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年冤狱后又被诬判七年 张倍齐控诉恶警酷刑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二月二十九日】(明慧网通讯员大陆报道)“四天三夜的折磨,致使我头脑昏迷不醒,他们往我身上浇凉水、开窗户冻我、用双手拽着我的头来回转、用拳头打我等,看我已经严重昏死过去,把我从老虎凳上卸下,我一头栽到地上,他们把事先准备好的假材料拿来,趁我昏迷之际强行按上手印,这份假材料就变成了他们想要的。”

以上是法轮功学员张倍齐自述被延吉国安特务酷刑逼供的片段,中共利用假材料非法判张倍齐七年。此前,张倍齐曾两次被非法劳教,一次被非法判刑,共遭八年冤狱。

张倍齐,1964年生,原籍青岛平度市,1990年迁到吉林省延吉市安图县从事建筑、装潢、个体经营等,担任过安图县第二建筑公司经理。1996年张倍齐和妻子刘美君开始修炼法轮功,修炼不久后,张倍齐戒掉了多年的烟酒,改掉了以前火爆的脾气;妻子刘美君身上多种疾病也不翼而飞。

中共迫害法轮功以后,张倍齐和妻子多次被非法拘留、劳教、判刑……2000年7月张倍齐被非法劳教一年。2001年12月,张倍齐第二次被劳教。2003年7月份张倍齐从劳教所回到家中。2004年3月,张倍齐再次被绑架。2004年10月底张倍齐被非法判刑五年,期间被抻床酷刑折磨至昏死。2009年3月19日张倍齐出狱。

2010年2月27日张倍齐又一次被延吉国安特务在青岛老家绑架,遭酷刑逼供,之后被诬判七年。现被非法关押在吉林省公主岭监狱。下面是张倍齐写于2010年11月21日的控诉,从狱中辗转传出。

我叫张倍齐,家住吉林省安图县,现被非法关押在吉林省公主岭监狱,我要控诉吉林省延吉市国保大队肖彬、徐晓峰、张文秀等人对我非法人身酷刑迫害,造成我现在大脑和腰腿疼痛难忍。

2010年2月27日下午2点左右,我正在山东省平度市老家和多年未见面的老母亲和亲人闲谈家中琐事,突然肖彬和几个身着便装的人闯進,把我拖進一辆面包车内,还恐吓我说:“别动、别喊,不然开枪打死你!”我问:“你们是什么人?为什么乱抓人?有证件吗?”一人上来赶紧把我的近视眼镜摘掉,拿出一个小本在我面前晃了一下说:我们是公安局的!你叫什么名字?我回答完姓名之后他们说:抓的就是你。我反问:“我又没有犯法!为什么乱抓人?”他们说:“你是不是参加和龙市法院开庭?”我说:“是我,法院开庭公民参与是合法的,而且当时法院是允许听审的,我没有犯法。”他们说:“你承认就行了,因为你组织人冲击法庭,所以我们才从延吉赶来抓你。”这完全是对我的诬陷。

他们把我拉到平度市一办公楼内,从我身上搜走手机一部、电子书一个、银行卡一张、现金一千七百多元(至今没有归还)、身份证等物品。随后他们做了笔录,把我双手铐住押往平度市看守所,由于他们连打带吓,我的心脏疼痛难忍,看守所的值班人员让到医院开诊断,肖彬等人又把我拉到平度市医院做体检,当时由于我身体状况极差,他们怕看守所不收,偷偷跟医生说我是逃犯,医生以我不配合检查为由,简单的查了一下,草草的写了一份诊断,我又被送到了看守所,关押到8号监舍。

我被关押的8号监舍面积不足三十平米,关押70人左右,我被迫强制挤压在地上躺了一宿。第二天一大早,我被牢头和犯人拖到监舍外边的厕所旁,外边下着小雪,天气寒冷,牢头和犯人连打带骂,言语肮脏。两个多小时后,看守所的值班管教上班,两个犯人把我架到办公室,我把情况如实反映,值班管教不但不惩处犯人,反而说我不听牢头的管理,又把我关押到7号监舍。

第七天,延吉市国保大队徐晓峰和姓郑的等四人把我从平度市看守所带走,从青岛坐飞机回到延吉,他们又从新对我做了笔录口供,我反问:“为什么抓我?我到法庭是合法的,而且是公开庭审,法庭允许我们進庭。”他们说:“你是组织头目,聚众冲击法庭。而且不允许给法轮功人员出庭辩护,这是上级指示,我们只有照办抓人,所以你就自认倒霉吧!”我被关押到延吉市看守所15号监舍,一姓金的警察负责,3月10号我又被转押到28号监舍,负责警察崔正浩。

酷刑演示:铁椅子
酷刑演示:铁椅子

3月17日下午3点左右,国保大队徐晓峰等十多人把我从看守所拉到延吉市烟集乡北侧一宾馆二楼房间内。他们事先把我的头用衣服盖住押到房间,把我的双手双脚铐在他们准备好的老虎凳上,腰部用粗钢棍在一头固定住,另一头用锁头锁住,致使整个身体一动也动不了。徐晓峰和姓郑的为组长,十多人分成两人一组,一组两个小时,一天二十四小时对我轮番進行酷刑折磨,不允许我闭眼。我问:“问题我都讲完了,为什么还这么兴师动众的对待我?”他们说:“上边有指示,有几个问题,你必须承认回答,我们叫你怎么说,你就怎么讲,否则你也知道我们的厉害,你是挺不过去的。”

四天三夜的折磨,致使我头脑昏迷不醒,他们往我身上浇凉水、开窗户冻我、用双手拽着我的头来回转、用拳头打我等,看我已经严重昏死过去,把我从老虎凳上卸下,我一头栽到地上,他们把事先准备好的假材料拿来,趁我昏迷之际强行按上手印,这份假材料就变成了他们想要的。

他们怕医生怀疑我的伤势,就欺骗医生,医院的医生听信他们的假话后,不负责任的开了一份诊断。他们把我拉到看守所,看守所值班警察看我伤势严重不接收,看守所医生说:“必须医院开出病情证明,我们才能收,不然谁也负不起责任。”他们又把我拉回医院从新做检查,带着医院的证明,把我又送回看守所。管教崔正浩找来两名犯人把我架回监舍。

延吉市国保大队对我采用非法的酷刑迫害,致使我双腿瘫痪,无法站立行走,我在监舍休养半个多月才有所知觉,几个月之后渐渐好转,但遗留症状一直不见好转,大脑疼痛难忍,有时疼的昏迷过去,腰腿时常麻木疼痛……

然而市检、法院根据延吉国保的假材料,对我非法判刑七年,这是强加于我的诬判。

我要求各级领导尽快查清此事,还我公道,还我自由,还我人身不受伤害……同时追究延吉国保大队肖彬、徐晓峰、姓郑等人的法律责任,对我进行赔偿。我会通过各种途径申诉控告。立刻无条件释放我!还我人身自由和一个健康的身体!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