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省女子监狱仍在迫害法轮功学员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五月八日】(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省报道)位于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南岗区学府路507号的黑龙江省女子监狱,是一个地地道道的人间地狱。十多年来,监狱的恶警及被利用的刑事犯一直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对法轮功学员酷刑折磨:药物注射迫害、电棍电、野蛮灌食、上大挂、捆绑、禁止睡觉、罚站、码坐等,其手段邪恶至极,令人发指,罄竹难书,多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致残。

'黑龙江省女子监狱'
黑龙江省女子监狱

一、九监区恶警王珊珊的罪行

被绑架到黑女监的法轮功学员,先被劫持到九监区或十一监区。法轮功学员如同进入狼窝一般,由邪恶的帮教人员和包夹组成的一个暴力加谎言的世界。这群邪恶之徒在监区主抓改造的大队长王珊珊的授意下,实施疯狂迫害与“转化”法轮功学员的邪恶计划。

她们所采取的办法是一种“软折磨”:绝对限制法轮功学员的自由,不许走动,上厕所要请假,门外有人监视,吃饭十余分钟,其余时间全部坐在地中间的小塑料板凳上,凳子高度十公分左右,双手放在膝盖上,挺直腰板,不许闭眼。一天24小时,去掉吃饭、上厕所、洗漱时间,其余时间二十多个小时都被码坐或叫严码,法轮功学员被剥夺睡眠。许多法轮功学员臀部坐烂,或腰椎坐得疼痛难忍。这还只是在身体所受的迫害。与此同时,那些帮教为了挣分减刑,极尽卑鄙下流之语言,以及它们被培训后非正常人的思维来谩骂迷惑法轮功学员。

酷刑演示:码坐
酷刑演示:罚坐小板凳

很多法轮功学员刚刚入监几天就被她们折磨“转化”了。当然,这种“转化”,她们也不放心,会在王珊珊的授意下,调整法轮功学员的睡眠时间。由后半夜2点退到午夜12点左右睡下。白天依然被所谓的“严码”,再配以“转化”法轮功学员的光盘,每天围攻法轮功学员,王珊珊时常亲自督阵,亲临监室,直接参与迫害“转化”法轮功学员的行动,极尽凶恶及伪善的嘴脸。

对于短期内不“转化”的法轮功学员,会被她们劫持到一侧的监道(称为新收道),这里生活条件极差,三十多人住在一个五十多平方米的房间,洗漱时间只有5—10分钟,每周洗衣服时间为20分钟。法轮功学员白天依然被“严码”,包夹会密切注意法轮功学员的言行,企图用严酷恶劣的生活条件逼迫法轮功学员“转化”。王珊珊经常偷偷溜进,楼道内窃视法轮功学员的状况,凶神恶煞般地站在房间门口,制造紧张空气,动不动就召集包夹、帮教开会,部署计划并威胁包夹人员,以挣分减刑胁迫包夹人员,成为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工具。

九监区现大约有法轮功学员二十几人,每个人所遭受的迫害皆源自于王珊珊之手,她是直接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真凶,一切迫害计划中的具体细节都是她设计的。具体实施过程中,于淑范(大庆市肇源县副县长、贪污犯)杜晓霞(哈尔滨市人、贪污犯)以及她们豢养的犹大——李丽娟,是她得力的助手。一有法轮功学员刚刚劫持入女监或即将“转化”,她就会在这时出现。

王珊珊,三十岁左右,身高一米六,嫁入官宦人家(其夫家是哈尔滨市司法界的高干),仰仗邪党的裙带关系,已成为女监重点培养的青年后备邪党干部之一,这是一个双手沾满法轮功学员血泪的邪恶之徒。同时她也是一个榨取刑事犯人血汗钱的人面兽心的家伙,为了继续向上爬,积累工作业绩,极尽邪恶之手段,干尽了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罪恶勾当,还自以为前程辉煌,却不知灭顶之灾已临头,其生命回转的机会已不多了,好自为之吧。

二、大庆市法轮功学员王建辉长期遭受毒打折磨

王建辉,41岁,黑龙江省大庆市大庆油田总医院职工。2010年2月28日,在单位上班时被大庆市铁人分局绑架。2010年7月被大庆市萨尔图区法院非法判刑8年。法轮功学员王建辉拒不认罪,并上诉至大庆市中级法院,大庆市中级法院非法改判6年。

2010年8月25日,王建辉被绑架到黑龙江省女子监狱十一监区。十一监区被称为“魔鬼监区”,是专门负责“转化”迫害法轮功的监区,被绑架到女子监狱的法轮功学员,先劫持到十一监区或九监区进行各种残酷的折磨和“转化”迫害。

以下是王建辉自述:

我因为拒绝十一监区道长崔湘的“转化”,被分配到最邪恶的攻坚组。刑事犯的要求让我按照坐军姿的方式码小凳,我拒绝,并让我从早上5:30分一动不动的一直坐到晚上9点。在16个小时码小凳的过程中不让站起来活动。我因为臀部坐疼了坚持站起来活动,被邪恶的刑事犯王凤春多次拳打脚踢,并经常用极其肮脏下流的语言破口大骂。我刚到十一监区的当天晚上,因为不参加点名,被十一监区道长崔湘和另一名刑事犯一起扑上来,对我拳打脚踢,点名警察不但不上来制止,还快速地把门关上,任凭两名刑事犯对我殴打和谩骂。十一监区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恶警是大队长王雅丽、陶丹丹、戴莹、赵涵娇,邪恶的包夹是王凤春、刑事犯崔湘。所有被绑架到十一监区的法轮功学员都被这两个刑事犯殴打和辱骂过。

我在十一监区被体罚折磨了将近半年,于2011年2月22日被劫持到四监区继续迫害。刚到四监区,我因晚上起来炼功,被值夜岗的两名刑事犯殴打谩骂,监道长刑事犯郭海英把我连推带打地按在床上,把其他正在睡觉的刑事犯都吵醒了。

2011年4月初下午,我在监室里炼动功,刑事犯郭海英和安晓霞、叶美丽对我拳打脚踢。我因坚持炼功,安小霞、郭海英使劲薅着我的头发把我往床上按,她们把棉被紧紧地裹住我的脑袋,用拳头对着我的头疯狂殴打,把我的脑袋打出一个大包来。即使这样,我仍挣脱她们的阻挠,坚持炼功。郭海英指使其他刑事犯更加残忍地毒打和辱骂我。她们把我按倒在冰凉的地砖上,疯狂对我拳打脚踢,郭海英还把我的脑袋往床上铺的角铁上磕,整个殴打折磨过程,持续了两个多小时。我因炼功被一帮犯人打伤,曾多次找大队长邱艳反映情况,可邱艳一直躲着不见我,对我多次殴打谩骂的刑事犯也没有受到任何处罚。

2012年2月27日中午12:30分左右,我因拒绝穿囚服,恶警赵晓帆、李晶晶、陈丽萍指使刑事犯马桂荣、孙超、商晓艳、吕影、伊小华、吴竹等十多名犯人对我极其残忍的疯狂毒打。孙超抓起笤帚,用又粗又硬的笤帚把劈头盖脸的抽打我身体的各个部位。我因双手紧紧抓住衣服,不让她们用暴力手段给我穿囚服,孙超用笤帚把使劲击打我的双手手背,我的手背立刻被打得又青又肿,手腕处被打出一大块瘀血。因孙超多次连续不断的用笤帚把毒打折磨我,致使又粗又硬的笤帚把被打折一大截。

犯人商晓艳用脚连续多次的猛踹我的肚子,致使我的肚子疼痛难忍。犯人伊晓华举着拳头不断的打我脑袋。在这些刑事犯殴打折磨我的过程中,我奋力挣脱它们,跑到监栏门口大声呼喊:“刑事犯打法轮功了,法轮大法好!”当时恶警李晶晶、陈丽萍就站在监栏门口,她们看到犯人打我根本不管,无动于衷。一群如狼似虎的刑事犯把我打倒在地,并拖回监室,按到冰凉的地上,又一阵疯狂残忍地拳打脚踢。她们把我的毛衣强行扒掉,里面穿的线衣被扒到脖子处,我被赤裸着上身躺在冰冷的地上。然后,这帮犯人强行把囚服倒穿在我的身上,把囚服用电线一样粗的绳子缝在我的线衣和棉裤上,这样我就脱不下来了。如此类似的迫害折磨,从2012年2月23日一直到3月1日,持续了七、八天。3月1日以后,监区大队长给我安排了三个包夹严加看管我。这三个包夹是刑事犯马桂荣、胡金英、徐颖彬,其中徐颖彬名义上不是包夹,可实质上比包夹还阴损邪恶。她经常指使这两人用阴毒的手段对付我。只要我一脱下囚服,马桂荣和胡金英就立刻对我拳打脚踢和谩骂。四监区大队长赵晓帆、邱艳,指使刑事犯对我进行精神和肉体上的折磨还在进行着,我每天仍处在包夹的殴打和辱骂中痛苦的承受着,没有警察和大队来制止,只有她们的纵容和指使。

2012年2月29日晚8:30分左右,我因拒绝穿囚服参加点名,四名穷凶极恶的刑事犯袁春秋、安晓霞、李冬梅、洪鹏,分别从四个不同的监室汇集到我所在的监室,她们如恶魔一样扑向我,用拳头轮番地猛砸我的脑袋,她们下死手用拳头疯狂地击打我的头部及全身。袁春秋用脚猛踢我的尾椎骨,致使我的骨头疼得不敢碰床。安晓霞的拳头打我打得都麻木了仍不过瘾,她抓起地上的厚底大拖鞋,猛烈的击打我的脑袋。李冬梅用拳头猛打我的脑袋。由于我的手抓着囚服不让她们穿,李冬梅就用手使劲撅我的手指,把我的手指都快撅折了。在整个毒打折磨过程中,值班恶警李晶晶来过两次,可她不但不制止,瞅一眼就走了。刑事犯袁春秋、安晓霞等四人,从2月26日一直到29日,每天晚上8点左右都用同样残忍狠毒的手段对我进行毒打和谩骂。她们对我所有的迫害折磨都被监室的摄像头真实的拍录下来,即使她们百般狡辩和抵赖,也逃不过监控录像这个有力的证据。我相信,总有一天,所有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恶警和刑事犯都会受到应有的惩罚,因为这是她们自己作恶的结果。

四监区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恶警是:大队长赵晓帆、邱艳
警察李晶晶、陈丽萍
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恶人有:刑事犯马桂荣、胡金英、徐颖彬、安晓霞、袁春秋、李冬梅、孙超、商晓艳、伊小华、洪鹏。

三、女监医院成为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黑窝

2011年11月28日晚6点,以谈话为名把大庆法轮功学员魏珺和刘忠敏骗到黑龙江女子监狱的住院部,对她们进行全封闭式疯狂强迫“转化”。

赵惠华院长(十监区的监区长)亲自上阵,犯人孟佳等人对法轮功学员谩骂,拳脚相加,把法轮功学员残忍地上绳吊起来。据目击者称,将法轮功学员疯狂殴打折磨得惨不忍睹,眼球突出充血,直至被暴打,折磨地违心强迫“转化”,才罢手。但是仍限制自由,长期被强迫码小塑料凳体罚。据说十监区继续用邪恶手段还在折磨摧残,没有“转化”的法轮功学员。

据可靠消息说,女监医院住院处有几个屋,全部都是遮蔽地严严实实,且屋内没有监控设备。十监区是病号监区,那里的法轮功学员所处的环境很差,可能还在用暴力手段做强制转化工作。

四、依兰县的陈继环遭受肉体和精神上的双重折磨

陈继环,58岁,黑龙江依兰县农民,腿有残疾。2009年11月30日,在富民村散发法轮功真相资料时,被道台桥镇派出所恶警绑架。之后,被依兰县法院非法判刑四年。

2010年6月23日,被劫持到女子监狱十一监区。她被强迫码坐,每天早5:30到晚9:00码小凳,一动不让动,也不让垫坐垫。为了抵制迫害,她高喊:“法轮大法好!”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恶人崔湘(贪污犯,七台河勃利县人,因贪污七千万轰动全国,曾被通缉。)抡起巴掌狠狠地打了她六个耳光,然后用胶带把嘴封上,又恶狠狠的踹了两脚,嘴里还污言秽语的骂着,最后用束缚带把陈继环的手背过去,捆绑在床上四天四夜。陈绝食抗议,才把她放了。除了陈继环对肉体上的迫害外,还对其精神进行迫害,她被强迫看诬蔑法轮大法的录像,她告诉崔湘“这是假的”,崔湘就破口大骂,污言秽语,不堪入耳。

2011年3月23日,陈继环被劫持至四监区。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