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阳王秋萍被绑架劳教迫害经过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五月二十八日】(明慧网通讯员辽宁报道)家住沈阳铁西区的王秋萍女士,今年五十多岁,修炼法轮大法后,身心受益。在一九九九年七月以后,中共疯狂打压造谣诬蔑法轮大法,王秋萍依然坚持修炼,并且坚持向世人讲述事实真相。下面是她被绑架、劫持在马三家劳教所被迫害一年多的经历。

一、遭绑架、劳教

二零一一年三月二十六日,王秋萍在给一个妇女真相光盘时,被一个不明真相的男子在旁边看见打手机报警,沈阳铁西区云峰派出所四五个警察赶来非法抓捕了王秋萍,用小面包车把她劫持到云峰派出所楼上,把手和脚都固定在椅子上非法审问。

非法提审王秋萍的是沈阳市铁西区政法委姓夏的,审问王秋萍叫什么名,由于王秋萍没告诉他们名字,他们无从下手,就欺骗她,说把她送到收容所让家人来认领,实际是把她送到铁西五院体检,检查结果没病后,紧接着把她送到沈阳市第一看守所迫害。

到看守所后,管教知道她没报姓名说:你家里人会担心的,你不报姓名啥时能出去呀。这样, 王秋萍过了两天才报了姓名。办案警察沈阳市铁西区国保大队王勇等,把王秋萍身上的表、现金八十多元还有自行车等物品拿走,说是给她家人。结果王秋萍从劳教所被非法劳教期满回家后才知道根本就没有给家人。

王秋萍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一个月之后,又被送到臭名昭著的马三家劳教所。来到马三家是警察张环接的。王秋萍一进他们办公室就被搜身,内衣裤头都搜,连袖口缝的布都给拆开看里面。

二、强制“转化”

犹大黄莉强制把王秋萍头发剪成了短发,然后犹大们开始轮番做她“转化”工作。第一个由韩立华做“转化”工作,见没有妥协,就又换上沈阳的犹大任秀杰。在被强制“转化”期间,王秋萍承受了来自各方的压力,警察张磊张环不断的向王秋萍施加压力。王秋萍向他们讲真相,说自己炼法轮功身体好了,许多病都去掉了,特别是神经衰弱和痔疮都好了。张磊她们不听,就讲她们那一套歪理邪说;张磊扬言,你不是睡不好觉吗?我们有的是办法,叫你睡不着觉。张环还拿个本子纪录,恐吓王秋萍说你如果反党就把你送到大北监狱判刑三年迫害。唐红艳做强制王秋萍“转化”时,王秋萍喊法轮大法好,唐红艳罚王秋萍站半天,直到她觉得累了才让王秋萍坐下。

一天新收班警察队长张莉莉所谓“讲课”污蔑法轮功,王秋萍不愿听她讲,下课时被她训斥一顿,威胁王秋萍:“你是走‘转化’的路还是不走‘转化’的路,你儿子在日本,我叫他回来,他就得回来,你信不信?”王秋萍还了解到一个在之前被送到马三家的学员很长时间也没有“转化”,张磊多次找该学员谈话,威逼强迫她,最后见她还不妥协就给她上抻刑,什么时 候妥协了什么时候才停止。还有在王秋萍之后被送到马三家的一名大法学员因为绝食反迫害,被张磊、张环送到卫生所强迫灌食,灌的都是盐水,直到这学员受不了了,让她写“三书”,并让她在其他法轮功学员面前念,真实邪恶至极。王秋萍耳闻目睹这些恶警迫害坚定信仰法轮大法学员的邪恶手段,精神承受巨大的压力。犹大们又用欺骗、高压、威逼等手段,趁王秋萍思想放松时,黄莉把她手按在“转化”书上签字。

二零一一年十一月份马三家搞所谓上级摸底,要摸清谁是真“转化”的,谁是假“转化”的,各分队长要找法轮功学员所谓“谈话”,三分队队长是王广云,小队长是孙鼎元。三分队由孙鼎元找谈话,找到王秋萍,王秋萍就说了实话,说自己不是真心“转化”的,说大法好。孙鼎元说你见领导也这么说吗?王秋萍说是呀。第二天孙鼎元就汇报给王广云,王就找王秋萍逼迫她说诬陷大法的话,不说就威胁要把王秋萍送楼上从新回炉“转化”,办班,那就不是一般的“转化”了,还扬言叫王秋萍干最脏最累的活。

第二天正好是接见日,家属来接见王秋萍,王广云和另一队长问王秋萍法轮功是什么, 王秋萍说:“大法是好的,李洪志是我师父。”她们两个马上就不让王秋萍会见家属。又等到下次会见家属时,孙鼎元把王秋萍会见家属的铁片要去了,王秋萍以为让见家属了,结果孙鼎元给王秋萍丈夫打电话不让会见,导致家属为王秋萍担心了两个月。

有一天王秋萍上厕所,一名学员在厕所里说:“如果不对我们上刑谁能‘转化’呢?”话可能被王广云听到了,王广云就来问王秋萍听到没有,王秋萍说没听到她说的是什么,王广云就用雨伞把对着王秋萍胸,说王秋萍:“我都听到了,你没听到?”她要下班了,说明天再找王秋萍,第二天真的把王秋萍找到车间后仓库里,把王秋萍打了二十多个嘴巴子,当时牙都打出血了,是用《邓小平文选》书打的。

马三家劳教所还不时的布置学员答关于法轮功的答卷,谁不按他们的歪理邪说答,谁就被送往马三家东岗迫害,许多学员不得不违心的写。张磊主抓所谓“学习”,经常为讨好上级,组织学员半个月答一次卷,甚至一星期答一次卷(题目都是诬蔑法轮功的),有一个法轮功学员因为不答卷,就被送往东岗抻了七个多小时,差点丧失生命。晚上吃饭时还得从四楼下去,要两个人搀扶才能走。

三、强制干重活

被送到马三家非法关押的学员在楼上呆一个月至两个月后,就让下分队干活,为他们充当廉价的劳动力,做防火服,武警大衣等。王秋萍在楼上呆了一个多月,被分到三分队干活。给王秋萍分配了最脏、最累的活,比如让王秋萍抖搂做羽绒服的装羽绒的袋子,一抖搂浑身是毛;让王秋萍一天熨一百多条裤子;让王秋萍干打包等等重活。打包,一箱里装八件大衣,重量是五十多斤,两个人搬,都是女人,搬的很吃力。王秋萍已退休了,五十多岁的人了,真的吃不消这些重活,但也只能挺着干。打完包还不能闲着,还得干别的活,扣扣子,有的学员手都扣裂了,指甲盖都纰了还在干呢。这些警察不管人的死活。一次在车间干活,收工提前了五分钟, 被队长王广云看到了,罚学员们中午不准休息站一个小时,晚上还从八点站到十点,不让学员们正常睡觉(正常是晚九点睡),一直持续了四天。

上厕所有固定时间,中途不给假,有特殊情况除外。有一次三分队答卷时,王秋萍要求上厕所,王广云硬没让,憋到上车间干活的时候再要求上厕所还不让去,王秋萍硬憋了两个多小时。甚至王广云还让王秋萍往裤子里拉尿的。在大队长讲话时,谁也不敢请假 上厕所,那天有个学员憋不住就尿裤子了。吃的是混合面发霉馒头,后来上边老来检 查,才改吃白面馒头了。大冬天晚上睡觉开着门,为她们查岗方便。

在这里非法关押的学员每天干完活,回寝室还要所谓“学习”写“作业”,一写就好几本,不写就迫害,四分队有一个学员没写“作业”,被送东岗迫害打得鼻青脸肿。每天还要被强制看诬陷大法的光盘。由队长看着,谁不看,就罚谁,有个学员眼睛不好,没有看电视, 大队长张磊看见了,罚她面壁站着,不许动,直到大家看完电视才让她离开。还逼迫唱邪党的歌,谁不唱就罚谁,小声唱不行,还得大声唱。背三十条不背罚背十遍,四分队一学员因不背三十条送东岗抻,让她戴手铐子背。

在最后“解教”时,恶警还不放过王秋萍,逼迫写出“作业”,那上有诬陷大法的,王秋萍不想写,大队长张磊罚王秋萍站到晚上十二点,还扬言跟王秋萍没完,是不是皮肉紧了,得松一松了。

沈阳地区规定劳教释放回家的都得本地派出所、街道办事处来接,还得写“三书”,才能放人,否则不放,真是邪恶至极。二零一二年三月二十五日,王秋萍被非法劳教期满,被迫履行上述手续,才得以回到家。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