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秀护士两次被非法劳教 父亲含冤离世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三月十八日】(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十三年的残酷迫害,吴启莲的家人每天都提心吊胆的生活,哪怕吴启莲出去买个菜,家人都放心不下,怕她被抓被迫害,家人总是时不时的给她打电话,她要是没听着,晚接或不接,家人就吓得不行、坐卧不安。

吴启莲一次一次的被绑架迫害,她的儿子本应有和别的孩子一样的无忧无虑的童年,可却在这样的梦魇中长大;她的丈夫提心吊胆,总是担心自己妻子的人身安全;亲属也整天草木皆兵,一听到警笛就紧张。特别是吴启莲最后一次遭绑架,她年过七旬的老母亲天天去铁路公安局要人,心力交瘁,身体支撑不住患肠穿孔住进了医院,做了三次大手术,经历生死才保住一条命。

吴启莲的父亲是老干部,一辈子诚实正直。女儿一次次被绑架,他一开始感到没脸见人,痛苦得要跳楼。后来他了解了法轮功真相,对中共这样的举动感到不解气愤。老人终于经受不住多年来的身心折磨,患肺癌含冤离世。

两位老人光看病药费就是二十多万元。在老人临终时他百感交集、悲愤地说:“法轮功那么好,共产党为什么迫害法轮功,我要早一点明白真相我也炼法轮功!”

吴启莲女士,佳木斯市肉联厂职工医院主管护理师,年年被单位评为优秀护士。她不仅技术过硬、工作认真;为人也善良热情、善解人意。可就这样一个有口皆碑的好人,十三年来却屡次遭到迫害。她曾多次遭到骚扰、恐吓,两次被绑架至看守所,两次被非法劳教,被迫害致生命垂危。

当人们得知她仅仅是因为修炼法轮功、信仰“真善忍”而遭到如此不公正的待遇时,都为她感到不平和愤慨。

(一)修大法 顽疾不治而愈

吴启莲女士,在修炼前患有眼疾、贫血、胃、肝、心脏、肋骨结核等疾病,特别是肋骨结核折磨得她痛不欲生,曾做过三次大手术,割掉两根肋骨。她的伤口不愈合,又不能打麻药,每次换药都强忍着剧痛;严重得失眠,休息不好;三伏天别人都热得不行,她却冻得穿棉袄。每每回想起做手术的那段日子她的心就感到发颤。炼法轮功后,她的各种顽疾不治而愈,两条被割掉的肋骨也奇迹般地长上了。

吴启莲女士按照师父李洪志先生教导的“真善忍”法理做人,处处为别人着想,从不计较个人得失;工作技术高超,不管什么时间什么病人都随叫随到,从无怨言。九九年单位精简人员,有一个下岗名额,吴启莲为了别人有一个稳定的工作而主动下岗。单位同事都说:“当今社会只有法轮功学员是为别人着想的好人”。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江泽民政治流氓集团不能容忍人民回归传统道德、相信善恶有报,勾结中共疯狂的发动了对法轮功的迫害。吴启莲本着良知善念、坚持信仰,遭到了令人发指的残酷迫害:

(二)讲真相 两次被绑架至看守所遭野蛮折磨

二零零零年二月二日,吴启莲按照宪法赋予公民的合法权利去北京上访。在火车上,吴启莲被乘警绑架,被劫持到佳木斯东风区南卫派出所,随后被劫持到佳木斯看守所非法关押五十多天。

看守所犹如人间地狱,阴暗潮湿,阴森恐怖。三十多人被关押在一个十五、六平米的屋子里,被关押的大多是法轮功学员。睡觉得侧着身挤着睡,晚上上一趟厕所回来就没有了睡觉的地方。每天吃的是长毛的窝窝头,喝的是没有一滴油的带泥的土豆汤、大头菜汤。

酷刑演示:开飞机
酷刑演示:开飞机

法轮功学员炼功就遭到拳打脚踢,被戴上铐子刑具。学员们集体绝食,要求无条件释放,警察就强迫学员集体“开飞机”体罚。“开飞机”是警察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一种残酷手段,就是强迫学员长时间九十度大弯腰,两条胳膊伸直向后伸到极限,非常痛苦。警察还把吴启莲和其他两名法轮功学员铐在一起三天,根本就没有一点行动的自由。警察还野蛮的用手指头粗的管子给吴启莲灌食,几个警察把吴启莲按在地上,用管子不由分说的往她嘴里插,灌的是浓盐水加苞米面,她的嗓子都被插破了。他们灌完一个人后把管子拔出来,扔在地上用力的踩一踩再接着给下一个人灌。吴启莲的嗓子都被灌得化脓肿大“封了喉”;耳朵都化脓;太阳穴裂开似的疼痛,躺在床上起不来。吴启莲在床上躺了十多天,晚上起来上厕所怕影响别人,要自己拽着自己的头发才能勉强起来。她的血压降为零,生命垂危,可看守所还是不放人。

吴启莲和她丈夫在一个单位上班,单位领导找她丈夫谈话,威胁他说:“要保证你妻子不进京上访,否则就开除”。她丈夫气愤的说:“上访是公民的合法权利。法轮功很好,我还要炼呢。你们为什么放着坏人不抓,偏抓好人”。单位领导就逼迫他写退职申请,他不写,他们就把吴启莲的丈夫从外地的销售岗位调回当地。

家人心急如焚,整天以泪洗面。几经周折,家人被勒索进京费三千元、伙食费六百元,吴启莲被放回。回家后,南卫派出所的片警李任浦、刘德惠和居委会及单位领导经常去吴启莲家骚扰,逼迫她放弃修炼。二零零零年四月全市大搜捕,警察到处非法抓捕法轮功学员,吴启莲只好住在母亲家,避免居委会、单位骚扰,派出所绑架。

二零零零年六月十一日,吴启莲所在单位领导高跃辉、张孟良、孙金风、孙金玉找吴启莲谈话,强迫她放弃修炼,遭到拒绝。他们恼羞成怒,将吴启莲绑架至农垦红兴隆看守所。在非法关押期间,警察不让吴启莲炼功,隔着窗户用矿泉水瓶往她身上滋水,把她浑身上下都滋透,还用土块打她,给她戴上沉重的手铐脚镣。警察为了逼迫她放弃信仰,毫无人性地对她残酷野蛮灌食。

吴启莲又一次经受了一般人无法承受的生死魔难。被非法关押迫害十六天后,吴启莲被家人营救出来。家人被勒索保证金三千元、伙食费二百元。

(三)两次被非法劳教

二零零二年十二月十八日,吴启莲被蹲坑的便衣绑架,被劫持到佳木斯刑警大队。警察把她铐在椅子上,强迫她说出其他法轮功学员的名字,并把李洪志师父的照片放在她的脚底下侮辱她。吴启莲耐心地给他们讲法轮功真相,告诉他们要做个好人,善恶有报是天理。

酷刑演示:老虎凳
酷刑演示:老虎凳

之后吴启莲被劫持到佳木斯看守所非法关押。在看守所每天吃窝头,喝没有油带泥巴的菜汤;屋子阴暗潮湿、不见天日。吴启莲还遭到了非法提外审,她被带到犬营,被逼迫讲法轮功真相资料的来源,都和谁联系。吴启莲拒绝回答他们的问题,就被强迫坐老虎凳,其中一个警察还威胁她说要把她扔到狗圈里,要打她。在坐老虎凳那晚,吴启莲还是善心的给警察讲法轮功真相,感动的一个警察悄悄的把她放下来休息。

被非法关押两个月后,她被非法劳教三年。当时,吴启莲身体已经极度虚弱,血压升高。家人着急上火,孩子天天哭;丈夫高烧、嗓子化脓;母亲病倒、输液;父亲是老干部,一生正直,如今一直引以为荣的女儿进了监狱,老父亲觉得没脸见人,痛苦的想跳楼自杀……。最让亲人无法承受的是,经常会听到某某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残、致死的消息。家人使出浑身解数,最后被市六一零陈万有勒索一万元,人情费两千元,终于把在狱中亲人救回。

二零零四年十月下旬,为绑架军区二二四医院的法轮功学员王继平,市公安局恶警陈万有、陈有德、王华民绑架了吴启莲,妄图逼迫她说出王继平的下落。他们把吴启莲绑架到犬营,进行提外审。他们给吴启莲上老虎凳,指使专门打死刑犯的打手殴打她。吴启莲被打的呕吐、迷糊、犯心脏病,遭受了极其痛苦的身心折磨。在这期间,沈阳军区的一个年岁大的国家干部专程从沈阳赶到佳木斯,伪善的假惺惺的说:“王继平要专业,如不办理手续就过期了,王继平的哥哥正在给他办出国。我们保证不迫害他,为他的前程考虑”。

王继平最后被绑架,并被非法劳教两年,于二零零九年二月初十被迫害含冤离世。

二零零八年六月六日,吴启莲和文英(法轮功学员)去佳木斯铁路看守所看望被非法关押的邓林凤(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关押在铁路看守所一个多月,之后被非法劳教。在送往劳教所检查身体时,吴启莲身体不符合标准,可警察还是把她硬塞进去,说是暂时储存。

看守所环境恶劣、气氛恐怖:吃的是长毛的窝窝头,喝的是没有油的带耗子屎、苍蝇、蛆的没有几个叶的菜汤。吴启莲心脏病发作,整晚的睡不着觉;血压升高,浑身一点劲都没有;体重从一百一十斤急剧下降到七十多斤,奄奄一息。

被非法关押五个月后,家人被陈万有勒索一万元钱,吴启莲被放回。回到家后,吴启莲两个多月不能下楼、不能活动、心跳、上不来气。

吴启莲一家的遭遇只是无数法轮功学员遭遇的冰山一角,至今还有多少法轮功学员在遭受着惨无人道的迫害,可他们依然乐观、坚韧、大善大忍。所有的法轮功学员都有一个愿望、一个信念:世界需要“真善忍”,人们也一定会找回世间的普世道德。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