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大旱拷问良知 明真相走向未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四月十日】

云南省三年连旱

从二零零九年至今,中国云南省三年连旱,全省二百七十三条河断流,413座水库干涸,已造成三百二十万人,一百六十万头大牲畜饮水困难,部份城镇用水紧张,一些企业,厂矿处于停产或半停产状态。全省干旱损失已达一百多亿元。随着旱情的持续和现有水源的消耗,水难还会加剧。石屏县已有十一所学校水源断绝,涉及学生一千九百三十二人,学生健康每况愈下,有的教师已准备逃离。

省府昆明市,至三月初五十万人、二十四万头大牲畜饮水困难。区域内四十七条河道断流,93座水库干涸。近一百口机电水井出水不足。市区地势较高区域居民已出现供水流量不足,甚至停水。市民饮用水实行“定时段供水”。供水部门提醒市民备好锅碗盆瓢储水。昆明官渡区兔耳关村、五山村村民不得不饮用被污染的库塘水。据大板桥街道办事处主任杨燕国介绍,该办事处二十个社区,十三个社区饮水困难,一万零八百亩农田受灾,其中四千七百亩绝收。

这里有个叫兔耳关的水库,早已被昆曲高速公路排泄的油污垃圾污染,其大肠菌群和菌落总数严重超标,并检测有致癌物质。可这个水塘却成了附近村民的唯一饮用水。六十岁的村民张桂兰说:“每天凌晨四五点钟,村民就得打着电筒去抢水,去晚了只能打着深水。八十四岁的村民沈华秀说,“身体不好,挑不动水,可不挑又没水喝,挑一趟要几个小时”。附近的兔耳关村有十几位高龄空巢老人,有的儿女出外打工,有的无人赡养,这些老人也不得不和年轻人一样起早摸黑挑水。有的村民已经喝出病了。这里的村民都是靠种菜谋生,可是由于缺水什么都种不成。假如今年绝收,将无任何经济来源。

据云南省有关部门考察,五月底如昆明雨季再不降水,全市库塘存水将基本耗尽,市民饮水将面临极大困难。据民政部门透露,旱情如继续下去全省农作物将大面积绝收。部份农民将缺水断粮。

目前,民众对导致旱情的原因众说纷纭,政府给出的解释是“土坏底墒差,大气环流异常”。如此解释明显是敷衍搪塞。有的认为,是这些年政府只顾眼前效益滥采乱伐,引进污染企业造成的。这只是一方面的原因,其真正原因绝非如此简单。

中共暴政毁心法

几千年来,中国人都讲“天人合一”,人间的任何大事都是天象的昭示;而人间不遵天道的恶行,也会使天谴神怒。因此历朝历代每遇大的天灾时,国人、皇权就会惶恐不安,察其政令行为是否逆背了天意,伤损了民心。到了中共,却把这些别有用心的宣传为“迷信”。

那么我们就回看一下,从共产党暴力夺权后的几十年中,不但云南,全国都是天灾人祸不断,共产党发起的一场场整人运动,使八千万人含冤九泉,其中一九五八年至六零年的“大跃进”运动,导致四千万人被活活饿死。国家的穷困末路直接危及到了共产党政权的存在,它才不得不开放国门,对人民在民生方面有所松绑,中国人民才有机会靠自己的勤劳本性使近年来的生活有所改善。

但在共产党“黑猫白猫”理论的误导下,世人唯利是图,道德水准一日千里的下滑,贪官横行,娼妓遍地。十几年间,被以江党为首的流氓政权演变成了名符其实的黑社会,贫富两极,高压整治,人民敢怒不敢言,中国大陆成了世界上最大的黑监狱。特别是九九年江泽民发动的对中国最善良群体法轮功的镇压,使中国人民整体道德和人性底线彻底崩溃。人们不再对公义和善良抱有任何希望。

古人讲,“国大旱,冤狱结;杀无辜则国赤地”。这绝不是古人的唯心臆断,是人道天理!人们为什么不能从这方面找找原因呢?云南遭此大旱之灾,那么我们云南人为什么不能从这方面反思一下呢?看看一些云南人这些年都干了些什么呢?在云南的一些中共官员为表对中共、对江氏集团的忠诚,出尽风头。十多年来里挟云南人民对法轮功善良群体犯下了巨大罪业。

十余年中共挟持云南各级人员迫害法轮功

法轮功教人向善,使广大修炼者获得身体的健康和道德的升华,可是在过去十三年的时间里,重德修心的法轮功学员却遭到中共江泽民一伙的残酷迫害,天怒人怨。

一九九九年五月,昆明世博会开幕前,中共邪党党魁江泽民就窜到云南,多次在省党政会议上和军队会议上对法轮功大肆造谣、诬陷、诽谤。煽动说“与法轮功的斗争是一场争夺群众,关系到党的生死存亡的政治斗争”。云南省委闻风而动,于“七一”前下文通知,要求各级部门各单位认真学习江泽民“关于法轮功问题的重要讲话和批示”。并在当时开展的“三讲”活动中把对法轮功的态度作为必讲内容,并迅速将打压付诸行动。

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夜,云南省把全省各地法轮功辅导站负责人全部抓捕,并非法抄了家。七月二十二日下午,在邪党警察发动对法轮功迫害后,《云南日报》、《春城晚报》、《东陆晚报》、《云南电视台》、《昆明电视台》、全省各级广播电台等云南上百家新闻机构,倾盆暴雨般跟随江党对法轮功诬陷栽赃,煽动民众仇恨法轮功。云南省文艺界、工、青、妇、团、教育等机构也一起出洞构陷法轮功。原云南省委副书记、省长李嘉廷(二零零一年因受贿被判死缓),原省委书记令狐安,原云南省委常委、政法委书记秦光荣,原云南省委副书记、六一零办公室(江氏一伙一九九九年六月十日在全国各层机构设立的专门迫害法轮功的办公室,类似“文革办”,或希特勒时期的“盖世太保”)头子王天玺等邪党官员,利用手中的权力,动用了云南大量的人力、物力、财力,云南省政府当年一次性拨款四百多万元作为迫害法轮功的启动资金,并将黑手直接伸向各级厂矿、学校、乡村,甚至幼儿园,逼迫人人过关,个个表态,就连宗教界也得参与。云南佛教协会向全省发出公开信,号召全省佛教信徒,“积极参加与法轮功的斗争”,誓言“与法轮功斗争到底”。

为煽起仇恨,云南邪党委专门下文要求全省人民必须组织收听收看邪党诬陷法轮功的广播电视,学习造假文章。云南省学联向全省大中专学生发出反法轮功“倡议书”,召开誓师大会,威逼学生集体签名。二零零一年,云南省小学六年级的思想品德课本中编入了诬蔑栽赃法轮功的内容,就连假期作业中都要求学生写一篇诬蔑法轮功的作文。

二零零一年至二零零二年,云南省六一零办公室伙同省宣传部,组织以邪党喉舌蔡朝东为首的诬蔑法轮功演讲团,流窜到全国各省市的劳教所等关押法轮功学员的黑窝内,帮助迫害法轮功学员。云南省六一零办公室及有关邪党机构,还别出心裁,成立“反邪教协会”(中共是真正的邪教),在云南省搞万人签名活动,把数万名不明真相的群众引入迫害之中。

二零零一年初,江泽民亲自导演的天安门自焚事件后,云南省对法轮功的迫害如火上浇油。云南省六一零办公室同省科委等部门搞起“崇尚科学,反对×教”(中共是真正的邪教)的大型展览活动。先后在全省十六个地州的一百多个市县(区)巡回展出。全省教育系统,特别是昆明市教育系统,把参观展览作为学校教育工作的一项重要内容。这次对法轮功的诬蔑性展览,使全省近一千万人直接被毒害,导致一部份人自觉不自觉的参与了对法轮功犯罪。

为了更深入的欺骗毒害世人,省六一零办公室伙同省委宣传部,省教育厅还组织全省以诬蔑法轮功为内容的征文比赛活动。这次活动,全省至少有二十万人直接或间接参与了编造数千篇诬蔑法轮功的文章。而这些文章大部份都是各大中院校被蒙骗的学生所写。思茅地区还印制了十多万份诬蔑法轮功的问答试卷发给全区民众答写。

更恶毒的是,云南省邪党委、省六一零办公室还在全省开展了什么“杜绝×教进我家”(中共才是真正的邪教)活动,使无数家庭被邪党欺骗毒害。同时,云南省文艺界还编写了大量攻击诽谤法轮功的节目,窜到全省各地厂矿、农村、劳教所,监狱等地方演出。云南省科委还组织了针对法轮功的“边疆万里行科普大篷车”,先后到丽江、大理、思茅等十多个地州市,把毒液直接注入全省无数普通百姓的身心。这些年,被邪党控制的省六一零办公室还多次编写诬蔑法轮功的书籍、小册子等,免费向全国大量发行。

云南省在十多年对法轮功的诬陷迫害中,中毒最深的就是单纯无知的学生。因此,使一些学校里修炼法轮功的老师被自己教的学生举报,而被非法劳教、判刑,如技校老师苏昆、邰惠等。

为了迫害法轮功,十多年,云南省不惜重金,用纳税人的钱,干伤天害理的事。如为了抓捕躲避迫害的法轮功学员王岚,动用卫星跟踪系统,花费二百多万元。为了抓捕原林业医院副院长一家三口,动用大量人力物力,设置路卡堵截,花费二十多万元。为抓捕昆明三十中教师法轮功学员杨雪梅,花费三十多万元。建水县临安镇副镇长孔庆黄被迫害致死后,又动用十多万元追捕因恐惧离家出走的孔庆黄的妻子王伽月。二零零七年,为抓捕流离失所的昆明钢铁公司法轮功学员毛丹心,花费四十万元。

一些邪党官员、警察,利用追捕流离失所的法轮功学员的机会,携带亲属公款游山玩水。每逢共党节假日或政府的大型活动,都要花费大量人力财力跟踪监视法轮功学员。云南省各级六一零办公室人员及各级警察,利用给法轮功学员办洗脑班的机会挥霍钱财,大吃大喝,有的还将款项强行摊派到法轮功学员所在单位,以经济挤压形式使单位仇恨法轮功。如二零零二年三月,官渡区六一零办公室在三永度假村对两名法轮功学员办洗脑班时,将花费摊派到村里六千多元。

二零零四年底,《九评共产党》发表后,共产党的伪善外衣被彻底扒光。为掩遮丑恶,邪党一边搞“保鲜”教育,一边疯狂报复。云南省政法委,六一零办公室主任王天玺、六一零办公室副主任苏利平亲自督导,几个月内,全省就有七十六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判刑、劳教。

对被关押在洗脑班、劳教所、监狱等黑窝内的法轮功学员,迫害更是惨无人道。为使其放弃信仰,软硬兼施,百般折磨。不“转化”(即不放弃信仰法轮大法),不让接见,断绝与外界联系。长时间罚跑,罚站。夜里不准睡觉,长时间坐硬板凳,加班加点做苦役。延长劳教关押时间。长时间关禁闭,几个月甚至关几年,不准洗漱,不准换洗衣服。有的被趟脚镣,打背铐,用电棍电击阴部。还有的让睡“死人床”(四肢伸开,长时间固定在刑床上)。有的女法轮功学员被强制堕胎,如昆明医学院总务处法轮功学员杨小明。有的被强行关押在精神病院,使用破坏中枢神经的药物。如中国有色金属昆明供销公司女法轮功学员徐燕,就被盘龙区国保大队恶警强制关押进精神病院,使用不明药物,出院时被掠走八千多元。这些年法轮功学员凡被迫害死的,一律被诬陷为“自杀”。从一九九九年七月至二零一一年,云南全省有确凿证据被迫害死的法轮功学员有四十四人。其中昆明地区二十人,如云南省技术监督局测试研究院书记邬家和昆明林业规划院高级工程师吕祖达等等。

十一年间,全省被绑架、抄家、拘留迫害的有一千零四十六人,其中昆明市五百四十一人。因涉及法轮功全家遭迫害的家庭有四十六户,其中昆明市有二十二户,如昆明陆军学校原军官林波,二零零一年六月,全家十一口全被绑架,连十二岁的儿子也一起被绑走,就连其妹妹的男朋友也被抄家。在迫害中被抢劫、勒索钱财的有六十一户。被无理开除的有十八人。很多老人因坚持炼法轮功被停发退休金。

进入二零一二年后,少数邪党官员,特别是省六一零系统的中共死党,不顾天谴人怨,大难临头,还在一意孤行迫害法轮功。近期,昆明又有贺桂芝等三名法轮功学员被秘密判刑。二月十三日,临苍地区有李全等五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二月份,曲靖地区调动大量公安、武警封锁街道路口,盘查过往行人,搜捕法轮功学员。元月份,昆明市六一零办公室伙同公安等坏人,将昆明市法轮功学员王岚(女)迫害致死。

世间恶行不止,天灾人祸就不断。小恶小灾,大恶大灾。这是几千年的教训、史证。现在中国人已经很清楚中共几十年暴政给国民带来多少灾难。几十年反天反地唯党独尊的洗脑教育,使一部份中国人藐视天威,真的相信“人定胜天”。而事实是,共产党在天灾人祸面前比别的政府更无能,“人定胜天”不过是邪党的狂妄罢了。正因为这个恶党几十年不断对人民冤杀行恶,才导致今天的天灾连绵;正因为恶党的反天反地,不信神佛,才导致被天地神佛的惩罚。仅仅六十多年的光景,共产党就到了危机四伏、摇摇欲坠的地步了。如今,暴力压制、权利诱惑、金钱驱使,成了恶党维护其存在的“三件宝”,控制民怨,打压异己,成了“维稳”的日常手段。

明真相 走向未来

云南人民啊!特别是参与迫害法轮功的各级官员、被蒙蔽欺骗的民众们,这些年对法轮功善良群体的迫害,能说你们不是在帮助邪党对善良行恶吗?能说你不是违背天道对神佛犯罪吗?其实,世上多数人还是相信善恶有报的。那您为什么就认为共产党干的事一定是正确的呢?怎么就轻易相信它的宣传呢?这个邪党在过去发动的一场场迫害运动,不都是扣帽子、欺骗宣传、发动群众斗群众吗?即使为了个人功利也不能伤天害理、失去做人的底线哪!真的有报应清算的那一天,共产党会为你承担责任吗?

当然,并不是说云南那些对善良行过恶的人改过自新,上天就马上降下甘雨,更不是叫人象古人那样祈祷雨露。讲出这些,只是想开阔一下人的心路,明示一些道理。人在大是大非面前怎么选择还是人自己说了算。云南,山高路远,民居分散。大多数人保留着先民的纯朴善良。天不会因为恶人而绝了好人的生路。相信上天一定会赐给云南人民甘霖雨露。这场大旱,包括连绵不断的人祸,也许是警示那些对善良行恶的人。

如今中国的世风败坏、人的道德沦丧,根子上还是中共。具有几千年文明传统的中国,经过这个魔党几十年洗脑教化,变异了人性,混乱了思想,不信神佛天道,失去了道德良知的自我约束。既是人们对善良行恶,也是在这个恶党的煽动要挟下才干的。如果还让这个恶党存在下去,我们的子孙后代还会被它欺骗利用,从而累积自毁的罪业。从这个角度上讲,解体清除这个魔教共产党才是我们众生的头等大事。因为这关系着现在和未来人类的善恶,安危。幸运的是,中国人民醒悟了,现在不是已经有一亿一千万人退出它的党、团、队组织了吗!而且,另一种制度的香港民众为此于今年三月三日举行了游行庆祝活动。

醒悟吧,云南的同胞们!要做中华好儿女,不做邪党恶徒孙!没有共产党对人民的钳制冤屈,人民才会气顺和谐,恶人才没有支撑,坏人才没有市场,人民遵从天意人道,大地才会风调雨顺,人民才会真正安居乐业。没有共产党才有新中国!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