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和清三次被非法劳教、两次被劫入精神病院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二月一日】(明慧网通讯员湖南报道)湖南湘潭县曲轴厂技术人员刘和清一九九九年修炼法轮大法,身心受益。在法轮大法遭受迫害后,他多次被非法拘留,多次被非法关进县、市看守所,三次被非法劳教,二次被劫持到精神病院。二零零三年三月他被中共恶徒刑讯逼供至昏死。下面是刘和清被迫害情况。

第一次被劳教迫害后,又被绑架毒打

刘和清,男 ,四十岁,湘潭县易俗河镇人,在湘潭县曲轴厂工作,二零零零年,刘和清被单位开除,二零零零年十月散发真相资料被绑架,非法劳教一年。由于坚持修炼,被非法加教半年。

刘和清在易俗河镇菜场口开摩托车载客为生。二零零三年三月十日下午,易俗河镇派出所所长谢正苗和前任所长唐正明要坐他的车,易俗河镇派出所所长谢正苗和前任所长唐正明要坐他的车,车到派出所门口时,他们要刘和清开进去,刘和清感到不对劲,不同意。谢立即打通手机,几分钟后,从派出所冲出来几个人,以熊粮军为首的县“六一零”办五个人,把刘和清围住,要他下车,刘和清严词拒绝说:“干嘛不明不白的跟你们走?!”他们几个人就搬他的手脚,把他从车上蛮横的拖了下来,绑架进了派出所,引得过路上行人纷纷驻足观看。刘和清被非法关在留置室,发现本镇法轮功学员刘淑秋也被关着。熊粮军、谢正苗和唐正明等人的行为触犯了刑法第二百三十九条,犯有“绑架罪”。

半小时后,县国安队队长熊粮军和一小胖子把刘和清带到派出所另一房间非法搜身,刘和清表示不从,于是,他们又叫来一恶警帮凶,三人把刘和清扳倒在地,用脚踩他,从身上抢走一本《转法轮》、一些大法资料和一个电话本,强夺中把他上衣的左衣袖都扯断了。在他们翻看电话本时,刘和清冲上去抢过电话本撕个粉碎,不法人员们仓皇的把刘和清又按倒在地,抢走了碎片,还把他的双手扭向背后上了铐,两小时后把他绑到了县看守所。熊粮军等人触犯刑法二百四十五条,犯有“搜身罪”。

在看守所里,刘和清被强迫脱光衣服检查后带入了十三号监室,被牢头指使的犯人打了五、六十个耳光,最后一拳打在脸上,皮都打开了,流出了血,才住了手。实际上这是“六一零”办成员唆使下有意干的。

三月十一日,县“六一零”办成员联合对刘和清搞了个“三堂会审”,逼口供。到场的先后有熊粮军、唐文建,刘国云、杨胖子、小胖子,他们把刘和清带到一审讯室,小胖子一上来就对他拳打脚踢,杨胖子阴阳怪气的戏谑他,刘国云就表面和善的劝他别受苦了,说了算了。刘和清说:“炼法轮功不犯法,用文字资料讲真相也不犯法,有什么可招的。”小胖子又上来打刘和清,打过之后又劝,反反复复折腾了一上午,最后杨胖子让人拿来三十斤重的大铐子给刘和清双脚上了镣铐,他们还想把他吊起来,由于刘和清的强烈抵制,他们暂时作罢。这时,刘和清听见另外房间里传来刘淑秋痛苦的叫声,后来得知他被吊起来了,“六一零”办的成员把他的脚、腿踢得乌黑。

被吊铐昏死,第二次被非法劳教

第二天不法人员审刘和清,没得到任何东西,第三天审他,也没结果。第四天,他们从县公安局叫来两恶警,把刘和清带到一间有铁栅栏的审讯室,以熊粮军为首的六、七个人围住他,捉住他的双手,反扭到后背,用铐子铐住,用尼龙绳从铐子中间穿过拉住,把绳子的另一端穿过铁栅栏,几个人把他抱起,再拉动绳子,人就吊起来了。

酷刑演示:背吊铐
酷刑演示:背吊铐

因为全身重量差不多都在肩膀上,一会儿两肩膀就开始剧烈疼痛,从上午九时起就用这种吊刑折磨刘和清,手只要动一下,铐子就会咬得更紧,最后竟咬到肉里去了;只能脚尖点到地。尽管这样,他们还拿竹棍子戳他的脚尖,不让他有片刻舒服。当手臂悬得更直,脚跟能着地时,他们又狠毒的把绳子拉上一点,只能让脚尖点地,共拉了四次。最后刘和清也没力气支撑身体了,整个身体就悬起来了,唯一能减轻痛苦的只有喊出声来。恶警熊粮军就趁机扇他的耳光,大声吼:“说不说?”

到了中午,刘和清说饿了,熊粮军说不招就没饭吃,后来要上厕所,熊粮军说拉在裤子里。就这样,中共不法公安们去饭店吃饭,而刘和清却在生不如死的活受罪,那种痛苦就象用刀子在身上剜肉一样。下午四点多,来了一个他们的上级,看着刘和清可能不行了,就让他们草拟了一份审讯笔录。

下午六点多,中共不法人员们才把刘和清放下来,这时他已奄奄一息,脚一落地,人就倒下去了,浑身象筛糠一样发抖,渐渐不省人事了。不法人员们叫来几个犯人把刘和清抬进了监室,同室的人都说他当时就象死人一样。醒来以后,两手臂已无知觉,一个月后才能活动,至今两手还有铐过的疤痕。中共人员们犯了刑讯逼供罪(刑法二百四十七条)及暴力取证罪(刑法二百四十七条)

一个星期后,唐文建和小胖子警察要刘和清在讯问笔录上签字,刘和清严词拒绝。小胖子又是拳打脚踢,唐文建恐吓说又要吊他,但刘和清始终不签,最后他们捉住他的手按上印泥,按在笔录上。

两个月后,不法人员以“扰乱社会治安”为由,非法判了刘和清一年劳教。根据刑法二百四十三条,不法人员们犯了陷害罪。

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规定,公民享有如下基本权利,一、平等权;二、政治权;三、自由权(包括宗教信仰自由和人身自由);四、批评权、建议权、申诉权、控告权、检举权和依法取得赔偿权。但是法轮功学员的这些权利被江××政治流氓集团给践踏得粉碎。

第三次被劳教迫害

二零零五年三月份,湘潭县公安局联合市岳塘区马家河派出所绑架刘和清,未经任何手续直接劳教,关押在湖南新开铺劳教所。

二零零五年六月九日,刘和清不配合邪恶的命令指使,高喊“法轮大法好”,新开铺劳教所七大队恶警分队长豆湘林、大队长胡奇峰、教导员周石雄对他关禁闭七天,之后又在禁闭室旁的严管室折磨两个月;禁闭室恶警熊式英等指使夹控采用其惯用的整人方式,罚站、罚坐、面壁、电击、殴打、长时间保持单一姿势等方式折磨他。恶警用高压电棒多次酷刑迫害导致他右腿变得麻木而致残,走路一瘸一拐的。刘和清一直不配合,依然高喊“大法好”。

酷刑演示:背吊铐
酷刑演示:背吊铐

八月初,恶警何珺、豆湘林把刘和清拉到长沙市司法医院做所谓“司法鉴定”,声称“精神分裂症”,以此为借口好甩出刘和清,并为当地进一步迫害他做准备。八月二十日,邪党人员打电话给刘和清家人,让家人到新开铺劳教所把刘和清接回了家。刘和清通过学法炼功、讲真相,右腿奇迹般的恢复正常。

第一次被劫持到精神病院迫害

中共邪党开“两会”之前,当地不法人员无故不断的骚扰法轮功学员,二零零六年二月二十五日,再次绑架法轮功学员刘和清,由片警赵建祥探知刘和清在家,湘潭县国安支队教导员韩小林和易俗河镇派出所教导员卢谷带领一群恶警突然闯到法轮功学员刘和清家,到家里东找西翻,犹如一群土匪,不由分说把刘和清绑架上警车,当天上午将刘和清送到湘潭市精神病院、脚被钉上脚镣,强行注射抑制中枢神经的药物迫害。

酷刑演示:打毒针(注射不明药物)
酷刑演示:打毒针(注射不明药物)

一个好端端的人被中共豢养的流氓打手当成了精神病人迫害,打毒针让其昏睡。后来医生发现其精神正常,不象个精神病,但还是不放刘和清出去,说要等中共恶党的“两会”过了才放回。二十天后才让易俗河镇司法所工作人员和砚井居委会主任郭春和把他接回家。

又多次被绑架、非法关押

二零零七年六月五日凌晨四时左右,刘和清与当时被非法关押在湘潭市双峰县看守所的鲁孟君的家人,在得知当天对鲁孟君的非法庭审时,随即带了一些衣服准备去看鲁孟君的。可是刚出鲁家大门不到五十米处,就被早已布置好了的一辆白色警车拦住,随即从车上跳下两名恶警,如恶狼一般,将走在最先的刘和清按倒在地、铐住他,搜身。

刘和清被劫持在雨湖公安分局护潭派出所遭受非法审讯,由市“六一零”邪恶主任赵岳峰主审,后被非法关押在市公安局看守所。在看守所内,恶徒强迫刘和清服从邪恶规章,刘和清说:“我是修大法做好人,不是犯人,规章是治犯人,不是治好人的,这里的规章我不会去套,这不是我呆的地方”。恶警没有直接行恶,却指使犯人将刘和清胸部毒打得青紫,刘和清高声喊起了“法轮大法好”。三十五天后,刘和清被放出。

二零零八年二月二十六日晚上九点多钟,刘和清路经易俗河谭煤宿舍时,被当地派出所巡逻队抓住非法搜身,搜出一份资料后即被劫持到当地派出所。第二天,刘和清质问湘潭县“六一零”头目贺建平、国安支队长熊粮军:“好人走路都没有自由了吗?你们非法搜身是侵害公民的人身自由!”易俗河派出所所长陈一新说:现在正好开“两会”了,又要关你一回。直到晚上八点多才偷偷摸摸将他送到县看守所非法关押。刘和清从进那个黑窝起,每天一如既往的高喊“法轮大法好”。

二零零八年三月十七日,他又开始绝食绝水、讲真相,抗议非法关押。绝食绝水第五天,刘和清卧地不起,看守所怕承担责任,打电话催易俗河派出所放人。三月二十一下午,当地派出所派人将他送回家。

二零零八年奥运前,邪党人员疯狂行恶,七月初,一群恶警闯入刘和清家欲绑架,刘和清巧妙的避开了,开始流离失所,七月底,因骑摩托车驮着大包裹,在湘潭市雨湖公园旁,引起平政路派出所恶警的注意被追赶到居民楼,在跳楼时摔断了一只脚,另一只脚严重脱臼,鲜血流满一地。恶警只好打电话叫来救护车把刘和清送到市中心医院,草草做了接骨手术就推给了刘和清家人。刘和清在家里靠家人护理三个多月才能站起来。这期间,邪党把湘潭县农机局副局长贺博调到了县“六一零”主任位上,贺博跑到刘和清家里,恐吓他,“如果把我的名字上到明慧网,我就整死你”。

二零一零年五月份,贺博指使各个镇党委和派出所,绑架三名法轮功学员到伍家花园洗脑班进行迫害,其中有法轮功学员刘和清。五月十九那天易俗河镇政法委人员唐艳娟在贺博和易俗河镇政法书记娄湘辉的授意下,跑到刘和清家,见人在家就打电话叫来片警赵建祥和李学军,将刘和清强行拖进车内,送到洗脑班。在洗脑班,刘和清高喊“法轮大法好”,多次被监视恶警周××暴打,一次拳头打在下颚上,险些脱臼,吃饭都困难。二十四天后,洗脑破产,六月十三日把刘和清送回了家。

再次被劫持到精神病院迫害

二零一一年八月二十六日早上,刘和清被当地易俗镇“六一零”、镇工作人员唐勇、杜××、新任易俗河镇政法书记朱广武及当地派出所恶警谭青松等人强行将他从家中绑架至本市精神病院(市五人民医院)进行迫害。恶医主任周继前亲自动手叫几个人把刘和清双手双脚铐在床上滥打精神病药,被打针后精神恍惚,全身乏力,长时昏睡。

刘和清绝食反迫害九天,恶医主任周继前叫人用胶皮管从鼻孔插入进行鼻饲迫害,刘和清被迫害得几次出现哮喘复发。刘和清家人和亲戚多次找朱广武要人,国殇节后,二零一一年十月九日朱广武才叫唐勇、杜××把刘和清接回家。而这一切都是“六一零”头目贺博幕后操纵干的。

现在刘和清应聘返厂,成为湘潭县鼎峰曲轴厂的技术人员,可中共邪恶之徒们不死心,只前多次指使砚井居委会书记郭秋莲到刘和清家要电话号码进行监听,把邪党下拨来的人民纳税钱大量培植眼线,日夜跟踪、盯梢刘和清及本县各乡镇善良的法轮功学员。

迫害类型:

罚站;罚坐;电击;长时间保持痛苦姿势;绑、扣;强行吃麻醉神经的药;非法劳教;注射不明毒针;抄家;骚扰;送入精神病院;毒打/殴打;手铐/脚镣;唆使、鼓励、纵容其他人迫害、折磨法轮功学员;长时间吊铐;非法关押;绑架/劫持;非法拘留;关禁闭;


相关单位及个人:
湘潭市“610”办头目:许服民 宅电:0732─8297836,唐明椿(新任)
湘潭市“610”办副头目:赵岳峰 宅电:0732─8236952
湘潭县易俗河镇砚井居委会
责任单位及恶人:
湘潭市岳塘区双马、马家河镇派出所
湘潭市精神病院
湘潭市、县看守所
湘潭市、县公安局
湘潭县拘留所
湘潭县“610”办:贺建平,贺博
易俗河镇派出所所长:谢正苗,唐正明,陈一新,樊海冰,谭青松
县国安队:熊粮军,唐文建,刘国云,杨胖子,韩小林,李怀德
新开铺劳教所恶警:高利国,邓小雄,胡奇峰,熊式英,何珺,周石雄,豆湘林等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