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省监狱、劳教所2011年部份罪行录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二月五日】(明慧网通讯员四川报道)四川的多个监狱、劳教所早已成为中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窝,至今已迫害致死近九十位法轮功学员。据了解,目前仍有数以千计的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囚禁在四川省嘉陵监狱、五马坪男监、德阳男监、简阳女子监狱、成都女子监狱、广元监狱、绵阳新华劳教所、资中楠木寺劳教所,以及一百个市区县的一百多个看守所、四、五十个洗脑班等魔窟,遭受残酷迫害。

一、五马坪监狱二零一一年部份罪行
二、养马河女子监狱二零一一年部份罪行
三、德阳监狱二零一一年部份罪行
四、成都女子监狱二零一一年部份罪行
五、楠木寺女子劳教所二零一一年部份罪行
六、新华男子劳教所二零一一年部份罪行

四川省指挥、教唆迫害的直接责任人:

四川省“六一零办公室”(中共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主任贾月成,副主任江朝林,政研处处长黄硕;四川省司法厅党委书记、厅长李仲彬(兼任省监狱管理局第一政委)、厅长曾宪章、副厅长李如林、李新民、彭矛、江金河,原司法厅厅长方光兴;四川省监狱管理局局长刘志诚、副局长游柱石、向东、张碧贵;省劳教局党委书记、局长沈纪中;政法委书记、省综治委主任王怀臣;副书记,维稳办主任刘作明、张建魁,前四川省政法委书记王景荣;四川省检察院检察长陈文清,前四川省检察院检察长韩忠信;省国保、公安头子孙继昌、曾省权;省高级法院院长敬瑞祥。

一、五马坪监狱二零一一年部份罪行

五马坪监狱位于四川省乐山市沐川县城北山上,据了解,至今还非法关押迫害着一百多名被枉法冤判的法轮功学员,进行强制洗脑迫害。该黑窝曾迫害致死八位法轮功学员,其中在刚刚过去的二零一一年,就虐杀了冯忠良、高光崇、蒋云宏等三名法轮功学员。

五马坪监狱大门
五马坪监狱大门

迫害主要责任人:

四川省五马坪监狱书记、监狱长祝伟,副监狱长田义,教育科科长彭德君、副科长骆江涛,狱政科科长袁定兴,一监区监区长夏绍玖,副监区长罗家春,教导员陈国顺(恶警)罗国华;四监区监区长肖彬,副监区长高虎,五马坪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凶手,管所谓思想改造;副监区长邱云南,管所谓生产改造;恶警:龚劲夫。五监区恶警:徐文龙等教导员王亿军;六监区监区长苟光辉;七监区监区长张健;安检科长吴涛;卫生所所长邬志杰。

五马坪监狱邪党书记、监狱长祝伟二零零六年九月从硫磺厂监狱被调到五马坪监狱,就公开叫嚣“不死不放人”,他命令全监狱的狱警为了达到洗脑“转化”目的必须不择手段。迫害手段包括:不准睡觉、限制大小便、饥饿、超强度体罚、冷冻、殴打和谩骂等。被迫害惨死的八位法轮功学员全部死于祝伟任监狱长期间。

洗脑班头子高虎,是监狱所谓思想改造的副监区长。高虎专门研究如何制造血腥、高压和恐怖,研究酷刑种类和如何施刑才能达到所要的洗脑“转化”效果,并具体实施,整天在所谓的“集训队、禁闭室”施用各种酷刑强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恶警高虎有意将监狱最坏、最凶残、最流氓的杀人犯培养成专门残酷折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打手。

四川凉山州高光崇被迫害致死

高光崇,男,凉山州会理县果元乡九榜村人,在过去的十二年里,老人被国保恶警十一次绑架,多次被非法劳教、酷刑折磨、抄家,被勒索近万元。二零零七年十月,高光崇再次被绑架。五个月后,会理检察院公诉,法院开庭审判,那时老人已被迫害的全身浮肿、站立都困难。高光崇被非法判刑三年,送五马坪监狱迫害。在监狱里老人被打毒针。二零零九年八月,高光崇保外就医回家时,已被迫害得反应迟钝、神智不清,说话结结巴巴,走路都摔跟头,大小便失禁,生活不能自理。国保大队庄明清还指使乡村干部对他骚扰。二零一一年十一月十九日高光崇含冤离世。

酷刑演示:打毒针(注射不明药物)
酷刑演示:打毒针(注射不明药物)

责任人:会理县“六一零”张思卫、程义祥,公安局局长李启元、国保大队队长杨绍亮、指导员马建林、温晓红、法院院长陈福刚、庭长邱云等。

优秀公务员冯忠良被迫害致死

冯忠良,男,四十八岁,四川省攀枝花市建设局设计管理员,二零零六年夏天被盐边县公安局局长等绑架到市公安局,遭酷刑逼供两天两夜,身心受到严重摧残。在攀枝花弯腰树看守所非法关押期间,攀枝花律师趁危骗走他家属几万块钱,还被冤判三年,劫持到四川省乐山市沐川县五马坪监狱非法关押。

在五马坪监狱入监队,时值寒冬时节,冰雪覆盖大地。狱警们却强制冯忠良身着单薄的衣服,每天在室外罚站或罚坐军姿十五到十七个小时。冯忠良被迫害的高烧不退,身体冷的发抖,口渴、头晕、气喘不止。他吃不下饭,狱警们不给他水喝,晚上九点收监后还要坐在地上背监规,十一点才允许上床睡觉。除此之外,管教还要求他唱邪党歌,不唱就不准吃饭。在狱卒唆使下,冯忠良经常遭犯人组长张伟平、吕雄超、胡大健的殴打和罚站。

二零零九年四月二十八日,遭冤狱三年的冯忠良出来时已经走不动路,身体各脏器严重衰竭,呼吸困难;市人事局以他被判刑为由,不发给他生活费,他只好回到南部老家乡下与八十多岁的父亲相依为命。二零一一年上半年,冯忠良在攀枝花市第四医院病危期间,同样丧尽天良的护士、护士长及居委会和“六一零 ”、冯忠良的叔叔还相互勾结加紧迫害他,强逼他写所谓的“悔过书”,不写便恐吓辱骂……

冯忠良被迫害致死前的照片
冯忠良被迫害致死前的照片

妻离子散的冯忠良于二零一一年六月六日(端午节)被迫害致死。

成都工程师蒋云宏被迫害致死

蒋云宏,男,原成都空气压缩机厂工程师,于二零零五年至二零零八年先后在成都新津洗脑班、成都市看守所、五马坪监狱遭受严重迫害。在五马坪监狱被迫害致严重肝腹水,肝硬化等重症,五次下病危通知书,二零零九年初被强加的非法刑期期满回家时,医生断定他活不了几天,蒋云宏于二零一一年三月八日晚含冤离世,年仅四十三岁。

二、养马河女子监狱二零一一年部份罪行

四川省女子监狱,又名四川简阳养马河服装厂,位于四川省成都市以南三十公里处。狱中共关有三千多人,现有八个监区,共非法关押着一百多名法轮功学员,每个监区大约关了十几、二十多名法轮功学员。

简阳市养马河镇四川女子监狱
简阳市养马河镇四川女子监狱

该监狱恶警使用了各种酷刑手段,对法轮功学员进行折磨,暴力强制“转化”。据不完全统计,简阳女子监狱至今已虐杀林丽莎、胡桂芳、杨正碧、毛开明、罗英杰、叶占芬、陈文艾、袁永文等八位法轮功学员。

迫害主要责任人:

四川省简阳养马河女子监狱监狱长郭蓉凤,副监狱长程晓华、骆利丽、朱副监狱长,原张副监狱长,政委段仁明;教育科科长余志芳;一监区长罗监区长;三监区蒋监区长;四监区长罗监区长,杨副监区长;五监区队长袁畅(已调到川西女监副监狱长)、方蓉;六监区熊春燕、陈佳红,七中队涂队长,八中队简队长,狱警刘虹;六监区长聂冬梅;七监区黄云辉;管教干部吕冬梅;监狱医院院长梅兰,医生张正群。

狱政科恶警余志芬,女,五十多岁,是狱中专事迫害法轮功,因为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手段邪恶,被司法部评为所谓的“先进工作者”。狱中的恶警在她的教唆、指使下对法轮功学员进行残酷迫害。每个星期她要召集各监区专管法轮功的警察、犹大开会,布置迫害任务。此人非常伪善,看过几遍《转法轮》,一般不轻易露面。

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关入监狱后,先由“包夹”每日以所谓“谈话”来纠缠学员。一个月后不“转化”,就动用酷刑:罚站通宵、吊铐、穿束缚衣等,如该法轮功学员略有松动,余就出面;如果依然坚定,余就不出面。有的包夹自己写了所谓“三书”,而后强迫学员按手印。

邛崃市袁永文老人被迫害致死

袁永文,女,六十八岁,成都邛崃市电机厂退休职工,老人自从修炼法轮功以来,认真按照“真、善、忍”标准做好人,从体弱多病到现在身心健康,仁慈善良,从未给儿女添过一点经济负担。

袁永文
袁永文

二零零八年三月二十六日十月中旬,邛崃市法院非法诬判袁永文三年,劫持到臭名昭著的四川省简阳养马镇女子监狱迫害。据悉在监狱时,老人只是有一点便秘,就被恶警强迫吃不明药物,结果造成袁永文神智不清,每天在监区里不停的乱转,后来严重到大小便解在裤子里。恶警李春还经常指使夜班监护刘丹晚上毒打袁永文。袁永文尾椎骨被打断,在地上爬不起来,恶警们还说她是装的,叫两犯人挟着她的两个胳膊拖着走。

二零一零年四月二十一日,恶警为了推卸责任,把奄奄一息的袁永文老人送回家,并称老人还有二、三个小时就要死亡。当时袁永文老人全身瘫痪状态,全身僵硬,皮包骨头,气息奄奄,大小便失禁、小便处被插入导尿管,神志不清,说胡话,不能饮食,一触动就呼叫“不要打我”,右手有很多针眼,随时都有生命危险。袁永文老人在二零一一年五月七日离开人世。

袁永文被迫害致死,恶警李春是直接责任人。然而李春却因迫害法轮功学员有功,当上了八监区入监队队长。

三、德阳监狱二零一一年部份罪行

德阳监狱至今还非法关押着一百多名被枉法冤判的法轮功学员在遭受残酷的强制洗脑转化迫害。二零一一年四月十二日,德阳监狱监狱长刘远航召开邪恶会议,企图对一百多位坚定修炼的法轮功学员加重迫害。

四川省德阳监狱(对外称四川省德阳市九五厂)
四川省德阳监狱(对外称四川省德阳市九五厂)

德阳监狱至少迫害致死曹平、沈兵、林德明、李正灵、肖红模、王增仁、李健侯、熊秀友等八位法轮功学员。

迫害主要责任人:

四川省德阳监狱监狱长刘远航、马爱军(前任),狱政科科长王刚、吴庭海,生活科李凯丽;德阳监狱“六一零办公室”主任吴跃山;二监区监区长曾国富,二监区管教陈平,二监区警察崔唯刚、张俊;四监区警察蓝福兵、赖登洲;警察罗光伦、李顺荣、张林、吴跃山、黎润民、曾贵福、邱慎、杨述斌、马成德、谢洪亮(警号5127259);刑事犯邱从军、兰伟、赵岗强(四川省绵阳三台县人)、陶治国、江墩杰、郭俊、江兴阳、八且布打(彝族)、阳建福、赵伟。

二零一一年二月初,在监狱长刘远航的指挥下,恶警开始对坚持修炼法轮大法的学员进行残酷的精神摧残和肉体折磨。一监区监区长罗光伦命令六个犯人分三班把法轮功学员张春宝、刘佳分别单独关押在一间屋子里进行折磨,恶警用厚白纸把窗户封起来,不让人从外面看到室内,俩人看守把门,不准任何人与张春宝、刘佳接触、说话;几天下来,张春宝、刘佳被折磨的明显消瘦,两眼红红的,两个月后恶警又加重对他迫害,在炎热的夏季,给他穿上下连身的“紧身控制服”,头戴厚棉帽。“紧身服”的两只袖口是用两根带子分别订在两只袖口上的,然后再在后边把两根带子结起来,两只手始终背在背后,就好象用绳子绑起来一样;裤腿的下边也是用带子连起来的,而且带子很短,大概只有十至十五公分长,二、三公分宽,所以站不直也坐不直,恶警还逼他蹲着,由于两腿之间的距离很近蹲不稳,一蹲就摔倒。恶警以此对他进行惨无人道的迫害。

四、成都女子监狱二零一一年部份罪行

成都女子监狱,原名滨江监狱、川西女子监狱,二零零七年更名为成都女子监狱,位于成都市龙泉驿区。这里常年关押着两千多名在押人员,总共设有六个监区,被劫持来的法轮功学员被关在二监区(原为十二监区)和六监区(老弱病残监区),有个别的学员在其它监区。

成都女子监狱
成都女子监狱

据在明慧网曝光出来的致死案例,有李蓉,郭启蓉,史晋秦,黎孟书,曾素琼,李玉华等六人被虐杀。而这只是冰山一角,实际死亡人数远不止这些。

办洗脑班迫害八名法轮功学员

二零一一年十月十日左右,监狱办洗脑班一个多月,迫害八名坚定的法轮功学员,地点在入监队。每天九点至下午三点,洗脑班强迫法轮功学员看王志刚等的污蔑音像和资料,逼写所谓“体会”,狱警命犯人参与所谓“转化”法轮功学员。

成都女子监狱参与迫害主要责任人:

监狱长徐刚、副监狱长张蓉萍、袁畅(原简阳女子监狱五监区队长)入监队:副监区长王雪萍(三十多岁);六监区监区长文秀君、田莉,六监区一分队队长朱晏,接文秀君的班,恶警赵红梅(现任股长)、陈微;二监区监区长林晓英、副监区长廖群芳(三十多岁)、原副监区长周红玉(已调走),二分队队长廖晓红(三十多岁)、副分队长刘忠树(女),恶警卢巧霞、廖群芳。

法轮功学员张佩云长期遭折磨

张佩云,女,六十岁,家住攀枝花市枣子坪。二零零五年七月十一日被攀枝花市两个国保绑架,在盐边县金谷酒家遭恶警吊铐九天九夜,恶警一刻也不准她合眼,一闭眼恶警田萍就用冷水倒入她的胸前,使她的衣服整天都没干过。二零零六年二月,张佩云被攀枝花市东区邪党法院非法判九年六个月重刑,二零零六年三月被劫持到成都龙泉驿女子监狱迫害。

酷刑演示:吊铐
酷刑演示:吊铐

二零一一年二月十一日,张佩云在成都女子监狱被迫害致昏倒,被送到成都金堂监狱医院,又痔疮大流血。

七旬老人黄秀英被迫害致失明

黄秀英,女,今年七十六岁,原攀枝花市攀钢医院护士。二零零九年十一月十九日,攀枝花西区法院枉法冤判黄秀英四年,于二零一零年一月十日强行将老人劫持到成都市龙泉驿女子监狱六监区二分队,被强迫精神洗脑,在关押一年多的时间里,被迫害的眼睛看不清东西。

二零一一年三月三日,六监区监区长田丽(音)、四十多岁的股长赵红梅将黄秀英老人绑架到四川省金堂监狱医院,进行所谓的“双眼药物治疗”,每天狱警和医生强行按住老人,往她的双眼里滴药水,四种药水交叉滴,每二小时点一次,短短的十四天时间,黄秀英老人被四川省金堂监狱医院强行胡乱用药,导致双目失明,还扣除老人八百六十五元的医药费。直到二零一一年七月三日,六监区才以保外就医的形式让老人回家。

五、楠木寺女子劳教所二零一一年部份罪行

四川资中楠木寺女子劳教所,又名“四川省女子劳教所”,位于四川省内江地区的资中县公民镇。自江氏集团开始迫害法轮功以来,楠木寺女子劳教所积极追随参与非法迫害,几乎每天都接收从全国各地秘密送来的法轮功女学员。到目前为止,已有近四千名法轮功女学员在楠木寺女子劳教所遭受到残酷迫害。该所在省“六一零”、省劳教管理局指挥教唆下,对法轮功学员用尽各种最恶毒、最凶残的刑具和方式,包括各种毒药,包括利用各类流氓犯人做直接打手,对法轮功学员实施最邪恶的迫害、最灭绝人性的折磨、最歹毒的虐杀。

楠木寺女子劳教所现在看到的“官方”名字是“四川省女子劳教所”
楠木寺女子劳教所现在看到的“官方”名字是“四川省女子劳教所”

据不完全统计,楠木寺女子劳教所迫害致死:朱银芳、罗俊玲、邓玉芳、李阳芳、缪素芳、郑友梅、姜洁玉、唐发芬、林凤、黄玉芳、张翠华、龚素英、周泽碧、杨姓法轮功学员、阿群、吴世翠、颜学碧、付萍、程发贵、漆长萍、赖秀云、周光群、温淑琼、唐梅君、胡士翠等至少二十五名法轮功学员,而这只是冰山一角,实际死亡人数远不止这些。

被迫害精神失常的有:马青春、耿小俊、王开碧、田碧英、童桂琴、李艳辉、叶培奇、杨启会、高燕、吴仕淬、姜洁玉、于桂英等十二人;致残更是无计其数。

迫害主要责任人:

现任所长杨春林、副所长王艳春、陈俊、廖某;管理科支书记检委李志强,教育管理科长李琪、魏征、董浩;七中队队长李军;研究室毛豫川、唐甜;管教科科长罗跃琴;生产科科长胡世菊;卫生所周云;警察吴明蕙、李秀蓉、王红梅;包教<黄丽>君、李倩;原所长王保军,队长仁凤鸣、吴永慧、张小芳,副队长江南。

劳教所剥夺李秀英家人探视权

二零一一年十月三十一日,四川省绵阳市安县国保警察绑架了成都法轮功学员李秀英,后将她非法劳教,劫持到资中楠木寺劳教所。

二零一一年十二月二十一日,李秀英的丈夫和婆婆等亲友到资中楠木寺劳教所要求探视李秀英。负责登记的狱警秦文霞(女,音)要求家属必须拿出“六一零”的会见证明才能探视。亲友说带了身份证,她也不许见面。亲友告诉秦文霞,李秀英曾患有严重心脏病,如突发啥情况劳教所也承担不起责任。最后亲友们恳请就让李秀英婆婆一个人见见儿媳,也遭秦文霞拒绝。

李秀英的亲人聘请律师控诉安县公安局林勇、周斌绑架、非法劳教李秀英和申诉解除非法劳教,但律师两次遭恶警刁难而至今未能会见李秀英;这次家人又被剥夺探视权,无奈之下,只得将相关法律委托书交由看守人员王倩怡给李秀英签名。

六、新华男子劳教所二零一一年部份罪行

四川绵阳新华劳教所,位于绵阳市游仙区新华乡五里沟,(绵阳市一环路东段一三五号)这座人间地狱被穷山恶水包围,在一片山凹里,占地面积数百亩。自1999年江氏集团开始迫害法轮功以来,绵阳新华男子劳教所积极追随参与非法迫害,几乎每天都接收从全国各地秘密送来的法轮功学员。到目前为止,已有数千名法轮功学员在新华劳教所遭受到残酷迫害。

新华劳教所对法轮功学员用尽各种最恶毒、最凶残的刑具和方式,包括各种毒药,包括利用各类流氓犯人做直接打手,对法轮功学员实施最邪恶的迫害、最灭绝人性的折磨、最歹毒的虐杀。劳教所里有个严管中队,每个法轮功学员一到那里即刻被安排三至五名犯人包夹单独关闭,并强制体罚,人格侮辱,暴力殴打等。该所警察迫害法轮功学员手段包括长期关禁闭、隔离虐待、捆警绳、电击、警棍殴打、狼牙棒打、坐老虎凳、吊铐、强行注射不明针药、强制灌食等等,从精神至肉体进行所谓的强制“转化”,强迫他们接受诋毁法轮功的言论。绵阳新华劳教所不但广泛使用破坏神经毒药,而且涉嫌活取人体器官。

酷刑演示:暴打
酷刑演示:暴打

据明慧网上曝光出来的案例,新华劳教所虐杀了龚金银、张晓洪、李欣泽、汤建平、郑方军、席志敏、关学和、李新策、吴兴东、夏品华、杨兴宽、程发贵、曹春强、巫家福、袁圣迁、丁峰、杨学志等十七位法轮功学员,而这只是冰山一角,实际死亡人数远不止这些。时至今日新华劳教所对法轮功学员洗脑“转化”迫害的酷烈,有过而无不及,仍在继续着。

刘似水,男,近六十岁,安岳县城法轮功学员,二零一一年三月九日上午九时左右,在送孙子上幼儿园回家的路上,被绑架到二娥湖洗脑班。他拒绝放弃法轮功信仰,二零一一年七月被资阳、安岳“六一零”非法劳教两年,劫持在绵阳市新华劳教所迫害。

迫害主要责任人:

四川省绵阳市新华劳教所所长贾明万,副所长赵泽勇,政委张卫国;管理科科长余心才,管理科副科长邓刚,防暴队队长李心树,四大队大队长吴昊,四中队中队长何源、贾连辉(贾明万的侄子),六大队大队长朱怀忠、黄明,吴正君,教导员杨华格,赵瑜(原管教又任六大队一中队中队长,二零零七年后任九大队大队长);二中队中队长何学宁、高蕴源,副中队长张小刚,主任刘志勇,指导员李昌军,恶警邓刚、邓涛、何学宁、杨帆、沈锐、朴静、仲爱萍、游宁、杜树红、付卫东、李长春;副所长赵泽勇、六大队副大队长苏欣、二中队副中队长张晓刚、杨警、沈锐、朴静(已调成都戒毒所)及护卫队全体成员,仍然是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直接、主要凶手。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