佳木斯市靳彦杰女士十年来不断遭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四月一日】(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佳木斯年近六十岁的靳彦杰女士,十多年前为摆脱长期的病痛折磨走入大法修炼,没花一分钱,在很快疾病全无。欣喜之余,希望他人也能在大法中受益,即使在1999年大法受到无端的迫害后,她仍坚持把大法的美好告诉别人。

为此,她遭受了当地中共党徒的三次绑架、抄家和关押迫害,十多年来与家人不断的遭到恶警的骚扰、威胁、恐吓及勒索。

派出所无止境的骚扰、威胁

2000年12月1日靳彦杰女士进京上访,被绑架后非法关押一个月,先被恶警提审5次,每次都是拳打脚踢,头上全是大包,身上青紫,行动困难,十多天才好,因不报地址,一个月后放回。佳木斯市前进区永安派出所李延伟因一个月未见她,怀疑她上北京了,把她劫持到前进分局审讯未遂。

永安派出所片警李延伟卖命地执行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政策,自2001年开始不断的到靳彦杰家进行骚扰。一次他怀疑靳彦杰进京上访,强迫靳彦杰去派出所问话,靳彦杰不跟他去,不配合他。李延伟就将靳彦杰推倒在雪地上,连拖带拽把她拽到安庆派出所。还有一次李延伟上门逼靳彦杰签字,她没配合,李竟然以“你不签字我就用脚踩你师父的像”相威胁。李最终未能得逞。一次,李延伟又到靳彦杰家敲门,被拒于门外,李就找来梯子爬到窗口,对靳彦杰说一些威胁的话,然后再到门口使劲的敲靳彦杰的家门。李延伟一次一次的骚扰和非法行径,使左邻右舍都很气愤。

二零零一年的夏季李延伟又将靳彦杰从家里绑架到派出所,威胁说靳彦杰的名字是在区上挂号的,区“六一零”的主任要找她谈话。很快“六一零”主任就来了。威胁她说必须写个不学不炼法轮功的保证书,否则就送她到洗脑班。还撒谎说靳彦杰的女儿如何散发法轮功传单,和哪位法轮功学员在一起干了什么。其实靳彦杰的女儿在7·20后就不学大法了,也根本不认识他说的那位法轮功学员,靳彦杰当时就回了那六一零头目一句;“你说的全是谎言。全是瞎扯。”六一零头目的谎言被揭穿,无言可对,过了一会又说;“你们炼法轮功的就是反党,反对国家,你现在必须写,不写马上就送洗脑班。”然后就递过纸和笔,靳彦杰接过纸笔写到;“谁说我不爱国?假如外国列强侵略我国,需要我的时候,我会毫不犹豫地为祖国和人民付出我的力量,有一份热发一份光。”派出所的所长看到这个情况就说,靳彦杰就是为了治病才炼法轮功的,让她回去吧。

有一次,片警刘明来硬把她叫到派出所,所长李平还是让她写几个字留下笔迹,说,哪怕写法轮大法好也行。靳彦杰说:“法轮大法就是好,但这个时候我不能写,因为你让我写的目的是为了镇压法轮功。我是大法弟子不能,不能听你的给大法抹黑,是凡有损于大法的事我都不能做。这句话我已说得很绝对了。”所长威胁说,现在正在办洗脑班呢,要是不写就送进洗脑班,劳教所,看守所,看你去哪一个地方。靳彦杰没害怕,对所长说那就随你的便吧。所长一看吓唬不住,就交给片警刘明继续威胁她,好半天才放她回家。

2003年,警察闯进她家抄了家,又在门外蹲坑。靳彦杰被迫不得已在半夜把家搬走。过了一段时间,把房子卖掉。这给她的家庭生活造成巨大的困难。

2005年,由于靳彦杰年迈的父母无人照看,于是搬到父母家居住,可是也没能逃过警察的骚扰。安庆派出所片警张国福,屡次上门,使二老多次受到惊吓。社区主任刘云霞也总来骚扰,一直到现在,没得过安宁。

2007年,靳彦杰到学员家,被安庆派出所蹲坑的片警王化成绑架到安庆派出所,审问了两个多小时,什么也没问出来,才把她放回去了。

三次被绑架

靳彦杰在大法中受益良多,为了让世人都能在大法中受益有一个健康的身体和一个美好的心灵,所以才向人们讲述大法的真相。2002年4月,散发真相资料时被人诬告,公安局巡警大队的警车追上来,四个警察把她绑架送进看守所非法关押45天。

在看守所期间,狱警徐德厚和老霍逼问她的姓名和住址,不报就狠命打,他俩轮流打,还扬言要把她吊在暖气管子上,用电棍电她一宿,看她说不说?她的脸被打肿了,嘴流出了血,徐德厚多次狠狠地踢她,最后一脚没踢准,一脚踢在墙上把他自己疼的够呛,旁边的人看着都哈哈大笑。警察翻她衣兜,掏出兜里仅有的三十几元钱扔在地上。

在看守所里常用的手纸和牙具都没钱买,吃的窝头又黑又硬,菜汤里没有几片菜叶,没有油,实在难以下咽。靳彦杰在里面绝食抗议:为何做好人却遭非法关押迫害?她瘦的皮包骨,坐都坐不起来了,话也说不出来。夜间睡觉挤的不能翻身,实在难熬。由于看守所又潮又湿,长了一身疥疮,奇痒无比。一个半月才回到家后日夜不能睡觉,天天用铁刷子挠,钻心地痒,饭也吃不下去了。学法都学不下去了,炼功都受到很大干扰。心里慌乱无比,只能听法。挠得身上直淌血,两个半月才好。由于担心她,家里双亲彻夜不眠,回来后见到老母亲双眼又红又肿,已卧床不能下地了;老父亲听信了电视里对法轮功的诬陷造假宣传,整天责备她,训斥她,不给好脸看。只准她在家里干活,不让学法轮功了,说,你再学再炼,我们都八十开外了,就没法活了。你的孩子没人照顾,也经常吃不上饭。一次在家里老母亲看到一份法轮功真相资料,吓的抓起来就撕,为了不让老母亲对大法犯罪,要回了资料,老母亲非常害怕,一头就栽倒在地上晕了过去,老人的孙女吓得哇哇大哭。

2004年,靳彦杰为了让世人得救告诉世人真相,又被不明真相的人告到派出所。她又一次被绑架到看守所。佳东公安分局长胜派出所副所长胡军,带领一伙人把她的家翻的底朝天。抢走所有的大法书籍和光盘,还有自行车、电视机、影碟机、女儿的项链、手表等等私人财产。那天正赶上女儿来看妈妈,将女儿一同绑架到常胜派出所。当时靳彦杰的老母亲正在医院住院,她向所长说明情况,要求到医院照顾老母亲,副所长胡军不但不肯放人,相反还把她娘俩送进看守所,女儿被关押了半个月,勒索了7千元钱才把放出来;靳彦杰在看守所关押了26天后,被送往劳教所关押在冷屋子里冻了7天。在关押期间,逼她看诽谤师父和大法的录像,靳彦杰多次遭到大骂、暴打,被迫害的出现了心律过速(每分钟心跳160次),劳教所勒索了4000元才放她回家,其中陈万友勒索了三千元。劳教所狱医勒索一千元。

2008年奥运会前,靳彦杰在杏林路公园对一位女士讲述大法的美好,灾难面前怎样才能保命保平安,再次被不明真相的人举报,前进公安分局两名警察把她绑架到看守所非法关押26天,在看守所里受到犯人的欺负和辱骂。那里的女护士看到她因受惊吓身体抽搐时,搜走了她衣兜里的几十元钱,使她在看守所里连买手纸的钱都没有了,于是她委托管教把那名护士叫来,管她要钱,却遭到一名男警察一顿劈头盖脸的骂。在关押期间,受尽了犯人号长欺辱和谩骂。26天后,前进公安分局队长王连民开车将靳彦杰送到哈尔滨戒毒劳教所,因心脏病劳教所拒收。王连民不达目的不甘休,又一次检查身体,心脏问题确实严重,体检不合格,劳教所拒收,最后公安局六一零头目陈万友命令前进公安分局勒索她的家人3000元,将她放回。

靳彦杰在被非法关押期间,80多岁的二老双亲,整日惦记,心焦如焚,日夜难眠,平时都是她照料二老的生活,被绑架后,二老的生活可想而知有多么艰难。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4/1/佳木斯市靳彦杰女士十年来不断遭迫害-25501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