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年前刘永来被大连教养院迫害致死真相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四月七日】(明慧网通讯员辽宁省报道)三十六岁的年纪,风华正茂。十一年前,大连法轮功学员刘永来却在这样一个年纪被大连教养院残酷迫害致死,反遭诬陷为自杀。本文试在揭开被隐藏的罪恶,为刘永来讨回公道,严惩杀人元凶。

和刘永来同时被非法关押在一起的同修没有一个人亲眼看到他跳楼,也没有任何证据能证明他能跳楼。大连教养院的两个院长在刘永来家人多次逼供下,也没有敢说出一个证人亲眼看到他跳楼。

刘永来被迫害致死十一年了,由于迫害真相揭露不够,大连地区很多同修听信了谣言,一直认为刘永来是在迫害中承受不住“自杀”的。


刘永来照片

二零零一年三月十日,因散发大法真相资料,刘永来被甘井子区中革派出所恶警绑架,因拒绝说出资料点同修,遭到恶警的暴力殴打,酷刑折磨、恐吓,后又送到大连看守所、大连教养院迫害。

大连教养院院长郝文帅副院长张宝林为首的恶人,为了金钱利益积极实践着江氏集团的杀字诀:“打死白死,打死算自杀。”对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进行了惨无人道的血腥疯狂迫害。

以乔威为首的恶警,把刘永来和一同修骗到一空房间,把俩人单手铐在一起,扒光衣服,摁倒在地,用大板横压在身上,用椅子压在木板两边,二恶警坐在椅子上,同时用数根电棍同时电击他俩身体的各敏感部位(嘴、耳、脚心),长达几个小时,用拖布杆捅嘴,用皮带勒刘永来嘴,使左右两边嘴角裂开3-4厘米的口子,无法进食,因拒绝转化,有人多次看到刘永来被迫害的不能行走,半夜几个人用被单把他抬回来,最后因承受不住违心写了所谓不修炼“保证”。

六月底因表示坚持修炼大法,刘永来又遭到一轮迫害。恶警把刘永来单独吊铐折磨六个小时,其间对他进行了各种酷刑折磨。

酷刑演示:背吊铐
酷刑演示:背吊铐

几天过去,邪恶之徒没有达到目的,七月六日晚上,被吊铐折磨六个小时,嘴角两边被恶警用铁丝钩开,流着血昏迷过去,恶警解开手铐,刘永来已不能行走,送回监室,让人劝其放弃修炼,刘永来说话很困难,拒绝写放弃修炼的保证。恶警又把他带走从新吊铐,开始下毒手毒打,腿被打断,后脑被打塌陷,刘永来被活活打死。第二天早上为掩盖罪行,恶警放出谣言说:刘永来跳楼“自杀”。当时大连一副市长董文杰曾到大连教养院对肇事的恶警们说:你们不是教育转化吗,怎么能把人给整死了呢?(当时狱中同修提供)

七月七日,大连教养院为尽快销毁证据,通知刘永来哥哥姐姐说刘永来“自杀”,已送到殡仪馆。

刘永来的亲人们看到的刘永来已面目全非,后脑塌陷,悲伤的亲人抚摸刘永来的身体发现一条腿断了,便质问恶人,恶警心虚的没有说出理由。亲属们拒绝火化,认为刘永来是被他们打死的,因为教养院窗户有栏杆,走廊通风口有铁门,经常锁着,根本不可能自己跑到三楼的通风口上跳下去的,教养院拿不出任何证据包括跳楼现场证据、目击证人、监控录像,只给了一张教养院的证明:严重颅脑损伤(姚姓医师签署)填写日期是七月七日。

因家属拒绝火化,刘永来哥哥被分局局长(他的上级)找去做工作、施压,劝他尽快同意火化,教养院院长表示火化以后给经济赔偿,会妥善处理。亲属们在教养院的多次欺骗与压力下只好同意。但火化以后教养院立即推翻以前所有说辞。

二零零二年,刘永来家属五次找到大连教养院,先后去了司法局、人大、信访办、市政府等部门为刘永来讨回公道,要求严惩杀人凶手,他们互相包庇推诿、搪塞、甚至恐吓,一起掩盖罪恶。殊不知善恶必有报。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