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女教师胡连华被山东警察迫害致死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五月二日】(明慧网通讯员大陆报道)河北省盐山县小学女教师胡连华,因坚持修炼法轮功,多次遭中共当局迫害,二零零八年奥运期间被绑架、迫害致生命垂危,身体刚恢复正常,又于二零一零年九月二日,被山东省庆云县公安局警察绑架、非法关押。庆云县公安局国保大队李光荣等叫嚣:“拿十万块钱就放人,不拿钱,人死了,叫家人来收尸。”一个月后(二零一零年十月四日),盐山县公安局通知家属,胡连华已死,遗体在太平间。

胡连华
胡连华

亲人发现胡连华的遗体上有很多紫块,脖子上有许多针眼,头上也有一些肿块。


胡连华被迫害死后的尸体照片
胡连华被迫害死后的尸体照片

胡连华尸体上有很多紫色斑块
胡连华尸体上有很多紫块

胡连华一家人按照法轮大法“真、善、忍”标准做好人,道德升华,全家人身体好了,家庭和睦了,妯娌之间矛盾也化解了,其乐融融。可一家因坚持对“真、善、忍”的信仰,屡遭中共当局恶人迫害。

胡连华,河北省盐山县小营乡韩将军村人,丈夫韩宗岱是名退伍军人,在部队就得了严重的乙型肝炎。祸不单行,婚后胡连华也患上了乙肝病,夫妻两人身体都很糟,常年保肝药物不停地吃,严重影响了正常生活。两个孩子从小体弱多病,尤其是女儿,打针输液是常事。一九九七年年底,胡连华夫妇开始修炼法轮功,不久,两人乙肝病都好了。女儿看到父母身心受益,也跟着一块学炼,女儿的身体也神奇康复,再不用输液、打针、吃药了。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江泽民集团开始造谣恶毒诽谤法轮功,残酷迫害不断升级,众多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关押,遭受酷刑,有的被毒打致死。在这种严酷的环境下,胡连华一家人承受着来自各方面的压力。胡连华女儿韩丽倩感恩于法轮功救命之恩,向乡亲们讲述法轮功的美好和被无端迫害的事实,韩丽倩竟然因此被抓,被绑架到河北省海兴县公安局。十六岁的韩丽倩,被恶警铐在暖气片上,嘴被打得鲜血直流。次日,韩丽倩被盐山县公安局警察劫持回本县非法拘留十五天。第二天,县公安局、乡派出所多人和村治保主任,又找到胡连华所在的学校,非要带走她。胡连华抵制迫害,在半路走脱了。自此,乡派出所警察经常到胡连华家骚扰。

二零零一年年初,乡派出所王建军一伙人,在没有任何执法证件的情况下,闯入胡连华家,抢走法轮功书籍等私人物品,并把胡连华绑架到乡政府。派出所警察宋月潭问她丈夫韩宗岱:你还炼不炼?韩宗岱没有回答,恶警绑架未遂,胡连华女儿也被绑架到乡政府。在乡政府,恶人恶警轮番施压,逼迫胡连华母女放弃信仰。派出所所长张中勋打的韩丽倩满嘴流血,又把母女二人关进冰冷的车库里受冻。母女俩绝食抵制迫害,被非法关押了十天。

此后,胡连华一家遭受了常人难以想象的残酷迫害,胡连华生前曾撰文写道:

“我被停职几个月后,由于乡校长多次找教育局,才恢复了我的工作。二零零一年七月正在上课时被乡派出所宋月潭抓走,绝水绝食四天闯了出来。从此对我停职、停薪并扣发了我两个月工资。二零零一年八月份乡派出所又把我女儿强行抓进邪恶的洗脑班。在那恐怖的地方,经常听到法轮功学员被恶人打骂的可怕声音,使她年幼的心灵被伤害了,从此不敢修炼了。后来又拾起了药包子,去年被医院确诊为甲亢。

二零零一年九月份,我在走亲戚的路上,被派出所王建军等人绑架,后来他们三天两头到我家进行骚扰。我和丈夫被迫流离失所。十六大期间,县公安局以检查计划生育为名,实为搜捕流离失所的大法弟子,他们挨户查找,在租房处找到了我们。丈夫在公安局受了什么酷刑不得而知,后来丈夫被非法判了刑。

乡派出所到我亲戚家,把我铐往派出所,手被铐得多处是伤。乡政府的一人(好象是赵乡长)耍流氓,大声吼叫“你们进来,打!”呼的闯进十多个打手。姓赵的恶人脱下皮鞋打我并侮辱我。在送往洗脑班的路上,我揭露他们迫害的罪行,我说他们不配当国家干部。姓侯的所长满嘴脏话。”

胡连华生前说:“在洗脑班,‘六一零办公室’的杨令军经常骂脏话,随意打人,我的鼻嘴经常被打得直流血。县‘六一零’头子马瑞才唆使公安局打手立天军、杨令军和看守人员对我大打出手,随意骂脏话。后来他们企图把我送往唐山劳教,在医院体检时查出血压高、心脏病,见我连站立都很困难,劳教所拒收。押送的恶警见状到处找人非要留下我,见实在留不下,便破口大骂,称要把我半路扔了。

“当时我已被他们折磨得不成样子。即便在这种情况下,我又被关了二十天,恶人逼迫乡、村有关人员及家人,在他们印好的保证书上签字才把我放回家。”

“乡‘六一零’主任张志强哄骗我家人说他们不抓人,让我别到处去,并威胁逼迫家人看管我,吓得家人与我寸步不离,使我失去人身自由。两个月后,张志强一伙又让我带一千元要送洗脑班,我不去,他们不容许我讲理。我抽搐起来,抽的不成样他们也不放过,我儿子急了他们才放下我。后来还常到我家骚扰,使我不能安心生活。”

恶人频繁的骚扰,使已失去工作的胡连华,生活不得安宁,她被迫流离失所,有家不能回。二零零八年八月二十七日,胡连华在小营乡再次遭恶警绑架,盐山公安局国保大队警察刘振明、张新萍等十余人,到她租房处,撬门而入,抢走电动车充电器、手机充电器、表、电动三轮车等生活用品,及六十多元现金和法轮功书籍。

随后八月二十八日,恶警又绑架了胡连华的女儿韩丽倩、儿子韩广飞、房主李红贞。警察张新萍从韩丽倩包中翻走现金一千七百元,银行卡一张。韩丽倩要求恶警打条,张新萍说:“你有什么资格要条!”

韩丽倩刚做完人流才几天,韩广飞也从未炼过法轮功,却被恶警一直铐着。对这两个无辜的孩子,恶警除了威胁,就是谩骂。第二天,恶警把他俩投进了盐山看守所。韩丽倩发着高烧,水米难进,身体极度虚弱,站立不稳,也丝毫引不出恶警的良心。在非法关押一个月时,警察刘振明告知胡连华的家人及韩丽倩的婆家,只要拿一万五千元钱就放人,否则就继续关押。

中共豢养的一帮警匪,竟肆无忌惮知法犯法、欺压百姓到如此地步,正如民谣所说:古时土匪在深山,现在土匪在公安。

胡连华被迫害致生命垂危才放回家中。身体刚恢复正常,又于二零一零年九月二日,被山东省庆云县公安局国保大队警察绑架,并勾结盐山公安局,于当天到盐山抄了胡连华的家,同时绑架了胡连华丈夫韩宗岱,不法警察将他们夫妇非法关押在山东省庆云县公安局。

胡连华被庆云县公安局恶警迫害致吐血、便血,于二零一零年十月四日被迫害致死,终年不满五十岁。庆云县公安局恶人以释放胡连华的丈夫韩宗岱,并赔偿十八万元人民币为条件,阻止胡连华家人告状,意欲逃避法律责任。

迫害责任单位和责任人
河北省盐山公安局国保大队 刘振明 张新萍
河北省盐山县公安局 史忠义 吴国君 薛泽通 立天军
河北省盐山县610办公室 马瑞才 杨令军
河北省盐山县小营乡派出所 张中勋 王建军 宋月潭 侯××
河北省盐山县小营乡610头目 张志强
河北省盐山县小营乡 赵乡长
河北省盐山县小营乡韩将军村治保主任
山东省庆云县公安局局长 陈敬礼
山东省庆云县公安局国保大队 李光荣
山东省德州市公安局政委 郝立国
山东省德州市公安局局长 匡兴华
山东省庆云县县长 刘长青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