架前一天,他还扛着成捆的玉米秆给牛拌料,短短的七天后就判若两人,最终含冤而死。

参与迫害郭记龙老人的有:山西汾西县“六一零”头目张俊奇、汾西县国保大队长田俊平、汾西县勍乡镇云城村村长曹甲元、村民郭三丢等。

曝光恶人:

张俊奇、田俊平自九九年中共迫害法轮功以来,一直紧随其后充当迫害的急先锋,不听法轮功学员的善意劝说,这次为了捞钱不惜拉几十人下水。有消息称这次办洗脑班上边拨经费十万,如果不办就没有,他们为了得不义之财,公然用非法手段欺骗、绑架法轮功学员,为了凑数连早已被迫害而放弃修炼的人也绑架去充数,为了让不修炼的家人陪同做所谓的转化,每位陪同的家人每天给五十元工资,管吃管住,用利益哄骗更多人协同犯罪。他们拿民脂民膏随意挥霍,每天变着花样的吃喝,白吃白喝的人走了一拨又来一拨。

十一年来,张俊奇、田俊平等人干了一桩又一桩的坏事,害得多少善良的法轮功学员家破人亡、妻离子散。

善恶有报:

勍香镇这次迫害最严重,纪检书记郭庆文从中获取利益。郭庆文从迫害以来连连遭到恶报,可仍不思悔改。第一次,他被人把下巴打错位;第二次开私家车翻沟,摔断六根肋骨;第三次他被人用酒瓶打昏迷。

参与迫害部份人员名单:
邓彩彪  县委书记  0357—5122158办 0357—2683398(宅) 13753768588
栗俊昌  政法委书记 0357—5122126办 0351—3513051(宅) 13903572918 1390357291
张俊奇  汾西县“六一零”头子、政法委书记 0357—5123614  13994022566
田俊平  公安局政保科长 汾西县国保大队长  0357—5123623  13994022089
郭庆文  勍香镇纪检书记  0357-5172009  13593517360

(六)正在发生的迫害:面向全省的黑窝——太原新店洗脑班

2010年11月、2011年8月、2012年11月,山西省“六一零”恶人武革慧在太原新店劳教所管理局四楼(位于新店街)连续三年举办洗脑班。山西省“六一零”挟持市、区“六一零”、街道办、派出所、当事人单位频频骚扰,山西各地有法轮功学员被诱骗绑架。太原新店洗脑班第二期被绑架人多,就增加旱西关街假日宾馆2层,作为办班第二地点。

有的要挟:2011年11月,运城学院退休职工、法轮功学员吴根义被该学院离退休办主任裴齐芳(女)等人以停发工资相要挟,强行送到太原新店洗脑班。

有的欺骗:山西师范大学(临汾市)老师何和平、太原市田云飞被欺骗劫持到新店洗脑班“学习”。任小青、王志宏、杜彩凤、安小润(垣曲县)等人是被“土匪”绑架或硬抬上车关进洗脑班。

在太谷县,2011年10月~11月,7位法轮功学员被太谷县公安局国保大队长李玉生(多次迫害法轮功学员)等恶警劫持到太原新店洗脑班迫害。

在洗脑班,不许法轮功学员炼功。不许相互说话,剥夺自由,一人一个房间,关在房间不准出。派“陪教”监视法轮功学员一举一动。武革慧对陪教说:“不许他们炼功,你们管不了就叫我们。”

伪善。宾馆化“优越”吃住条件、生活上“关心”你、亲情上拉拢你。武革慧常虚伪表白:我们和你们(指法轮功学员)的吃住都一样,对你们多好。

洗脑攻心:“陪教”是法轮功学员同单位的人。洗脑班首先对陪教洗脑,给他们看诬蔑大法的造假录像,使他们误解、敌视大法。从而成为被洗脑班利用的工具。找些各类所谓“专家”、劳教所监狱恶警、邪悟者,诬蔑大法,巧言利诱。这些“专家”面对法轮功学员时很多都不敢报真名,显示了他们的心亏。武革慧每天给这些“洗脑员”开会,布置“转化”迫害对策。

恐吓与迫害:当各种惑心术动摇不了法轮功学员的正信时,恐吓与邪恶的迫害就登场了。威胁说如果不转化就劳教、判刑;或者谎说你家里人目前牵扯了什么案子;甚至到几位被绑架到洗脑班的法轮功学员家(以及娘家、或丈母家)非法搜查,图谋迫害。比如谎称“你家漏水了,我是楼下的”,骗开一法轮功学员母亲家搜查,抢走大法师父法像、大法书。

剥夺睡眠,体力透支:强迫垣曲县的王红霞、安小润看诬蔑大法的造假录像;心理“专家”无休止谈话;不让睡觉,每天凌晨三点才让休息,一天只让睡两三个小时。使法轮功学员精神和肉体蒙受巨大痛苦。

胁迫家人,将同样的伪善与恐吓强加于家人,让痛苦恐惧中的家人从侧面动摇大法学员。

请关注,正在发生的迫害:

太原新店洗脑班第三期:2012年10月、11月,太原市杏花岭区多位法轮功学员被太原市杏花岭区“六一零”抄家和劫持到洗脑班。

2012年10月19日,法轮功学员张正梅被劫持,之前,恶人趁张正梅不在家,入室抄家抢劫了全部大法书籍、两张银行卡、一千多元现金、MP3 、MP4等个人财产(这是第四次绑架迫害)。

2012年11月初,孟丽及郑建英被绑架到洗脑班(10年前她们就曾被洗脑班迫害)。恶警强行闯入家中非法搜查,将身有残疾的孟丽拖走,大院的邻居都指责恶警干嘛抓人,怎么能这样,简直禽兽不如。在洗脑班,因为孟丽不妥协,洗脑班恶人说:“给她少吃点。”

2012年11月25日下午,太原法轮功学员高秀兵,一个平和善良的好人,被杏花岭区“六一零”骗去,谎称省、市“六一零”要找他谈话,结果绑架到新店洗脑班,此前骚扰不断,达数月之久。

太原新店洗脑班负责人:
武革慧 首恶(处长)13834691708
任科长
荆雁凌(邪悟之人)13834535466 太原师范学院教育系 住址:老军营小区西区9# 楼211号
曹亚琴(邪悟之人)积极参与迫害
太原杏花岭区六一零主任 张英 13753471878
鼓楼六一零 李晶 13934153013
太原市六一零 尚勇 栗宇奇 马雪峰 张晓鹏 王青莹 汪志宏
山西省政法委书记 金道铭
太原洗脑班电话(早期收集):0351-2811144、0351-2810803 0351-3937173 0351-3937211
恶报之兆:
武革慧,约45岁,嗓子沙哑疼痛,长期如此。
任科长,30多岁,满身都是癣,头上、胳膊上都是。穿衣服不敢露出手腕。

“六一零”洗脑班的罪恶综述

执法犯法的洗脑班,谎称“法制教育中心”,实为“法制践踏中心”、无法无天的黑监狱,罪恶滔天。是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主要手段之一。不经过任何法律程序随意剥夺人身自由、肆意滥行泯灭人性的人身摧残、甚至致人死命;将最基本的人权保障践踏于地。而一些“六一零”人员还在麻木执行,所作所为恰恰是为他们自己增加犯罪证据。

法轮大法,真善忍,是伟大的佛法。法轮功蒙受的是万古奇冤,所有强加给法轮功的抹黑宣传都是造谣中伤。法轮功于国于民有百利而无一害,已经弘扬世界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法轮功修炼者都是按照真善忍在做好人,做最好的人,还要绑架到洗脑班“学习”什么呢?又往哪“转化”呢?转化迫害和不让炼本身就是极大的犯罪。

洗脑班(“法制教育中心”)在迫害大法与法轮功学员中,行恶者构成的犯罪有:非法拘禁罪、故意伤害罪、故意杀人罪、强制猥亵侮辱妇女罪、滥用职权罪、诬告陷害罪、侮辱罪及诽谤罪、非法剥夺公民宗教信仰自由罪。

当人的尊严、信仰、人间法律被任意玩弄、践踏时,善恶有报的天理之威严就将显现!

太原市政法委书记、“六一零”恶人李东覆,积极迫害法轮功学员,给这群最善良的人制造了巨大痛苦。作恶之报,祸及家人。李东覆之妻身患乳腺癌。山西忻州市忻府区“六一零”副主任范慧明办洗脑班不遗余力,已遭恶报死亡。

罪恶的“六一零”、罪恶的洗脑班,它们的存在就是人类文明的耻辱,必须立即解体!奉劝所有积极筹办洗脑班的不法人员,继续行恶必招天惩!立即停止迫害,弥补罪过,善待法轮大法,为了自己与家人的未来,珍惜法轮大法这万古机缘。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