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广德县教委干部汤德珩遭受的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五月二十一日】(明慧网通讯员安徽报道)为了信仰“真善忍”,做个更好的人,安徽广德县教委干部汤德珩女士坚持修炼法轮功,十三年来被广德县六一零、国保大队恶警恶人非法抄家七次、非法劳教三次、刑事拘留二次、判刑一次,累计投入监牢迫害七年三个月,至今无家可归,被迫流离失所在外。

近来,宣城市国保大队恶警王兆德、广德县政法委书记李军、六一零办公室头目陈辉等不法之徒一直试图绑架法轮功学员汤德珩。二零一二年二月二日晚八点钟左右,王兆德一行多人开车到广德县,企图秘密抓捕汤德珩。在李军、陈辉、国保大队朱志宏和杨学忠的配合下,王兆德以汤德珩在宣城市的同学梅声义之名,打电话找汤德珩的人,说自己来广德了,想见见老同学。王兆德在无法得到汤德珩的下落时,原形毕露,开车到汤德珩的住宅区,其他恶警恶人在楼下等候,他一人上楼敲打汤德珩家的门,时间之长,声音之大,使左邻右舍的人都知道。二月二十二日早晨七点多钟,广德县国保大队恶警朱志宏、杨学忠和桃州派出所恶警多人,在六一零陈辉的指挥下,敲打汤德珩的家门,汤德珩的儿子将门打开,他们蜂拥而入,到处查找,一看汤德珩不在家,就威胁、逼迫、恐吓汤德珩的儿子,要他把自己的母亲带到公安局去,否则将怎样怎样。

法轮功又称法轮大法,是佛法修炼。修炼者按照“真、善、忍”在常人中修炼,不用出家,最大限度的符合常人状态,在复杂的常人社会环境中修炼自己,磨炼自己,升华自己的思想,从常人中超脱出来,达到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境界。修炼法轮功利己利民利国。

汤德珩女士这样一个好人,一个55岁的知识女性,被迫害到如此地步,还不能唤醒人的良知。汤德珩的父母和儿子一直受到李军、陈辉、朱志宏、杨学忠、王兆德等邪恶之人的骚扰与迫害。

一、喜得大法,把美好带给他人

汤德珩,女,一九五八年二月出生。翻开她的人生履历实在是太简单明了了:一九七六年底,她高中毕业,十年文革浩劫中,在不学无术的那个年代,汤德珩完成了所谓的高中学业;一九七七年初,她赶上了最后一批知识青年上山下乡劳动改造运动,去了农村;国家恢复高校招生考试制度,一九七九年她凭着自己的勤奋好学,考取了师范学校;一九八一年六月,她以优异的成绩毕业后直接分配到广德县教委工作至今。期间,汤德珩在职进修了电大专科、安徽师范大学本科。

在大中专院校学习期间,汤德珩是品学兼优的学生,多次被评为优秀学生干部和三好学生;在工作单位是德才兼备的优秀工作者,多次被广德县政府和市、县教育系统评为先进工作者;一九九一年,她被安徽省教委授予优秀工作者,并颁发了荣誉证书。

汤德珩为人正直善良,对领导、同事、基层办事人员都能做到一视同仁,不卑不亢。她工作任劳任怨,办事认真。在汤德珩的人生旅途中,是凡与她接触过的人,无论是老师还是领导,无论是同学还是基层来的办事人员,他们都认为汤德珩纯朴善良,乐于助人,有德有才。大家对她的评价非常好。

汤德珩有一个幸福的三口之家,儿子聪明可爱,夫妇俩都是国家干部,有着固定的经济收入。

一九九七年五月,汤德珩在广德县夫子庙广场喜得大法,开始修炼法轮功。原本善良的她,被《转法轮》中的“真善忍”三个字深深的吸引,她认为:在这个世上没有比“真善忍”再好的东西了。工作之余,她把别人花在打麻将、跳舞、做美容上的时间用来如饥似渴的学法炼功;在工作与日常生活中,她用“真善忍”作为自己的行为准则,做一个真正的好人。

得法修炼后,汤德珩的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发生了巨变,让她体会到了人生的真谛。汤德珩深深的体会到了修炼法轮大法给人带来的美好,修大法利己、利民、利国,对社会有百利而无一害。通过在大法中修炼,汤德珩的身心得到了净化,身体健康没有病了。从一九九七年五月到现在已经十六年过去了,汤德珩没有看过医生,为单位和国家节约了大量的医药费,也没有请过病假。她总是精力充沛的工作着,快乐的生活着。她明白了人生的真正目的不是为了做人,是为了修炼返本归真,返回到先天善良的本性上去。她认为:人的一生不是生命的全部,只是生命的一个过程。

善良的她将大法的美好洪传给亲朋好友、同学、同事和领导。无论在哪里,她都把大法的美好带给他人,将慈悲留给对方。

二、正邪被颠倒、上访被非法关押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早上,汤德珩象往常一样,从广德县夫子庙广场炼完功回家后上班。上午九点县教委召开紧急会议,向全体干部职工宣布中央取缔法轮功的若干文件。从那一刻开始,汤德珩便失去了人身自由,开始了她漫长、艰辛、苦难的人生旅程。上至县政府领导部门,下到教委党委和支部,层层施压,要她放弃修炼法轮功,并且明确传达中共的指示:共产党员不准修炼法轮功。

那时,汤德珩上班面对的是一波又一波、没完没了的谈话,下班回家是公安等部门给家人下达的任务:看管好自家的人。汤德珩丈夫被迫不得不按时向有关领导汇报她的情况。铺天盖地的邪恶宣传,一时间天昏地暗,正邪颠倒。汤德珩不断的向前来找她谈话的人,讲述法轮功的真相、讲述法轮大法的美好!

汤德珩认为修炼法轮功没有错,信仰“真善忍”没有错。信仰是天赋人权!讲真话是人的天性!她抱着对国家和政府的信任,突破层层封锁与监控,踏上了进京上访之路。第一次上访,被非法关押一个月,罚款三千元。

一九九九年十二月十六日,汤德珩将手上的工作列了一个清单,并写了一份退党报告,与办公桌抽屉的钥匙一并放进了抽屉里,她毅然决定到北京上访。经过层层封锁,汤德珩与十位法轮功学员辗转踏上了北去的列车,进京为法轮功蒙冤上访。在北京西站,汤德珩一行十人被乘警劫持,被非法搜身、辱骂、关押到铁路派出所的一个铁笼子里。

一九九九年十二月的北京,天寒地冻,天上下着鹅毛大雪,地上的雪有一尺来深。汤德珩等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关进一个不足十平方米的脏兮兮的铁笼子。铁笼子的拐角处放着一个粪桶,供关押男女方便;中间是一个长条凳子,上面的木板已经坏掉,只有铁架子露在那里;地面上有丢弃的破衣烂衫、破草席等,浓痰鼻涕随地可见;上面有一个换气扇,四面墙壁上唯有一个小小的窗口,是送食物和喊话的地方。小小的铁笼子里关押了二十多人,除了法轮功学员之外,还有倒火车票的、吸毒的、卖淫的、盗窃的等等。

在北京铁路派出所的铁笼子里,汤德珩等十位法轮功学员遭受了非人的虐待。二十四小时不给吃不给喝。深夜十二点警察交班时,一个吸毒者犯瘾大叫,惹怒了当班警察,一个胖乎乎的大个警察,操着北方口音骂骂咧咧的拉开了向里面打冷风的换气扇,时间长达三个多小时。从小就向往首都北京天安门的汤德珩,当她第一次踏上北京的土地见到的、听到的、亲身感受到的,使她感到愕然,她开始对这个国家和民族的未来有了自己的思考。

非法羁押二十四小时后,汤德珩等人被安徽省驻京办的警察带到安徽驻京办十七楼。两天后,广德县政保科科长王庭洪带多名警察坐飞机进京将汤德珩等十位法轮功学员用手铐一个连一个的铐在一起,劫持回广德县非法关押、提审、迫害。同时,汪庭洪带人非法抄了汤德珩等法轮功学员的家,抢走了他们的大法书等私人财物,非法对他们的家人罚款,每人三千元。

汤德珩被非法关押在广德县看守所一个月,由单位和家庭双方担保并罚款三千元后回家。回家后,汤德珩看到的家是被广德县政保科科长汪庭洪带人抄得一片狼藉,就连沙发上的背垫都抢去了的惨景,看到家人受到了很大的伤害。

汤德珩所在单位因没有看守好汤德珩上访,当年综合治理工作被一票否决,单位主要负责人年终评优被取消,并多次被迫写出书面材料向上级领导作检讨。因此,来自方方面面的压力和打击,使汤德珩的心隐隐作痛,处境更为艰难,自由的空间越来越小。

在汤德珩侄儿参军政审问题上,汪庭洪大做文章,在政审栏里写上:政审不合格,借口是参军者的姑妈汤德珩是炼法轮功的。汪庭洪助纣为虐,迫害法轮功修炼者及其家人,妄图以此挑起和煽动汤德珩的亲人对她的仇恨。

三、三次非法劳教迫害

二零零零年三月初,广德县政法委书记甘如意、公安局局长刘平、政保科科长汪庭洪,在广德县公安局会议室办起了洗脑班,时间是十天。来自广德县各个单位的法轮功学员,都有单位派出专人负责早上送到公安局,晚上下班前接回单位,下班后交给家人。这样劳民伤财的事没有坚持到原定的十天就散伙了。

面对谎言,汤德珩选择良知,不随波逐流;面对迫害,汤德珩坚持正信,走自己的路。二零零零年三月十九日,汤德珩与三位法轮功学员再次进京上访。她们刚到北京天安门,就被北京天安门的警察连推带搡的塞进等候在那里的警车,快速的送到前门派出所。

广德县政保科科长汪庭洪得知汤德珩再次进京上访,立即与安徽驻京办的警察联系,说广德县汤德珩等人到北京上访了,请不要在通报名单中通报,他马上乘飞机过来将其带回。当时法轮功学员进京上访人数非常非常多,中共就把截访工作与地方官员的政绩挂钩。

到了前门派出所不久,汤德珩等四人就被安徽驻京办的警察带走。到了安徽驻京办大厦一楼大厅,那位又黑又瘦的警察,用力猛击汤德珩的后背,汤德珩踉跄向前几步,接着那位警察又将汤德珩脖子上的丝巾用力向两边拉,恶狠狠的说:“我真想勒死你!我早就知道你又来北京了。”第二天,汪庭洪给了那两位警察几条香烟,汤德珩等四人就被带出驻京办。汤德珩等四人被汪庭洪等警察带到一家旅馆,只见广德县法轮功学员张某(二十岁刚出头的小伙子)被汪庭洪双手反铐在那里站着,不知在那被反铐了多久,站了多久。

被劫持回广德县公安局之后,汤德珩和另一位法轮功学员彭典美被广德县公安局局长刘平亲自押送到宣城市看守所非法关押、迫害。

非法关押期间,汤德珩接到了单位的两份红头文件,一个是开除党籍通报全县的决定,一个是行政记大过一次的决定。同时汤德珩和另一位法轮功学员彭典美被非法决定劳教一年。二零零零年四月底,广德县政法委书记甘如意、公安局政保科科长汪庭洪、公安局女警陈青等人,将汤德珩和彭典美,强行送到安徽省女子劳教所迫害。

从安徽省女子劳教所这个迫害大法弟子的黑窝出来,汤德珩义无反顾的走在修炼“真善忍”这条大道上。二零零一年十月二日,正值十一长假,汤德珩与其父亲骑自行车去弟弟家,在经过西门城外时,被新上任的广德县政保科科长,也就是后来改为国保大队的队长吴天星等多名警察,驱车拦截,强行绑架。

汤德珩被绑架到广德县国保大队的一个小房间,由警察杨学忠看着。杨学忠坐在办公桌前,脱下鞋,将其双腿架在办公桌上,双腿不停的晃动,双脚上的脏袜子散发着阵阵臭气,嘴里不停的哼着流行小调。偶尔他也停下来阴阳怪气的说一些诋毁法轮功的话。汤德珩就坐在杨学忠的对面,看着眼前的这位小青年——中共的警察,看着他那高高架起的双腿,看着他那不停抖动的双脚,汤德珩陷入了深思。

就在这时,吴天星和广德县桃州派出所的多名警察分两路非法搜查汤德珩的家庭和办公室。汤德珩的家再次被广德县国保警察洗劫。这次非法抄家,吴天星没有得到任何迫害汤德珩的东西,气急败坏的回到公安局。汤德珩质问吴天星为什么抓她,吴天星回答说:“因为你炼法轮功。”汤德珩说:“你们警察不抓坏人,却专门抓按照真善忍做好人的人。”话音未落,吴天星急不可耐的说:“你说对了,你今天要是吃喝嫖赌,我真不抓你。你不是要做好人吗?我成全你。”说着就将汤德珩强行拉上车,送到广德县看守所迫害。

到了看守所,汤德珩质问吴天星:“你没有证据不能关押我!”吴天星阴险奸诈的说:“我可以把你先关起来,再找证据,不行吗?!”哎!又一个中共流氓警察。

上访无门,做好人不行。汤德珩在广德县看守所绝食反迫害九天。二十天后的一天凌晨四点,汤德珩被吴天星、王武洪和女警陈青强行送到安徽省女子劳教所迫害,时间是二年。同车送到安徽省女子劳教所迫害的还有另外三名法轮功学员:彭典美(二年)、乐祥云(二年),刘某某(一年)。

二零零三年底,汤德珩在劳教所被非法关押期满回家。汤德珩开始向广德县县委、县政府、公检法等部门写真相信,讲述法轮大法的美好和自己多次被迫害的真相,目的是解除邪恶的谎言对他们的毒害,让他们看清这场迫害的真相与邪恶,选择正义与良知,从而被救度。

二零零四年八月十六日,吴天星接到当时任广德县县委副书记的谭云秀的批示,批示要求吴天星在四十天内必须结案(指真相信件)。很快,广德县政法委、610头子方某某(手机号码是13956599335)和国保大队队长吴天星(手机号码是13905637760)立即商定抓捕汤德珩。

八月十七日上午,汤德珩在单位上班时被广德县国保大队王武洪(13805632702)、杨学忠(13856386111)等多名警察绑架迫害。汤德珩的家和办公室又一次被国保警察洗劫一空。同时,吴天星把汤德珩十六岁的儿子从学校绑架到公安局恐吓逼供,要他说出母亲每天在家里都干些什么。最后吴天星恬不知耻的通知汤德珩弟弟到公安局为孩子办理取保候审。汤德珩弟弟对吴天星的行为非常愤怒,质问吴天星:凭什么要这样对待一个只有十六岁的孩子?!你想毁掉这孩子吗?吴天星无言以对,不得不让孩子回家了。

从抓捕汤德珩到劳教决定书下来,只有十九天时间。这次汤德珩被非法劳教时间是三年。汤德珩的家人把外执手续全部办好了,就只等放人。汤德珩被非法关押在广德县拘留所四个月,吴天星没有见到汤德珩家人给他送去钱财,一气之下,悄然叫王武洪、陈青于二零零四年十二月的一天清晨将汤德珩送到安徽省女子劳教所迫害。几天以后,汤德珩的父母去拘留所看望时,才得知女儿被送走了。

残酷的迫害没有使汤德珩倒下,反而使她在正法修炼的这条路上越走越坚定。在安徽省女子劳教所里,汤德珩不配合恶警向邪恶转化,正念正行。陈小琳等警察对汤德珩的迫害是非常邪恶的,并且还用延长她的劳教期四个月来加重迫害。二零零七年十二月一日,汤德珩被非法关押迫害三年四个月后回家。

四、非法判刑

汤德珩被非法劳教三次,时间是六年四个月。其中,吴天星暗箱操作迫害汤德珩劳教二次,时间长达五年四个月。汤德珩原本幸福的家庭在中共发动的这场丧尽天良、灭绝人性的迫害下破碎了。随后遭受的是非法判刑三年缓期五年,非法关押在广德县看守所九个月。

二零一零年三月二十九日下午,汤德珩在上班时被广德县国保大队王武洪、杨学忠和两名女警王燕、奚姗,还有两名防暴警察绑架到广德县一家私人宾馆的一间地下室里迫害。

这次广德县与宣城市两级610、国保大队抓捕汤德珩的借口是:汤德珩单位纪检书记兼610主任刘德旺(手机号码是13083122938)向广德县610头子陈辉(手机号码是13956577858)和国保大队队长王武洪举报,说汤德珩在二零零九年个人工作小结里宣传法轮功。因此被抓捕。

王武洪、杨学忠及广德县桃州派出所警察(手机号码是13805632161),他们到汤德珩的家和办公室进行了非法搜查。王武洪、杨学忠等洗劫汤德珩的家,抢走了汤德珩的私人财物:电脑、打印机、手机、mp3机、手掌电脑、u盘,还有大法师父的画像、书籍、光盘等等,价值两万多元。汤德珩家中唯一的一点财物再次被杨学忠等人洗劫一空。

在广德县政法委书记李军、610头子陈辉的指使下,国保大队队长王武洪操控恶警杨学忠暗箱操作,向广德县检察院起诉,要求法院对汤德珩从重从快判刑。检察院的起诉人是罗军,法院的审判长是张军。

非法开庭前,广德县法院指派一名律师与汤德珩见面,说是要为汤德珩作辩护律师。汤德珩对前来见面的律师说:“你能为我作无罪辩护的话,我就请你。”那律师听后吓得连连摆手,转身就离开了。很快,负责开庭的审判长张军和一名法院的书记员来了,问汤德珩:“为什么拒绝律师?”汤德珩回答:“因为他不能为我作无罪辩护。”张军叫汤德珩在拒绝辩护律师书上签字。汤德珩一边签字一边对张军说:“到时我会为自己作无罪辩护的!”

非法开庭那天,来了两名法警,一男一女,男警拿出手铐,对汤德珩说:“马夹呢(指看守所犯人穿的号服)?”看守所的警察回答:“她在这里是不穿号服的。”汤德珩对法警说:“我没有犯罪,这手铐不能给我戴!”僵持中,那位法警想动武了,这时看守所警察说:“你(指汤德珩)就委屈一下吧,这是他(指法警)的工作。”那位法警强行将汤德珩铐上手铐,带上警车。

来到法庭,汤德珩双手高高举起,对坐在最后排的610头子陈辉大声的喊着:“看!把手铐铐在我的手上,你们是在犯罪。”那位女法警赶忙指定位置叫汤德珩坐下。这时,陈辉从后排走下来,把审判长张军叫了出去。一会儿,张军叫那位法警把汤德珩的手铐打开。国保大队何小白等人在前排坐着。七八个法警在不停的忙碌。

这次非法开庭,只有汤德珩的父母、弟弟和儿子4人出庭旁听。在法庭上,汤德珩不卑不亢,平和而又有礼貌,为自己作无罪辩护。最后,审判长问汤德珩有什么要说的,汤德珩就把《找真相》的歌词作为结束语,朗诵给在座的人。

非法开庭结束后,还是那两位法警送汤德珩回看守所,没有戴手铐。到了看守所,那位男法警对看守所的警察说:“她(指汤德珩)讲的真好。最后说的太好了,我就是记不下来。”汤德珩微笑着说:“我再给你念一遍:信仰无罪!修炼法轮功无罪!讲真相无罪!天地两茫茫,世人向何方,迷中不知路,指南有真相,贫富都一样,大难无处藏,网开有一面,快快找真相。了解真相是得救的希望!善待大法弟子一念,天赐幸福平安!”看守所的警察笑着说:“你(指汤德珩)这不还是在宣传法轮功吗?”汤德珩说:“是呀。法轮功多好啊!”

汤德珩被非法判刑三年缓期五年。广德县六一零头子陈辉没有见到汤德珩家人送去钱财物,迟迟不放人。汤德珩在广德县看守所被非法关押九个月后于二零一零年十二月九日放回家。

五、被迫流离失所

自二零一一年十二月二十六日,汤德珩被迫流离失所至今。汤德珩在被非法判缓刑回家后,广德县六一零头子陈辉,多次登门和打电话要求汤德珩每月向他写思想汇报,汤德珩不予理睬。陈辉为此气急败坏,一方面对汤德珩所在单位施压,要求对她不安排上班,停薪停职,只发三百元的生活费;另一方面指使国保大队队长王武洪、杨学忠等人窃听汤德珩的住宅电话和跟踪监控,找茬对汤德珩收监迫害,结果事与愿违,劳民伤财。他们的所作所为,好多都成为丑事败事,在可耻中收场。

二零一一年十一月十五日下午,在广德县政法委书记李军、六一零头子陈辉指使下,新上任的广德县国保大队队长朱志宏、副队长杨学忠谎称自己是看自来水表的,敲开汤德珩家门,抓捕汤德珩。广德县和宣城市两级国保大队的警察七八个人,他们对汤德珩家里里外外又是拍照又是摄像,翻箱倒柜查抄。结果他们洗劫走了汤德珩的私人财物:惠普笔记本电脑一个、彩色打印机一台、u盘一个,还有师父讲法光盘、师父讲法书籍、师父照片,还有空白打印纸、空白光盘,甚至连汤德珩两个侄子学习用的两档案袋空白草稿纸都被杨学忠等人洗劫去了。杨学忠等人又一次从汤德珩家抢劫了价值一万元之多的私人财物。这是杨学忠第五次对汤德珩非法抄家。

汤德珩又一次被杨学忠和女警奚姗,还有两个防暴警察绑架到广德县那家私人宾馆的地下室审讯迫害。经宣城市国保警察王兆德(手机号码是13866957599)、广德县国保警察杨学忠多方调查取证,他们想要破获的所谓“法轮功大案”,与汤德珩毫无关系,不是汤德珩所为。汤德珩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二十七天后放回家。

广德县法轮功真相满城飞,中共恶徒企图收监汤德珩,又没有冠冕堂皇的理由。广德县政法委书记李军、六一零头子陈辉急了,下令广德县国保大队朱志宏、杨学忠暗箱操作,起诉汤德珩仍然坚持修炼法轮功,要求广德县法院对其收监迫害。

二零一一年十二月二十六日,被广德县国保大队朱志宏、杨学忠等人绑架、抄家、迫害、非法关押,回家只有十三天的汤德珩,她几乎还没有从被迫害的噩梦中回过神,又接到了广德县法院对她收监迫害的电话通知。当日,汤德珩不得不流离失所。

半年过去了,广德县政法委李军、六一零头子陈辉、国保大队朱志宏、杨学忠和宣城市国保大队王兆德一直没有停止对汤德珩的抓捕。他们一直在骚扰、迫害汤德珩年迈的父母和参加工作不久的儿子,逼迫汤德珩的儿子和父母要在十八大前交出汤德珩。在朱志宏、杨学忠的不断骚扰下,二零一二年五月十一日上午,汤德珩的老父亲和她相依为命的儿子,去了广德县国保大队。朱志宏、杨学忠对他们说:如果汤德珩不来,要对汤德珩儿子罚款一万五到三万元,甚至用开除工作威逼吓唬。

人类的历史不是给邪恶逞凶的乐园!当法律和良知冲突的时候,良知是最高的行为准则,不是法律。作为一名警察,首先是一个人具备独立人格和道德品质的人,然后才是警察。要儿子把母亲,要父母把女儿送给邪恶迫害,送去坐牢。这样无人性的事,这样无道德的话,只有中共邪党人员李军、陈辉、朱志宏、杨学忠、王兆德等邪恶之人才会想得出来、做得出来、说得出口。打击善的一定是邪恶的!

六、善恶必报

重德向善是我们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信仰与修炼神佛是中国五千年文明历史赖以承传的精髓。信仰与修炼是天赋人权。信仰真善忍是至高无上的美德。中共邪党统治中国的六十多年来,宣扬无神论思想,灌输“与天斗、与地斗、与人斗,其乐无穷”的斗争哲学,把中国人变得没有信仰,没有道德,正邪不辨、善恶不分。如今的中共警察,为了个人的利益,积极充当邪党迫害善良的工具。善恶必报,这是不变的天理。谁作恶,谁遭报应;谁行善,谁积福德。自古善恶终有报,只争来早与来迟。

中共卸磨杀驴的历史由来已久,熟悉中共历史的人都知道,每次运动之后,中共都要抛出一批替罪羊,以平民愤,那些“党叫干啥就干啥”,以“执行命令”、“执行公务”为由,帮助中共作恶的人,随时都面临着卸磨杀驴的危险。无论广德县六一零、国保大队,怎样无所顾忌、不择手段、没有道德底线的迫害汤德珩和她家人,历史都会还原真相。谁作恶谁偿还,天网恢恢,疏而不漏,这是一定的!目前王立军无路可逃、薄熙的下台及周永康的失势,只是他们遭到恶报的开始,更可怕的清算还在后面呢。那些至今仍在继续听信邪党谎言参与迫害的中共官员,擦亮你们的眼睛,分清大是大非,不再参与迫害,退出中共,将功补过才是最明智的自我保全之策。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