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阳市铧子监狱操纵恶犯施暴 教师几经生死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六月十六日】(明慧网通讯员辽宁报道)二零零一年九月十五日,法轮功学员谭世秋全家四口人被辽宁省开原市公安局政保科、“六一零”(中共为迫害法轮功专门成立的非法机构)绑架到开原看守所迫害。同年,谭世秋被开原市法院枉判三年六个月,劫持到辽阳市铧子监狱三监区。监狱犯人在恶警的指使下,暴打成虐,谭世秋几经生死。修炼“真、善、忍”明白了生命真谛的谭世秋始终说:“我不是犯人。”

谭世秋从小得了小儿麻痹症,是个残疾人,他原是开原市上肥地乡东升村小学民办教师。一九九七年一月开始修炼大法, 四月份,谭世秋所教的班级学生全部开始修炼大法。一九九九年九月,整个班级道德风气急剧上升,学习成绩奇迹般地上升原是全乡学习成绩倒数第三,一跃成为全乡第一名。在此之际,却遭到了开原市政法委、公安局政保科“六一零”野蛮的迫害。他们闯进了学校,恐吓威胁老师、学生,人人“过关”。然后将谭世秋开除党籍,开除了工作。

一、阴湿的环境造成谭世秋大量便血

铧子监狱三监区是“狱中之狱”,是铧子监狱严管监区,每天二十四小时,对法轮功学员,由值班警察纵容下的刑事犯贴身监控,一步不离的看守着,每天要惩罚法轮功学员坐十几个小时硬塑凳。有很长一段时间里,法轮功学员上厕所大小便时,刑事犯人的手都紧紧抓住法轮功学员的肩头一直到返回监室。被严管的法轮功学员一年四季连阳光都少见到,住在阴暗潮湿的北面,大冬天铺的褥子底下湿漉漉的,除了有很难闻的气味以外,都长着绿毛,刑事犯们有机会可以拿到楼下面晾晒,而法轮功学员却不能,冰凉的大理石地面加上暖气不足,还强迫法轮功学员都必须穿狱中特制的塑料拖鞋。

法轮功学员谭世秋由于长期受这种环境折磨,经常出现体内上下不通气,有时憋得他满脸淌汗,死去活来。加之上厕所受限制,总是着凉,后来出现大便便血。每次便血都把监控的犯人吓呆了。五米长的厕所沟里,从上至下都染的通红。恶警郑晓丰知道后,根本不去理睬。

谭世秋强烈要炼功,每次都遭到恶警们强烈的拒绝。后来在家人的要求下,三监区大队长怕谭世秋死在里边担责任,才允许他穿一双矮帮的薄棉鞋。穿上不到一个月,一天早上,省厅来检查,狱中为整齐,除犯人的头头们可穿棉鞋外,一律穿狱中特制的塑料拖鞋。恶警郑晓丰指使犯人头终光把谭世秋的一双棉鞋偷偷地送进了储藏室,然后暗地里拿着谭世秋购物款折(平时折都在警察手里控制)到小卖部买了一双三十六号小拖鞋让谭世秋穿。穿四十一号鞋的谭世秋怎么也穿不上,没办法,只好每天光着脚去厕所,去洗漱室,一个星期后,仍然不给鞋穿,谭世秋再三的请求,毫无反响,没办法,谭世秋绝食了三天,汤水未进,监区大队长许长海才允许他穿到五月一日。

二、刑事犯李宏哲、刘文新在恶警监控下暴打谭世秋

铧子监狱为了加大力度迫害法轮功学员,把那绝食抗议的八名法轮功学员和一部份不配合他们的法轮功学员从三监区调出,分配到其他各个监区进行迫害。

二零零四年端午节那天早上,刚吃过早饭,绝完食瘦得不成样子的谭世秋被调到了十监区。由十监区刑事犯李宏哲(绰号“小营”,是整个铧子监狱最恶的犯人,有自己的办公室,利用他专管整个伙房餐厅治安的,吃的全是小灶细粮)和伙房的管事犯人刘文新(铧子监狱最胖的体重一百四十多公斤刑事犯)一起连行李搬到十监区二室,斜对过就是管教室,里面安了十台小电视直接和各个监室的监控器连着,整个监舍里面发生的一切无不反映在管教室的荧屏上。

这两个刑事犯在十监区大队长于××和张国勋、刘志宇直接操纵下,晚上八点各监室刚点完名,以李宏哲、刘文新两名监控犯人为首,伙同其他一些犯人给法轮功学员谭世秋上刑。开始李宏哲对谭世秋冷不防的打两个大嘴巴子,接着一脚把谭踹到铺沿上,就是一阵拳击,打得谭满脸是血,半天喘不过一口气,然后又上来五、六个刑事犯,把谭仰面按在板铺上,把右腿支起来,把脚背压的和小腿一条线,然后用包饺子用的擀面杖从脚趾开始敲打一直击打到膝盖的小磨盘,再从磨盘骨敲到脚趾,只听那咔咔的击骨声和谭的一声声的惨叫,折磨得谭大汗淋漓,却没有任何人制止。这一幕幕对法轮功学员的施暴,管教室的四、五名恶警吸着烟,喝着茶水,正在荧屏前“观赏”着。当折磨了一个多小时后,才放手,李宏哲问谭:“还跟着报数不?”谭说:“不报,我不是犯人。”满身是汗水的谭世秋已筋疲力尽,还不准他喝水。

第二天早上(二零零四年五月二十二日),本来就残疾的腿又雪上加霜,已经不能走路了,两个犯人拖着谭的胳膊,拖到伙房大厅,这时谭又已经三顿没吃饭了。

五月二十二日上午,两个刑事犯硬着叫谭世秋打扫餐厅,谭没有动,就在储藏室菜库前遭到两个犯人的拳脚一顿毒打,开始李宏哲一拳把谭击倒在地,然后象踢球似的专用皮鞋尖、跟猛刨谭的右大腿、前胸、后背(为什么不踢左腿?管教事先有话,左腿残疾),每脚下去,都象铁锤砸的一样。又暴打二十多分钟,谭世秋还有点气,一动不动,当时没任何人制止。原本伙房饭勤和恶警穿梭来往,可当时却无一人,都到暗处卖呆去了,过了一会儿,把谭世秋扶在一个凳子上,缓过来后,又把谭拖回监室,谭世秋整个前胸、后背、大腿、小腿大部份是黑一块紫一块的,上厕所大便时,只能站着便,不能蹲着。

五月二十三日上午九点左右,已经不能行走的法轮功学员谭世秋又被两个犯人强迫他去了现场,两个犯人架着谭世秋去了伙房,犯人刘文新用手使劲抓谭的两肩锁骨,两肩很快肿起来。十点多,两个刑事犯把谭押到老楼的后面,进了靠大墙散砖砌成的一个小矮房子里,上面盖着油毡纸,里面有两条长条的木板凳(是一个犯人专烧塑料垃圾的地方)。

刚进到小屋,刑事犯李宏哲象疯子一样,扑倒谭世秋,开始第二轮暴打,踢的谭世秋晕头转向,半天喘不上一口气来,另一个犯人刘文新怕把谭打死,三分钟后,制止了李宏哲,不让他再打了。然后,从老楼后面又返回伙房,途中,谭走的十分吃力,就在谭毫无防备的情况下,刑事犯李宏哲用右手抡起啤酒瓶子,照着谭的后背猛砸两下,谭当时背气,被刑事犯刘文新制止,缓过来后,把谭拖回伙房,又送回了监室。第二天早上,谭已不行了,脸色苍白,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十监区大队长于宏怕谭死了担责任,命两个刑事犯用担架把谭抬到医院抢救,挂了两瓶滴流后,傍晚返回了监室。

二零零四年九月十八日那天上午八点左右,铧子监狱下着大雨,法轮功学员谭世秋正坐在食堂大厅里一侧被惩罚着,突然管伙房的恶警刘志宇和张国勋大喊:“快把法轮功藏起来,省监狱管理局检查工作了。”这时刘、李两犯人急忙押着谭世秋顶着大雨来到了伙房后面的猪舍旁,喂猪的邢犯不让谭进屋。只好被大雨淋着,浑身上下湿的尽透,冷得直打哆嗦。

等检查完后,才把谭世秋整回餐厅。不一会儿,恶警刘志宇告诉刑事犯李宏哲让法轮功学员给写几个字(伙房蒸烤箱旁新安装的配电盘,往上写“小心有电”几个字),谭当场拒绝,没给写,刑犯李宏哲暴跳如雷,拿起湿漉漉的囚服甩开膀子照着法轮功学员谭世秋的脸上啪啪左右抽打,边打边往外推谭,只听到谭在高喊“救命啊”、“救命啊”。然后,只见谭死死把住门框,李宏哲边打,边命刘文新“把谭扛到房后去,往死里打,打死他”。就在这关键时刻,一个与谭同住一个监室的佛教犯人看不下去了,准备要和李宏哲对峙,这才使李宏哲停止对谭的施暴。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