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三江七星农场原武装部长佘怀忠遭受的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四月十三日】(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佘怀忠,男,一九五四年出生,一九八零年十月~一九九九年九月任黑龙江省建三江七星农场武装部长,佘怀忠在任七星农场武装部长期间工作认真,勤政廉洁,作风正派,政绩比较突出,几乎每年都被评为先进单位和先进个人,曾在黑龙江省农垦总局军事部举行的一百多名武装部长参加的军事比赛中,夺取七个比赛项目中的三个第一名、一个第二名和一个第三名,总分遥遥领先,名列第一名,建三江农垦武装部为此授予佘怀忠三等功一次。

佘怀忠和本部同事曾多次接受省军区军事考核,都获得高度评价。特别是在一九九六年修炼法轮佛法后,佘怀忠按真、善、忍宇宙真理为衡量标准,不断归正自己的行为,提高自己的心性和道德标准,尊重领导,善待民众,曾多次拒收、退回民众送给佘怀忠的现金和礼物,多次拒绝吃请,不沾烟酒,作风正派,清正廉洁。佘怀忠上述所为并非图上级表扬,也不是装模做样给人看的,那是佘怀忠修炼法轮大法后生命善的本性的真实自然流露。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江泽民犯罪集团疯狂镇压法轮功,同年九月佘怀忠因修炼法轮佛法被迫辞去职务和工作,以后又被两次非法劳教,多次被非法关押,身心遭到严重摧残,工资和应有的待遇被非法剥夺。

被强制洗脑、非法关押七个月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后中共邪党疯狂抹黑陷害法轮功,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佘怀忠向有关政府和领导讲清真相,拒绝放弃法轮佛法修炼,为此经常受到中共邪党建三江农垦分局、七星农场邪党党委,公安,国安、纪委,组织部的多次逼迫放弃法轮功的谈话。一九九九年九月,七星农场在建三江党委六一零指使下,为转化佘怀忠办洗脑班,每天必须听他们念邪党报纸污蔑抹黑法轮功的文章,强行灌输江氏犯罪集团制造的谎言,并说要一直办到佘怀忠转化为止。佘怀忠予以拒绝,不配合这种无理要求,当时参与办学习班有七星农场组织部副部长孙杰,纪委副书记蒋国强,他们逼迫佘怀忠说共产党与法轮功你只能选择其一,佘怀忠选择了修炼法轮功,退出中共,被迫放弃了武装部长职务和工作。

二零零零年一月二十七日下午,佘怀忠被七星农场办公室副主任王忠叫到七星农场副书记崔伟办公室。崔伟说:你只要说不炼法轮功,写书面保证,就放你回去,否则就把你关起来。

佘怀忠说:法轮功叫人做好人,我绝不会放弃。于是崔伟打电话叫来七星公安分局把佘怀忠绑架,非法关押到七星公安分局拘留所。

佘怀忠的妻子张守芬也因为修炼法轮功在同一天先于佘怀忠被非法关押在七星拘留所。二月初七星拘留所关满了法轮功学员,五~六平方米的房间就有十二、三个人每个人只能坐着,没有地方躺下。

大约二月初佘怀忠、还有两个六十多岁的女法轮功学员刘文英、赵之风被七星分局警察王军利,朱建华等人反绑双手,头被蒙上黑头罩,扎上脖子,说是一级押送,秘密押送到创业农场公安分局拘留所非法关押。

在创业农场公安分局拘留所,头两天不给吃的也不给喝的,后三四天每天只给一个馒头,一星期后每天给四个馒头,有时给点咸菜。拘留所看不见阳光,十分寒冷,老鼠乱窜,由于大小便都在屋里一个桶里,臭气熏天。

两个月后佘怀忠等三人又被劫持回七星公安分局拘留所。

佘怀忠一直被非法关押到二零零零年九月初,又被非法劳教。在被非法关押期间,佘怀忠向主管迫害法轮功的副书记崔伟抗议这种长期关押是违法的。崔伟恬不知耻的说:“我们不违法,我们关押你十五天开一个拘留证,再关押十五天再开一个拘留证,我们可以继续开下去。所以我们永远不违法。”凸显中共的流氓本性。

被非法劳教一年非法延期半年

坚持真善忍的理念,真正做一个好人,这是对社会对人民是非常有益的事情,不仅完全符合宪法,而且应该鼓励。但中共建三江政法委六一零不但非法拘留佘怀忠七个多月,又将佘怀忠非法劳教,押送到黑龙江省绥化劳教所。

刚到绥化劳教所时,绥化劳教所还没成立专门迫害法轮功的大队,也没有强化转化法轮功学员的指标,法轮功学员真诚、善良、宽容、忍让的人格,胸怀大度的为人,颇得所在中队的警察和普通的劳教人员的好评,他们和睦相处,友好往来,有的警察也时常对普通劳教人员说几句,要向炼法轮功的人员学习,普通劳教人员也发自内心的说,我选你当我们的头。

但到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份后,绥化劳教所成立了专门迫害法轮功的大队,要求必须全部转化法轮功学员,劳教所的警察的晋级、奖金、奖励、任务指标都和转化法轮功学员的情况相挂钩,警察变得凶煞恶神,普通劳教人员也在警察的指使下,为了减期,为了表扬,为了不被警察毒打,一个人或两个人包夹看管法轮功学员,辱骂、喝斥、殴打、威胁法轮功学员,他们人性恶的一面在中共迫害法轮功中焕发出来。佘怀忠每天被强行看、听中共污蔑法轮功的音像、书刊,灌输中共的歪理邪说,并威胁说如果不转化就无限期的关押,叫你们把牢底坐穿。佘怀忠向他们述说法轮大法的美好,揭穿中共的谎言,讲清真相。

佘怀忠坚持自己对法轮功信仰,做一个善良的人是完全合理合法的,却被绥化劳教所非法加期五个多月,直到二零零一年七月才被释放。

第二次被非法限制自由和非法关押

佘怀忠从绥化劳教所出来说是释放,其实是由绥化劳教所一个姓高一个姓潘的警察押送回来的,在回来的路上,这两个警察还两次威胁说,佘怀忠你信不信,我们找个地方把你埋了谁也不知道。佘怀忠怒斥他们这种无法无人性行为。

回到建三江七星农场,绥化劳教所两个警察把佘怀忠交给七星农场,七星农场副书记陈林安和六一零主任李振标并没有让佘怀忠回家,把他非法拘禁在七星农场宾馆三楼一个房间,让七星农场机关二十六各科室轮流每天看管佘怀忠并作转化工作。

二十六天后,七星农场派七星公安分局把佘怀忠押送到七星农场三分场二十九队,每天派八个人昼夜看管佘怀忠限制人身自由。当时二十九队书记王兴生,副队长马延波主管迫害佘怀忠,大约在九月份,七星农场六一零又把佘怀忠押回七星公安分局拘留所非法关押,一直到二零零一年十二月二十五日才得以释放。

第二次被非法劳教

佘怀忠在二零零一年十二月二十五日释放后第十天,法轮功学员田宝玉打电话邀请佘怀忠和石孟昌到家里玩,谁知田宝玉家的电话被公安局卑鄙的监听,佘怀忠刚到田宝玉家十几分钟,建三江公安局国保大队大队长于荣、七星公安分局副局长刘宗山等六-七个警察闯进来,在没出示任何手续的情况下,对田宝玉家进行抄家,然后把佘怀忠、田宝玉、石孟昌绑架到七星拘留所,又对佘怀忠、石孟昌家进行抄家,十几天后,把他们三人非法劳教三年,送到黑龙江绥化劳教所。

佘怀忠经绥化劳教所医院、绥化人民医院体检确诊,心脏有问题不符合劳教条件拒不接收,非法押送佘怀忠的警察周记、朱建华气急败坏,立即与建三江联系,后来听说他们用见不得人的手段,通过送礼走后门把佘怀忠强行送到绥化劳教所劳教。绥化劳教所是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最邪恶黑窝之一,绥化劳教所迫害法轮功的手段;强制洗脑,酷刑折磨,包夹限制自由,强制超负荷奴役劳动。

(一)遭受强制洗脑。

佘怀忠被单独关在一个房间,强行看中共污蔑法轮功的录像,影碟,旁边有两个刑事劳教人员和警察看管,声音放的很大,不听不看就拳脚相加,警察时不时的拿着电棍在铁门上放电,电棍在铁门上击起蓝蓝的火花,啪啪作响,进行恐吓,逼着看污蔑法轮功的书籍,或让已转化的人车轮式地轮番做“转化工作”,或警察找谈话,言语间都是威胁恐吓谎言和歪理邪说,每天把你搞得筋疲力尽,晕头转向,压力重重。又有一次为了转化佘怀忠,把佘怀忠单独关在一个房间里,用报纸把窗户门都糊死,白天屋里光线昏暗,两个一贯打架斗殴偷骗的劳教人员在虎视眈眈的看管着,共持续十九天。一次,绥化劳教所教育科长某某找佘怀忠谈话,要求佘怀忠立即转化,放弃对法轮功的信仰。佘怀忠跟他讲真相,他看到佘怀忠不转化,转而又似祈求的说,你转化吧,我都把你的转化材料写好了,你转化,我就有成绩了,给个面子。看到佘怀忠不答应,立即威胁说:你这样的,就的拿鞭子使劲抽你,把你抽的皮开肉绽,再撒上咸盐搓,然后粘上布,再撕下来,教你疼得死去活来,看你转化不转化。

(二)遭受酷刑折磨。

坐小板凳,每天都要坐几小时,或十几小时,由于长期坐着,佘怀忠屁股起了许多小疙瘩,坐在小凳子疼痛难忍。拳脚殴打,二零零四年大概在秋天,专门迫害法轮功的二大队二中队队长范晓东在他的办公室强行要佘怀忠转化,必须放弃法轮功信仰,佘怀忠坚持自己的信仰,范晓东立即大打出手,一脚踹在佘怀忠的肚子上,将佘怀忠踹倒,佘怀忠坚持站起来,又被踹倒,站起来又被踹倒,第三次站起来后又被抓住领子扇耳光,接着又被范晓东抓住领子和头发,把佘怀忠的头使劲往墙上撞,也不知撞了多少下,那声音撞到咚咚响,然后恶狠狠的问,“你还炼不炼了?”佘怀忠说“炼”,范晓东说你们法轮功如何不好,佘怀忠质问范晓东:今天是你打了我,还是我打了你,谁好谁不好,谁善谁恶,不是一目了然吗?他不假思索的说:我本来就不是好人。然后范晓东又抡圆了胳膊照佘怀忠脑门狠狠的打了一掌,匆匆而去。

酷刑演示:暴打
酷刑演示:暴打

绥化劳教所对法轮功学员酷刑折磨残酷迫害的手段是多种多样,如:拳脚棍棒殴打,电棍电击,不让睡觉,浇凉水,长期坐板凳,关小号,坐铁椅子,皮筋崩眼珠,烟头烫,罚站,等等。和佘怀忠在一起被迫害的法轮功学员潘学坤曾被绥化劳教所警察用两把三万伏,二把二点五万伏电棍电击,直到打没电为止。潘学坤多次被电棍击晕,曾被六、七个警察拳打脚踢至昏迷,还被警察用木方子打双腿,排着打,腿肿的脱不下裤子,潘学坤曾被六次毒打之昏迷。法轮功学员李绍铁,被多名警察毒打全身黑紫,脸部变形,用皮筋崩眼珠,当时啥也看不见了,疼痛难忍。这样案例实在太多,特别在二零零三年有一个阶段绥化劳教所要强化转化法轮功学员,每天都能听到法轮功学员被酷刑迫害中传出的阵阵惨叫声,当时绥化劳教所警察在洗澡间酷刑折磨,逼迫法轮功学员转化,放弃对法轮功的信仰。据到洗澡间打扫卫生的普通劳教人员回来说:哎呀,那里地上墙上全是血,擦了很长时间才擦干净。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三)恶警用“包夹”看管迫害。

包夹就是警察指使一个或两个普通劳教人员(即因打架、偷盗、欺骗,嫖娼、黑社会、地痞流氓被劳教的人员简称普教)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这些普教在警察的指使强迫下,在减期,奖励的诱惑下,每日二十四小时看管着法轮功学员,限制法轮功学员人身自由,肆意辱骂、殴打善良的法轮功学员,这使法轮功学员的处境更加艰难。这些普教人员是因沾染恶习,和流氓成性才被劳教的,可是在绥化劳教所他们的恶习不但没有得到改变,反而在中共警察指使下更加肆无忌惮的在迫害法轮功中,恶习不断被加强,恶性更加膨胀。他们和中共警察互相配合狼狈为奸,高喊法轮功不转化就火化。一次,一个法轮功学员不堪忍受普教的打骂,向警察状告普教的恶劣行径,警察气急败坏的说:你还告他们,他们和我们是一伙的。不打自招的暴露出警匪勾结,迫害善良的丑恶嘴脸和流氓本性。据普教黄海波透漏,他和另一个普教曾包夹一个绝食多日的法轮功学员刘岩,警察指使他们给绝食的法轮功学员强行灌食时加入大量的盐,法轮功学员刘岩痛不欲生,呼喊着要喝水,可是警察没有给刘岩水喝。以后刘岩身体每况愈下,听说刘岩被释放后不长时间,就死在家中,一个非常善良的才三十左右的小伙子,就这样被绥化劳教所迫害致死。

其实这些普教也是很悲惨的,绥化劳教所警察为了使这些普教无条件的配合他们迫害法轮功学员,经常对普教大打出手,一次中队长曾令军只因一个普教风纪扣没扣上,抡圆了拳头将他打倒在地,又端起一个装满土的花盆向他的头部砸去,当场砸晕过去,半天才苏醒过来,开始大家都认为他被打死了,场面十分恐怖。绥化劳教所这种做法的目的,一是迫使普教无条件服从警察的指使迫害法轮功学员,二是用这种惨无人道的手段恐吓法轮功学员,制造高压恐怖气氛。三是使这些普教在警察的残酷迫害下,不断的把他们的怨气发泄转嫁到法轮功学员身上。在残酷的肉体折磨和精神摧残之下,绥化劳教所有多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精神失常。

(四)奴役劳动。

绥化劳教所强迫法轮功学员干活,指标定的非常高,每天工作达十多小时,甚至十五六个小时,而且必须手脚紧张的去干,否则根本就完不成指标,完不成任务就会遭到普教和警察的喝斥、辱骂和殴打。在干活中有的是出口到外国的,如挑牙签,这些商品卫生标准要求是很高的,但在绥化劳教所卫生条件是根本达不到的,紧张的劳动中也没有时间去搞个人卫生的。由于长期遭受肉体折磨和精神摧残和超体力奴役劳动,佘怀忠身体日渐消瘦,衰老,头发斑白,满脸皱纹,驼背,腿脚行走困难。

二零零五年一月佘怀忠在绥化劳教所三年期满,本应无条件释放,可是建三江六一零却派七星六一零警察袁新尧、丁到绥化劳教所将佘怀忠和另一个法轮功学员非法押回,开始还要戴上手铐,遭到佘怀忠严厉拒绝。非法押回后又被非法关押在七星洗脑班,三个月后被释放。以上参与迫害佘怀忠的责任人建三江政法委书记王甲林、副书记侯吉亭,建三江公安局国保大队于荣,建三江六一零主任包军,七星公安分局局长王继松,副局长刘宗山,政保股周记七星农场书记石忠诚,副书记六一零主任李振彪,副主任黄树祥。

再次被绑架迫害

二零零六年十月七星公安分局副局长刘宗山带领十几个警察突然闯进佘怀忠家,刘宗山命令四个警察不由分说的把佘怀忠抬起来绑架到警车里,有两个警察把佘怀忠的妻子张守芬按倒在地,一个叫邧东的警察推搡佘怀忠的近八十的老父亲,并用膝盖顶撞老人,参与绑架知道名字的警察有一警区警长郭廷俊,治安队长王军力,王军力拧着佘怀忠胳膊和几个警察把佘怀忠按在警车里。佘怀忠说松开我,王军力喊着就不松开,佘怀忠质问你们为什么老是迫害好人,王军力说,不迫害好人不能升官。(此人后来提为副局长,后又提为教导员)

佘怀忠被绑架到七星派出所后绝食抗议无辜的迫害,绝食七天后七星公安分局给佘怀忠灌食,他们找四、五个在拘留所关押的人员按着佘怀忠胳膊、腿和头强行灌食,被强行灌食是十分痛苦的。佘怀忠绝食二十一天,被灌食三次,在佘怀忠绝食的第二十一天生命垂危,在佘怀忠家人强烈要求放人的呼声中,建三江政法委六一零才同意放人。

佘怀忠按真善忍做一个好人,却无辜被迫害,共计被非法关押,劳教五年零三个半月。

遭受的经济迫害

佘怀忠从一九九九年九月被迫失去工作后,又在二零零零年一月被非法关押、劳教至二零零五年四月连续五年零三个半月失去人身自由,没有任何收入,佘怀忠的妻子张守芬在教育部门工作,也因修炼法轮功上访被非法关押和劳教连续四年零三个月,并失去工作没有任何收入。

佘怀忠被关押和劳教期间,佘怀忠的两个孩子正在上学,失去父母抚养的孩子只好和年迈的爷爷奶奶相依为命,只能靠爷爷奶奶微薄的退休金上学和生活。

佘怀忠被非法关押劳教迫害五年多回来后,由于长期精神上的摧残,肉体上的折磨,营养上的缺乏,佘怀忠张守芬身体非常虚弱,走路都困难,为了给孩子付高昂的学费,只好卖掉房子,拖着虚弱的身体去打工,由于身体虚弱,年岁大,打工时身体极度疲劳,工作十分艰辛。佘怀忠找农场和建三江管局要求给经济帮助,他们说:你不转化不能管你。二零零六年七星农场办理职工解除劳动赔偿金,七星农场劳资科张志刚又无理拒绝办理。

佘怀忠的妻子张守芬在被非法关押期间,七星六一零强迫家人交五千元保证金,张守芬到北京上访又被七星三中扣发工资五千多元。

家人遭到严重骚扰

佘怀忠被非法关押五年期间,佘怀忠的妻子张守芬也被非法关押劳教四年多,佘怀忠年少的两个孩子无人抚养,只好和年迈的爷爷奶奶住在一起,靠爷爷奶奶微薄的退休金生活和上学,建三江六一零,七星六一零连佘怀忠的两个老人和两个年少的孩子也不放过,每当节假日,或所谓敏感日,建三江六一零和七星六一零人员,佘怀忠父母(已退休)单位的领导、保卫干事,片警,居民委,孩子所在的学校的书记校长都到佘怀忠父母的家里进行监视,看管,污蔑宣传,强制教育,恐吓威胁,逼迫表态。佘怀忠的小女儿上学的七星一中,竟派几个学生到佘怀忠父母家里看着佘怀忠的小女儿,甚至限制人身自由。

佘怀忠父亲所在的七星二中的保卫干事,有的时候到佘怀忠父亲家里一坐就是一天,进行监视。建三江六一零主任包军,七星六一零主任李振彪带着五,六个人到佘怀忠父母家里气势汹汹的逼迫两个老人表态。七星派出所也把佘怀忠的父母叫到派出所谈对法轮功的认识。

佘怀忠夫妻被非法劳教后,人走家空,房子几年无人住,也被七星警察打碎门玻璃开门进去,进行非法搜查,拿走什么无人证明,至今也没有人通知佘怀忠和家人。

中共邪党残酷迫害佘怀忠的目的,就是迫使佘怀忠放弃法轮大法的信仰,改变佘怀忠用真善忍做好人的理念,泯灭人的良知与善念,在迫害中所使用的手段都严重违背了人的良知和道德,严重侵犯了公民的基本权利,是违法犯罪。所有迫害法轮功的人都将受到法律的正义审判。我们奉劝那些迫害法轮功者,立即停止迫害法轮功,立功赎罪,给自己和家人留一条后路,不要失去这万古机缘。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