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舒安清被劫持三月 老母亲要求放人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二月二十八日】(明慧网通讯员四川报道)四川泸州法轮功学员舒安清被非法关押在古蔺看守所已三个月。过年前,家人聘请的辩护律师到古蔺依法查案,处处受阻,特别是公安局分管国保的副局长傅旭、国保大队队长张显文,这两个迫害法轮功的直接责任人,竭力阻止律师会见当事人。据悉,最近“上边”有令,要速查速判,突显所谓的“上边”把法律当儿戏。

舒安清,四十岁左右,成都科技大学毕业,原在泸州电业局工作,被迫害失去工作,大约二零零一年被非法劳教迫害。泸州江阳区“六一零”长期对他监控、跟踪、伺机迫害,使他不能正常工作、生活,被逼离开老母与幼子长期流离失所在外。二零一一年十一月十日晚上,在泸州市龙马潭区鱼塘镇被绑架。

舒安清的老母亲相信自己的儿子是无罪的好人,不应该被关在监狱里,于是今年二月二十二日与几位亲戚朋友去了古蔺,向古蔺司法各部门要求放人。

二月二十二日上午,舒安清的母亲及亲戚到了古蔺,先找到检察院公诉科,科长说,舒的律师已经给他联系过了。舒的案子已经转到他们检察院,由公诉科副科长何刚接的案。何刚开会去了,明天才回来。舒母没见着经办人。据检察院公诉科科长说,案子一些细节不清,所以要把卷宗返回公安局补充。他还说,舒安清的案子他们是一定要起诉到法院的。至于案情,他说叫律师去,可以查看,可以见到当事人。

舒母一行去了法院,法院的接待人员说,律师已与他联系过了,案子还没有到他那儿。舒安清的亲戚们给接待人讲明舒安清家庭的具体情况后,接待人说可以找律师办取保候审,如果案子在检察院就找检察院办,案子在公安局就找公安局办。

舒母一行人又走访了检察院、法院的好几个部门,每到一处都告诉司法人员说,舒安清为人厚道、真诚,有孝心,亲戚朋友、左邻右舍无不夸他。修炼法轮功后暴躁的脾气变好了,身体好了,从电业局被迫辞职后,全凭自己的劳动养家,上有老,下有小,生活的担子一人挑,舒安清修炼法轮功没有错。他们还说,舒安清的父亲也是修炼法轮功的受益者,以前他脊椎病变,骨头都发黑,背都驼了,修炼法轮功后病不治而愈,驼背变直了。后来因舒安清被非法劳教、被迫流离失所,为儿子担忧气的倒在床上,活活气死了。舒安清刚读初中的儿子现在学也不想上了,因为他精神压力太大,他想不明白为什么父亲没做任何坏事,是个地地道道的是好人却要被抓关起来,他想不明白人世间究竟什么才是好什么才是不好。

一位亲友对司法人员说:今天你们坐在这个位置上,不要上面说什么就做什么,要用自己的道德良知来权衡一下。如一个人按“真善忍”的标准做人,说真话、办真事,善待他人,遇到矛盾忍,先找自己的原因,这样做人好不好呢?如果你们的父母也是这样教育你,你能说这是错的吗?舒母的亲友们还告诉有缘见到的司法人员,法轮大法传遍了全世界,受到各国人民的热爱与各国政府的支持。中共迫害法轮功是错误的,参与迫害的多名高官及迫害的元凶江泽民在国外被告上了法庭,迫害法轮功一定不会有好结果。

舒母一行人还告诫遇到的司法人员要帮助大法弟子回家,善待大法弟子将会有美好的未来。

当天下午,舒母他们去公安局国保大队找到了国保大队长,即迫害舒安清的直接责任人张显文。张显文刚一听舒母他们是为舒安清遭迫害而来的,便暴跳如雷,气急败坏,态度十分蛮横。当告诉他舒安清是好人,不能关在监狱里时,他却恶狠狠说:“管你好人坏人,‘上边’喊抓的我就要抓,关在这里就是坏人。”

舒母的亲友说:打倒刘少奇、反邓不是“上边”叫干的吗?“上边”叫干什么不一定是对的,一定要自己权衡。

张显文什么劝告都不听,反而威胁说,你们炼,照样弄来关起。又大吼大叫的挑衅说,你们觉得我做了什么你们去告我嘛!去找检察院、去找法院嘛,把你们的律师找来嘛!舒母的亲友问他,上次律师依法查案,为什么要违法刁难与阻止律师会见当时人?张说:现在没说不接待。

在与张显文交涉的约半小时内,张显文一直情绪激动,异常的狂躁。因为迫害法轮功无理,或许他已意识到了迫害者正面临无法摆脱的危机,所以表现出末日的恐慌来。

由于张显文的态度恶劣,一位亲友便提醒他说,你是国家公务员,是一名执法者,而你一点善心都没有,有损形象。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