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宜昌枝江市法轮功学员遭迫害概述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五月十七日】(明慧网通讯员湖北报道)湖北宜昌地区枝江市,是个小型城市,在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之前,当地有数百名,每天早上在枝江边上修炼法轮功的人群成了当地一道亮丽的风景,许多枝江人都知道法轮大法能使人道德提升,强身健体有神奇效果。

然而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氏邪恶集团发动了对法轮功的残酷迫害,并在广播、报纸、电台、学校等一切可以利用的抹黑、诬蔑法轮功,并大肆绑架、劳教、判刑大法学员。枝江市修炼法轮功的学员也遭到枝江市六一零、市公检法、六一零、国保大队的残酷迫害。所有修炼法轮功的学员都遭到过枝江市六一零、居委会、派出所不法人员的上门骚扰,更有多名修炼法轮功的学员被枝江市六一零、市公检法、国保大队的不法恶人绑架、抄家、劳教、劳改,送所谓的学习班(中共六一零组织仿法西斯办的集中营)强制洗脑。

下面是宜昌地区枝江市法轮功学员遭迫害概述

一、残疾法轮功学员晏宇涛自述沙洋范家台监狱所受迫害

我是一名残疾人法轮功学员,一九九零年我因车祸而左大腿高位截肢,修炼法轮大法使我身心受益。二零零零年,我因坚持信仰,被绑架至湖北沙洋范家台监狱,当时有五十多位同修被关押于此。

绝大多数法轮功学员被集中关押于四监区七分监区(范家台监狱分为八个分监区),整个监区中包括监室内用红色广告漆写满了侮骂大法和大法师父的邪恶标语。每个修炼者被二至三个从其它监区调来的罪犯们二十四小时形影不离地监控着,实施恶警们安排的迫害,而被认为难对付的法轮功学员则被更多的罪犯与恶警包围着。

我刚到这里时每天只能睡三个小时。除了不停地打骂、逼看给大法造谣的录相外,还有什么“车轮式谈话”的疲劳战术,还要到砖瓦厂工地干七、八个钟头的重体力活。即使这样,我依然坚持自己的崇高信仰,抵制邪恶的迫害,不看肮脏的谎言录相,不看充斥着假、恶、斗的邪书,不背狱规,不唱狱歌,后来连劳动、点名、报数也不参加。

在初期恶警们对罪犯们的指令很直接,明确说只要炼功就打,打出问题有他们包庇。后来罪犯们对这个令牌完全领会了,恶警们就换了一些个比较容易推卸责任的说法,比如“给他压力”、“我看他没吃到亏”等间接语言来下指令,或者干脆叫罪犯们自己随意发挥,直至后来主动征集罪犯们的歪点子来折磨我们。在其它所有分监区,打人者都一律要关禁闭,取消当年减刑资格。惟独在关押我们法轮功学员的分监区里,罪犯们对法轮功学员无论打多狠、打多少次,都不会受到实质性的处罚,甚至打人成为了它们的“工作”。

就我而言,先后被毒打过几十次。有一个叫樊耀平的罪犯打手,患有乙肝,有时他一边打人,还一边把浓痰吐到地上,用脚踩起来,再往我脸上擦、嘴里抹,或者直接吐到我脸上,对我说:“让你得肝炎。”他每次打人都主要是打头部。我母亲有两次来探监,看到我头被打肿,心疼得眼泪止不住地流,我知道她心里非常难受。其实她还没看到我被打得满脸是血的样子,恶警们也不会让她看到。有时这帮凶手们整天整天地打,一边打一边念诬蔑大法的资料,打到累了去吃饭,吃完饭换班上来的又接着打。而打我最凶的那个罪犯樊耀平,却被评为当年的监狱“积极改造分子”,被减刑一年。恶警们以此给其他行恶的罪犯们壮胆撑腰。

我在监狱里只能靠一条腿跳着走,他们对我这样一名残疾人尚且如此残忍,不难想象那些四肢健全的法轮功学员会遭到怎样的折磨。

出狱后,晏宇涛用自己的方式不断地向世人讲清法轮功的真相,2004年12月,晏宇涛再遭枝江市国保大队恶人绑架,家中电脑被枝江市国保大队非法抄走,损失的个人财产累计金额几千元。被绑架后,一直绝食反迫害和讲真相,国保大队恶人伍卫华等人毫无人性,将晏宇涛强行绑架到枝江医院强行灌食,晏宇涛不停地向医务人员讲清法轮功的真相,当时,医生的良知被唤醒,没有执行。晏宇涛绝食反迫害闯出魔窟。

二、罗劲松,男,四十岁左右,枝江市法轮功学员,在修炼法轮功以前,曾患有肾炎,炼了法轮功后,病好了,他用“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做好人,不仅在工作中得到领导的好评,在家里也是一位好丈夫,好父亲,可是,就是这样一位善良的中国公民,因坚持自己的信仰,当法轮功遭受污蔑时,用自己的方式向世人讲清法轮功的真相,却在二零零零年被枝江市国保邪恶人员伍卫华非法抄家、计算机、打印机等个人财产被掠走,累计金额数千元。因坚信法轮功,永不放弃自己的信仰却被枝江市国保大队恶人构陷,被枝江市检察院、法院邪党恶徒非法判刑三年,非法关押于枝江看守所。在枝江看守所遭恶人毒打,双手捆绑吊在枝江看守所里。

三、林海,枝江市电力局职工,二零零一年因坚持自己的信仰,当法轮功遭受污蔑时,用自己的方式向世人讲清法轮功的真相被非法抄家,计算机、打印机等个人财产被掠走,累计金额数千元。在看守所内被国保邪恶人员伍卫华毒打,他的妻子当时怀有身孕,被国保邪恶人员伍卫华以检查身体为名骗到医院做流产,后阴谋未遂。

二零一一年十一月十七日下午六点半左右,湖北省枝江市国保大队恶警张远华、大队长杨道红等人,在枝江电力局安保部科长董涛和周寒冰的带领下,没有经过任何司法程序(没有经过司法程序都是违法的),象流氓一样,再次绑架了正在江口变电站工作的法轮功学员林海。抢走一台手提电脑,价值三千多元。这是枝江市恶人策划已久的绑架阴谋。枝江市“六一零”头目熊剑鸣曾在十一期间策划在枝江办洗脑班未遂。

林海,男,三十几岁,是枝江市电力局大家公认的好员工,特长,爱好电脑,他的编程设计曾在宜昌供电系统获过奖。他为公司很多员工都免费修过电脑,他在二零零零年被绑架到枝江看守所期间,曾经有一名警察还把他接到家中修过电脑。

他在二零零零年被绑架到枝江看守所期间,有一次晚上,被枝江市国保大队恶警伍卫华非法提审(在看守所所长的办公室里),在非法提审中,伍卫华动手殴打他,当时,林海被打得衣服上粘满了鲜血,地上也淌了很多血,眼睛差点被打瞎。第二天,看守所的所长来上班,看见他眼睛肿得吓人,还以为是犯人殴打,询问情况后,没想到是恶警伍卫华所为,当时,他说了一句:这个伍卫华也真是的,要打也不要在我的办公室里打人。没过几天,他的母亲去看望儿子,看见林海被打成这样,当场心脏病发作,昏倒在枝江看守所里。

十一月十八日下午二点左右,林海被劫持到武汉洗脑班,也就是所谓的湖北省“法制教育所”。据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二月二十九日报道湖北省“法制教育所”,位于湖北武汉武昌区南湖板桥社区,是一个省级洗脑班,是中共专门用以迫害法轮功的私设黑牢。

二零一一年十一月十八日,林海被枝江市国保大队恶警张远华等人绑架到武汉湖北省洗脑班。遭强制洗脑后,“六一零”人员伙同犹大强迫他写所谓的“决裂书”,遭到林海的拒绝;他们又想出歪招,强迫林海写所谓的“坚定书”,而后,他们强迫林海抱着书罚站,每天从早上罚站到下半夜三、四点钟,还不断翻花样要他手举着书到头顶罚站。恶人还邪恶的说:你坚定、你放不下,那就让你抱着书、拿着书,看你还放不放下。看这一新招不行,恶徒刘成就毒打他,林海的脸部、眼部被打成青一块、紫一块的,脸都浮肿变形了,身上的伤就可想而知了。

四、朱汉城,二零零零年曾因从明慧网下载大法资料而被非法关押,当时枝江市国保邪恶人员,除了多次抄家之外,还掠走了朱汉城经营的软件商店里的几乎一切个人财产和全部商品,导致商店无法运营而关闭。

五、胡婆婆,枝江市电力局职工,通过修炼法轮功,身体越来越健康,当法轮功遭到污蔑时,她用自己的方式向世人讲清法轮功的真相,却被枝江市国保恶警非法抄家、计算机、打印机等个人财产被掠走,累计金额数千元,又被枝江市检察院、法院邪党恶徒非法劳教。

六、苟红华,枝江市人民医院麻醉师,二零零一年被非法抄家,个人财产被掠走,累计金额不详。二零零八年因写真相标语被非法拘留。

七、刘新春,湖北省化肥厂工程师,一九九九年被公安邪恶人员以谈话为名的手段叫到公安局威胁。

八、王仁宜,湖北省宜昌地区枝江市法轮功学员王仁宜(音)曹李国在五峰地区发真相资料时被绑架王仁宜被抄家,损失的个人财产数量,累计金额达多少有待查实。

九、何婆婆,五十多岁,二零零四年十二月二日至四日间被枝江市国保大队绑架。

十、李传珍,二零零六年十一月二日,枝江市大法弟子李传珍在本地发真相资料时遭恶人绑架,后被非法关押在枝江市看守所。在江氏邪恶集团多年的迫害中,李传珍曾多次遭本地恶人绑架,身心和经济各方面都遭受了长期的折磨。

十一、吴翠芹,二零零七年三月十三日中午,大法弟子吴翠芹在家中被枝江市国保恶人杨道红等人绑架,家中大法资料和书籍被抢走。据悉还有其他大法弟子家中同时被非法搜走大法资料,并在此之前发生大法弟子被枝江市国保大队恶人跟踪事件。

十二、姚国英,女,大约六七十岁左右,没有经济收入,靠拾破烂为生,生活拮据,在二零零零年下半年被湖北省枝江市国保大队恶警非法抄家并绑架到枝江看守所,恶警伍卫华(现已调离枝江)、赵保全还以取保候审金的形式勒索五千元,至今未归还。

二零零八年十二月姚国英在发资料时被录相,恶警赵保全协同蔡姓警察又将姚国英绑架到五柳树社区审问,并多次上门骚扰

十三、姚玉青,二零零九年三月四日, 姚玉青遭到枝江市六一零、国保大队邪恶之徒绑架,三月九日被绑架到武汉洗脑班迫害。

十四、林雪梅,二零一零年八月十四日星期六,湖北枝江法轮功学员林雪梅在发真相资料时被绑架并非法抄家,计算机、打印机等个人财产被掠走,累计金额数千元。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