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女子劳教所女恶警刘子维的残暴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四月三日】(明慧网通讯员河北报道)刘子维,河北邯郸人。现在是河北女子劳教所一个穷凶极恶的女恶警,警号:1356101. 她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追查国际恶人榜上,刘子维榜上有名。她具体恶到什么程度, 看了下面关于她的所作所为你就知道了。

刘子维原先是河北女子劳教一大队大队长,现在被调动到三大队。刘子维心理变态,以折磨法轮功学员为乐趣。她毫无人性、阴损狠毒,她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手段主要有:扒光衣服、抓阴毛、电击乳头、阴部进行性虐待;大夏天她让被关押人员在太阳底下长跑、曝晒;同样,大冬天她也强迫人脱掉棉衣棉鞋在院里挨冻。下面举几个典型例子。

1、对刘丽的迫害

石家庄法轮功学员刘丽,在二零零八年九月至十二月间,多次受到刘子维的虐待、疯狂毒打和酷刑折磨。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三日至十二日刘子维将刘丽以大字形吊铐在储藏室的窗户和暖气上整整九天九夜,刘丽痛苦得生不如死。随后刘子维亲自动手用高压电棍电击刘丽的乳头和头部,直到脸和鼻子被打破,鲜血流到肚皮上、身上、地上,因被打和虐待折磨造成刘丽听力丧失、眼睛流泪不能看东西、头痛;脸部、手、脚等部位高度肿胀;身体左侧从头到脚经常发冷、发胀等症状,手经常抽筋,神经憋胀难忍,心脏憋得上不来气,刘子维却不允许刘丽到医院治疗,以致消肿后在刘丽的左脸上留下了永久性的凹坑疤痕,至今有一只耳朵听力丧失,刘丽身心均受到严重伤害。

“上大挂”酷刑
“上大挂”酷刑

2、暴打并侮辱陈秀梅

保定市法轮功学员陈秀梅被刘子维多次殴打、体罚虐待,刘子维甚至吊铐她一个多月,造成右胳膊轻微伤残,刘子维还无故延期并造谣说陈秀梅是精神病。

二零零九年一月下旬,刘子维和普教张园园从上铺揪着陈的头发往下拽,同时扇耳光。拽下床来之后拳打脚踢,后又将其拖到小库房(小黑屋)进行暴力殴打,两人轮番上阵、扇耳光、抠脸、拳打脚踢、往墙上撞脑袋,还取来手铐将其铐在暖气管上狂打。后刘子维将门关严,用袜子堵住嘴,用鞋抽陈的脸,打了一个多小时,直到刘子维打累了。那段时间对陈秀梅进行殴打、辱骂成了刘子维的家常便饭,无论在任何情况下,只要不顺心,就暴打陈一顿。

二零零九年二—三月刘子维又把陈秀梅的双手铐到铁栏杆上,陈秀梅人站不直、坐不下;吊铐期间,只有在上厕所和吃饭的情况下才给打开,每天只给一至三个馒头,不给菜和粥,一昼夜只让上二次厕所,让其憋不住尿在裤子里,并且刘子维还指使值班普教朱丽英、刘娟、吴海霞、刘宗珍、张露玉、张园园等人随意殴打、辱骂陈秀梅。由于这次吊铐,直到现在陈的右臂还是呈现伸不直的症状,腿内还有肿块。唐山的张艳春和沧州的宋瑞仙是这次虐待的见证人,她们分别看到了陈被虐待的情况。

3扒光张艳春的衣服打得满脸开花

张艳春是一位未婚的女法轮功学员。二零零八年九月十九日,刘子维和女警赵雅丽、柳玉芬,将张艳春衣服扒光,并用剪刀把她仅剩的内衣剪的一丝不挂。用电棍足足电了四十分钟,直电到张艳春面色苍白,浑身颤抖、痛苦异常。刘子维等把张艳春单独关在没有窗户昏暗的小号(小库房)内,把她双手吊铐起来,打得浑身是血。将她铐在暖气上,用一个坐姿坐了四十八个小时。不让出门,吃喝拉撒全在里面。第二天,刘子维在张艳春已经肿的高高的脸上,狠狠打去,直到她打累了,才罢手。被打后的张艳春满脸开花、面目皆非、脸部完全变形。圆圆的眼睛只剩下一条小缝,脸和嘴肿的高高的,脸上青一块紫一块,连熟悉她的普教都认不出来她了。

酷刑演示:暴打
酷刑演示:暴打

不仅如此,刘子维还唆使在押的吸毒犯朱莉英、刘娟在扒光张艳春的衣服后,对张艳春进行毒打、性虐待,不但撕扯张艳春的头发,也撕扯她的阴毛。暴行过后,地上落满了张艳春的毛发,其身体各部位伤痕累累,惨不忍睹。

张艳春还被刘子维使用一种类似女性梳头用的金属利器,狠刺张艳春的两臂及皮肤,使得张艳春被电棍电击后斑斑驳驳的身体上,又密密麻麻的布满了小伤口,并不断的向外渗血,足足用了一卷卫生纸还是止不住。

刘子维迫害过的法轮功学员不计其数,无法统计确切的情况。以下部份简单介绍她致伤、致残的严重案例:

法轮功学员王海旭未婚,刘子维让普教朱丽英等人毒打并打扒光女孩的衣服,邪恶地说:“看她是不是处女……”,然后把这个女孩和男警单独关在一间屋里,说:“让这个帅哥给你谈谈吧……”从此王海旭被迫害的不敢再说话。

刘子维曾经把法轮功学员杜平踢的走路成了瘸子了。

对法轮功学员赵丽梅长期吊铐、不让吃饭、也不让她上厕所,迫害致使赵丽梅右手和右手臂麻木了很长时间。

她对涿州的王丽霞多次殴打、灌食、限制上厕所、不让吃饱、扒掉外衣等,王丽霞常被打得鼻青脸肿,眼睛成了一条缝,头发被一绺一绺的揪掉。

法轮功学员冯晓梅被刘子维经常罚站、不让上厕所、不让睡觉等,这些迫害致使冯晓梅经常便血、后来得了癌症。

她多次殴打、用电棍打、电击李云霞,李云霞被打得精神恍惚,一个多月不说话;脖子、胳膊、后背多处淤青。

刘子维经常指使劳教犯殴打石家庄的王月琴,王月琴被踹得大小便失禁,前胸和肋骨、胃部等地方好多天疼痛难忍。

刘子维把学员张玉霞打得面部肿的老高,眼睛黑紫,肿成一条缝;被折磨得头发眉毛都白了。法轮功学员罗美玲被刘子维搧耳光、脚踹、电棍电击,打的满脸红肿、尿了裤子。

恶魔刘子维的暴行太多太多,实在是令人发指。对于关押众多法轮功学员的河北女子劳教所来说,这些罪行只是冰山一角。劳教所除了像刘子维这样的人间恶魔外,还有冯可庄、王伟卫等恶警,他们所犯的罪行真是罄竹难书,太多太多。 可以想象女子劳教所这个人间地狱是怎么个邪恶和残暴。详细请见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二月十日文章《燕赵之“癌”—— 河北女子劳教所》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