遭沈阳第一监狱关禁闭一年多 朱长明情况危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三月六日】(明慧网通讯员辽宁报道)辽宁东港今年四十七岁的法轮功学员朱长明,毕业于辽宁大学物理系,因坚持对法轮大法“真、善、忍”的信仰,被非法判刑十三年,十年来遭沈阳第一监狱方面的各种折磨。在最近长达一年多的时间里,监狱不允许家人探视。家人每次要求接见朱长明,恶警都以“朱长明不转化,现被关‘禁闭’,不许接见”为由而被拒之门外。朱长明父亲去世不准朱长明回家送终;二零一零年十一月七日他岳母去世的消息也不给转告。

二零一二年二月二十日,朱长明的弟弟再次到沈阳第一监狱要求见人,恶警再次以朱长明不转化、被关“禁闭”为由不让家人接见。朱长明本人现在到底是死是活,十分令人关切!内部透露:朱长明现在生命处于十分危急状态。

朱长明从二零零二年六月被非法判刑十三年,同年七月被劫持到沈阳第一监狱第十五监区,现被非法关押在第九监区。在监狱长达十年的迫害中,我们现将了解到的朱长明被迫害的部份事实揭露给广大世人,恳请国际社会对朱长明目前的处境和生命安全给予关注。

一、在沈阳第一监狱遭迫害的部份事实

朱长明在沈阳第一监狱屡遭暴打。沈阳第一监狱每天强迫法轮功学员干超负荷的奴工为他们赚钱,再以完不成定额为由,对法轮功学员实施各种酷刑迫害。同时给法轮功学员强制洗脑,强迫法轮功学员接受中共邪党诬蔑法轮功的欺世谎言与歪理邪说,强迫法轮功学员转化,放弃修炼法轮功。朱长明因始终不放弃对宇宙真理“真、善、忍”的信仰,而遭受监狱邪党的各种折磨。以下是知情者叙述的朱长明在沈阳第一监狱十五监区遭受迫害中的一次事实经过:

二零零四年十二月二十二日,朱长明以书面形式正式向监区警察提出:“我修炼法轮大法无罪,弘扬法轮大法无罪,法轮大法使人身心受益,是宇宙根本大法。对人类社会没有任何不好,所以我不接受监狱对待真正罪犯的一切强制改造措施,如强制劳动、强制学习等等。”并于当日开始拒绝参加一切强制劳动。

二零零五年四月一日上午九点多钟,监狱副监区长、管教大队长王驰找朱长明谈话,让他参加劳动,朱长明没有答应。约在九点半钟左右,监区犯人李玉民说王驰让朱长明坐小板凳,朱长明说这是变相体罚,坚决不坐。过了一会儿,管事犯人苏长江又去逼他坐小板凳,他还是没坐,苏长江就将他推搡至车间西头管事犯人办公室,并与管事犯人王永军、赵百成轮番对朱拳打脚踢。后来监区管事犯人代立民拄着拐又从里间出来打他,持续约有半个小时左右。后来,朱长明到车间东头上厕所,随后就要向干部反映情况。苏长江、赵百成、犯人高峰将朱长明从车间东头一直拖到车间西头管事犯人办公室,代立民又用拐杖戳朱长明右肋部多次,殴打一直持续到已经开午饭了。

酷刑演示:暴打
酷刑演示:暴打

晚上收工回宿舍后,约在八点半左右,他们又逼迫朱长明坐小板凳,朱长明又坚持不坐。犯人张杰就把他从床上拖到地上,将他欺骗至图书室,与管事犯人代立民、赵百成、杜松对他又是一番拳打脚踢,其中瘸子犯人代立民是坐在椅子上用拐杖打他。

同年四月四日下午三点半左右,管事犯人王永军又要体罚朱长明,朱长明坚决不听从,王永军又与犯人吴忠权、刘延奎将他强行拖进车间仓库,又是一顿拳打脚踢。次日上午八点左右,李崇、吴忠权又逼朱长明坐小板凳,他不坐,他俩就让王永军开仓库,将朱长明强行架到仓库内,扔到地上。吴忠权用脚踹他的右大腿,期间王永军怕朱长明喊叫,就用破毛巾把他的嘴勒住,还来踹他。此番暴打,令朱长明长时间胸腰疼痛,小便赤黄,行走困难。第三天下午,朱长明家人去探视他,监狱邪党以在他身上搜出法轮功资料和他不参加劳动为由,拒绝家人接见。恶警将朱长明押入严管队,关到禁闭里,时间长达一个多月。

二、朱长明、刘梅夫妻同遭十三年诬判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朱长明因向世人传播法轮大法在世间救人的真相,揭露中共邪党非法迫害法轮功的真相,而被东港市公安局绑架,送丹东教养院非法劳教一年,遭残酷迫害。

刘梅,今年四十七岁,大专文化。迫害以前,刘梅是东港市法轮功义务辅导站站长。一九九九年七月迫害开始后,刘梅去北京证实法,为法轮功说公道话,在北京被东港市公安局蹲坑的恶警绑架,后被非法劳教两年,关进丹东教养院,后转到沈阳马三家劳教所。在这两个魔窟里,刘梅均遭残酷折磨。

二零零二年四月九日,朱长明再次因传播真相、揭露迫害与妻子刘梅同遭绑架。东港市公安局将朱长明“吊打”六天。在东港与丹东关押期间,刘梅分别遭受丹东、东港市六一零和丹东、东港市公安局邪恶之徒的残酷迫害。四个多月的高烧不放人、不给治疗,导致严重的肺结核。二零零二年六月,东港市公、检、法、六一零与丹东市委、市政府、政法委、六一零合谋给刘梅、朱长明非法判刑。同时被绑架判刑的还有李新良、连平等多名法轮功学员。东港市公安局、花园派出所与看守所的恶警将刘梅、朱长明、李新良、连平用绳子五花大绑、上背铐(手铐都进肉里了),脖子上还挂着一个大牌子,牌子上写着法轮功学员的姓名,驱车四十多分钟押到丹东,在丹东市公安局门前举行“公判会。主持公判会的是当时丹东市委主管迫害法轮功的副职头目;宣判人是丹东市政法委书记王保治。刘梅、朱长明均被诬判十三年,夫妻双双入狱,关押迫害至今。

酷刑演示:大背铐
酷刑演示:大背铐

二零零二年十一月,刘梅在病情严重监狱拒收的情况下被东港市六一零、公安局强行送进监狱。入狱后,刘梅被关押在沈阳大北监狱(后改名“沈阳女子监狱”)的老残队(现改名叫十一监区),刘梅右手残疾。在这十年中,沈阳女子监狱为了得到中共邪党授予的“部级监狱”称号,完成指标,捞取资本,使用各种非人手段迫害法轮功学员。刘梅因不转化,不配合邪恶,而长期、反复多次的被关进女子监狱的医院(监狱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致残、致疯、致死的地方)和“严管号”里迫害。刘梅几次被关进医院与刑事犯人、丙肝患者关在同一间屋子里,绑在床上注射不明药物,强行灌药。二零零四年,刘梅被迫害的大口吐血,犯人将刘梅吐出的血都装在塑料口袋里,放在刘梅床下面摆着,后来数一数,一共吐了五十多袋。口袋具体多大还说不清楚。出院后,又将刘梅关进“严管号”,与刑事犯人、肝炎患者关在一起。家人多次要求释放刘梅,均遭拒绝。

三、从李新良遭迫害而死分析朱长明目前生命所处的危急

辽宁沈阳第一监狱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已经达到令人发指的程度。与朱长明同时被非法判刑七年、同被关押在这座监狱的东港市法轮功学员李新良因为不“转化”,不顺从邪恶,被关禁闭、上“抻床”、暴力摧残;被恶警用钢针扎两手合谷穴二十多分钟而昏死一分多钟。李新良在在残酷的迫害中,得了严重的“空洞性肺结核”、左肺萎缩、胸积水、肠粘连、胃病等,呕吐不止,最后吐血、吐苦胆水,直到昏死、不省人事。恶警又强迫李新良白天跟其他刑事犯人一起出工干活儿,晚上不让回监舍里睡觉,强迫李新良自己一人在车间冰凉的水泥地上睡,而且不给行李铺盖,时间长达半年多。累遭非人折磨,李新良于二零一二年一月二十五日含冤离世。

酷刑演示:抻床
酷刑演示:抻床

李新良遭受的迫害,已经明确的告诉人们沈阳第一监狱中共邪党人员长达一年多不让家人接见朱长明的实质原因。中共监狱对法轮功学员一般有以下几种情况不让接见:

1、法轮功学员坚定不转化,监狱方面正在对其进行非人的酷刑折磨中;

2、人已经被迫害的看不出人样了,或致残、致疯;

3、生命处在危急状态之中;

4、人已经被迫害致死,或被摘去器官。

因此,我们恳请国际社会和一切的正义人士,伸出援助之手帮助营救朱长明。同时也诚劝沈阳第一监狱所有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人立即停止犯罪恶,为自己留一条后路。

辽宁省监狱管理局纪委监察处电话:024-86904274或024-86906699转3057
辽宁省监狱管理局狱政处电话:024-86906547
辽宁省沈阳第一监狱十五监区电话:024-89296320
沈阳第一监狱九监区电话:024—89296239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