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新开铺劳教所史甍、豆湘林等恶警犯罪事实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五月二十六日】(明慧网通讯员湖南报道)史甍,湖南常德人,新开铺劳教所的狱警,直接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打手,被人称为新开铺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第一恶人。因迫害法轮功而升任新开铺劳教所宣传科科长。

1999年7月,江泽民、中共邪党发动了对法轮功学员的残酷迫害。湖南新开铺劳教所是唯一迫害湖南男性法轮功学员的黑窝。从2000年始,大批的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到新开铺劳教所,劳教所还专门成立了关押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七二八”大队,其它十一个大队,每个大队也关押了十余个、几十个不等的法轮功学员。狱警象打了强心针,都想在这场迫害中一显身手,名利双收。

史甍,每天都把炼法轮功的人,还有几十个所谓“夹控”(监视、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吸毒犯、劳教人员),集中在一起,听他东拉西扯滔滔不绝二、三个小时,他说:“我为什么每天都给你们讲,因为我讲这么多,总有一句话你能听进去,你觉得有道理,就能打动你,就能改变你。我就是要改变你。”他自认为聪明,每天都有一批人,吹捧他。他也就飘飘然,大言不惭:“我从《转法轮》里找到了一百个问题,现在正在写书。”听着那一阵阵掌声(规定“夹控”要鼓掌),他一脸得意。当然,随着时间的推移,他发现收效甚微,那些炼法轮功的人根本不听他那一套。

后来劳教所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一步步升级,“军训”增加了强度,特别是长沙这中国的四大火城之一,在中午烈日下搞“军训”、站“军姿”。大批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延长劳教时间,只要你不转化,就被“加教”。三个月,是最少的。有的法轮功学员被关进禁闭室。大批的人被强迫奴役劳动,从早到晚,凌晨三、四点收工。

法轮功学员杨秀铭,是湖南怀化新晃县民政局干部。一天劳教所狱警通知他收拾物品,第二天“解教”回家,他把自己的东西收拾好,不要的东西送人了。当天晚上狱警开大会,要杨秀铭“表态”不炼功了。不管怎样劝、哄、骗,杨秀铭就是不“表态”。几个小时过去了,恼羞成怒的史甍们第二天天未亮,人未起床就把他赶到生产队去了。他没有能回家,一年后他才离开新开铺劳教所。

衡阳市一法轮功学员背师父的文章,十几个警察与“夹控”围住他群殴,一特警双手从法轮功学员的腋下穿过,在他的后颈上交叉,死死的把他的头往下压,他既不能动,也不能叫出声。法轮功学员李占鲜,郴州市人,见到这种情况,站起来大声说:“不准打人”。就这样一句话,他被无理加期三个月。后来恶警还要继续给他加期。他反迫害绝食才离开了新开铺劳教所。

长沙法轮功学员雷扬帆因炼功遭警察与“夹控”群殴。

熊金泽因坚持信仰,每天由四个“夹控”跟着,所长高定国还大叫:“四个不够,我们就派六个,八个,十个,我们有的是人。”

被非法关在禁闭室迫害的法轮功学员更是多的数不胜数,湖南永州周文宣,一次被关在禁闭室一个月,出来时被俩人架着抬着到医院。郴州的贺学兆(后被迫害致死)被关在禁闭室,还给戴上脚镣手铐。这样的事无法一一计数。

迫害虽然残酷,但没能改变法轮功学员的信仰。每天都有人高喊“法轮大法好”。当时还搞“批斗会”,就有人高喊“法轮大法好”,所谓的“批斗会”就被解体,根本开不成。以后恶警也不敢再开了。

当然,新开铺劳教所恶警自称,在全国它也是有名的,在干坏事的同时,还要维持表面的“文明”。对法轮功的迫害,他们自有一套非常邪恶的手段“帮教”。

二零零一年,随着中共邪党非法恐怖组织“六一零”到新开铺视察后,拨巨款给新开铺建起了一栋五层的“日”字型大楼,一千多人全部关在这大楼里,食宿不用出门。在大楼的二层左面还设置了一个无人区,取名“多功能区”简称“功能区”。现在叫“文化娱乐中心”。白天有二、三人搞卫生,晚上空无一人,所有法轮功学员,就在这里接受“帮教”们的“帮教”,连续几个月的拳打脚踢,还要用毛巾把嘴堵上。

二零零三年,一批自称“有文化,年轻化”的警察,包括豆湘林走进新开铺。而从大学毕业新来到劳教所工作的年轻人,由于在校受中共谎言毒害,特别受天安门自焚伪案的毒害,又在出人头地、升官发财的名利诱惑下,好坏不分,干起了助纣为虐的勾当,一步步走向了罪恶的深渊。

豆湘林,湖南郴州安仁人,因迫害法轮功学员有功于中共邪党,二零零八年升为副大队长。他也以能言善辩,得外号“越策越开心”、“痘伤人”、“策死人”(策,湖南方言,讲的意思),大学法律系毕业,瘦尖脸。他为人心狠手辣,狂妄骄横。失去理智时,跟魔鬼一样。一旦对谁发怒,不死也要脱层皮,那时他亲自动手打人,他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真是罄竹难书。他经常自称:“我出生在一个普通的家庭,没有任何背景,社会关系。”要想升官,没有门路,当他走上迫害法轮功这条路后,发现这才是他的捷径,唯一升官发财之路,疯狂就可想而知了。特别是他的罪行在《明慧网》曝光后,他的家人接到很多真相电话,家人问及他到底干了些什么坏事。他不反思自己的所作所为,更仇视法轮功了。

豆湘林在七大队把七二八大队的邪恶洗脑思想灌输、谎言那一套,又加上入教队的严管制度、体罚措施,更有一套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夹控帮教”体系,利用的是在这里坐牢的劳教人员、吸毒人员迫害法轮功学员。取名“帮教”。经常有吸毒人员问法轮功学员“是你们好,还是我们好”这样低级的问题。法轮功学员告诉他们:吸毒一害自己,二害家人,三害社会,是一条不归之路,做的都是坏事时。他们根本就不相信:我们坏,为什么共产党要我们“帮教”你们。当然也有不少明白真相的人,但是在新开铺这狭小的地方,利用各种“规矩”把本来就没有活动余地的这些人,连站、卧、走、坐都没有自由,在这里感到度日如年,加上生活艰苦,他们只想早日离开劳教所。

新开铺劳教所还设有 “暗控”, 相互之间还“监督”,这些人讲话的内容,也包括法轮功学员劝善的一言一行,警察虽然不在场,却能了解的一清二楚,稍不注意就被“加教”。所以为了自己,他们对法轮功学员高度警惕,记录下一言一行,如果认为对自己有影响,那挨骂就是经常事,挨打就是随便事。

在监舍里,那些吸毒的“夹控”人员在大谈吸毒的快感,偷,抢,骗,睹,嫖的事迹时,他们在互相传递作案手段时,法轮功学员被强制坐在小凳子上,不能动,不能上厕所。时间长了,臀部都坐烂。还有罚站、罚坐、面壁、电击、殴打、长时间保持单一姿势等,不准睡觉,臭袜子堵嘴,还有说不出名的整人方式折磨,被打死、打伤、打残、逼疯的法轮功学员有不少。

廖友元,湖南衡阳人,被劫持到长沙新开铺劳教所迫害。他身体健康,十月份的天气,这里所有的人都穿上了长衣长裤,只有廖友元还穿着短衣短裤,还神采奕奕,没有看见他有一丝寒冷的感觉。到了冬天,他也只穿二件衣服。新开铺劳教所的菜极差,又少,那些劳教、吸毒人员称为“水上漂”,很形象。他自己花钱去买菜,一次他要买二份才够吃。身体健康可见一斑。突然有一天狱警说他身体不舒服,被送进了新开铺劳教所的医院,就再也没有出来。廖友元只有一个女儿,每个月都要来看他,当他的女婿开车过来看他时,新开铺劳教所恶警居然拒绝会见。不久廖友元就离世了。

朱木松,湖南岳阳法轮功学员。在新开铺劳教所的“功能区”,经历了长时期的迫害,那种打骂不可想象,因为朱木松最后被打得趴下,不能动了,在这个外表一副道貌岸然,以“文明”而欺骗天下的新开铺,这无法收场。新开铺就把那些“夹控”作为替罪羊,加教一个月,赶出七大队,到其它生产队去了。

张新江,湖南益阳法轮功学员,在新开铺真是九死一生,经历过强迫他干活时,没日没夜,用新开铺的话说:就是“金利来”加“东方红”。“金利来”就是从早到深夜,“东方红”就是从深夜到早晨。这实际就是新开铺的管理手段,那些新入所的人,第一个月找不到床铺,不知道自己睡在哪。他们经常讲这样一个“笑话”:家里人来接见,见到家人,虽然有千言万语,只说一句话:我先睡一觉。说完就鼾声如雷。这就是最幸福的时候。对法轮功学员那是更残酷的一个过程,除了不让你睡觉,还要长期保持一种姿势,还有恶警的迫害,“夹控”的打骂,时间更长。

张新江第二次被绑架到新开铺,不被转化,还喊“法轮大法好”在“功能区”被“夹控”打、骂、摆出各种姿势站,连续二个月,没有向邪恶低头,豆湘林把他关进禁闭室,在禁闭室二个月,张新江依然天天喊“法轮大法好”。后来张新江是从“禁闭室”喊着“法轮大法好”离开新开铺的。

张新江第三次在新开铺,因喊“法轮大法好”,在“功能区”被毒打了一个星期,那些参加迫害他的吸毒人员说:没有办法,越帮(打)越叫(法轮大法好),法轮功谁也改变不了。恶警豆湘林把他关进了禁闭室,并在大队的公示栏写上:张新江从事×教活动,顺延二十天。

同时被迫害的还有怀化法轮功学员魏桂梅,现年六十七岁,湖南怀化市第七建筑公司退休工人。因修炼法轮功,四次在新开铺迫害。二零一一年第四次被送到新开铺。因为他在新开铺劳教所喊“法轮大法好”,那些吸毒 的 “夹控”人员,用毛巾死死的勒紧他的嘴向后拖,双手,一边一个人死死的抓紧向前推,还有不少手在身体的各个部位抓,推,拉,打,他的整个身体腾空,身体呈“s”形,被拉到无人的“功能区”,几天的群殴,使他面目全非,拉回监舍后就强迫他坐在小凳上。过几天又重复一次。魏桂梅老人满头白发,因遭受迫害,脚步蹒跚,豆湘林竟毫无人性的谩骂“神经病”。那些“夹控”们更是狐假虎威,手中拿着臭袜子,只要他一喊“法轮大法好”,就用臭袜子堵他的嘴。吸毒人员把这当调侃的笑料,互相说:把你调去守魏桂梅,天天手中拿着臭袜子。更邪恶的是,经常把他的双脚分开,绑在二张凳子上,双手绑在床架上。

魏桂梅因坚持炼功,喊“法轮大法好”, 从二零一一年八月二十五日后,在“功能区”被日以继夜的迫害。恶徒把他的嘴堵上,通宵达旦对他进行群殴。在打人的房间里是铺了一种塑料印的木纹的地板,在打人的那一块地方,塑料全部被强力拉断,在中心旋转着扭成一团,这需要长时间才能形成。这种暴力令人发指。在对面的楼上住着的吸毒人员,看见这一幕,都觉得惊心动魄,他们说:法轮功一不偷,二不抢,什么坏事都不干,居然象对待汪洋大盗一样,这样毒打他们。

九月二十日,法轮功学员魏桂梅与张新江被关进禁闭室。大队的公示栏上写着“魏桂梅搞×教活动,关禁闭七天。张新江从事×教活动,关禁闭七天。顺延二十天。”法轮功教人向善,中共才是害人的邪教,中共劳教所劫持好人,灌输谎言,是典型的邪教做法。

有些吸毒人员说:豆湘林现在好多了,对魏桂梅不象前几年往死里搞。中共现在也高喊“人性化”了, 中共邪党在六十多年的暴力、谎言中,残杀无数的生灵,特别是始于1999年的那场对 “真善忍” 修炼人的杀戮,所犯下的罪恶,罄竹难书。神人共愤,天要灭中共,中共邪党在临死恐惧中叫嚷要搞“人性化”。我们从湖南新开铺劳教所对法轮功修炼人的迫害,特别是对老年人的迫害,撕下其“人性化”的遮羞布,还其“谎恶暴”的真面目。

什么是人性化,新开铺的解释是:“对那些听的懂人话的人,讲人性化。”

张春秋,湖南益阳法轮功学员,劳教所经常搞所谓的“安检”,进行人身侮辱,豆湘林惟独要张春秋脱掉内裤,遭到抵制,恼羞成怒,大骂张春秋。

易志远,株洲法轮功学员,现年六十一岁。二零一二年四月十日,株洲恶警绑架他送到新开铺劳教所。他满头的白发,因为天气晴朗,却穿着一双雨鞋,给人留下了很深的印象。他不停的讲着真相,恼羞成怒的新开铺七队恶警杨瀚、王鹏程等一伙人,将他死死按住,不能动,杨瀚恶狠狠拿着电棒行恶,用电棒电击易志远的嘴,易志远连眉头都没有皱一下,眼睛直视着恶人,每当那冒着蓝色火化,“叭叭”声响的电棒一离开嘴,他就开始讲真相。不管恶警们如何谩骂,恐吓,打击,他只是讲真相。新开铺只好拒收。恶警王鹏程晚上对七大队的所有人,大叫:告诉你们,谁也不准接触法轮功,你们看见了什么都不准议论法轮功。

株洲的恶警们到新开铺劳教所的“上级部门”,签字要新开铺收人,出了问题,不要新开铺负责。第二天,易志远被劫持新开铺,立即被送到“功能区”。经过一个晚上的不眠之夜,第二天到医院检查说他有“高血压”等。晚上豆湘林对他进行一个多小时的洗脑“转化”,十点多钟他被允许睡觉。在新开铺的历史上是破天荒了。

湖南益阳的莫其兵,是在二零零七年,自己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二零一一年被绑架到新开铺劳教所时,他患有高血压、心脏病、皮肤癌。新开铺本不愿收,也是那些有关部门签字,由新开铺进行迫害的。

还有湖南衡阳的申端君,现年五十九岁,被送到新开铺劳教所,检查身体是高血压,医生说不能收,但是送人的警察与医生单独谈了话后,就把人收下了。在新开铺这样的事真不少。

以上所揭露的,也只是沧海一粟,无法揭露其罪恶之万一。新开铺现在还在迫害法轮功学员。豆湘林,胡猛,杨瀚,陈大勇,这些目前直接参与迫害的警察,为了目前的一点点利益,还在继续干着坏事。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