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法轮功获新生 佳木斯夫妇屡遭中共迫害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四月二日】(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黑龙江省佳木斯市姚忠良、叶莉艳夫妇坚持修炼法轮大法,坚持对民众讲法轮功真相,十三年来,一直遭中共迫害。最近社区中共人员还闯上门,将他们家的对联撕毁。

二零一二年三月二十日,佳木斯市东风区东新社区主任袁鞠萍、组长陈某等人闯到姚忠良、叶莉艳夫妇家,把他们家过年时贴的对联强行撕毁,把楼道里贴的法轮大法好等真相资料也强行撕毁了,临走时袁鞠萍还威胁说,下次她来若不开门,就打电话叫派出所警察来。

中共人员多次骚扰

二零一一年秋冬季节交替的时候,新社区主任袁鞠萍和其社区人员,先后三次闯到姚忠良和叶莉艳家骚扰,嘴里说着“我是东新社区主任袁鞠萍,来看看你们”,上楼后却四处窥视,并叫嚣:“你们在我的社区住,就得听我的。”她还说她是东风区组织部王科明让她来的。

继袁鞠萍之后,又有东风区综合治理办公室的王某和一不知姓名的人冒充社区的到姚忠良、叶莉艳家继续骚扰。

叶莉艳的妹妹因惧怕共产党的淫威,在不明真相的情况下,也去姐姐家和姐姐、姐夫吵闹。

修大法获新生

姚忠良、叶莉艳夫妇都是通过修炼法轮大法获得新生的。

姚忠良的母亲在文革中,被打成臭老九,承受不住各方面的压力,在姚忠良满月四天后,得了精神病。姚忠良从小是由祖父祖母抚养,祖父祖母相继去世后,他无依无靠,思念亲人,开始借酒消愁,抽烟喝酒没有节制,不能自拔,对生活失去了信心。

一九九五年姚忠良喜得大法,从此浪子回头,戒掉了抽烟喝酒的恶习,按照“真、善、忍”的理念严格要求自己的言行,由一名浪荡青年改变成为一名具有一定成就的高压焊工。姚忠良经常感慨的说;“没有李老师的法轮大法,就没有我今天,我今天的这一切都是法轮大法所赐予的。”

叶莉艳毕业于黑龙江财政专科学校,主修财务会计专业,在她上大学三年级的时候,一场车祸险些失去生命,从此生活不能自理,双目视物不清,对生活失去了信心。一九九八年喜得大法,读完宝书《转法轮》后,明白了人生为何?知道了生命的真正意义是什么,对生活从新燃起了希望,充满了信心。叶莉艳修炼法轮大法前经常问的一句话就是;人为什么活着?人生的目的是什么?当她读完宝书《转法轮》后,一切都豁然间明白,一切答案都在宝书《转法轮》里。

十三年中屡遭迫害

二零零零年六月中旬,姚忠良、叶莉艳夫妇二人进京证实大法,遭到绑架,在南岔收容所被非法扣留一宿。第二天佳木斯市向阳公安分局一指导员与一警察把他们带回向阳公安分局。由于他们户口不在向阳公安分局,就被送到前进公安分局所辖永安派出所。因他们没有自己的房子,恶警们以此为由,强迫他们把户口迁出,落户口就成了一个艰难的问题。

二零零一年二月过新年期间,江氏集团导演了天安门自焚伪案,栽赃陷害法轮功,毒害世人,挑起民众对大法的仇恨。为了澄清事实,告诉世人不要被谎言所蒙蔽,姚忠良夫妇二人抱着刚刚八个月的孩子,又一次踏上了去北京证实大法的路。他们在天安门拉开“法轮大法好”的横幅后,被天安门派出所警察绑架,非法关在一个大铁笼子里,一小时左右被强行送往佳木斯驻京联络站,被郊区公安分局韩铁利和张某看管三四天左右,然后又由佳木斯市东风公安分局所辖佳东派出所孔某和造纸办事处一女职员绑架到火车上。

在山海关,姚忠良、叶莉艳夫妇二人抱着孩子下了火车,孔某慌忙喊抓小偷,不知情的游客们将姚忠良按倒,孔某急忙找来乘警和列检,把姚忠良强行拖上火车后,孔某把姚忠良强行戴上手铐。姚忠良边挣扎边向旅客讲述法轮功真相,这时孔某和乘警为了避人耳目,强行把他们拖到无人的餐车后,毒打姚忠良,打的鼻口流血,牙齿松动。叶莉艳抱着孩子大声喊,“不许打人!”他们就恐吓说:“再喊,连你们一起打!”

回到佳木斯后,孔某通知东风公安分局和佳东派出所,他们用警车把姚忠良一家三口拉到佳东派出所。后将姚忠良劫持到看守所非法关押八十九天,勒索了七百元钱后才放他回家。

姚忠良回家前,东风区政府刘书记(女)、东风区六一零魏某(男)、东风公安分局政保科隋士民及田某经常打电话或当面骚扰叶莉艳。当时丈夫被关押、孩子还小,既没有经济来源,亲人也不理解,邪恶还经常骚扰,多方的压力压得叶莉艳喘不过气来,每当听到电话和敲门声,心就嘭嘭跳个不停,心理的承受力达到了极点。邪党人员在叶莉艳精神极度疲惫时,大约在二零零一年五月逼她违心地写不炼功的保证,中共人员们还强迫她上电视说不炼法轮功了,虽然她并没有顺从他们说什么,但还是被镜头晃了一下。

姚忠良回来后,夫妇认定修炼“真、善、忍”做好人,是最正的,怎么能向恶人保证呢?于是夫妇二人写了一份严正声明递交到佳木斯市公安局,声明表示继续坚修法轮大法。之后,佳木斯市东风公安分局隋士民和田某到他们家,把姚忠良诱骗到东风公安分局,当晚把姚忠良关入看守所,迫害十一天后,在没有通知家属签字的情况下就被强行关押到佳木斯劳教所继续迫害。

在劳教所期间,恶警害怕姚忠良炼功,恶警刘宏光、杨春龙、郭刚和王长玉等每天晚上轮番用手铐把他铐在床上,长达一年之久。后来姚忠良绝食反迫害,刘宏光就领着一群恶警把他扣在床上强行灌食。后期,姚忠良在里面开始炼功,被恶警姚幸福强迫逼坐老虎凳三天三宿。

酷刑演示:老虎凳
酷刑演示:老虎凳

在姚忠良被非法劳教期间,东风区建国路街道办主任等人与沿音社区王忠民,经常到叶莉艳的住处骚扰。二零零二年的一天晚上八点多,佳木斯市东风公安分局所辖建国路派出所恶警和佳木斯市东风区沿音社区原社区主任王忠民,闯到叶莉艳的住处,企图绑架她,幸被亲人制止。

东风公安分局隋士民还经常打电话骚扰,造成她父母兄弟姐妹也不理解,天天监视她的行动,不让出屋。叶莉艳为了营救丈夫,抱着孩子分别去了市妇联、市六一零、建国路街道办、市劳教所等有关部门,要求无条件释放她的丈夫。在去劳教所时,还被那里的恶警打了,从楼上拖到楼下,把衣服也给撕坏了,怀里的孩子吓的直哭。回家后,惧怕共产党的淫威且不明真相的父亲,听说她到处找人说理,吓得对她大打出手。

恶人持续骚扰 好人居无定所

二零零三年十月,姚忠良出狱回家,夫妇二人开始借钱租房子住,可邪恶之徒还是不放过,经常去他们的住处骚扰。由于没有房子,居无定所,经常搬家,每搬到一个新的地方,不是长胜派出所或建国路派出所恶警,就是沿音社区或建国路街道办人员上门骚扰。有一次,夫妇二人又被迫搬家,恶徒们找不到,建国路派出所恶警就到学校找姚忠良上一年级的儿子,当时孩子才七岁,非常害怕。

粘贴真相资料被绑架

二零一零年十月的一天晚上,姚忠良、叶莉艳夫妇二人出去粘贴真相不干胶,被佳木斯市东风公安分局治安科三个恶警发现,强行绑架到东风公安分局,并非法闯入家中抢走一台电脑、两台打印机和一些大法书。恶警们非法审讯他们至凌晨两点多,当时一个恶警出拳打叶莉艳,之后不久叶莉艳就开始心发慌,浑身突突成一团,打她的恶警说她是装的。恶警们连夜把姚忠良、叶莉艳夫妇二人送到看守所。看守所值班人员看姚忠良一瘸一拐(一个月前在工作中受伤导致),叶莉艳浑身哆嗦还恶心,就拒收。无奈之下,恶警们又把他们俩拉回东风公安分局,向家人勒索五千元后才放出。

这场迫害还没有结束,目前还有很多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关押在劳教所、监狱、洗脑班里遭受迫害。希望世人,好好了解一下今天身边所发生的事情。善恶有报是亘古不变的永恒天理,希望你们能够呵护善良,抵制邪恶,为自己和自己的家人选择一个美好的未来。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