佳木斯市吴秀杰女士多次遭恶警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二月二十五日】(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黑龙江省佳木斯市吴秀杰在单位是个好职工,就因为修炼法轮功做好人,曾多次遭到中共警察撬门、骚扰,家人、邻居、亲属都不得安宁,吴秀杰一度被迫流离失所,被非法抓捕后关进佳木斯劳教所,被逼做奴工,每天穿五千双筷子,还常经遭到警察谩骂。

吴秀杰,黑龙江省佳木斯市东风造纸厂工人,一九五六年出生,现年五十七岁。吴秀杰自一九九五年五月学炼法轮功后,身体健康,心灵得到了净化,人也显得特别的年轻。吴秀杰坚持按照法轮功“真、善、忍”的标准做人,工作兢兢业业,不计较个人得失,与同事关系融洽,经常帮助有困难的人,得到了上级和周围人的好评。在单位经济不景气多数人都失业的情况下,她仍然被留在岗位上。然而,在中共严酷迫害法轮功后,她不仅被剥夺了信仰等基本的人权,还失去了她热爱的工作。

被剥夺信仰自由 多次被骚扰 遭建国路派出所绑架

二零零零年九月二十八日下午,建国路派出所片警张志刚和警长,私自闯入吴秀杰家,一顿乱翻,抢走了大法书等物品。第二天,张志刚和副所长徐研景为了请功,逼迫她放弃修炼法轮功,并让她出卖同修,他们还说了一些诬蔑大法的话,并强行让她签字放弃修炼法轮功。她据理力争,没有配合,因此就被强行绑架到佳木斯看守所。吴秀杰的丈夫找关系花钱(据说给六一零的刘衍五千元钱),五天后,她才被放回来,她丈夫被要求写了“保证”。

之后的一天,吴秀杰买了车票准备去北京亲身证实大法的美好,期待政府能纠正错误,结果被家人发现,怕她遭到迫害阻止她上访。这件事情被建国路派出所知道后,片警张志刚和另一个警察到她家骚扰,把她和丈夫一同找去派出所,让她们写不进京的保证,并按手印,还让她们每天上午去派出所报到,一直折腾到晚上十点多钟才让她们回家。

在以后的日子里,吴秀杰的生活更加没有安全的保障。佳木斯东风公安分局和建国路派出所的警察更是频频骚扰她,尤其是每到中共胆怯的敏感日,如“十月一日”、“七月二十日”等日子,都要到她家和她单位进行所谓的回访、骚扰;他们还不分白天黑夜的来她家砸门,弄得四邻不安。

二零零零年的一天早晨,四点多钟,急促的“哐哐”砸门声,惊醒了沉睡的吴秀杰一家人,她怕影响邻居们的休息,将门打开,一下子闯进来十多个人,都是佳木斯市东风公安分局和建国路派出所的恶警,他们进屋不容分说,就是一顿乱翻,就连她女儿的闺房和厕所都没放过。她质问他们为何这样,他们说劳教所跑人了,怀疑藏在她家。他们没有翻到人,便扬长而去。这些警察闯入吴秀杰家里搜查住所,未出示搜查证,这是不是犯了非法搜查罪呢?

姐姐被逼流离失所 弟弟串门遭警察绑票勒索

二零零八年奥运会前夕,五月二十三日下午,佳木斯东风公安分局孙铁利科长和徐景研伙同佳东派出所七、八个人,到吴秀杰单位,以有人构陷她安“大锅”为名企图绑架她,造纸厂保卫配合,通知她去收发室见他们。她一听是东风公安分局的就到一个屋子里回避。这伙警察看她没去,就冲出来挨个车间找她,结果没有找到,就气急败坏的又冲到她家,用万能钥匙打开房门入室抢劫,共抢走四百多元钱、一台电脑、一台VCD、大法书等大法资料和一对莲花灯。之后,警察们还不罢休,继续在她家非法蹲坑。

吴秀杰弟弟吴双利来她家串门,他们强行将他恶狠狠地拽进屋里,恐吓他,逼问他是否学炼法轮功,她弟弟无奈承认,恶警们就象饥饿的猛虎扑向猎物一样,如获至宝,疯狂地把她弟弟吴双利的家又洗劫一空,并将他绑架到佳木斯市看守所作为人质。警察们扬言,抓不到吴秀杰就不放她弟弟吴双利。

面对警察绑票,报警也没用,她们一家人急的团团转,不知如何是好。警察勒索吴双利家人一万五千多元钱,十天后将吴双利放回。吴双利原本是靠蹬三轮车维持家庭最低生活的,家人为赎回人质,从亲朋好友们那里东挪西凑借来的这一万多元钱,使本来就非常贫困的家庭更是雪上加霜。

吴秀杰为了躲避警察的非法抓捕,被迫流离失所。警察们更是频频骚扰她的家人及亲朋好友。他们分别去了她小姑子和她小叔子家,同学家和邻居家也都不放过,致使吴秀杰没有栖身之处,四处漂泊。亲属们也跟着担惊受怕。后来好心的同修收留了她,她才得以暂存,期间,建国路派出所片警高明哲多次去她家骚扰,逼问她丈夫说出她的下落。

在流离失所期间,吴秀杰去单位开工资,单位非常关心她,还给她留着检查员的工作岗位,她很感动。由于警察经常到她单位骚扰,为了不给单位找麻烦,吴秀杰主动辞职了。

二零零八年七月二十九日,在外漂泊两个多月的吴秀杰回家取些换洗衣服,早八点多,片警高明哲又到她家敲门,她丈夫没给开门,他们就用电话骚扰,见家人没理他们,又找来七、八个人用万能钥匙强行把门撬开,当时她只穿着短衣短裤,没来得及穿鞋,警察们蜂拥而上,七、八个人一起强行把她抬上警车,先把她拉到建国路派出所,逼迫她放弃修炼,吴秀杰不屈服并善心的和他们讲大法的美好,迫害是犯罪等道理。警察们又强行把她绑架到佳木斯看守所,到了看守所,建国路派出所姓纪的指导员,强行拽她按手印,并威胁要迫害她。在看守所,当晚她要炼功,七八个女犯上来一起打她,搥打她好几拳,当时鼻子被打得流了很多血,当她喊看守的警察来时,该警察不但不管还威胁她。十天后,吴秀杰被非法劳教十五个月。

在佳木斯劳教所遭虐待 如陷人间地狱

在佳木斯劳教所被非法劳教期间,狱警们直接或利用刑事犯强迫法轮功学员所谓的“转化”,他们逼迫法轮功学员在已经写好的“五书”上签字、按手印。队长刘亚东、指导员李秀锦、大队长牟振娟等四五个人赤膊上阵,那种违背自己的意愿被强行按上手印的痛苦令吴秀杰简直痛不欲生、终生难忘。

稍有不顺心,队长高杰等人就辱骂法轮功学员、骂法轮大法,气氛恐怖,心情压抑。有一次高杰让吴秀杰等人上外边割草,一根树枝抽她眼睛了,疼得她干不了活回屋去了,高杰威胁她,并狠狠地说她不听指挥等,把她逼得直哭。

刚开始在八大队时,队长刘亚东说翻东西就对每个人肆无忌惮的搜查,把东西扔得满地都是,吃的也都给扔了,把人的精神弄得非常紧张。

在精神上,吴秀杰每分每秒都在承受着折磨。此外,狱警还强迫吴秀杰等法轮功学员做超强度的奴役,每人每天要穿五千双卫生筷子,完不成任务,就要受到体罚和辱骂。繁重的奴工,使她左手鼓起了一个大筋包,至今未消,疼痛难忍。

白天累得精疲力尽,晚上还要背邪党那些不合理的监规。一天三顿汤,汤里经常有大虫子和苍蝇等脏东西。

吴秀杰,一个好人被囚禁着剥夺其信仰法轮功的自由,遭受着侮辱,被榨取着体力,如置身人间地狱。

劳教所外面的世界也好不到哪去,吴秀杰不在的那段漫长而又难熬的日子里,恐惧与痛苦时时陪伴着她的丈夫,身体每况愈下,患上了高血压、心脏病等多种疾病,曾三次住院。她女儿也因为找不到妈妈,常常处于痛苦无望之中。她妹妹也常常以泪洗面,亲朋好友都为她牵肠挂肚……

二零零九年十月,吴秀杰回来了,她丈夫每天提心吊胆,怕她再被绑架。一次,一个法轮功学员被佳东派出所绑架了,吴秀杰丈夫吓得赶快叫她躲几天,当晚他吓得连迷糊带吐,打了两组点滴,第二天才好点。他深知,自己的妻子是个好人,但在中共对法轮功一言堂的造谣抹黑和迫害下,不敢承认法轮大法好。然而法轮功修炼给人带来的身体健康和心灵净化已经得到世人的认可,因此传遍世界一百多个国家,当今全世界只有中共邪党在迫害法轮功。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