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凌源市恶警裴仁、李斌的罪行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三月二十五日】(明慧网通讯员辽宁报道)辽宁凌源市刀尔登派出所有两个出了名的恶警——所长裴仁和副所长李斌。可以说,自从这两个恶警到了刀尔登派出所,该所辖区的老百姓就被他俩搞得居无宁日,苦不堪言。

先以李淑兰家的遭遇为例,看看他们的恶行。

2003年李淑兰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得法后一直按照师父要求修真、善、忍做好人,不做任何违法的事情。可是从2009年开始,刀尔登派出所所长裴仁经常骚扰、迫害她。

裴仁曾先后五次带人闯进李淑兰商店,扰乱她正常开商店做生意,不出示任何证件,进屋就乱翻,把她的大法书和师父法像等私人物品抢走。

2010年10月24日,身份明明是个派出所警察的裴仁,不知道出于什么目的,竟不穿警服,不出示证件,一个人私自闯进李淑兰的商店乱翻。李淑兰斥责他说:你以后不要再来干坏事,不得人心。他才灰溜溜地走了。

2010年10月28日晚上裴仁和据说是副所长的李斌带着派出所的人又窜到李淑兰家。裴仁进屋拿起大法师父的法像就往地上摔,再用脚踩碎;恶警李斌把李淑兰的DVD播放机从架子上拽下来,还有电脑、MP3、大法书以及大法师父的大法像、莲花灯全部被抢走,又把李淑兰家所有的箱子、柜子、沙发等翻了个底朝天,又连推带搡欲绑架李淑兰到派出所。那架势真比土匪还土匪!

李淑兰据理力争,坚决不跟他们走。恶警们就把她的衣服拽开,鞋给踩掉,李淑兰仍不屈服,恶警李斌对着李淑兰的胸口就猛击一拳。就这样,恶警们强行把李淑兰绑架到派出所。

到派出所裴仁、李斌对李淑兰说,签字不炼了就放她回家。被李淑兰拒绝。此时已到夜晚,他们就不放她回家,由裴仁看着,也不让她睡觉。李淑兰只好在沙发上坐了一夜。

利用这个机会,李淑兰给裴仁讲了很多法轮大法好的真相,告诉他善恶有报的天理。

第二天早上5点多钟,裴仁让李斌把李淑兰非法送到凌源拘留所。

到医院检查身体,她觉得胸闷心慌,到公安局时她就已处于昏迷状态,最后李斌怎么把她送进拘留所的李淑兰就全不知道了。还是和她关在同一个监室的一位好心大姐,看李淑兰被扔在凉地上躺着没有人管,就把李淑兰慢慢扶起来,灌了点水,她才渐渐明白过来。

这位大姐问李淑兰犯的什么罪,派出所的人怎么那么凶,把她背进来就扔到凉地上,不管她的死活就跑了。李淑兰说我就因为修真、善、忍做好人,没做任何违法的事情。那位大姐说,他们也太狠了。

李淑兰被拘留十五天,差点被害死。关押期间,裴仁和李斌威胁说要送她去劳教,以此敲诈了她家五千五百元钱,李淑兰的侄女还请恶警们吃了一顿饭,才让她回了家。

回家后,李淑兰的丈夫——这个老实人说,这商店没法开了,裴仁、李斌三天两头的来捣乱,哪有安稳的日子,生意受到很大影响。李淑兰说现在孩子上学需要钱,怎么难也得支撑着干。到2011年2月,因为资金周转不开,商店就只好关门。李淑兰就回家靠打工生活。

本想过点安稳日子,一天李斌又带人来她家干扰。恶警李斌凶巴巴地让她写字,电脑拿回家刚两个多月,不知道是什么用心,他们又查她家的电脑。

2011年5月27日,早上李淑兰家还没开大门,裴仁领着凌源公安局特警等人翻墙而入,进屋两特警先把她看住,不让动,裴仁带的恶警就开翻,把她住的卧室和空闲屋全翻遍了,把大法书、MP3、电脑、刘淑兰的手机和她给女儿买的手机全抢走了,这次裴仁翻得更狠,连冰箱都翻了,把李淑兰箱子里的衣服翻出来扔了一地。当时李淑兰的儿媳妇还没起床,恶警居然就闯进李淑兰儿媳妇的屋,也上上下下翻了个遍。真比强盗还凶,比土匪还无耻。

这帮土匪把抢到的东西装进刘淑兰放衣服的箱子里,连箱子一起抢走了。

李淑兰再次被绑架到派出所。早上没吃饭,公安局就来了两个人对她进行了非法审问。十一点钟,她被非法关进了凌源拘留所。

恶警对她的家人说拘留十五天,让她的家人交了十五天的饭费,可只过了五天,李斌就把她从拘留所提出来,要送她到马三家非法劳教。恶警让她签字。她不签,说“我没犯法,不签!”他们说不签也得走,就强行把李淑兰送往马三家。

在去马三家车上,李淑兰对李斌说,你以后不要再迫害好人了,我家没钱了。他说我跟你家要二万。

到马三家医院检查身体,给她量了三遍血压都高。她说血压高,李斌说不高,他让她出去等着。李淑兰知道李斌不安好心,但没听到李斌和劳教所医生说的是什么,就听到那个老大夫说:这要出了事你负得起这个责任吗?最后又给李淑兰量第四次血压,还是高,没办法,李斌不得不当天把她送回来了。

裴仁上次非法敲诈李淑兰五千五百元现金后,不给任何单据,自己装腰包了。2010年12月份,裴仁竟然让李淑兰的妹妹说假话,说给他的钱他没花又送回李家来了。勒索的钱花完了,却让人做假证。这就是如今中共公检法系统,所谓的“执法者”都是些什么人!

此次裴仁、李斌这帮土匪从李淑兰家抢劫的东西和钱财合在一起价值一万五千元,还不算商店关门停业的损失。

李淑兰的遭遇只是一个例子而已。被裴仁、李斌迫害的好人,还有更多。

在这个期间,他们还非法抓捕大法弟子杨艳菊并将她送马三家非法劳教一年。

凌源市刀尔登派出所所长裴仁,原在沟门子乡、三道河子乡任职。那时为了捞取政治资本,不遗余力的追随江泽民、罗干迫害法轮功学员,不管男女老幼,动辄扇耳光、拳打脚踢。打起青年女学员来更是惨无人道,如韩玉芹、周雅娟等人被他打得满脸血肉模糊,不辨方向。

裴仁还不顾一切后果的撕毁大法书,强令践踏大法师父的法像,口出恶言。被他直接迫害的大法弟子多达20余人。

在2001年7月,裴仁带领他的姘妇××乘车去白牛群镇寻欢,遭遇车祸,半个脸皮掀到脑后,险些丧命。被送往向东医院抢救,月后方省人事。被他迫害过的韩玉芹等大法弟子去医院探望时,裴仁也许良心发现,被感动地痛哭流涕,说:“我住院这么长时间,没有人来看我,你们几个被我迫害的……”泣不成声。

可当2006年裴仁来到刀尔登派出所当所长时,就好了伤疤忘了痛。为了显示他的权力,首先宴请了他的十几位同学,说他来此荣升,希望同学们能给个帮助与维护,并当场说:“都说刀尔登这地方碰不得,我倒要看看!”

此后,他的多位同学和他的亲属们无数次规劝他:“来在家乡当官,不可妄为,特别是对待法轮功这些好人,不要像在三道河子那样了。善恶有报这个天理你也应该知道的。”

不久,裴仁把姘妇迁来刀尔登,在南街桥头开设了一处暗娼妓院。姘妇××颇有本事,娼妓最多时达十余人,最少时也有三到五人。此地流动人口很多。裴仁的姘妇依仗裴仁权势营业,裴仁依靠她增加收入,又可随时取欢。这里仅举一例:2009年春,葫芦岛一商人宿此妓院,此时裴仁正在与姘妇寻欢,偶闻隔壁有男人语音嫖娼,直奔隔壁,破门而入,揪住那人就到了派出所。那人惊吓不已,再三跪求,裴仁向那人勒索了5千元钱,可翻遍全身只有三千多元。经其姘妇说和,没收了三千元了事。裴仁一举数得:既与情妇媾欢,又有额外收入三千元;既抓了坏人维护了“社会治安”,又证明了自己的警惕性高,是个得力的警察。

2009年7月裴仁带领市国保大队去南街大法弟子李淑兰开的商店骚扰时,因有几个顾客,李淑兰乘机走脱,裴仁无所获,竟将刚出店门的大法弟子石淑兰叫住,带到派出所,令交3000元钱。石淑兰无钱,他就直接把她送往市拘留所。石之弟听说后,即以同学身份去派出所与裴仁求情,裴仁用手机令行至半路的车调回,放石淑兰回了家。事后,石之弟请裴仁饱餐一顿了事。

2009年恶警李斌来到刀尔登派出所。裴仁和李斌这两个地痞无赖流氓恶棍狼狈为奸,今天去这个大法弟子家抢劫东西,明天又到那个大法弟子家诈钱,李斌张口就骂人,举手就打人,就连比他妈年纪都大的60多岁的老太太他都打骂,不骂人就不会说话,骂大法和大法师父,骂大法弟子,什么难听骂什么,什么流氓下流他就骂什么,他都骂得出口来,说他是个执法人员,没人会相信。不讲道德不说,做的全是犯法的事。

2009年10月16日,裴仁又去石淑兰家勒索,翻出2本大法书,就令石去派出所交5千元钱。石的丈夫与弟弟出面,去派出所求情,裴仁仍坚持交5千元钱才放人,当时俩人均未带钱,石弟掏出1千元给裴仁,裴仁定要5千元,石弟说:“算了吧,老同学,把这1千元当5千元花吧。”不了了之。

2010年7月31日,裴仁带领派出所全员去东街大法弟子王洪兰商店搜翻,将翻出的大法书,真相材料等抢到街上烧毁。次日警察鲍玉强单独又去搜查一次,抢走师父像三张。

2010年9月2日,流氓副所长李斌,在集市上抓到一位发真相材料的大法弟子杨艳菊,就把该大法弟子带到派出所,讯问后判一年劳教,送沈阳马三家迫害。

15日夜,裴仁、李斌两位所长乘车去头道河子大法弟子王玉兰家搜翻,强令王玉兰交5千元钱,明早送到,否则,即送拘留。王玉兰走脱,丈夫不在,次日裴仁,李斌又去一次,因家中无人,才不了了之。

11月4日、5日裴仁、李斌连续两次非法骚扰大法弟子马翠珍,抢走大法书籍。 裴仁、李斌在这二日内去东街王洪兰家骚扰五次。去北街王秀艳家一天四次。

2011年5月26日,裴仁与全体警察配合国保大队非法搜查北街大法弟子盖思侠家,抢走所有大法书籍和资料。次日早晨4点,同时搜查了大法弟子王洪兰、李淑芬、王庭益、潘素菊、李淑兰家,将李淑芬,王庭益,李淑兰劫持到派出所非法讯问。将李淑芬,李淑兰送市拘留所非法关押,将李兰送沈阳马三家劳教所(未遂)。抢去大量物资。同时王玉兰、李树莲二人也被搜翻,并被非法拘留15天。

2012年2月23日晚,裴仁非法抓捕了正在发传单的大法弟子王秀艳,王继东,王秀英,高树侠,余桂芹,王洪兰,王秀双。王洪兰,王秀双次日放回,余五天送市拘留所。后从王继东家勒索1万7千元钱将他放回。

3月5日,裴仁带领全所警察与国保大队绑架了大法弟子周开清,破坏了资料点。

3月13日又绑架了北街大法弟子杨秀国夫妇,妻子当日放回,杨秀国被送到市拘留所。

刀尔登派出所裴仁和李斌两个恶警,把整个派出所辖区的老百姓搞得鸡犬不宁,人心惶惶,没有安稳日子过。共产邪党靠着像裴仁、李斌这些比土匪还凶,比强盗还狠的恶警,仗着邪党给的权力,想抓谁抓谁,想送谁劳教就送劳教,专门迫害好人并乘机敲诈钱财的恶徒,这社会能和谐吗?能稳定吗?老百姓中流传:“过去的土匪在深山,现在的土匪在公安”,真是再恰当不过了。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