佳木斯市李荣红累计被非法关押七年半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四月十三日】(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佳木斯市李荣红坚持修炼法轮功,屡次遭受中共迫害,总共被非法关押七年半,身体和精神方面都遭受了极大的伤害,失去了青春年华和成家立业的机会。

李荣红一九七二年十一月出生,在佳木斯市石油化工厂服务公司工作。在母亲学法轮功时,拿回家一本《转法轮》,李荣红也拿起来看,一看是修佛的,心里产生也想修佛向善,就走入了法轮功修炼中来。在中共江泽民集团迫害法轮功后,二次被非法劳教,一次被非法判刑五年,遭到严重迫害。

去北京上访遭迫害

在九九年七月江泽民利用谎言欺骗民众,发动迫害法轮功的运动,当时李荣红想不清为什么政府不让炼,法轮功是佛家气功,让人向善,修真善忍的,让做一个好人的好人,然后,把《转法轮》这本书又看了一遍,随后上北京证实大法好。

一九九九年十月二十八日,李荣红买了去往北京的火车票,刚到北京,就被身穿便衣的巡警叫住,问他是干啥的,他说:“我是修炼法轮功的,来上访的。”随后,几个巡警蜂拥而上,把他强行推上了警车,送到北京丰台体育馆,这里有许多来自全国各地上访法轮功学员。

而后,李荣红又被分到佳木斯驻京办事处。刚到这儿,就上来一个警察,冲着李荣红恶狠狠的使劲打了几个耳光,打得李荣红眼冒金光。警察边打边说:“今晚拿你开练了!”该警察足足打了两个多小时。次日,佳木斯驻京办事处的警察,非法将李荣红劫持回佳木斯,送往看守所进行非法关押了五个月。

刚到佳木斯看守所时,警察问李荣红是因为什么进来的。李荣红回答说是炼法轮功被送进来的。这位警察一听,便上来“咣、咣”就来两拳,问:“上北京干啥去?”李荣红说:“因为法轮功好,我去北京反映情况。”该警察就邪恶的将李荣红交到一名死刑犯张耀伍手里看管。犯人张耀伍,象恶狼一样的疯狂的打李荣红,捉弄他。李荣红的面部被打的肿了起来,腿也被踢肿了,胸部被打的疼痛很长时间;还对李荣红实施靠墙“开飞机”式的罚站两个多小时,长时间一种姿势站那,动一点就挨打,站得他胳膊和腿酸疼的很。家里每星期定的用品和吃的,只有很少的能到李荣红的手里。

到二零零零年三月三十一日,家属找市局陈万友,陈万友指使郊区分局蒋永红勒索三千元后,才将李荣红放回。

被非法劳教

二零零零年五月份,李荣红去佳市公安局,如实反映东风公安分局非法抓捕付兰英、瞿金萍等法轮功学员的实际情况,同时反映石油化工厂保卫科长陈珂强非法抢走自己大法书和资料等情况。李荣红说:“法轮功书是国家正式出版的,是我个人买的,我没违法,没偷没抢。”市局赵政委,不预答复,非法强行将李荣红关押到佳木斯看守所。看守所的警察搜身抢走李二百元钱,扣押驾驶证。在看守所里,李荣红绝食抗议,几个警察用木棒撬开他的嘴进行灌食。来一名副所长问李荣红为什么绝食,李荣红述说了自己的经过,三天后将他放回。李荣红在看守所里共九天时间没吃没喝,临出来时还被勒索了三百二十元的伙食费。

二零零零年六月五日,李荣红坚持自己的信仰,同其他几位法轮功学员一起在室外炼功,胜利派出所胡军等人将李荣红、文杰和韩宝华三人绑架,并非法关押到佳木斯看守所,并在没有任何手续的情况下,将李荣红非法劳教一年。

劳教所里非法关押许多法轮功学员,还有被超期关押的法轮功学员。这里的法轮功学员被强行在工地上进行体力劳动施工。李荣红等十几名法轮功学员逃离工地,后面警车飞速四处寻找,从此李荣红开始流离失所,有家不能归,身上分文没有,到处流浪。

在北京被迫害命危

佳木斯市公安局开始在李荣红家长期蹲坑,还不间断的骚扰他的家人。在李荣红家中无人的情况下,警察非法撬门入室抄家,干扰了家人的正常生活。

二零零一年六月三日,李荣红再一次去北京证实大法好,他到了天安门打开写有“法轮大法好”的条幅,并喊出了自己期盼已久的心声“法轮大法好!”。随后,被北京几个彪形大汉的便衣强行抢走条幅,连踢带打将他打倒在地,强行推进警车,关押在前门看守所,当日下午送到北京大兴看守所。到那里,警察问他什么,他不配合。恶警把李荣红强行反扣手捧铐在手上,还强制带上了脚链,继而又非法搜身、殴打。殴打过程中,将衣服撕破,李荣红被打的眩晕,胸部被打的喘不上气来。打倒在地后,被拽进一小黑屋,头上带着塑料头套,打的当时起不来,晚上躺在冰冷的水泥地上,手上反扣着手捧,脚上还带链子,只能侧身躺在那里。

李荣红一直绝食到第五天,四个警察撬开他的嘴下管灌奶粉,两天灌一次。在这里,使李荣红精神和肉体都遭到严重的迫害,身体每况愈下,血压低,人瘦的皮包骨,满身的疤痕,身体极度虚弱,一直绝食到二十六天。大兴看守所的警察非法搜身搜去二百元钱,之后,把他送上北京通往佳木斯的火车并给了他二十元钱,告诉乘警,让其到终点下车。

酷刑后非法判刑五年

李荣红担心到佳再被抓捕,就在途中下了火车,流离失所到大庆。李荣红不管走到哪里都宣传法轮大法好。二零零二年八月份,李荣红在大庆流离期间,由于向当地世人讲述法轮功真相,被当地人孙刚举报,被大庆新星刑警队的警察绑架到刑警队。在那里,被警察拳脚毒打,眼睛抹上辣椒油,扣上塑料头套,辣的眼睛睁不开,眼水和泪水一涌而出。脸和腿都肿起来了,脚肿的只能穿拖鞋。到晚间,李荣红被关进小号里,反铐在铁椅子上。夏天这里的蚊子很多,动弹一下,就又加上了一个手铐,就这样被铐的紧紧的不能动,任凭蚊子咬,小便时尿出的都是黑水。

李荣红在刑警队里被迫害了三天两夜后,被送到大庆萨尔图看守所。萨尔图看守所的警察问他的住址姓名,李荣红没回答。后来把李荣红的照片发到了公安网上,被他的同学看到后,告诉了他住在大庆的哥哥,这时他哥哥才知道弟弟被关在这里。李荣红在这里绝食一个月后,又被送到大庆萨尔图拘留所,被非法关押两个半月。在拘留所里,因李荣红不放弃信仰,在里面炼功而惨遭毒打。省公安厅警察让李荣红放弃信仰,出卖法轮功学员,李荣红拒绝不配合。这位警察说:“不说就多判。”就这样,于二零零三年四月份,李荣红被大庆法院非法判刑五年,后被投入大庆监狱。

在大庆监狱遭迫害

大庆监狱里有许多法轮功学员,在这里李荣红一直被罚站、背监规,还送到集训队。十天之后,关押到二监区,继续罚站、体罚、强行转化。这里所有不放弃信仰的法轮功学员,每个人都有一个犯人包夹看守。犯人魏敏、李伟、张超、左全、王志刚,轮番二十四小时,对李荣红包夹,关在小屋里不让睡觉,把门窗堵上。这几个包夹,拉着李荣红做五马分身的动作,然后往地上用力墩,墩得李荣红撕心裂肺般的疼痛。

二零零五年五一后,主抓迫害法轮功的大庆监狱副监狱长姜树臣和六一零办兼主任和教改科长郭春堂,从西安开完迫害法轮功会议回来,又进行强制迫害。二零零六年夏天,犯人侯号长,让李荣红穿囚服,李荣红拒穿。侯号长对着李荣红的脸部恶狠狠进行抽打,李荣红被逼吞下剪刀(注:修炼人不能自残)。犯人打报告后送进医院拍片胃里确实有剪刀,又强行灌进半瓶豆油后回监狱。李荣红继续绝食,监狱转告家人来接见。李荣红的哥哥在这之前曾来过几次,狱方一直不让见。这次李荣红的哥哥见到他时,他的身体已经虚弱的不行了,脸色憔悴,行走困难,哥哥见后心疼的劝他吃点东西,李荣红便把自己在狱里的情况告知哥哥。

二零零七年八月份到二监区,正是夏季,气温高达三十多度,二监区把法轮功学员和犯人一百多人拥挤在几十平方米的屋里,人人都造成不同程度的中暑。法轮功学员身边都有刑事犯包夹,对法轮功学员的言谈举止进行严密监控。二监区区长朱文斌在对法轮功学员王江迫害事件中,表现的无法无天,极其邪恶,使李荣红忍无可忍,在正义驱使下,向监狱如实反映情况,揭露朱文斌的罪行。朱文斌怀恨在心,在李荣红去水房准备打水时,被朱文斌阻拦、殴打并将李荣红强行关押在小号,加重迫害。

八月七日,由于监舍人多喘不过气来,李荣红要求去室外活动一下,朱文斌不许,李荣红坚持这一要求,并冲到一楼高喊:“法轮大法好!”被政治处主任李威龙听见,把李荣红关入小号,加重迫害,把李荣红毒打一顿,连衣服都撕破了。

北京奥运前被绑架劳教

二零零八年八月六日晚八点,佳东派出所冯凯东等四名警察,到李荣红家,强行将其带走,当下楼时,李荣红打算趁机脱身,却被警察发现,进行追赶,对李荣红进行拳打脚踢后,拽入警车,当时李荣红的一条腿在车门外,冯凯东故意关车门,压李荣红的腿,当时就使李荣红的这条腿失去了知觉,警察硬把他的腿拿进车内。到看守所下车时,被车门掩过的这条腿疼的都不能走路了。

李荣红被佳东派出所非法劳教一年半,在佳木斯看守所一个月后转到绥化劳教所。李荣红在看守所里不穿囚服,警察尤队长王小滨等五个警察对李荣红拳打脚踢把手反扣在铁床上吊起来,脚尖沾一点地,警察毕云飞点燃两个烟头,插入李荣红的鼻子里,另一个警察堵住他的嘴,就这样迫害了半个多小时,第二天强迫他出工。

二零零八年十一月,劳教所里强迫大家唱红歌,李荣红不配合,中队长耿兴和副中队长李成春等三个警察,合伙把李荣红双手紧扣吊起来,用电棍电颈部、背训、肩部和腿,长达一小时,李荣红被电的全身肢体不能动,第二天欲强迫他继续出工,这一次李荣红一点也动弹不了。

在被非法关押七年半的时间里,李荣红的身体和精神方面都遭受了极大的伤害,承受了世人无法忍受的痛苦。他父母及家人在经济、精神上也受到了极大的伤害;母亲深知儿子在狱中所遭受的迫害和痛苦,在思念的痛苦中离世。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4/13/佳木斯市李荣红累计被非法关押七年半-25558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