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州市榆中县金吉林十年冤狱将满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四月二十二日】(明慧网通讯员甘肃报道)甘肃省兰州市榆中县金家崖村五十岁的法轮功学员金吉林因信仰真、善、忍,坚持修炼法轮功,遭中共残酷迫害,二零零二年五月被非法判重刑十年,先后被非法关押在兰州市看守所、兰州监狱、定西监狱,至今仍被非法关押在酒泉监狱,二零一二年五月二日十年冤狱期满。

金吉林的妻子二零零八年十二月二十二日在病痛煎熬中离世,当时家中老母病痛卧床不起,一双年幼的儿女面对母亲的尸骨痛哭无依,见者无不落泪。在乡亲的陪同下,金吉林的儿子再次找到兰州监狱,恳求监狱能让金吉林回家料理后事。但兰州监狱九队管教张海军代表监狱方说金吉林在狱中“表现”不好,断然拒绝孩子的哀求,连见父亲的要求也不允许。

兰州市看守所的迫害

二零零零年三月,金吉林进京上访,被榆中县公安局恶警押回非法拘留十五天。二零零零年九月上旬,金吉林因讲大法真相被榆中县公安局恶警非法抄家,并从公路上劫持到榆中县看守所。看守所恶警陈文刚搜去金吉林身上二百多元钱,并指使犯人夜里用被子盖住金吉林暴打。

一月后,金吉林被劫持到平安台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一次平安台劳教所五大队开会,邪恶之徒诽谤大法,金吉林第一个站出来喊“不许诬蔑”,其他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学员也高喊“不许诬蔑”,金吉林当场被关禁闭七天。

二零零一年十月五日,金吉林走出劳教所。同年十一月中旬,金吉林因讲真相被恶人构陷,被迫流离失所。二零零二年五月三日,金吉林和另外九位法轮功学员,在兰州被公安局恶警绑架,并送往西果园看守所。同年十一月下旬,被榆中恶警劫持回榆中非法判刑。金吉林高呼“法轮大法好”,遭榆中恶警残酷暴打,打昏后由两人架住被非法判刑十年,随后送回西果园看守所。

二零零三年二月至三月,金吉林多次要求和家人见面,看守所无理不让见。金吉林向看守所提出严正抗议,指责他们这种没有人性的做法。然而,他们非但不让见,反而由所长王延辉和恶警王振亚给金吉林加戴刑具,名曰“穿背”,就是戴上脚镣,再把双手背到后面,用钢筋做的土铐子勒紧手腕铐住,然后再把脚镣和手铐用10公分长的8号铁丝穿连在一起,叫“穿背”,这样使人蹲不下,站不起来,只能跪着,手腕被坠得生疼,只能侧身肩着地,双脚尽量向后上提,生活不能自理。金吉林被加戴刑具长达5天,手肿得象馒头,铐子陷进肉里,手腕糜烂,浑身肿烂,不能穿衣服。恶警给金吉林“穿背”的时间是二零零三年三月二十五日早至二零零三年三月二十九日下午。

兰州监狱的迫害

二零零三年十一月上旬,金吉林被转到兰州监狱。金吉林一下车就高呼:“法轮大法好”,被恶警戴上手铐脚镣关禁闭七天。在禁闭室被迫害的法轮功学员都被恶警戴上手铐脚镣,用铁丝穿在一起,吃饭时只能用手抓,不给筷子,不准带被褥,只能和衣躺在水泥地上。

定西监狱的迫害

二零零四年三月十六日,兰州监狱又把金吉林送往定西监狱进行暴力迫害。在定西监狱,金吉林高喊“法轮大法好”,并对恶警讲大法真相,恶警们不但不听,还对金吉林血腥迫害。二零零四年三月二十六日,恶警用数根电棍长时间击打金吉林,同天,教育科科长姚小强与该科一陈姓指导员将金吉林强行在监狱内看守,对其進行迫害。他们用电棍在金吉林颈、脸、唇等部位以及往嘴里塞等方式电击灼烤达三小时之久,致使金吉林脸部红肿、脱皮。三月二十八日,姚小强伙同监狱科长康希凡及其他几名队长,将金吉林固定在老虎凳上,用电棍进行电灼烤数小时。第二天,继续用同样方式对金吉林進行摧残迫害,致使金吉林脸部肿大,双眼几乎成一条线,视物模糊。由于电弧灼烧,几日后致使金吉林颈部、其它被电击处化脓溃烂,流血淌脓,身体严重烧伤,生命垂危。监狱内散布谣言说:金吉林身上长了疥疮,说该法轮功学员有病不吃药。恶警说起谎来脸不红,心不跳。恶警为防止暴行外泄,从三月二十八日到五月十九日,金吉林被关禁闭达五十三天之久,期间拒绝家属探视。

二零零四年九月三日,法轮功学员毕文明看大法书时,被指导员王进发现并没收,金吉林喊:“书不能拿去!”不法人员王进、李清风、王正红、齐永慧、李为民、康新义、万队长、队长孙某等人恼羞成怒,把金吉林、毕文明戴上手铐挂在天车上。王进等拿八根电棍指使犯人申伍忠、孟福来对金吉林、毕文明拷打,毕文明喊“法轮大法好”,金吉林也接着喊“法轮大法好”。恶徒把毕文明打昏后,才把俩人放下来。毕文明的脾脏被打破当场死亡。恶警用数根电棍长时间殴打、电击,致使金吉林身体伤痕累累,体无完肤,流血淌脓,因吊挂时间长,致使金吉林肩关节脱臼。事发之后,法轮功学员金发明去找监区长质问:“你们是管理部门,谁给你们光天化日之下把人打死的权力?”因毕文明家属上告,检察院去后,定西监狱恶警教唆凶手申伍忠、孟福来说毕文明是自杀的,使事情不了了之。为防消息外泄,定西监狱把金吉林关禁闭五十天。出来后每天让四个人严管金吉林,不许和任何人接触,上厕所都跟着。

又转到兰州监狱

二零零五年十二月十四日,金吉林又被转到兰州监狱。监狱恶警一直不让金吉林家属探视。先被非法关押在九监区,一直遭受残酷迫害。从二零零六年十二月二十九日到二零零七年十二月十一日,一年零十二天里,平均每天金吉林睡觉不足一小时。长达一年多的时间里,折磨是没有人性的残酷,拳打、脚踢、针扎、戳眼、开水烫、冷冻、冰水泡、臭袜子塞嘴,不让睡觉,十天至二十天不让碰床睡一分钟。

二零零六年十一月二十九日,兰州监狱九监区把金吉林关小号室,恶警张海军安排四个犯人不让金吉林睡觉,二十四小时不关灯。白天在警务室张海军用他们制作的各种栽赃陷害、诬蔑大法的书面材料让金吉林看,晚上由犯人冉向阳、王奋发、陈慧、苏世勤在号室播放邪党造谣的“自焚”光盘。连续一星期每天只许睡一小时觉,作所谓的“转化”。

二零零六年十二月二十二日开始,强迫金吉林每天看邪党造谣光盘,在看光碟时,冉向阳从背后一脚把金吉林踢到地上毒打。从二零零六年十二月二十六日到二零零七年一月七日早,没让金吉林睡一分钟觉。晚上收号子后把衣服扒了,压倒后就边打边泼冷水,金吉林只有在水里趴上一夜。金吉林告诉教导员张海军犯人如何打自己时,张海军说:“谁打你了?”回到号子后被打得更狠。犯人边打边说:“让你再给干部说,看你还说不说了,监狱的一百多道菜都要给你用(监狱里将打人的法子称为菜)。”还说:“这是干部交待的,就是要搓你,这是我们的改造任务。”其间每二十四小时只让睡一小时觉。

二零零七年二月十二日(过年前二天),副科长何百鑫找金吉林谈话,金吉林说了犯人打他的事,何说:“那有啥,公安局审案子采取些措施那都是应该的。”二零零七年三月三日,犯人冉向阳出狱后,由犯人王奋发、陈慧、苏世勤三人白天黑夜二十四小时不让睡觉、毒打、折磨、不让坐,一直站着或狠踏、踢、打倒在地,从这边踢那边踏。脚肿的穿鞋都困难。腿肿起来,上厕所蹲不下。用拳头打头顶、手掌砍颈部、用拳击脸部。使左颈部肿的老高,嘴里边溃烂。再用二指戳双眼,双眼红肿。用拳击腹部,从脖子里灌冷水,晚上扒光衣服浇冷水,打开窗子让风吹、冻。导致金吉林吃不下饭、喝不下水,呕吐不止,人又焦又黑。再就是撕拧耳朵、用拳头砸耳朵,耳朵肿了,再压倒在地往嘴里灌消炎药,导致耳朵变形。压住身体用铲米饭的木制板狠劲在头上来回搓擦,十分钟一次,头皮肿起,头上有血珠渗出。用别针刺身上,内衣满是血点,用双手卡脖子,导致金吉林晕过去瘫在地上,随即就是一阵踢踏。每天都这样残酷折磨。

四月份犯人们把热水器放在热水瓶里,把水烧开,倒在不锈钢的茶缸里,把金吉林压贴在墙面上,把茶缸烙到身上,烙伤处结疤后,又用拳头把结的疤打掉,又流血又化脓。其间上厕所一天只让小便二次,4~5天不让大便,尿屎只能在裤裆里解。二零零七年七、八、九月份每天只准睡1~2小时。十月份监狱在九监区开严打会,又进来犯人王小军和王平。王小军、王平等犯人两手抓住金吉林肩头用膝盖狠撞胸部和腹部,疼痛能让人气结,白天从头上往脖子里浇灌开水,脖子里的皮被烫落结成黑疤。到晚上把衣服扒了浇冷水,又是开水又是冷水每天持续不断,实在无法活,二零零七年十二月十一日凌晨四时,被逼无奈的金吉林割腕自杀(这是逼迫无奈情况下的个人行为,是不符合大法要求的)。

二零零七年十一月十八日,金吉林家人去探望时,看见金吉林腰直不起来,手捂着胸口,说话很吃力,脖子上、手上都有青疤。眼球发红,眼窝陷下去。家人问教导员高生荣:“我们的人怎么成这个样子了?”高生荣说:“我们一指头都没动。”这期间家人向监狱管理局反映过金吉林身上有伤疤的情况。

二零零八年十二月二十二日上午,金吉林的妻子在病痛煎熬中离世。因为金吉林被非法长期关押,他妻子一直独自含辛茹苦的抚育两个上学的孩子,经济非常困难。常年的辛苦劳作,积劳成疾。二零零八年十一月底,金吉林的妻子一次胸痛,痛的昏了过去,才去医院检查,确诊为“胃癌晚期并左颌下淋巴转移”。因经济条件极差,没有做化疗或放疗治疗,直接回家保守治疗。在金吉林妻子重病期间,家属曾到劳教所要求释放金吉林。十二月二日,兰州监狱两个恶警到金吉林家做所谓的家访,拿摄像机不停的拍摄,拍摄完后将片子给金吉林看,并邪恶的说:“只要你写保证书,我们立马放你。”邪党恶警竟以金吉林妻儿的惨状要挟他放弃信仰,没有丝毫人性。

二零零九年四月三日,兰州监狱政委罗伟鑫要和法轮功学员金吉林谈一谈,罗伟鑫让金吉林进门时喊“报告”,金吉林未喊“报告”,直接进门,罗伟鑫问金吉林为什么不喊“报告”,金吉林说:“我不是罪犯,所以我不喊。”就因为这一句话,罗伟鑫就滥用职权,又一次非法将金吉林关进禁闭室。四月五日,是金吉林的接见日,当金吉林的家人在监狱接见室登记,要求接见时,却被告知不能接见,不给任何不让接见的理由。

二零零九年,非法关押在三监区的金吉林把自己在监狱受到严酷迫害的情况写信向省监狱管理局反应,问题不但没有得到解决,反而面对的处境更加邪恶,监狱长杨万成,政委陈小林得到监狱管理局的通知后,立即将金吉林当天秘密转押到酒泉监狱施加更残酷的迫害,妄图掩盖他们的罪恶行径。

酒泉监狱的迫害

二零零九年六月十八日,因金吉林在兰州监狱坚信大法,抵制迫害,绝不“转化”,被非法秘密转押到酒泉监狱继续迫害。在酒泉监狱关押在小房间,就是“牢中牢”里。在邪科科长赵戈壁和恶警的指挥下,由四名包夹恶人看管,完全失去自由。恶警恶人采取各种邪恶手段迫害:不准睡觉,不准坐,大小会批斗,拳打,背铐进行肉体迫害。强制洗脑,连续播放污蔑诽谤大法的录像片。除了有恶人跟着上厕所,不让到任何地方去。一个恶警说:“没办法,采取各种手段他就是不‘转化’,逼急了,他就自杀。”

以上仅仅是金吉林遭受迫害的冰山一角,从中不难看出兰州监狱,定西监狱,酒泉监狱的警察执法犯法,迫害手段毒辣、下流卑鄙,也突出了整个中共流氓集团对法轮功信仰群体的残酷迫害和邪恶。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犯下了群体灭绝罪和反人类罪,性质等同于纳粹战犯,届时,不仅国际特别法庭,就是中国的现行法律就足以把参与迫害者定罪。那些疯狂迫害法轮功学员,毫无良知的警察,他们破坏着法制,败坏着道德,他们的所作所为害人更害己,最终将会自食其果。

甘肃监狱管理局地址:甘肃省兰州市城关区静宁路222号 邮编:730030 区号:0931
局长:万治贵 副局长:郭建忠
监狱局政委:王禄维 0931- 8479338(宅电) 手机:13609331596
值班室电话:0931-8881081 信访室电话:0931-8872139
纪委电话:0931-8872121
兰州监狱地址:甘肃省兰州市佛慈大街298号 邮编:730046 电话:8364911-2015
监狱长:楚志勇 副监狱长:张全民
政委:刘元珍
管理科长:段宝峰
一监区:魏周东(中队长)、朱佳亮(分队长)、牛炫耀(教导员)
三监区:王明松、刘有仁(队长)
四监区:苏东海(教导员)、高振东(大队长)
七监区:沙里(教导员)、任宏俊(副教导)
八监区教导员:叶毅 监区长:赵之勇 分监区长:段小露
九监区:张海军(教导员)警号:6203583
十监区:监区长:李文 教导员:支山、戴学义
兰州监狱纪委电话:0931—8323059
兰州监狱办公室电话:0931—8362876
酒泉监狱:酒泉市祁连路16号(后可加注某车间或某科室名)邮政编码:735000 区号:0937
监狱长:姬培荣 0937--2611108
副监狱长:2614995、 2617883、2618466
办公室:2611236 纪委:2613952 监狱医院:2613700
政委:马占明 副监狱长:丁为民、王多强、吴怀军
狱政科(科长陈生凯、副科朱发红
生产科(科长方向,调度员胡斌)
教育科(科长马文相,副科穆红旭,编辑邢晓娟,)
邪恶科(科长赵戈壁,科员蒋海玉)
纪委、政治处、服刑指导中心(雒晓燕,马晓晴)
办公室(秘书何振杰)
卫生科(科长黄学军)
驻狱检察室张主任、李全忠
四监区警察 :李虎林(专门负责严管队的分队长),马强
四监区大队长 :戴继平 教导员: 蒲永斌
禁闭室队长:张志 其他警察:刘承军 朱志才、宁唯辛、白清峰
四监区其他警察:蒲永军 王国栋 叶生明 郭沫清 高克杰 刘晓东 张万雄 苏哲元 赵建平 段成贤
苏存柏,陈功林、涂军、李晓燕
一监区大队长蔡虎 警察:袁良栋、赵福英、葛海峰、蔺区长、张德龙
二监区队长安尚红 教导员潘立仁 警察张应发、寇克龙
三监区队长姜波 教导员赵全 警察赵建孔、刘海、陈文新、周建民、李正民
五监区队长李文成 教导员胡文华 警察杨浩军、宋向
六监区警察于学明、沈延军、王学强、王建刚
七监区队长韩雪松 教导员秦泉龙 警察张泽东、姚生银、程建新
八监区队长王东风 教导员翟文双 警察陈新华、宋建军、蔚红葵 于永双 王红星
一监区2663188 二监区2611158 三监区 5912472
四监区13993706006 五监区13893758681 六监区2632690
酒泉监狱警察、职工私人电话13893705522、13893754887、13893740350、13830768982、13909376694、18919363299、13993718878,15109379310、13993576996、13993706692)
定西监狱地址:甘肃省定西市001信箱 邮编:743000 区号:0932
电话:(0932)8212307 8212007 8212260 8212210
定西监狱长:石文瑞 0932-8212307 8212007
教育科长:姚晓强 电话:0932-8212260
教导员:王晓荣 副教导员:殷易军 监狱长:杨润
中队长:丘继承 政委:杨树平
兰州市第一看守所地址:兰州市九洲大道  邮编:730030
兰州市第一看守所所长:  赵志军
甘肃榆中县电话: 邮编:730100 区号:0931
1.县法院:
院长: 郝光林 5226209(办) 13909483206
副书记: 柯立荣 5228026(办) 5224856(宅) 13519651339
副院长: 陈勋 5222930(办) 5223217(宅) 13609395258
王维义 5237857(办) 5223816(宅) 13919929333
魏佩琴 5226206(办) 5232218(宅) 13609348999
办主任: 王海 5221824(办) 13609382968
县检察院:
代检察长:敬庆萍 5231313(办) 5221857(宅) 13919885850
副书记: 马渭兴 5232503 5223059 13993199397
副检察长:杨树瑛 5226890 5228851 13919132558
蔡泽臣 5232502 5234929 13893276989
办主任: 魏永健 5226892 5224297 13893387148
3.政法委:
书记: 韩悌勇 5235859
副书记: 王岷龙 5229238 13669366633
综治办主任:宋克海 5221674 5228112 13993151026
副主任: 赵玉华 5221674 5221972 13519603392
610办主任:高言林 5221674 13028705592
4.金崖镇 5301144
侯俊健 书记 5301001 13993157763
丁进厅 人大主席 5222832 13919822308
闫世海 镇长 5301144 5226489 13893281639 681639
郑明强 副书记 5223701 13893282089 682089
汉玉强 副镇长 5223789 13893440759 640759
张宗荣 副镇长 5652255 13919882795
唐霞 副镇长 13993199360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