释放周向阳 查处港北监狱酷刑犯罪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二月十四日】原天津第三勘探设计院工程师周向阳被中共冤判九年,非法关押在天津市港北监狱(现改名为滨海监狱)。历经酷刑折磨,多次住院急救,于二零零九年七月保外就医回家。身体还没有回复,于二零一零年三月五日被“收监”。

二零一二年二月一日家属突然接到监狱的通知,让去天津市新生医院见周向阳,“劝他吃饭”。周向阳身体极度虚弱,人瘦的都脱相了,已经无法灌食和输液,大便失禁拉稀,心跳只有四十下,离开接见室时,是用人背出去的,不能行走,随时都有生命危险,据说此次急救是年前一月十六日去的医院。

周向阳的身体都到这么危急的程度了,监狱方还如临大敌,家人接见时只让隔着玻璃在电话里说话,旁边站着好几个狱警。向阳对老母亲说:我想见到你们,一是告诉你们我在这(天津市新生医院)不要往港北跑了,二是我已打定主意不输液了,我已承受够了这个环境,我想出去,在这里遭的罪……我意已决不能改变。

老母亲听了眼泪再也没忍下去掉下来了,什么也说不出来了。周向阳是在用年轻的生命抗议中共的冤狱、抗议中共监狱的酷刑,没等向阳把话说完一个姓王的狱警就掐断了电话,叫人把向阳背走了。

狱警王大队还责怪家属说,对你们这么好为什么要给律师打电话。二月二日,家属给副监狱长李国宇打电话,他以前是不接家属电话的,律师给他打电话,他说打错了,不是李国宇。这次很“客气”的接了电话说,家属应该站出来写港北监狱对向阳多么好,说别人都给他们送锦旗。但不让周向阳的妻子李珊珊见向阳,竟然说他是凭良心办事,对向阳怎么怎么好,李国宇说还保证周向阳的生命安全。

那么港北监狱监狱是怎么保证法轮功学员生命安全的呢?!

天津市法轮功学员李希望二零一一年七月十八日被送进监狱,体检身体正常,七月十九日凌晨两点点,仅十天被迫害致死。家属要求看李希望这十天的“监狱生活”监控录像,监狱方只提供了二十四小时经过处理的不完整的录像。显示:李希望死前极其痛苦,由于身体的痛苦,不知道抓了什么东西,双手沾满了泥土。李希望死后两眼圆睁,二百多斤的身体死前也就剩一百斤,尸体的前胸锁骨处都是一些有红点的小脓包,前额的部位也都是,监狱方称是因为天热起的痱子,(怀疑是下药所致),李希望的手腕和脚腕处都是被手铐和脚镣勒出的痕迹。

不知道监狱方到底对周向阳实施了什么,致使他忍受巨大的痛苦、绝食绝水抗议三百三十多天了呢!而且直到他现在已经奄奄一息都不放人呢?这不是故意虐杀吗?监狱方一直千方百计的阻止家人和律师会见,为什么突然间又以“劝吃饭”为名、让家人在医院接见了呢?其中到底有什么阴谋?亲友呼吁立即释放生命垂危的周向阳,依法立案查处港北监狱酷刑犯罪。

为什么不让律师会见受害人直接取证、介入调查?为什么不给具有法律效力正式书面答复?如何保证狱方没有集体作伪证的情况?为什么不公开此次调查过程的情况、接受民众监督?

天津法轮功学员李希望二零一一年七月十八日被送进港北监狱,仅仅十天冤死在监狱里。实在担心此类罪行在周向阳身上重演!谁能眼睁睁的看着一个年轻的生命奄奄逝去呢,记住你们此时良知的底线吧?

附:证据线索及相关材料请调查取证

1:周向阳二零零四年至二零零九年在港北监狱遭受酷刑虐待的事实

2:港北监狱剥夺周向阳家属和律师会见权过程

1、周向阳二零零四年至二零零九年在港北监狱遭受酷刑虐待的事实

二零零五年下半年,港北监狱监狱长魏炜,五监区监区长张士林、分监区长宋学森组成领导小组叫“百日攻坚”,强制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十二月八日,警察指使犯人(丛书伟、张斌、李万军、廖津鹏、霍洪刚等)把周向阳拉到“独居”迫害。

“独居”是长三米,宽一米,高约四五米,只有门没有窗户,密不透光,屋顶上一灯二十四小时亮着的禁闭室。屋里一侧两米长的地方铺着高约二、三十厘米的木板,另一边是水泥地。人就平躺在木板上面,两个胳膊成“V”字形(屋宽一米,手臂不能伸直),手被反铐在地锚上,膝盖以下小腿部位和脚是悬空的,下面是水泥地,坠着脚镣,这叫“地锚”(铆固在水泥地上的铁环))。头顶坐一个犯人,周向阳的头部在犯人两腿之间,犯人的脚就踩着周向阳的胳膊,脚下坐着两个犯人。犯人们不能闲着,对着周向阳念诬蔑大法的文章,时不时踹一脚、打一下,拿书砸周的敏感部位等等,警察在外面听着,如果里面没动静,就对犯人说:“你还想不想干了?想不想减刑了?不想干就出去。”出去回到正常监室,警察和其他犯人就折腾他,抬不起头来,什么脏活重活都得干。所以犯人在这样的压力与减刑的诱惑下,不停的折磨周向阳。

这种姿势看上去很简单,每天都这样“锚”二十小时,时间长了腰、胳膊疼的受不了,是电棍无法比的。吃饭或是方便时人想起都起不来,不会动了,只能缓一会,慢慢活动缓缓。犯人就一边一个拽周的胳膊一下把他拽起来,剧痛使周向阳忍不住喊出声来,然后再被放下,再被拽起来,犯人们说是帮他“活动活动”实际上是有意折磨人。开始时周向阳绝食反对这种迫害,七天七夜没吃没喝,出现吐血、抽搐等症状,量血压,血压计没有反应,又换了一个血压器,量出低压三十,高压五十,摸不到脉动,即使这样它们还坚持用地锚的方式迫害,生命的可贵在这些没有人性的恶警和犯人眼中轻如草芥。三个多月,“度日如年”在周向阳的心中早已不是个形容词了。

二零零六年三月周向阳出“独居”时,腰已经直不起来了。同年十二月,周向阳被转到天津监狱。

二零零八年六月三十日,周向阳再次被转到港北监狱。港北监狱当时成立了一个九监区,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监区长是杨中水,副监区长是宋学森等。刚一下车,就被四个犯人包围架到屋里强迫剃光头,不让洗,强迫坐板凳,四人前后左右用力顶,前边人顶膝盖,左右打大腿,后边人顶腰,周向阳腰还没有完全恢复(二零零五年至二零零六年在港北监狱“独居”被用地锚迫害的),下意识用劲保护自己的腰,他们就六七个犯人把他按倒在地,有按头的、按脚的……还拳打脚踢。后来宋学森(副监区长)来时,周向阳问他,怎么能这样对我,怎么还动手,宋学森说:“不动手,还动脚啊!”等他走后,那群犯人又把周按倒在地,犯人王新广用脚在他大腿上狠踢几下,致使周向阳十多天不能正常走路……

周向阳太了解港北监狱的邪恶了,他没有别的办法,要不就反迫害,否则就是没完没了的各种各样的迫害折磨。周向阳又绝食了。监狱又把他送到“独居”,又给上了地锚,当时七、八月份,天气特别热,“独居”里气温比外面高好几度。那些“包夹”的犯人都不愿在里边呆,周小便时给他开手镣的犯人进来半分钟都受不了,可周却被每天二十四小时这样“地锚”着,监狱又安排那个叫王新广的犯人到“独居”来迫害他,晚上威胁周向阳说要弄死他,使劲压他的腿,腿一半是悬空的,让人更难以承受,还在外面纱窗上开了一个洞,蚊子可以飞进来,因为周向阳的手脚被锁着,只能任蚊虫叮咬,这样又“锚”了将近一个月。

这次周向阳连续绝食了一年多,经历了四季,冬天有时不让他穿棉衣,有时给他特别脏的被褥,上边血渍、尿渍、脓渍到处都是,散发着恶臭。有时连续五天没有灌食的情况下,让犯人强迫他坐好,犯人王小东受人指使掐周向阳脖子,打他的腰眼,拉、拽、踢各种方式对一个已经瘦弱的剩皮包骨的坚持自己信仰的人进行折磨。而这一切都是副监狱长李国宇、副大队长宋学森等人指使的,周向阳跟禁闭室警察王刚等人反映,他们根本就不管,周向阳和当时的监狱局副局长梦世龙,劳教局局长周长利等都当面反映过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情况,也根本没有任何回应!

周向阳经历了一年多艰苦卓绝的绝食抗议,生命屡次垂危,于二零零九年七月二十八日提前释放。

2、港北监狱剥夺周向阳家属和律师会见权过程

周向阳是二零零三年五月被非法判刑九年关押在港北监狱的,先后遭受了多种酷刑:关小号、昼夜被电击、长时间不让睡觉、殴打,更严重的是,港北监狱恶警对他施用地锚酷刑长达四个月之久。

原天津市铁道第三勘测设计院工程师、法轮功学员周向阳

原天津市铁道第三勘测设计院工程师周向阳

周向阳妻子李珊珊

周向阳妻子李珊珊

鉴于周向阳被迫害情况尤其严重,二零零九年七月十七日将该迫害案例呈递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备案;二零一零年召开的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第十三次会议上,联合国特派专员诺瓦克先生递交的年度调查中包括了周向阳案件,此报告通告各国政府,中共的迫害在全球范围内曝光,并被各国记录在案。 按照国际惯例,一旦联合国特派专员就某个迫害案例向会员国进行质询,该会员国必须予以回复与跟踪调查。作为会员国的中国来讲,本应对周向阳的案子对联合国有一个交代,可是当中共得知这一消息后,却对已经保外就医的周向阳进行了变本加厉的迫害,把周向阳又绑架回监狱关押。

周向阳保外就医回家时,一米七六的身高体重只有七十八斤。终于与为他等待、为他申诉七年之久的未婚妻李珊珊结婚,然而在新婚不到一年的时候,冤狱再次降临。

二零一一年三月五日,周向阳在身体尚未完全恢复,刚刚新婚不到一年的时间里,强行被港北监狱收监,收监前周向阳遭受刑讯逼供,妻子李珊珊在三月二十八日给副监狱长李国宇打电话的时候,李国宇亲口告诉周妻,周向阳目前生命随时都有危险,尿血、肾衰竭、脾衰竭,不吃饭,每天灌食。三月十一日―十三日,周向阳的老母亲与自己的女儿、大儿媳在监狱门口询问周向阳是否在港北监狱的时候,监狱不予告之,并找来城管将三人骗走。此行为严重违背了家属的知情权。

四月八日接见日老母亲与老伴、儿媳来到港北监狱接见周向阳,监狱于队长出来告诉周妻不让接见。老母亲和老伴年龄已高,因为担心向阳身体情况,极度悲恐。

四月下旬,老母亲见儿子心切,穿上状衣要求港北监狱会见权,争取到了接见,周向阳身体极度虚弱,走路蹒跚,脸色土灰,并告诉家人右小腹部位有不好的东西。同时提到被收监的当天遭到刑讯逼供被吊铐两个小时。有监狱接见日监听器录音为证。

五月十二日接见日,周向阳明确提出委托家人代理请律师控告,并进一步提到被收监当天有执法者对他胸腹殴打、两只手被拖拽着在地上走、同时伴有辱骂、恐吓。并被港北监狱没收一千二百元现金。后现金接见当日归还。整个过程三台摄像机、一台数码相机录像。

二零一一年六月,儿媳李珊珊写下了他们的故事《一对年轻人的苦难经历:七年等待 九年冤狱》,递交给相关部门,家乡的父老乡亲看了故事也都受感动,称赞李珊珊忠贞善良、周向阳是好人,不应该遭受这样的冤狱酷刑。

二零一一年七月到十月间发生了两千三百民众联名救助周向阳,要求当局惩治监狱的酷刑犯罪,无罪释放周向阳。

近一千五百位乡亲纷纷签名,要求解救周向阳,依法处理监狱的酷刑犯罪

近一千五百位乡亲纷纷签名,要求解救周向阳,依法处理监狱的酷刑犯罪

在家属的提议下,为解救家乡好儿郎周向阳,近一千五百位乡亲纷纷签名致信政府,支持周家的控告,要求解救周向阳,依法处理监狱的酷刑犯罪。

六月十七,港北监狱禁止老母亲和周妻子接见。监狱派赵队长出来赶老母亲和儿媳,同时录像。

七月八日港北监狱禁止老母亲和儿媳接见周向阳,同时驱赶老母亲到警戒线外面,同时录像。

二零一一年七月中旬,曾经被非法关押在港北监狱的法轮功学员及家属联名控告港北监狱酷刑,收集到六十七人,都不同程度的遭受过罚站、坐小凳、殴打、高压电棍电击、独居地锚、浇凉水、野蛮灌食、谩骂、体罚、关禁闭、强制劳动、不让接见等虐待。尤其“独居地锚”是港北监狱最令人发指的酷刑,据说还被推广到天津其他各个监狱。法轮功学员李希望、周向阳、卫广华等人多次遭受“独居地锚”的酷刑折磨。列举了二十一典型案例;

七月十九日至二十八日,法轮功学员李希望被港北监狱十日用地锚酷刑迫害致死。据悉当时一同受刑的还有周向阳,被酷刑抻床。

老母亲先后递交两封控告信,控告港北监狱酷刑犯罪和剥夺会见权,但是监狱管理局和检察院都没有回音。而且在此期间,李希望恰恰被地锚酷刑致死。八月十二日,家人忍无可忍,只好聘请律师,开始严正控告。受聘的两位北京律师,多次到监狱依法会见当事人周向阳,遭到狱方拒绝,后在天津市中级检察院控告港北监狱监狱长李国宇和监区长张士林涉嫌使用酷刑虐待的犯罪行为。

天津检察院面对律师提起的控告仍然提出要有证据的无理要求。律师申明法律规定:对于民告官的案件,是有相关规定的,是要求官方举证没有犯罪事实,而不是要求控告民众举证,才能立案的;律师又表示可以提供证据线索,监察机关有责任依据调查线索予以立案调查。检察院官员无言以对,只好接受控告材料,但一直没有调查。

八月二十三日,北京两位律师和老母亲及儿媳来到大港人民检察院、监狱管理局、第二人民检察院递交控告状。二检信访接待中心马法官告之请求人十五日内给予答复。两周后,马法官电话答复给周妻说让周妻给周向阳写信,他们会对他(请求人儿子)好一点,不让碰一下。但没有提是否会调查、立案等。

九月十四日,老母亲和儿媳、女儿去接见,禁止接见并录像。

九月二十六日至二十七日,老母亲和儿媳来到检察院和政法委,继续要求接见权利,未果。

周向阳的亲人怀揣近一千五百人的联名信开始上访,先后来到昌黎县,秦皇岛市和天津市的政法和信访部门,郑重的递交了联名申诉信,天津市中级检察院不得不对港北监狱(现改名滨海监狱)开始调查。

可是,在询问调查结果时,遭天津市中级检察院、政法委的相互推诿后,让到监狱管理局询问,得到的答复却是“根本没有此事”,并不说明对律师提供的调查线索调查与否(包括举报信中的近二十个在港北遭受酷刑迫害的法轮功学员和周向阳本人)。

二零一一年十月十三日,周向阳的母亲王绍平面对申诉的艰难,针对敷衍的调查,递交了立案监督书。请求人民检察院通知监所检查处对请求人控告滨海监狱(原港北监狱)副监狱长李国宇、五监区区长张士林渎职、体罚虐待被监管人员一案依法立案侦查。晚上回家时,在昌黎火车站,被昌黎国保警察监控,从不断上门骚扰;

十月二十九日,以六一零为首的邪党政法委、公安、监狱局、监狱、检察院互相串通,实施流氓报复,周向阳妻子李珊珊被唐山国保从新天地超市摊位上强行带走,后非法劳教两年,关押在河北省第一劳教所(位于唐山市开平区),十一月底转到河北省女子劳教所继续关押;

十一月十四日,国际大赦组织的关注,表示中国政府应该立即释放李珊珊与其夫周向阳。国际大赦亚洲副主任凯瑟琳.贝柏(Catherine Baber)表示:“这样的行动在中国很罕见,数千普通民众敢于公开表达他们支持受不公正关押以及酷刑的个体。这显示中国民众知道对信仰的迫害,也谴责这样的行为。当局应该听取这一号召,同时结束对法轮功团体的残酷镇压。

十一月二十一日,河北秦皇岛昌黎县公安非法抓捕了周向阳的大哥周向党、大嫂李香玲,以及去看望过周向阳老母亲的三位法轮功学员,因体检不合格,三名法轮功学员被劳教所拒收才得以回家;而李香玲和周向党夫妇十一月三十日被送河北省廊坊市洗脑班非法拘禁,直到年根前才释放回家;

二零一一年十二月五日,周向阳家属依法聘请的北京正义律师到天津滨海监狱要求会见周向阳,再次被拒之门外。

天津滨海监狱(原港北监狱)

天津滨海监狱(原港北监狱)

天津主要责任人及单位号:
天津市监狱管理局监察室的电话:022-27351374
天津市司法局长办公室电话:022-23082621
天津市第二人民检察院信访中心的电话:022-88222000 ,13212078358
天津市信访中心安徽路8号电话:83606940
天津市政法委 湖北路14号 邮编:300042
天津市公安局信访办:地址:营口道41号 市局信访电话:27319000
滨海监狱五监区(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监区)
监区长:张士林(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恶警头目):022--62071156
一分监区:022---62071151
二分监区:022---62071152
监舍:022---62071158
八监区(迫害死法轮功学员李希望的监区)
监区长:022----62071065
教导员:022----62071155
一分监区:022---62071190
二分监区:022---62071222
三分监区:022---62071063
出监队:022----62071157
车间:022----62071123
监狱领导:徐步荣:022---62071018 62071028
郑国峰:022---62071288
李国宇:022---62071078 13920446469(心虚谎称打错了)
李凤亮:022---62071098
李洪亮:022---62071068
窦华顺:022---62071048
应急中心:主任:022---62071221
副主任:022---62071010
总控室:022---62071285
值班室:022---62071279
政治处: 主任:022---62071016
纪检:副书记:022---62071035
审计:022---62071011
考核办:022---62071036
驻监检查组:022---62071037
普查办:022---62071230
服刑指导主任:022---62071172
副主任:022---62071171
监狱医院
院长:022---62071039(姓蒙,与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大队沆瀣一气,迫害法轮功学员)
副院长:022---62071206
值班室:022---62071079
保健站:022---62071050
狱政科(接待律师工作)
科长:022---62071051
副科长:022---62071196
接见室大厅:022---62071057

追查迫害致死李希望的滨海监狱责任人:
当值八监区大队长何嘉奇
具体实施迫害的狱警、包夹:待查。
滨海监狱监狱长许步荣
副监狱长李国宇住址:天津市河西区黑牛城道尊园8-2-1401.(在港北监狱李国宇还有个外甥李维义,很邪恶)
五大队大队长张士林:河西区三水道三水南里123-601,电话号码:022-28175796严管队
八大队大队长刘港,刘港与原副监狱长段继存引进“地锚”酷刑。
原港北监狱监狱长、现监狱局副局长郭炜,电话:022-23946522、13820842561,住址:天津市河西区微山路四季馨园12-1-401,郭炜推行“地

锚”的使用。
原港北监狱副监狱长段继存,电话13752459658,住址:河北区革新道汇光里4-18-403。
参与绑架李希望的恶警:
河西区大营门派出所的所长甄晓青,家庭住址:河西区紫金山路华悦大厦2-1205,电话号码:022-88292068。
副所长:沈路(积极参与迫害),家庭住址:河西区湘江道东舍宅4-2-601,电话号码:13602004436。
参与绑架的恶警还有:张禹旺,家庭住址:河东区昆仑路凤歧里17-404,电话号码:022-94736512。
王丹,家庭住址:和平区荣安大街蓉芳里3-4-401.电话号码:13920644558。
韩熹,家庭住址:绥中路东方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