佳木斯市公安局:你来问我 我就绑架你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四月十八日】(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霍金平的哥哥和嫂子匆匆从外地赶来,想询问自己弟弟的下落。没想到,仅仅一个小时的时间,自己被佳木斯市公安局绑架。同时被绑架的还有六人。目前他们被非法关押在佳木斯看守所。

二零一二年四月五日上午十时左右,法轮功学员霍金平(大军)的哥哥和嫂子匆匆从外地赶到佳木斯公安局,询问霍金平的下落,人已经失踪好多天了,没有一点音讯。家人很着急,这不是霍金平第一次被绑架了,以前也是这样,人被公安带走后,家人只能四处寻找。

霍金平的哥嫂和陪同他们的法轮功学员王燕欣和徐淑兰来到了佳木斯公安局,接待他们的公安局国保大队的警察说:“这事我们不管,你们去反邪教支队。”(编注:中共是真正的邪教)他们只好又来到佳木斯公安局的这个支队,警察告诉他们说:“留下电话号码,回去吧,明天上午九点打电话告诉你人在哪里。”家人无奈,只好来到霍金平的朋友,法轮功学员王清荣家等待消息。

热心的主人做好了饭菜,款待焦虑的家人。可是谁也没有想到,警察们设下了圈套,故意让他们先回去,随后跟踪。中午十一点多钟,佳木斯公安局和前进公安分局的十几名警察闯到王清荣的家里,没有出示任何合法的手续,录像、照相,在场的法轮功学员们抵制警察的恶行,坚决不跟他们走,几个警察们一起上手,强行把他们拖下楼,绑架了霍金平的哥嫂和五位法轮功学员侯德庆(王清荣的丈夫)、王燕欣、徐淑兰、李桂芳、吴启莲和吴启莲不修炼的丈夫尹光。

王清荣在现场昏倒才免于被绑架。警察非法抄了她的家,掠走了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先生的书籍和画像、挂历、剪刀、电脑、电源线、电池,包括写了字的小纸条。尹光身上的工作证、几个存折和身份证也被警察抢走,车子拍了照,并非法扣留。目前霍金平的哥嫂情况不明,其余六人被非法关押在佳木斯看守所。

事情的起因是,今年的三月十三日晚霍金平在法轮功学员郭静芬家做客时,三辆警车和一辆上方带有一大圆盘状物的专门用来精确定位的车包围了她在向阳区行社区租住的房子,据说这次绑架是黑龙江省公安厅、佳木斯公安局和国安跟踪了霍金平一个月后实施的。霍金平和郭静芬他们相信他们修炼法轮功没有罪,警察的行为是违法的,所以他们拒绝开门。警察一直不离开,僵持到第二天早上三点多钟,警察威胁到如果不开门,就将门破坏。最后,警察劫持了室内的三人,霍金平、郭静芬、郭静芬上初中的孩子,并在没有任何手续的情况下,抄了家,抢走电脑等物品。

三人被绑架到佳木斯向阳公安分局,警察们将他们隔离,霍金平的一只手和一只脚分别被铐在椅子上。在郭静芬家人的强烈要求下,未成年的孩子才被允许回校上课。当天下午,霍金平和郭静芬被送到佳木斯看守所继续迫害。目前,郭静芬在佳木斯看守所非法刑拘。霍金平在被绑架后一直绝食抵制迫害,几天后从看守所被带走,据说被非法关押在建三江青龙山洗脑班,详细情况不知。

多年来,中共邪党在迫害法轮功学员时一直奉行的手段就是不讲法律。一个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就是失踪了,家人没有任何获取信息的方法。家人要想找到人,就得自己挨个地方找。

霍金平的家人多年来承受了很多的痛苦和磨难。

九九年霍金平为给法轮功说句公道话,进京上访。二零零零年他被非法劳教,在劳教所里吃了很多的苦,劳役、酷刑。二零零零年十一月三日他与十一名法轮功学员从劳教所里闯了出来,从此过着颠沛流离的生活。

二零零零年,一位未成年的十七岁的法轮功学员在佳木斯看守所非法关押期间,见证了法轮功学员霍金平因绝食抗议非法关押,被警察强行戴上四十八斤大铁链子,每天强行灌食二次,十多天。

吴哲,佳木斯公安局专案大队大队长,曾多次参与或指使手下酷刑逼供折磨霍金平,用烟头熏、手指之间夹子弹头,然后狠握住手指让人疼痛难忍等,手段极其阴险毒辣。

酷刑演示:泼冷水
酷刑演示:泼冷水

二零零五年,霍金平被绑架到鹤岗市第二看守所,鹤岗市向阳分局刑警队警察他关在铁笼子里,烟头烧他的脸及耳朵、用脚踢他、在寒冷的夜里往他头上浇水,穿很少的衣服,开着窗户冻他四十多天,他全身不住发抖,周围的犯人和警察身穿军大衣还感觉很冷。然而这并没有使他放弃修炼。

酷刑演示:火烫(绘画)
酷刑演示:火烫(绘画)

多年的经历,给家人形成了迫害的阴影。得知霍金平被绑架的消息,霍金平的哥哥和嫂子深知中共邪党迫害手段的残酷,赶紧从外地赶来寻找弟弟的下落,因为他们知道自己的弟弟修炼“真、善、忍”是个好人,正在蒙受不白之冤,作为家人他们得把弟弟救回来。

人生地不熟的他们找到弟弟的朋友——法轮功学员,希望他们帮助自己,寻找和营救亲人,因为他们相信这些人真的是和他们一样担忧着霍金平的安危。虽然他们同霍金平不是很熟,但是共同的信仰使他们的心是联在一起的,他们不能坐视不管,就象他们不能看着世人被谎言蒙蔽出来讲真相一样,于是他们自愿走出来帮助寻找霍金平。

她们是侯德庆(王清荣的丈夫)、王燕欣、徐淑兰、李桂芳、吴启莲和吴启莲不修炼的富有正义感的丈夫尹光。

王燕欣,49岁,退休前是佳木斯百货大楼的售货员,连续多年被评为市、省级先进个人、劳动模范标兵、十佳营业员。《三江晚报》的记者二零零三年在专访时问她:“你的善从何而来?”她坦诚地说:“我的善来自于法轮功,早在98年我就开始读《转法轮》了,我是按照‘真、善、忍’这三个字在做人,我的工作表现也是由于我修炼了法轮大法后自然而为的。与王燕欣相依为命的哥哥年前出现脑出血症状,至今生活不能自理,王燕欣被绑架,哥哥无人照料。

吴启莲,这位佳木斯市肉联厂职工医院主管护理师,一名优秀的护士,在修炼法轮功后神奇的长出两条割掉的肋骨,这件事还被熟知她的人称作是奇迹。九九年单位精简人员,有一个下岗名额,吴启莲为了别人有一个稳定的工作而主动下岗。单位同事都说:“当今社会只有法轮功学员是为别人着想的好人。”

就是这些善良的法轮功学员放下自己的安危,陪伴着家人寻找失踪的霍金平,希望自己的陪伴能给他们带来鼓励和安慰。然而,面对他们的却是暴力绑架。

四月五日下午二时左右,有目击者看到法轮功学员李桂芳被四个警察从前进公安分局抬了出来,她和王燕欣、徐淑兰先被强行带到佳木斯肿瘤医院,后又带到佳木斯结核医院检查身体,在结核医院的卫生间里,目击者看到李桂芳身体极度虚弱,身旁还紧跟着一男一女两个警察,很奇怪的问李桂芳怎么了,警察造谣说是炼法轮炼的。检查完身体之后,又被送回前进公安分局。其他人被绑架后没有任何消息,也没人看到他们。

现在被绑架的法轮功学员的家属都很担心他们的处境,他们希望每个人伸出正义的手都来关注这场迫害,制止警察的犯罪行为。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4/18/佳木斯市公安局-你来问我-我就绑架你-25582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