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市永川监狱对法轮功学员迫害的犯罪记录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三月三十一日】(明慧网通讯员重庆报道)自中共迫害法轮功以来,重庆永川监狱是重庆市迫害法轮功学员最严重的黑窝之一,被劫持到这里迫害的法轮功学员达一百多人次,现曝光出来被迫害致死的有五人,目前还有数十名法轮功学员在这个黑窝中遭受着迫害。以下揭露出来的迫害事例只是永川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冰山一角。

重庆市永川监狱,总部在原永川兵工厂127厂的位置。永川监狱分东山分场(茶场)和西山分场(茶场)和总部三个部份。二零零九年三月,重庆市将永川男子监狱西山分场的五个监区单独成立重庆渝西监狱(总部设在原重庆女子监狱内)。现在的永川监狱由位于永川127厂的总部九个监区和东山茶厂的三个监区组成。重庆市被非法判刑一年以上十年以下的男性法轮功学员大多被劫持到这个监狱迫害(刑期长的被劫持到重庆弹子石监狱迫害)。总部的九个监区除了七监区作为服刑人员的入监整训和严管外,其余的监区主要生产豆制食品、珠绣、玩具和磨宝石(玻璃)等,而东山的三个监区主要是采茶和加工手工制品的老残病弱服刑人员。被劫持到永川监狱迫害的法轮功学员被分散到各个监区迫害。

一、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主要恶警

1、市监狱管理局局长:黎先齐,是操纵和指挥全重庆市监狱系统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首恶之一,也是永川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直接幕后黑手。

2、永川监狱副监狱长:杨礼明,高中毕业,一九七五年进永川监狱。一九九九年至二零零九年三月,负责分管永川监狱西山监区的全面事务;现主要分管监狱教育科、矫治心理中心(以上两部门是永川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主要和专门邪恶机构)。是永川监狱迫害法轮功的主要负责人。杨礼明暗中物色非本县市犯人在各监区充当线人,以利益威逼诱惑犯人疯狂迫害法轮功:迫害最狠毒最卖力的一是可以不受各监区或其它部门警察监管,二是减刑幅度增大,减刑优先。

3、永川监狱副监狱长:王东(警号5016617),原是中学英语教师,后调入永川监狱。直接分管永川监狱东山监区(十、十一、十二监区)的全面事务;是配合杨礼明迫害法轮功的最得力帮凶。

4、永川监狱政治处副主任:李娟,女,四十多岁。是协助永川监狱教育科和永川监狱教育矫治中心迫害法轮功的直接幕后操纵者。被劫持到永川监狱的法轮功学员在入监区(即现在的七监区)被迫害一个月后,就是由她具体安排和分配到其它监区去迫害。她是永川监狱迫害法轮功的主要参与者。

5、永川监狱教育科科长:王晗威,四川德阳警校毕业,原永川监狱二大队十二分监区长,因迫害法轮功积极和卖力,二零零五年左右升为七监区监区长,法轮功学员谭学礼就是在二零零六年被该监区迫害致死。此后司法系统非但没有追究他的故意杀人罪行,反而于二零零七年将其提拔为永川监狱教育科长。此恶人采取与各法轮功学员谈话等方式掌握法轮功学员情况,然后具体制定迫害方案:包括迫害程度、迫害手段等,直接操纵胁迫各监区下手迫害。其人心狠手辣,是永川监狱迫害法轮功的直接黑手。

6、永川监狱教育矫治中心负责人:吴X和付本平,是从监区抽调的迫害法轮功最卖力的恶警,经常找法轮功学员进行所谓的谈话,专门针对法轮功学员的不同情况进制定迫害方案,直接调遣、指挥和操控各监区迫害法轮功学员。

7、重庆市新胜地区检察院刑执监督科科长:郑波,是二零一零年前直接包庇纵容永川监狱对法轮功学员犯罪的恶人。在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致残后替永川监狱撒谎和遮丑,帮助永川监狱恶警和参与迫害的犯人逃避法律追查。

8、永川监狱十监区的恶警:唐军、辜晓林。长期以来,逼迫法轮功修炼者在室外正坐或站军姿,每天从早上六点起一直到晚上十二点,不论严冬和酷暑。中途如果有的人动作不“规范”,恶警唐均、辜晓林就指使其他服刑人员对法轮功学员拳脚相加。另外对不写“三书”者,还要克扣他们的饮食。

二、迫害手段

1、对精神和肉体上的双重折磨和迫害

永川监狱通过恶警称为“软转化”,即所谓的“学习”方式对法轮功学员进行反复和长时间的精神迫害。强迫法轮功学员每天写所谓的“思想汇报”和 “认罪认错”的文章。内容必须包括诬陷栽赃自己、法轮功及李洪志老师的内容,必须歌颂中共邪党和黑窝监狱的“伟光正”。若不配合它们的要求,迫害就逐步升级:连续数天不准睡觉,连吃、睡、上厕所等所有的时间都要用来进行以“站、坐、蹲“(即长时间站军姿、正坐、下蹲)的姿式进行的“学习”,所谓“加班加点的加强学习”。如果谁坚持不住或者倒下,那么就会被监狱指使的包控犯人进行“暴力殴打”或者“送医院吃药”等迫害,直到被迫害致死或进入精神病院。邪警才称此人 “报废”、“不能再改造了”。

除“站、坐、蹲”的“学习”迫害外,还强行向法轮功学员灌输谎言的,以达到对被迫害人洗脑的目的。此外还对法轮功学员进行人身、人格的侮辱,并勒索钱财等,妄图摧毁法轮功学员的正气和意志。

永川监狱挑选最邪恶的罪犯来充当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包控和打手。杨礼明等迫害指挥者私下承诺这些罪犯:(1)减刑加分;(2)可以不受其它监狱警察的管理;(3)将法轮功学员迫害致伤、残、死亡不负责任。被绑架到永川监狱的法轮功学员每时每刻都生活在红色恐怖与高压之中。犯人二十四小时严管,严禁法轮功学员之间交谈,对于洗漱等处处刁难,二十四小时由包夹人员严密监控,恶警向监狱所有人员散布栽赃污蔑大法的歪理邪说。恶警为达到强制“转化”的目的,将中共历年政治运动积累的整人手段及古今中外形形色色的酷刑发挥得淋漓尽致,迫害之惨烈胜过当年的法西斯,犯人被裹胁进来作为迫害的工具。法轮功学员的生命和生存权受到严重威胁。毒打、电击、体罚、剥夺睡眠、不准大小便、强行灌不明药物、绑死人床、叫犯人捉上百条毛虫扒光法轮功学员的衣服放到身上爬、用“藿麻”抽打全身……许多人被迫害得伤痕累累甚至失去生命。

酷刑演示:死人床
酷刑演示:死人床

2、奴工劳役迫害

二零零六年,永川监狱是邪恶势力的黑窝,所用的手段是假恶斗,强制学员“转化”,超负荷奴役劳动,早上七点出工,深夜十一点至十二点左右收工,每天十多个小时,两顿饭在车间里吃,几百人在车间里,空气很混浊。遇上面有人来检查,只准说出工八个钟头,如说真话,违者重罚。

3、集中攻坚迫害

典型案例:

(1) 二零零二年上半年期间,重庆市永川监狱西山分场管教科科长吴云才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中,按照邪恶上层的要求,企图在两个月内强行“转化”坚持信仰“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伙同各监区恶警和恶人对坚持信仰的法轮功学员进行包括体罚、超强奴役劳动、殴打、不准睡觉、用毛虫、藿麻,电击和其它种种酷刑从精神上和身体上严重摧残法轮功学员。 二零零二年下半年,吴云才遭报出车祸摔断一条腿。

(2)二零零九年一月,重庆永川监狱组建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专职机构“教育矫治中心”,由各监区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打手组成。该机构专门研究每个法轮功学员的情况,并针对性的制定迫害方案。其组织成员亲自参与并监督胁迫各监区警察、犯人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由此,永川监狱形成了多层次并相互交织的迫害体系,直接听命于“六一零”及市监狱管理局。分管副监狱长、教育矫治中心、狱政科、教育科,直接出面或协同监狱医院、接见室、各监区区长、副区长、警察、夹控犯人共同迫害法轮功学员。 该机构二零零九年组建之初,就对永川监狱坚定的法轮功学员搞了一次集中迫害。二零零九年二月底,各监区坚定的法轮功学员被集中到西山分场十三、十四、十五、十六、十七监区非法关押,被惨无人道的迫害。其中大渡口区六十多岁的法轮功学员刘亚林被迫害致血压升高,生命垂危绑架到医院迫害;法轮功学员费明彦在十三监区,腿有残疾,被强迫拖着行动不便的腿,挑很重的煤渣,干健康人都干不了的重体力活;三十多岁的法轮功学员刘开放在十七监区被迫害一个多月不准睡觉,一直罚站,每顿只给汤匙大小的一团饭(监区邪警林X、姚X直接指挥这场迫害)……坚定的法轮功学员都被各个监区单独隔离关押,难以想象当时在每个紧闭房门的背后发生着什么,迫害的惨烈程度远超过目前所能描述的。二零零九年三月,因将十三、十四、十五、十六、十七监区改为渝西监狱,才由副监狱长王东带着永川监狱的追捕队将十三、十四、十五、十六、十七监区的法轮功学员和监狱从监区中挑选的最凶恶的包夹罪犯一起转移到永川监狱的山下(即原127厂的1-9监区)和山上(东山茶场十、十一、十二监区)迫害。

(3)二零零九年十一月,重庆永川监狱以防甲型流感为借口,停止法轮功学员会见家属,并趁此机会对法轮功学员进行加重迫害,连续多日不准睡觉、殴打、体罚,当时多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精神失常。

三、司法系统沆瀣一气掩盖迫害真相

在江氏集团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十几年中,中共司法系统已经完全沦为践踏法律的迫害法轮功的工具。从永川监狱的迫害案例中就可见一斑。数年来永川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致死、致残的事件不断通过海外媒体曝光,当事人的家属也多次向司法部门反映永川监狱的犯罪情况(如谭学礼、谢照明被迫害致死案等),然而司法系统沆瀣一气,所有的事件无一得到处理,杀人凶手和直接责任人或升职,或减刑,举报人反而受到威胁和迫害。公、检、法、司整个系统已沦为镇压法轮功的工具,堪比法西斯黑手党,毫无法律和正义可言。

四、永川监狱迫害致死案例

田怡成
田怡成

1、田怡成,男,五十多岁,重庆市北碚区法轮功学员。二零零零年至二零零二年被非法劳教。后被非法判刑四年,被劫持到永川监狱迫害。田贻成在永川监狱被迫害得十分严重,连续数十日罚站不准睡觉,腿肿得又粗又大,每餐才给他不到一两的饭。于二零零八年三月十七日含冤离世。 具体情况待查。

2、李元荣,男,七十岁左右,被诬判三年左右,在永川监狱四监区入监队时,因残酷迫害造成突然死亡。监狱不敢公布李元荣的死讯,对其他人说保外就医被家人接回家了,具体情况待查。

3、谢照明,男,五十岁,重庆江津市德感镇红星印刷厂下岗工人。因长期利用手机讲真相被恶徒定点跟踪,于二零零三年被非法抓捕,关押在江津看守所。二零零四年六月1日被江津六一零非法判刑五年。二零零四年七月十三日被劫持往永川监狱。于二零零四年七月二十八日被迫害致死。当家属问及原因时,永川监狱恶警谎称“脑溢血”而死。其妻陈考勤对他们讲,好端端的一个人,他不会得病,并要求验尸,要告他们。永川监狱和德感镇派出所恶警反而威胁其家属:“如果你们告不准,则要收取你们一切费用。”家属很贫困,儿子又在读大学,又无生活来源,监狱便草草将法轮功学员谢照明的尸体火化了事。

谭学礼
谭学礼

4、谭学礼,男,五十一岁,四川省遂宁市蓬溪县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五年七月24日晚被警察绑架,非法关押,惨遭肉体折磨,九天后他的发声器官被警察破坏,从此无法再说话。谭学礼后被非法判刑四年,二零零六年六月十三日被劫持往重庆市永川监狱,六月十九日仅六天就被迫害致死。当家人问是怎么死的,监狱警察答是病死的,说六月十九日谭晕倒在地,拉到重庆人民二医院就死了。亲人问:“送来时要检查身体的,有病你们怎么还收?”监狱警察答:“当时李科长检查没病。人到底是怎么死的,什么时间死的都无法知道。”监狱警察并称没有病历,也没有医院证明。 谭妻要求见人,恶警又说人已拉到永川火葬场,并提出条件,要见人可以,但不许拍照,只准妻子、儿女见面,亲戚不能见。后在亲戚的再三要求下,警察才让一起去的几个亲戚见遗体。为了见到遗体,亲属只好答应不拍照。 亲属见到已被冰冻了的谭学礼遗体,遗体上只穿了一件红色背心,亲属捞开背心一看,整个胸部红一块、紫一块,两大腿也是红一块、紫一块的,把遗体翻到背面,只见整个背上也是紫红块,当再翻到遗体正面时,谭的鼻子和口里流出了血水。谭妻见丈夫遗体全身是伤,就说“这不是病死的,我要请律师”。恶警称请律师可以,只能他们去请,不允许谭妻请。谭妻说要等到女儿、儿子回来再说。恶警说从十九日算起,只给三天时间,三天过了,儿女不回来也要强行火化。在恶警的威逼下,谭学礼的遗体于六月二十日下午五点被强行火化。二零零六年暑假期间,谭学礼的儿子从学校赶回家中后,听家人讲述父亲的死亡与火化经过后,怀着悲痛的心情,到永川监狱查询父亲的死因和经过情况。 永川监狱说是因病猝死,并拿出法医鉴定书。谭学礼儿子看只有几行字,并且没有任何公章。儿子反问警察:这就是验尸报告吗?我也在网上查过猝死是怎么样的,我也都知道。况且我父亲死后全身是伤,我母亲是农村妇女,不懂法律,就强迫威逼我母亲在火葬通知书上签字,并立即火化我父亲的遗体。这证明我父亲是被人打死的而不是病死的。 谭学礼儿子要求警察提供当时是关在哪个监舍、有哪些人,死亡的那天是哪个警察值班。他说:作为儿子,我要追查凶犯,并追究与相关的一切法律责任,为父申冤。谭学礼儿子提出要复印一份验尸报告,把复印件拿走。恶警王东恼怒的答道:“你没有权利查,也没有权利复印,我今天让你看这些,也是看你是谭学礼的子女才让你看,我可以马上驱逐你出去。这件事也不是我们单独处理的,是和永川检察院共同处理的”。参与迫害谭学礼的有:永川监狱王晗威、新胜地区检察院刑执监督科科长郑波、狱政科科长李会明、教育科科长张龙剑、监狱医院副院长杨福元等。

5、邓富寿,男, 六十岁左右, 原南岸明月沱重庆造船厂职工,家住重庆高新区白马凼奇峰自由湾小区。二零零九年三月十日九龙坡区法院对邓富寿非法判刑四年,随后,劫持邓富寿到永川监狱七监区迫害,二零一二年一月三十一日在重庆永川监狱突然离世。二零一一年底,邓富寿头皮突然大面积溃烂,后慢慢结痂,头皮溃烂那段时间,眼睛又突然失明。通过在监狱里面继续背法,视力稍微恢复。永川监狱医院人员曾经对遭受迫害的法轮功学员叫嚣:“人体试验又怎样?这都是国家政策允许的,是合法的,是上面的指示。”邓福寿被非法关押在永川监狱四年中,一直坚持信仰,不配合邪恶,被监狱采取最恶毒的手段进行迫害,二零一二年新年的初五,初六,家人还曾去永川监狱看望他,而在初八就通知家人说邓富寿在监狱得病去世,家人去永川探望时,不准家人外传,不准上网,要求立即火化,家人在无奈的情况下被迫火化遗体。具体情况待查。

五、部份被永川监狱迫害的法轮功学员

1、二零零零年,重庆綦江法轮功学员,原重钢七厂职工张绍卫因传播真相资料被法院非法判刑四年,随后被绑架到重庆永川监狱。刚到监狱,他就已经几乎不能走路,被酷刑折磨的得胸膜炎,出现胸积水,体重由原来的一百二十五斤下降到八、九十斤。 在臭名昭著的永川监狱,邪恶使用各种方法折磨法轮功学员,如,在全身溃烂的情况下还强迫他们进行高强度的奴役劳动(如抬石头)、体罚、殴打、不准睡觉、高音喇叭不间断的诽谤师父及大法。和其他法轮功学员一样,张绍卫长期被狱警及其指使的罪犯从精神到肉体上进行折磨。如在四监区一分监区,二零零四年上半年的一天,自称飞腿的狱警陈德红强迫张绍卫写污蔑法轮功的坏话,张绍卫不从,陈德红随即大打出手。但是恶有恶报,不久,陈德红被调到其它监区的一天,他在监区内突然发狂口吐白沫。

2、二零零零年六月,冯军上京证实法,被劫持回江北看守所非法关押三十多天,后又被劫持洗脑班一个月。被非法判刑三年。在永川监狱受到的迫害难以言表。

3、二零零一年,三十七岁的刑侦警官、法轮功学员王荣,正要被提职为公安分局局长时被中共六一零非法判刑期年。在永川监狱被绑死人床,长期关小间迫害。

4、二零零一年,三十三岁的法轮功学员唐兴被非法劳改七年。在重庆永川男子监狱身心受到严重摧残。

5、二零零一年四月二十八日,年年被评为重庆通用工业(集团)有限责任公司的先进、市里的先进工作者、法轮功学员罗向旭被非法判刑四年。罗向旭被劫持往永川监狱集训队迫害。在永川监狱期间,遭受各种酷刑迫害,出狱时下肢已残废,行步艰难。罗向旭,三十多岁,原是重庆市江北区通用厂职工(现重庆市通用集团公司)。罗向旭因坚修法轮大法被非法判刑,永川监狱邪恶之徒想使罗向旭屈服,对罗向旭采取了令人发指的酷刑。晚上不让其睡觉,单独关一个房间与世隔绝,几个犯人同时反方向掰他的手指,中间一个打脸,还要用物压头,不准大小便、罚站、毒打,用兰竹块砍膝盖、踝关节。更恶毒的是禽兽不如之徒采用最下流无耻的方法对他进行性侵犯。他的亲人在二零零一年十二月二十三日见到他时,发现他行动缓慢,步履艰难,目光呆滞,表情木讷。对亲人的呼唤许久竟未反应,眼睛视物不见,这样一个虎背熊腰的小伙子被折磨得人已完全脱形。在如此寒冷的冬天他只穿了件薄薄的内衣和囚衣。家人问他毛衣和羽绒衣怎么没穿?一旁的警察狠狠地盯住他说:“今天有太阳,晒一晒。”罗向旭什么也没说,家人忍不住拉着他抱头痛哭。

酷刑演示:毒打
酷刑演示:毒打

6、二零零一年,永川邓光其团伙将重庆市永川法轮功学员尧文宣绑架后,制造伪证判刑七年,被劫持到重庆永川男子监狱迫害。具体绑架迫害详情待查。

7、二零零一年,重庆市永川市法轮功学员刘友兴,被劫持到重庆市永川监狱迫害。具体绑架迫害详情待查。

8、二零零一年,中国人民银行职工,法轮功学员王琦,被非法关押于永川监狱。王琪,男,三十多岁,四川大学硕士研究生,原中国人民银行重庆市分行职工,因坚修大法被重庆市“六一零”不法之徒非法抓捕并转至重庆市永川监狱迫害。王琪在监狱里遭受着非人的折磨和虐待,致使他视力急剧下降,双眼近乎失明,以至站在他面前的人都无法辨认。二零零二年八月,王琪又遭不法之徒毒打,致使他左手肩关节、肘关节两处粉碎性骨折,生活无法自理。王琪可怜的老母亲再一次要求办理保外就医,得到的答复还是不行。研究生王琪被迫害致双目近乎失明 。

9、二零零一年,四十多岁的潼南光辉镇农民,法轮功学员冯中学,因出去讲真相被潼南警察绑架,被非法判刑三年,被劫持到永川监狱迫害。

10、二零零一年,三十多的重庆璧山县农民、法轮功学员黄学帮被璧山县六一零非法判刑八年。强行绑架到重庆永川监狱迫害。

11、二零零一年九月,二十八岁的重庆市渝北区法轮功学员贺有利被劫持到重庆永川监狱迫害,因二零零零年八月因给各级政府写信反映法轮功的真实情况被非法判刑五年。

12、二零零一年十月,三十岁的法轮功学员李志,被非法判刑,关押于永川劳改农场。
13、二零零一年十二月三十一日,三十多岁的重庆市长寿法轮功学员、重庆大学机械工程学院博士生白俊,在小泉宾馆被绑架后,被非法判刑三年。

14、二零零三年七月,北碚区北成集团退休职工,法轮功学员吴尚明被北碚公安一科非法判刑三年,送永川监狱迫害。直到二零零六年三月才回家。

15、二零零三年,四十五岁左右的西南农业大学食品学院实验师,法轮功学员瞿超云在北碚区看守所非法关押一年多后,被非法判刑三年,被劫持在重庆市永川监狱迫害。瞿超云因二零零一年十一月十九日因参加北碚区歇马镇大法法会被绑架。

16、二零零三年三月十三日,六十五岁的重庆江津红阳厂退休职工,法轮功学员郑克模,被劫持到永川监狱迫害三年。

17、二零零三年七月,北碚区北成集团退休职工,法轮功学员吴尚明北碚区六一零被非法判刑三年,送永川监狱迫害。二零零三年三月,吴尚明和陈召六同时被抓进北碚看守所非法关押,接着警察开始对他们的家进行洗劫,抢走了大法书、手表、钥匙、身份证等等。

18、二零零三年七月3日,重庆渝中区法轮功学员魏侠被劫持到重庆永川监狱迫害后,恶人一直不允许他和他母亲见面,因他母亲是法轮功学员。身体遭到严重摧残。

19、二零零三年十月,七十多岁的重庆市北碚区水土镇法轮功学员王道华老人,因讲真相,被恶人举报又被关押在北碚看守所。后被非法判刑三年半,强行劫持到重庆永川监狱迫害。

20、二零零三年十一月三日晚,家住重庆市潼南县梓潼镇石碾村二组的吕远建,男,四十八岁,被潼南县六一零强行绑架后秘密转移到潼南县二派出所酷刑逼供,遭到非人的折磨,直至多次痛昏死。二零零三年十二月十七日被绑架到西山坪劳教所迫害,在被迫害的已接近死亡,身体极度虚弱,人已严重脱形,只剩下皮包骨头的情况下,在二零零四年六月三十日竟再被非法庭审,被判刑七年。将吕远建劫持到永川监狱继续迫害。

21、二零零三年十二月,重庆市北碚区法轮功学员田正明,被绑架后被北碚区六一零非法判刑五年。被劫持到重庆市永川监狱迫害。

22、二零零三年,重庆市铜梁法轮功学员亢宏被非法判判刑三年,身心受到严重摧残。

23、二零零四年七月十九日,重庆市大坪区法轮功学员邓亮,被重庆市国安局四处恶人吴涛等恶人以捏造的“破坏国家法律实施罪” 在石桥铺秘密绑架,抢走大法资料和电脑手机。后非法判刑七年。随后,邓亮被劫持到永川监狱迫害。在永川监狱,邓亮被拘在四监区第七分监区严管队,二十四小时被三个犯人包夹,洗漱入厕都被监视,强迫每日工作十四小时,缝制妇女服装上的珠绣工作,他被折磨得目光呆滞,几乎失明,皮包骨头。邓亮毕业于四川外语学院,就职于西南航空公司,因工作出色曾荣获十佳乘务员称号。

24、二零零四年五月,綦江县法轮功学员张其勇,在重庆被国安特务绑架后,被邪党法院非法判刑七年关押于重庆市永川监狱,在永川监狱遭受残酷迫害。

25、二零零四年三月十日,重庆市北碚区法轮功学员,原青年观镇二中教师陈善全被北碚区六一零非法判刑三年。随后被劫持到永川监狱迫害。

26、二零零四年七月十九日,三十多岁的重庆法轮功学员(天津市人)王静飞被重庆市国安局四处秘密绑架后被非法判刑七年。随后被劫持到重庆市永川监狱迫害。王静飞毕业于重庆大学光机学院。

27、二零零四年七月十九日,二十多岁的广东梅县洪冬强,在重庆市打工期间被国安局四处绑架,被非法判刑四年后被劫持到重庆市永川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洪冬强是武汉大学九八级建工专业学生。

28、二零零四年七月十九日,三十多岁的重庆市南坪法轮功学员唐丙焱,被重庆市被国安局四处绑架后非法判刑三年,随后被劫持到重庆市永川监狱迫害。唐丙焱毕业于重庆大学。

29、二零零四年,重庆市璧山县法轮功学员刘祥太又被非法判刑三年,被劫持到永川监狱迫害,具体迫害情况待查。

30、二零零四年,重庆市江津法轮功学员王正荣被江津市法院非法判刑四年,被关押在重庆永川监狱继续摧残和迫害。

31、二零零四年十月,重庆市綦江法轮功学员牟恩银被綦江六一零非法判刑四年,随后被劫持到永川监狱迫害。

32、二零零四年十二月六日,法轮功学员尧荣宣被非法挟持到重庆永川监狱迫害。在永川监狱,警察不准接见、不准通信、不准通话,并安排老犯人二十四小时轮流监视。为抗议迫害,尧荣宣在里面绝食七天多。尧荣宣参加过对越作战,曾受各级嘉奖数十次等,深受部队上下一致好评。

33、二零零四年十二月十四日,重庆市江津法轮功学员张光元被江津区六一零非法判刑三年,随后被劫持到永川监狱迫害。

34、二零零四年十二月十四日,重庆江津法轮功学员熊清国被江津区六一零非法判刑三年六个月,随后被劫持到永川监狱迫害。

35、二零零四年十二月十八日,重庆北碚法轮功学员张培金被北碚六一零劫持到永川监狱迫害。二零零四年八月二十日张培金被重庆市公安局北碚分局绑架,绝食四十二天抵制迫害后被北碚区看守所送到医院进行所谓的“治疗”。一个多月身体状况越来越差,严重营养不足,整个人变得浮肿、虚脱。北碚区法院及看守所怕承担责任,于二零零四年十月一日,以“取保候审”为由,要求家属将人接回。在张培金被折磨得生命垂危,形貌枯干不成人形的情况下,北碚检察院、法院仍于二零零四年十二月十日上午九时闯入张培金家中,在家中秘密宣判,秘密绑架,并非法宣判劳改八年。当时寒风凛冽,恶人不让在床上的张培金穿衣、裤、鞋袜,在家人凄厉的哭叫声中,把张培金掳出家门,一个星期之内就将人送到永川监狱医院迫害。

36、二零零五年一月十九日,家住重庆市潼南县梓潼镇石眼村二组的法轮功学员吕远建,被潼南县六一零劫持到永川监狱迫害。三月二十日传出消息:永川监狱四监区六分区内,一名新去的法轮功修炼者正在被人使用比法西斯还甚的手段酷刑迫害,目前这名法轮功修炼者的腿已被这些恶人打残。其负责人(恶警)龚世全指使恶人刘政唯、霍祥兵等四人对这名法轮功学员进行残害,使用的手段超过当年的白公馆、渣滓洞。我们不能确定这位学员是否就是吕远建,但也足以证明那里的学员所遭到的迫害的严重程度。

酷刑演示:铁椅子
酷刑演示:刑凳

37、二零零五年一月十九日,重庆北碚法轮功学员王光林被劫持到永川监狱迫害。王光林于二零零四年八月十九日被绑架,在万州看守所曾遭受了三天三夜的“刑凳”酷刑,手脚被手铐、脚镣固定在铁凳子上,不能动弹。导致他的脚被迫害得严重发肿,发木,行走困难。被绑架后,王光林一直绝水绝食,抵制迫害。后被转到北碚看守所,恶警每天给王光林野蛮鼻饲二次,导致他的胃被插伤。

38、二零零五年六月份,法轮功学员张胜权被北碚区六一零非法判刑三年半,被劫持到永川监狱迫害。

39、二零零五年,二十三岁的重庆綦江县桥河乡农村法轮功学员牟恩银,被綦江县六一零非法判刑四年半,并劫持到永川监狱迫害。二零零四年十月十七日,牟恩银和方敏到赶水镇挂“法轮大法好”的横幅,被恶警绑架。家被多名邪恶警察(罗某、蔡某)非法抄家,资料点被破坏,设备和约二万元左右财物被邪恶抢走。牟恩银被关在綦江看守所,恶警二天二夜不让牟恩银睡觉,刑讯逼供,折磨迫害。

40、二零零六年一月二十六日,重庆法轮功学员代先明被荣昌六一零非法判刑4年半后,被劫持到永川监狱迫害。

41、二零零六年二月十四日,重庆市合川法轮功学员黄震,被重庆市渝中区六一零非法判刑5年后,劫持到永川监狱迫害。二零零五年十月六日下午,他与另外六名法轮功学员在沙坪坝区遭六一零人员绑架。之前,曾被非法判刑三年,也是被劫持到永川监狱迫害。

42、二零零六年三月三日,法轮功学员唐进明被劫持到重庆永川监狱迫害。三月九日,被劫持到二监区十二分监区。重庆永川监狱对在押人员实行黑社会管理,谁最邪恶,谁最狠毒,谁最残暴谁就是老大。十二分监区恶警李才胜,十二分监区老大张恒来(音),老二黄小丰,老三姓徐的。他们利用最恶的犯人看管法轮功学员,唐进明被三个犯人看管着。轮番对他进行折磨,一天只睡两小时的觉,连其他犯人所有的权利法轮功学员都被剥夺了,如不许探监并且实行高强度劳动。二零零七年,监狱又叫他去采茶,他仍然进行抵制,就把他转到二监区十三分监区干更重的活,并由恶警张猛监管,唐进明仍进行抵制。张猛就叫来武警对他进行殴打,体罚站军姿,一站就几小时。并让两个犯人夹着他跑圈,腰伸不直,几小时下来腰腿断了一样痛,两人一松手,他整个身体一下全瘫在地上了。唐进明在永川监狱受尽各种折磨和迫害,但他一直发正念,信师信法坚持自己的信仰。二零零九年,他被转到一监区迫害,一直是由三个犯人对他进行看管,直到二零一零年四月六日释放回家。

43、二零零六年三月十日,家住重庆市潼南古溪镇慧光乡的法轮功学员唐德良,被劫持至永川监狱迫害,现被关押在永川监狱二监区(也叫二大队)十二分监区,在此处大门外根本见不到监狱二字,打的牌子是文明单位,还有监督电话,每天超时的强迫他们做什么电器的东西,重庆市永川法轮功学员代先明也在十二分监区,隔十二分监区不远处还有个十三分监区(也叫二大队总队),此处是接见人时拿身份证办手续的地方。

44、二零零六年三月二十三日下午,二十多岁的重庆三峡学院学生,万州法轮功学员向宥沩在渝北区看守所收到渝北法院非法判刑四年的判决书,随后被劫持到永川监狱迫害。二零零五年九月二十八日下午,向宥沩在重庆市渝北区一出租房被绑架,逼供七天六夜后,于同年十月五日被劫持到渝北看守所。

45、二零零六年三月,六十多岁的曾任大足县龙水镇某小学校长刘书荣,被大足县法院非法判刑三年后劫持到永川监狱迫害。

46、二零零六年十一月十四日,重庆市渝中区法轮功学员张全良被劫持到永川监狱迫害。二零零六年七月,张全良被渝中区六一零非法判刑五年,现被劫持在永川监狱二监区十三分监区迫害。张全良一直被单独隔离,整个房间的犯人包夹他一人,冬天恶人强制他几十小时坐在冰冷的地上,强制他弯腰抻着,然后用肘部猛击后背,故意一顿给他打很多饭,吃不下就专打胃。家属去看他时,经常脸、脚都是伤,问监狱警察,邪恶警察说是走路不小心,滑倒造成的。监狱就是用这些手段来掩盖其罪恶行径的。

47、二零零六年七月十八日,二十多岁的重庆市巴南区法轮功学员杨文宇被在南川地区被南川区六一零绑架到南川看守所迫害,后在巴南区被巴南区六一零判刑八年,随后被劫持到永川监狱迫害。

48、二零零六年八月十九日,九龙坡区六一零顾晓敏被九龙坡区六一零强行非法判处八年后,被劫持永川监狱迫害(以前被非法关押在六监区,二零一零年一月被转到一监区)。在那里,顾晓敏整天被四个包夹看着,从早到晚打正坐“学习”,不准上厕所,不准出去吃饭。饭由包夹端到房间。晚上睡觉被四个包夹(杨天华,喻新疆,马永清,王强)夹在中间睡。不穿囚衣,他们几人就踩在背上,强行穿上。家属接见时,有包夹恶警看守。随后又被转移到永川监狱7监区继续迫害,再随后转入四监区四中队三十一室内迫害。

49、二零零六年十月,大渡口区法轮功学员张绍卫,再次在重庆市石桥铺被六一零恶人和国保警察绑架。被非法关押在重庆市九龙坡区华岩看守所内迫害后,劫持到永川监狱迫害。

50、二零零七年,重庆市江津法轮功学员吴宗荣被江津区六一零非法判刑三年后,被劫持到重庆市永川监狱迫害。吴宗荣于二零零六年十月十八日被江津国保大队绑架。

51、二零零八年五月十三日,三十多岁的重庆市北碚法轮功学员,重庆西南师范大学教师陈福被非法判刑四年转至重庆永川男子监区迫害。二零零八年,陈福在江津区琅山看守所被上酷刑坐“老虎凳”,被迫害致右腿骨折致残。

52、二零零八年五月二十八日,大渡口看守所将法轮功学员刘亚林送往永川监狱迫害。二零零八年三月份,大渡口区法院对刘亚林非法判刑三年零六个月,于二零零七年六月一日被重庆市大渡口区国保支队绑架后,刘亚林被非法关押于永川监狱第十监区(原十二监区,今年七月更名为第十监区),刘亚林被迫害得身体十分虚弱。

53、二零零八年六月,被非法关押在江津琅山看守所的法轮功学员温清华、黄顺容、陈德福被江津区六一零秘密劫持到重庆永川监狱迫害。他们是二零零七年被绑架到江津琅山看守所迫害的。

54、二零零八年六月六日,北碚区医药公司职工,法轮功学员刘开放,被北碚区六一零判刑五年,随后被劫持到永川监狱迫害。在永川监狱的西山十七监区,刘开放遭受姚X邪警时间长达一个多月连续站立和饿饭的迫害,身体受到严重摧残。刘开放是二零零七年九月二十八日被邪恶绑架的。姚X此后遭报应掉头发成了阴阳头。

55、二零零八年八月二十六日,渝北区法轮功学员谭兴洪被渝北区六一零避开他所请的律师秘密判刑五年半,随后被劫持到永川监狱迫害。谭兴洪,于二零零七年九月28日被渝北区六一零恶警绑架。

56、二零零八年,年七十岁重庆法轮功学员陈耀林被重庆酉阳邪恶警察绑架到重庆永川监狱迫害。

57、二零零八年十二月,江津区白沙法轮功学员罗太清被江津区六一零非法判刑五年,随后被劫持到永川监狱迫害。罗太清是二零零八年五月十三日被金刚派出所多名恶警绑架、抢劫的。

58、二零零九年一月,重庆法轮功学员费明彦被重庆六一零劫持到永川东山的永川监狱十一监区迫害。

59、二零零九年一月,重庆市江津区法轮功学员刘运伟,被江津六一零非法秘密判刑四年,随后被劫持到重庆市永川监狱继续迫害。二零零八年九月,刘运伟被江津六一零绑架到江津琅山看守所迫害。

60、二零零九年三月中旬,重庆綦江县三江镇法轮功学员邓力群被非法开庭后,被邪党控制的綦江法院判刑三年。随后被劫持到重庆市永川监狱迫害。从二零零八年八月起一直被非法关押。

61、二零零九年五月二十三日,重庆铜梁法轮功学员尹志海夫妇俩在家突然遭铜梁六一零绑架,家里被邪恶的六一零抢劫一空,包括现金几万元。随后尹志海被铜梁六一零非法判刑三年,并劫持到永川监狱迫害。

62、二零零九年九月,七十多岁的重庆市大足县龙水镇法轮功学员史定富,被大足县六一零非法判刑三年,随后被劫持到永川监狱继续迫害。二零零九年三月九日,史定富与另外的三位法轮功学员同时被绑架。

63、二零零九年九月,重庆市大足县刘书荣再次被大足县六一零非法判刑五年,随后被劫持到永川监狱迫害。刘书荣是二零零九年三月九日再次遭邪恶绑架的。二零一零年九月十九日,刘书荣被永川监狱十监区唐军(监区长)、恶警王蕃、辜小林指使罪犯王凯,徐良强,邓全忠,蒋荣军,宋丙成迫害致休克,晕死过去。后被劫持到监狱医院抢救,现被关在监狱七监区严管。有一次刘书荣被恶警和服刑人员打得昏死后,多人抬着送医院救治,并对他进行了长达七个月的灌食迫害。

64、二零零九年九月二十四日,湖北省武汉法轮功学员陈胜群被重庆市渝北区六一零判刑三年,随后被劫持到永川监狱迫害。陈胜群是二零零九年六月四日在重庆市渝北区两路镇被绑架的。

65、 二零一零年三月三十日,江津区法院对江津法轮功学员陈显辉非法秘密开庭,枉判三年零六个月,随后被劫持到永川监狱迫害。陈显辉是二零零九年八月二十五日被江津六一零绑架到江津拘留所开始迫害的。

66、二零一零年五月二十日左右,江津法轮功学员况欣荣被秘密判刑四年。二零一零年六月十一日,重庆市江津法轮功学员况欣荣被江津六一零劫持到重庆永川监狱八监区迫害。况欣荣在二零零九年九月二日被绑架,二零一零年一月二十五日,况欣荣被江津六一零非法开庭,在不准律师辩护,剥夺公民一切正常的合法权利后,先被劫持到永川监狱八监区(山下)迫害三个月后,转入十一监区(山上)严管迫害。

67、二零一零年,重庆酉阳县法轮功学员陈二启,因讲真相、发真相资料,被酉阳六一零绑架,被非法判重刑七年,随后被劫持到永川监狱迫害。

68、二零一零年,重庆市沙坪坝区凤鸣山中学的高级教师,法轮功学员雷正夏,被劫持到永川监狱迫害。二零零九年四月二日,雷正夏再次被新桥派出所刑侦科警察陈林孝、石传林二人绑架,被劫持到沙区白鹤林看守所开始迫害。

69、二零一零年,重庆巴南区法轮功学员陈跃林因讲真相、发真相资料,被酉阳六一零绑架,被非法重刑六年,随后被劫持到永川监狱迫害。

70、二零一一年八月,巴南区伍群二零一一年八月被渝中区法院判刑四年后,被劫持到重庆市永川监狱四监区继续迫害。二零一零年七月十九日,伍群在南岸区被渝中区恶警绑架到重庆渝中区李子坝看守所迫害。

71、二零一零年十一月十五日,重庆市江津区法轮功学员赖云昌被永川监狱十监区迫害,唐军(监区长)、恶警王蕃、辜小林指使罪犯陈世全,江云,李勇强,陈昌银,倪长友,马光平,赵雨,曾佑德对赖云昌大打出手,赖云昌脑顶被打破留有长口子,每天晚上在操场坝上冻到凌晨五点才让睡觉。恶警为了使赖云昌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在二零一零年的整个冬天,逼迫赖云昌每天从早上七点到晚上七点(长达十二个小时)在冰天雪地里正坐(下雪时身体上还积了很厚的雪)。偶尔打了瞌睡,恶警指使服刑人员马光平用燃着的烟头烫赖云昌的眼睛。要是没坐正时,还进行拳打脚踢,情景惨不忍睹。

六、其他在永川监狱被迫害的法轮功学员

洪伟,男,二十多岁,北京大学九八届毕业生,中科院微生物所研究生,家住重庆市璧山县。一九九四年开始修炼法轮功,平时在学校里乐于助人,被同学们公认为好人。一九九八年洪伟自北大毕业后,被保送至中科院微生物所。于二零零三年夏天被以所谓的“扰乱社会治安罪”的欲加之罪秘密判处十年刑,目前被非法关押在重庆监狱(永川监狱或重庆弹子石监狱待查)迫害。

向金锐,男,约三十多岁,家住潼南丝厂,研究生毕业,在北京被非法判刑(日期及刑期不详),劫持到重庆永川监狱迫害。

刘友兴,男,三十多岁,重庆市永川市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一年至二零零三年被非法劳教。后又被非法判刑。被劫持到重庆市永川监狱迫害。

蒲元胜,男,四十多岁,重庆市合川法轮功学员。二零零零年至二零零一曾被非法劳教,后又被非法判刑七年。被劫持到重庆市永川监狱迫害。

李国相,男,重庆市荣昌法轮功学员、天惠养殖场工人,被非法判刑七年后劫持到永川监狱迫害。

张义楠,重庆市荣昌法轮功学员、天惠养殖场场主,被非法判刑八年后劫持到永川监狱迫害。

肖玉华,重庆市荣昌法轮功学员、天惠养殖场司机,被非法判刑三年后劫持到永川监狱迫害。

高弘维,男,重庆市高新区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三年后劫持到永川监狱迫害。

谭洪义,男,重庆市璧山法轮功学员,二零零零年至二零零二年被非法劳教。被非法判刑四年后劫持到永川监狱迫害。

吴自群,六十多岁,重庆市合川县法轮功学员。二零零零年至二零零一年被非法劳教。被非法判刑七年后劫持到永川监狱迫害。

王显安,男,重庆市江津法轮功学员。五月初,被江津法院非法判刑八年后劫持到永川监狱迫害。

向任远,男,重庆市潼南县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七年后劫持到永川男子监狱迫害。

杨作霖,男,重庆市江津县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八年后劫持到永川男子监狱迫害。

李磊,男,东北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四年后劫持到永川男子监狱迫害。

唐荣,重庆市北碚区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三年后劫持到永川男子监狱迫害。

田一品,男,重庆市北碚区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后劫持到永川男子监狱迫害。

杨丰溪,男,被劫持到永川监狱迫害。

……

七、结语

这里记录的只是重庆永川监狱六一零犯下滔天罪行的点滴。实际情况远比列举的更为惨烈。在此警告重庆市永川监狱以杨礼明为首的邪恶集团:你们所犯下的罪行早已记录在案,那些连你们自己都嘲笑的、人类历史最为荒唐的“转化材料”及所谓的“三书”,就是你们的犯罪证据!随着薄熙来、王立军的倒下和中共邪党的解体。你们的罪恶也即将得到清算。重庆法轮功学员奉劝你们:立即停止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在明慧网上或向法轮功学员检举揭发他人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罪证,减轻自己的罪孽。这是摆在你们面前的唯一出路。留给你们的时间和机会已经很少很少了。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