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一位开三轮的大爷身上看到的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三月八日】(大陆来稿)由于一直要养家糊口,以前真的不是很了解法轮功学员。认识法轮功学员得从前一段时间的一个小故事开始:罗嗦一点,我还是说得具体一些。

因工作出差,于二零一二年二月去河北省一个县城,客户工厂离县城还有十七里路,为了省点钱,我决定搭乘简易三轮车去,可是问了好几辆车都要六十元,我开玩笑说师傅们价格蛮统一啊,也许是听我外地口音。我决定往前走试试,走出约一百米一个拐弯,一位六十多岁的老大爷开着三轮追上来,说,上来吧,三十元拉你去。我纳闷,说:不会吧大爷,他们都要六十,才走过了这么一点点路你就打五折,没坑我吧。大爷打个呵呵说,小伙子,你看我这把年纪还会宰客吗?我一看老头挺面善,就赶紧上吧。

上车后一直想跟大爷聊个天,可是三轮马达响的确实厉害,加上又隔着一层帆布说话跟吼差不多,我索性歪着头看马路两边。这一看发现三轮车一根铁丝上挂着一个透明塑料袋,里面耷拉出半截报纸一样的东西,我想大爷服务挺周到,还免费提供报纸给客人,拿出来看是一本明慧网连环画册跟一份《明慧周报》。当时车摇来晃去没法看清具体内容,我一想呵呵,真有缘哈,为这事还被政委说了一顿,带回去好好看看,随手就放在我的包里。然后抬头跟师傅吼了一声:报纸送给我吧,那师傅转过头也吼一嗓子,快到了,快到了。他没听清,我只好用手往前一晃,示意他继续走。

一直到了地方,大爷把车一停让我下来。在付车费时候,身上没带零钱,给一百的大爷又找不开,郁闷的是这里村不村,镇不镇,人生地不熟,连个找零的地方都没有,也不可能为这点事去找客户换零钱吧,又忙着办完事往回赶。我说,有多少找我多少吧。大爷把一块五块十块捏成一坨,共二十五块,说回头我换了零的给你。我没在意,边回头往客户厂里走边笑,还不如坐六十块的呢。

大概有二个小时吧,我办完事出了大门一看,嘿,老头还没走,大爷冲我一笑,小伙子,办完事啦,再找你四十五块。我那个羞啊,惭啊,一个劲冲大爷点头,不用不用了,大爷,麻烦你再拉我回去吧。行,那再退你十五吧,大爷把钱塞在我的手里,上车发动马达。

下车的时候,为了表示感谢,我说,大爷你真好啊!这十五块钱你收下吧,就当买你车上那两份报纸,我一会长途车上看看。大爷说,小伙子,你喜欢看吗,来,我再给你两张光盘,他从随车一个小箱子里拿出两张《神韵艺术团乐团合唱团》跟《二零一二全球华人新年晚会》光盘给我,小伙子,带回去看吧。这时我才知道大爷是法轮功修炼者。

今天是二零一二年二月二十六日,北方的夜晚依然很冷,外面夜已深,但人不静,街道上酒绿灯红,这个夜晚不知又滋生了多少腐败,不知有多少人在醉生梦死,不知有多少人还在为家计忙碌,这就是你我生活的土地,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大爷,很后悔没有问你叫什么名字,你现在好吗?你给我的报纸,光盘我已经看完了,我会好好珍藏,谢谢你!从你身上我真正知道了什么是真、善、忍。你一介布衣,但你的心灵、人格、行事比那些天天喊伟光正的人光明磊落,道德比他们高尚的不止一百倍一千倍。

其实我早学会翻墙了,看了一些在中国大陆看不到的新闻。我常常对比,有时候新唐人播报的新闻,中共都会出来“辟谣”,好玩的是,他们的每一次“辟谣”的事件最后都被验证是真的,他们“辟谣”是用新的谎言去掩盖另一个谎言,可是他们还恬不知耻,乐此不疲,我认为是在自掘坟墓。

写这些东西的时候,又像是在表达自己内心的想法,又像是给那位大爷写的一封信。最后,但愿真、善、忍能指引我中华民族子孙走出这黑暗深渊,摆脱中共铁蹄蹂躏。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