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延庆国保、“六一零”迫害法轮功学员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四月五日】(明慧网通讯员北京报道)十二年来,北京市延庆县国保大队、六一零(中共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公安局和各地派出所,对北京市延庆县法轮功学员进行了毫无人性的迫害和勒索。据不完全统计,一九九九年至二零零一年间,仅延庆县刘斌堡派出所所长王学华勒索法轮功学员钱财多达三万三千多元。下面是延庆县恶人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部份事实:

1、北京市延庆县刘斌堡派出所所长王学华将刘斌堡村法轮功学员王金兰、吴东生非法拘禁一百天;大观头村法轮功学员姚金凤、崔付娥被强迫无偿干活一百天,还时时遭到他们的毒打。有一天,王学华刚从外面回来,突然把法轮功学员崔付娥打倒在地,并用脚在她身上及腰部猛踢、猛踩,使她的双肾受伤,导致死亡。

2、二零零零年,王学华又毫无人性的将刘斌堡村的法轮功学员孟雪华、卢老蛮送延庆看守所非法关押一个月,法轮功学员韩学云被非法关押半个月。

3.二零零二年八月,刘斌堡村法轮功学员孟雪华在串亲戚的路上,被延庆国保大队绑架到延庆看守所,在那里,遭到野蛮灌食,并戴手铐、脚镣。一个月后,孟雪华被劫持到北京女子劳教所迫害。

4.二零零三年五月,在梁怀珍的参与下,延庆国保大队、“六一零”,绑架红果寺的法轮功学员刘玉梅、潘桂锁,并送北京女子劳教所迫害二年。

5.二零零三年十二月,刘斌堡村的法轮功学员吴志存、焦万顺、郑芬兰被派出所所长肖怀民等恶警绑架,五十八岁郑芬兰被非法劳教二年。

6.二零零五年三月的一天,刘斌堡村法轮功学员李振革正在山坡上干活,延庆国保大队姜书亮、李爱民、陈玉民等人把车开到山坡下,将李振革骗到山下,把他打倒在地,拽上车就跑了。法轮功学员于深秀被非法审问,枉判三年半,在天津茶店前进监狱遭迫害。

7.二零零五年三月,刘斌堡乡法轮功学员宋玉荣被非法劳教一年,由李爱民骗上车、绑架走。

8.二零零六年夏天,片警陈玉民带国保大队姜书亮及六一零的人,非法抄了法轮功学员刘占英、燕东梅、郑翠兰的家,并将三人绑架到延庆看守所预审科,他们大声呵斥、辱骂、拍桌子、恐吓,折腾了一天零半夜,后在家属持续要人的情况下放回。放回后,恶警不断地骚扰、恐吓。法轮功学员燕东梅是个残疾人,很少见过这样的阵势,回家后,惊魂未定,恶警们又不停地骚扰,晚上,又派人在她家门口蹲坑,监视她,在极度恐怖中离世了,剩下一个多病的孩子,因没人照顾也死了,老伴去了女儿家,一个完整的家就这样家破人亡。

9.二零零六年十二月十四日,陈玉民又带恶人绑架刘斌堡村法轮功学员王九州、吴东生,并送团河劳教所迫害二年。

10.二零零七年正月初七,陈玉民又带恶人绑架了刘斌堡村法轮功学员王金兰、沈双锁,送到北京女子劳教所迫害,身体非常结实的沈双锁被迫害成癌症晚期,也不放人,导致回家后两个月,就离开人世。

11.二零零八年六月,片警咎景贵带延庆国保大队、六一零、乡司法所的人非法抄了法轮功学员刘琴的家,将其绑架到湖北女子劳教所迫害两年,留下十四岁的儿子无人教育、抚养。回来后,咎景贵还不断的骚扰,强迫在污蔑大法的纸上签字、按手印。

12.法轮功学员焦万顺这个饱经磨难的老人,零三年遭到过绑架。在老伴无辜被劳教受迫害的日子里,整日担心老伴的安危。好容易盼到老伴回来了,片警咎景贵等又不断地骚扰,有一天,搜到了他的宝书《转法轮》,拿上就走,在不能夺回的情况下,老人给他下跪都不行,硬让老人在保证书上签字,老人不签,就用劳教、判刑来吓唬老人,晚上把车开到老人家门口,彻夜用远光灯直射老人家的窗子,还派人监视、蹲坑,搅的老人不得安宁,使得老人过早的离开了人世。焦万顺的死与咎景贵有直接关系。

13.法轮功学员白银亮,没成过家的老人,修炼法轮功以前,因气管长肉丝无法做手术,已被医生判了死刑,炼法轮功后,所有的病都好了。老人原来不认字,后来都能通读宝书《转法轮》了。迫害刚开始时,王学华勒索他五百元钱,在派出所关押过,时常在村委会用劳教或判刑来威胁、恐吓老人,吓得老人夜间不敢开灯,不敢学法炼功,白天倒锁门,说话不敢大声,每日过着提心吊胆的日子,在极度恐惧下于二零一一年离开了人世。

14.法轮功学员沈秀敏过去得过癌症,做过手术,炼法轮功后,家里家外的活都能干,二零零零年,王学华勒索了她家的钱财,被派出所非法拘扣过,派人监视她,吓得她不敢学法炼功,在恐怖的日子里离开了人世。

15.李淑英家住在路边,由于片警的骚扰、被罚过款、派出所整过她,所以一听到车声就心惊,大白天都把门关得紧紧的,再用木头顶上,生怕恶警进门抄家,劳教判刑,整天过着提心吊胆的日子,就是这样,咎景贵还是带人去抓她,她提前跑了,可是家是不能搬的,再说往哪搬呀,这次没抓着,说不定哪天又疯狂抓人,在这度日如年的日子里,终于承受不住了,一个跟头栽在那里起不来了,送到医院,大夫一看眼球都扩散了,可她又奇迹般的活过来了。这十二年来恐怖的日日夜夜,还有很多象李淑英这样的人,几乎哪个村都不少,象大观头的李升等等。

16.一九九九年冬,王学华就把法轮功学员焦万存劫持到派出所,从早晨到晚上一直让他在雪地上趴着,还时不时的狠命地用脚踢他,抽嘴巴,甚至让他双臂抱在杨树上,双手铐上,狠命打他,逼迫他在污蔑师父诽谤大法的纸上签字。焦万存供孩子上学,很贫困,王学华就勒索他钱财,当时五百元钱是很大数目的,都是他老伴挨家挨户借的。焦万存拒绝签字,王学华又使一计,让他将要毕业的大儿子分配不了,小儿子辍学,焦万存违心的签了字。流氓成性的王学华就真的让将要接受他大儿子的单位停止录用,将正在读医学的小儿子勒令退学,善良诚实的焦万存承受不住这样的打击和欺骗,疯了。

法轮功学员没有伤害任何人,只是在炼功做好人,在告诉世人真相,他们没有错。那么在这十二年中,仅刘斌堡一个乡,就有这么多人被迫害死、被劳教、判刑,那么他们的家属、亲朋好友是不是也都在不同程度上受到了伤害,整天提心吊胆的过着敢怒不敢言的日子?如果说中国有一亿人修炼法轮功,那么这一亿人的家属、亲朋好友又有多少呢?他们何尝不希望这种恐怖的日子快点结束呢?

那么,那些毫无人性的警察、“六一零”刘连山、刘和荣等、国保大队姜书亮等、公安局主管迫害法轮功的局长李明义等、派出所那些作恶多端的片警李爱民等、法制科的人及所有参与迫害佛法、迫害良善的人,又该是什么结局哪?如今,大陆各地万余例因迫害法轮功而遭恶报的事例就是你们的前车之鉴。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