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洪州老人被资阳洗脑班劫持 恶人企图判刑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五月三十日】(明慧网通讯员四川报道)五月二十五日,四川泸县法院、检察院、国安公安一行二十余人,无所事事,扑向资阳二娥湖洗脑班,企图对正被非法拘禁遭强制洗脑迫害的法轮功学员陈洪州老人非法判刑。

五月二十五日这天,陈洪州女士的家人得到二娥湖洗脑班主管人员唐某某打来的电话,唐告知今天对陈洪州“判刑”。家人觉得这个消息很突然,很奇怪,不是说在休闲山庄仅是“学习几天”、生活条件好、与管教同吃一锅饭、还有人陪着聊天、玩耍、解闷吗?怎么会在那里判刑呢?陈洪州的家人如实告诉对方没得到开庭审判的通知。得到这个电话时已接近中午,去资阳已来不及了,陈的家人便告诉洗脑班的唐明日去资阳。

五月二十六日上午,陈洪州老人的几位亲戚赶到二娥湖洗脑班,洗脑班的主管唐某某(据说是个退休教师)对陈的亲戚说,昨天随泸县法院、检察院来了二十多个人,有姓王的庭长,有公安国安等,备有证人指控陈洪州给人讲真相的证词及盖了手印的签名,欲对陈洪州判刑。唐说,由于她替陈洪州说情,说明陈洪州有可能转变信仰放弃修炼法轮功,恳请审判庭宽限两天,再给其机会,审判才没得以进行。就是说,如果没有唐的所谓“说情”,陈洪州当日就被判刑。

众所周知,触犯了刑法犯了罪的人才被判刑,陈洪州女士是一个善良的好人,一不偷二不抢,只是在修炼法轮功中身心受益而告诉人们法轮功真相,行使自己作为中国公民思想信仰自由、言论自由的权利,为何被判刑?判刑是有司法程序的,而法庭一没向陈洪州本人传递起诉书,二没告知本人请律师的权利,三没通知家属参加开庭,就开来大队人马欲在洗脑班对陈洪州判刑。玩法律如儿戏,中共的司法是不是太蹊跷?如果陈洪州坚定个人信仰、继续修炼法轮功就判刑,只要表态不修炼就可不判刑,这样的法律是不是太荒唐?哪个国家有这样的法律?而且,在“休闲山庄”这个所谓的“学习”之地设法庭判刑,是不是大煞风景、太滑稽?对“学习”的人员进行判刑也似乎太不合常理了吧?

陈洪州老太太今年七十岁,二零一二年四月二十五日打电话告知女儿明日她要到高坝女儿家去。二十六日中午陈洪州的女儿不见母亲到来,便打电话 问母亲在哪里。女儿接到母亲的电话,母亲说:我被绑架了,现在在福集(泸县县城)。电话中断了,陈洪州的女儿再打电话过去,一名男子接电话说:“没得啥子事。我们找她摆会儿龙门阵,东西都没收她的。”原来陈洪州刚下车在高坝公交车站就被绑架。说明陈洪州的电话已被监控,邪恶之徒跟踪到高坝伺机下了手绑架。四月二十六日下午,陈洪州的女儿接到电话通知:“把你妈弄去‘教育’,在资阳。”

陈洪州老人被绑架到四川资阳市二娥湖休闲山庄洗脑班非法关押、强制洗脑迫害已一个月。二娥湖洗脑班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手段阴险、毒辣,有对法轮功学员施毒谋杀致死之嫌。几天前,泸县奇峰镇宝藏社区买去的两名“护理”从二娥湖洗脑班“护理”陈洪州回来,传出陈洪州将被送成都继续关押的消息。究竟为什么要送成都继续关押令人不解,陈洪州老人的处境堪忧。

中共打着“法制教育”的招牌在“休闲山庄”进行着迫害好人的罪恶,还真是体现出了它的流氓本性与邪教特色。司法、国安、公安人员以判刑相要挟,目的是配合中共邪党的洗脑迫害制造强大的恐怖向陈洪州施压,以逼迫她放弃信仰、放弃修炼。二十几人组成的强大阵势煞有介事的扑向二娥湖洗脑班进行践踏法律的所谓司法活动,如此兴师动众仅为了对付一个七十高龄老人的个人信仰,足见中共的邪教本质。

法轮大法修炼者做好人的正直、正义、正气的惧怕;拼命折磨一个老人,足以可见中共已经虚弱到了快要断气的地步,“天灭中共”即在眼前。正告还在参与迫害法轮功的各类人员,不要随中共最后的疯狂被一同埋葬,只有立即停止迫害才能救了自己,拥有未来。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