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盖州市法轮功学员巩恩荣被迫害纪实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六月二十一日】(明慧网通讯员辽宁报道)辽宁盖州市法轮功学员巩恩荣因坚持修炼法轮功,曾多次遭到当地中共人员骚扰、绑架、抄家、经济勒索,二零零七年被非法判刑四年,在狱中遭到恶警教唆的犯人暴力毒打致伤,导致生活不能自理,一度生命垂危。

在巩恩荣及儿子、女儿同遭非法关押时,巩恩荣的妻子因承受不住巨大的打击,导致精神失常。以下是巩恩荣遭受迫害的经历。

一、坚持信仰,多次被非法骚扰并被非法抄家、绑架、罚款

九九年七二零后,盖州市双台子派出所的警察让思拉堡村村长信成和到巩恩荣家骚扰,要求巩恩荣不要进京上访。二零零七年前,巩恩荣因为长期在当地讲大法真相,又被双台子派出所的警察到家中骚扰。

二零零七年六月二十四日下午两点半,盖州市国保大队出动两台警车、双台子派出所出动一台警车共十多个警察(其中有双台子镇思拉堡村村长信成和、双台镇派出所片警徐洪光、盖州市国保大队长等)非法闯入巩恩荣家,不出示任何证件,把巩恩荣家翻的乱七八糟,他们非法抢走了巩恩荣的大量私人物品,价值约一万多元。被非法抄走的物品没给巩恩荣及家属出示任何清单、收条,并将巩恩荣非法带上警车,同时,也把巩恩荣的儿子巩荣华绑架到双台子派出所,并被恶警抽打耳光,逼迫巩荣华说他也是制作真相资料的,参与逼审的恶警叫于国华、徐洪光,巩荣华不配合恶警,于是,恶警便向巩恩荣的家属勒索了五千元钱,才把巩荣华放回。勒索的五千元钱没给巩恩荣本人及家属出示收据,同时,巩恩荣的女儿巩月圆也被绑架到了双台子派出所。当天晚上,巩恩荣和女儿巩月圆一同被非法关进了鲅鱼圈看守所(即:三所)。

二、恪守正信,被非法判刑

在看守所期间,巩恩荣遭到所在监室号长的殴打。期间,被盖州市国保大队、盖州市检察院非法提审过多次,质问巩恩荣是不是炼法轮功的?巩恩荣说:是。警察又问他是不是做大法真相资料的?巩恩荣不配合。在看守所期间,巩恩荣的身体出现肾结石症状,警察带他去了鲅鱼圈区医院做了检查。期间,巩恩荣被盖州市法院非法判刑四年半,刑期为:二零零七年六月二十四日至二零一一年十二月二十四日。

三、隐瞒病情,强行将巩恩荣送到监狱迫害

二零零八年六月份期间,巩恩荣被鲅鱼圈区看守所(即:三所)送到大连市南关岭监狱。起初,监狱在给巩恩荣的身体检查时确诊为肺结核、胸腔内高密度积水,因此大连南关岭监狱拒收,把巩恩荣送回鲅鱼圈区看守所,鲅鱼圈区看守所明知道巩恩荣的病情,还将巩恩荣强行送进了大连市南关岭监狱。大连市南关岭监狱接收了巩恩荣,接收后,监狱先把手铐、脚镣拿给巩恩荣看恐吓他,示意他要老老实实的。巩恩荣在大连市南关岭监狱被迫害达两个多月,期间,在巩恩荣隔壁监舍里与巩恩荣同期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有:李德军(大连市××区法庭庭长)、伊丽彬(大连)、张义军(大连)、刘铁汉。

四、巩恩荣被罚坐特殊的“小板凳”,遭群体犯人的严重暴力殴打并被浇凉水、开水,导致巩恩荣的头部被打下一个大坑,严重受伤。

二零零八年七月份,巩恩荣与同修张翼军一同被非法送到辽宁省本溪市溪湖监狱迫害。到了监狱后,巩恩荣先被分到了教育科强行洗脑一个月。教育科科长姓赵。刚开始,邪恶逼迫巩恩荣写转化书,巩恩荣不配合,并给赵科长讲真相,告诉他法轮功教人做好人,强身健体,邪恶的赵科长与巩恩荣说污蔑大法的话,巩恩荣与其继续讲真相,恶警见巩恩荣不动摇,一个月后,巩恩荣被转到本溪市溪湖监狱直属监区进行升级迫害。在那里,监区大队长田勇说:“你如果不转化就得坐小板凳”(长约一尺,宽约十公分左右,三棱角式,棱角朝上),巩恩荣每天二十四小时被罚坐在上面,不准动,动就挨打,每天被罚到早上四点多才让上床休息两小时,残酷的体罚导致巩恩荣的尾椎、后腰、臀部疼的直哆嗦,无法承受,肋骨疼的不敢喘气,全身浮肿,不能翻身,两小时的时间根本就得不到休息,然而,两小时一过,巩恩荣就被犯人大声叫到水房一盆又一盆的浇凉水。巩恩荣被罚坐板凳共九天。被罚的第一天晚上,十多个犯人拿着水瓶子往巩恩荣的脑袋上猛烈打击,参与殴打的部份犯人的名字分别叫:刘力国(内蒙古加格达奇人,现年四十多岁)、刘力军(现年三十多岁)、朱忠彬(黑龙江人,现年二、三十岁之间)、周博(辽宁人,现年二、三十岁之间),陈世福(辽宁人,现年四十多岁),刘羽(辽宁人,现年二十岁左右),犯人们边打边问巩恩荣:“法轮大法好不好?”巩恩荣说:“好!”犯人接着打,第二遍又问巩恩荣“法轮大法好不好?”巩恩荣继续回答:好!犯人又狠狠的打他,连续问了巩恩荣三遍,到了最后一遍,巩恩荣说完大法好后,身体被犯人群殴打的趴在地上,紧接着犯人用针到处乱扎巩恩荣的前后身,并往他身上先浇凉水,后浇开水,巩恩荣的双脚被烫破皮,犯人用烟头烧他的脚面、脚趾,巩恩荣的头部上方右侧被打成一个坑,用手一摸很明显。耳朵被打的出血,至今还听不见声音,左侧第三根肋骨被犯人刘力军打断,即使这样,巩恩荣还被逼迫坐“特殊”的“小板凳” ,不准睡觉,不停的被浇凉水(恶犯称:“洗脑”)。

被罚坐“小板凳”的第二天早上,巩恩荣被犯人带到水房,被脱光衣服, 两个犯人把他按倒在地,三个犯人从他头上往下浇凉水,每次浇二十多盆,时间长了,水都被浇热了。用盆浇完后,犯人又开始用水管子往他身上浇。巩恩荣被罚坐小板凳第八天中午时,犯人李月用鞋底猛打巩恩荣的脸部,造成巩恩荣的左耳被打聋,至今还没恢复正常;李月还用胶皮管抽打巩恩荣的身体,巩恩荣的身体被打的黑紫色,遍体鳞伤。巩恩荣因为炼功打坐又被一个姓汪的犯人责骂到:你再打坐腿给你打折,生不如死的让你活着,犯人朱忠彬边打边说:“打死就给你填一个正常死亡表”。

残酷、野蛮的暴力殴打导致巩恩荣严重头晕,控制不了身体平衡,走路总要摔跟头,失去记忆,目光呆滞,什么也不知道,恶警说巩恩荣是个傻子。巩恩荣还出现吐血症状,即使这样,恶警却对巩恩荣的情状视而不见,假装不知。巩恩荣见自己的身体越来越不行了,要求恶警去检查身体,大队长田勇答应让家属拿钱去本溪市第四医院就诊,当时共去了三个警察(即:小队长赵凯、大队长田勇和一个司机),检查结果是:多发性脑梗(脑血管堵塞)、腿部神经炎、腿上的血管都瘪了,三个医生给巩恩荣量血压都没有血压。

从医院回来后不久,巩恩荣因为被迫害的头晕严重加上他绝食,巩恩荣不能独立行走,需要犯人搀扶,严重时需要犯人背着,由犯人全天二十四小时轮流看管,时刻不离人,本溪犯人王卓让犯人用衣服把监控器挡上,目的就是想等巩恩荣咽气以便秘密处理,天黑的时候,陈世福等五个犯人把巩恩荣拖到水房,扒光衣服,两个犯人按住巩恩荣的身体,两个犯人拿水龙头,一个犯人拿水盆子往巩恩荣的身上浇凉水进行毫无人性的迫害。当巩恩荣绝食到第十三天时,犯人把门窗全打开,在寒冷的冬天冷冻巩恩荣,犯人见巩恩荣的身体已没有任何反映(此时的巩恩荣已昏死过去),就开始给他灌水,巩恩荣慢慢的缓过来,几个月后,巩恩荣被转移到隔壁的四号监舍。这时,除了打饭外,恶警不让犯人护理巩恩荣,而巩恩荣已经生活不能自理,并且一直伴有严重头晕现象,经常昏过去。有一天,巩恩荣晕倒在地上,被犯人扔到床上,用棉被将巩恩荣的全身捂上,不让透气,想要憋死巩恩荣。巩恩荣为了保命,于次日用尽全身力气拖着不能自理的双腿推开监舍的门摔倒在走廊里,犯人又把巩恩荣扔到床上。

五、辽宁省监狱管理局总医院对巩恩荣的经济迫害

二零零九年春天,由于巩恩荣被迫害的生命垂危,奄奄一息,本溪市溪湖监狱不得不带巩恩荣再次去本溪市四院检查,由于病情严重,在医院住院一个多月,都是家属拿钱。期间,本溪市四院院长对警察说:“人都这样了,检查哪哪有病,意思是:还不赶快向上级报告。”其实,本溪市溪湖监狱的恶警心里非常清楚。如果不是巩恩荣要求去医院,他们还假装不知。巩恩荣要求狱方告知自己的诊断结果,狱方不告诉他,只是勉强告诉他说:胸前有肿瘤。之后,本溪市四院的江院长和本溪市溪湖监狱直属大队新换上的郭教把巩恩荣又转移到辽宁省监狱管理局总医院住院两年半。期间,两次住院费加上诊断费以及家人住院陪护费大约共花了六万元左右,对于巩恩荣来说,在监管医院遭受的是经济上的迫害。监管医院的住院费每月最低在一千七到一千八百元,最高达四千到五千甚至更高。

巩恩荣在辽宁省监狱管理局总医院被非法关押、迫害到二零一一年十二月二十四日即:巩恩荣的非法刑期已满,监狱让巩恩荣在释放证上签字,巩恩荣不签,警察说:不签不放。巩恩荣要求:必须放我。到了当天下午四点多,本溪溪湖监狱才将巩恩荣放回家中。

以上就是法轮功学员巩恩荣在本溪市溪湖监狱及辽宁省监狱管理局总医院所遭受的非人的迫害事实。

与巩恩荣同期遭迫害的法轮功学员情况:

吴大兴,已回家。辽宁省沈阳人,在本溪市溪湖监狱直属队期间与巩恩荣同遭迫害。

唐义清,辽宁省丹东市东港人,被非法判刑九年,在本溪市溪湖监狱直属队期间与巩恩荣同遭迫害,当时,他的牙被恶犯打掉,现仍被非法关押。他的妻子是丹东市福春小学一名市级优秀教师,被非法判刑八年,现被非法关押在辽宁省女子监狱迫害。

杨传军,辽宁省大连人,现年五十多岁,妻子是记者,在辽宁省监狱管理局总医院期间与巩恩荣同遭迫害,后被送回沈阳市东陵监狱,现仍被非法关押迫害。二零一二年六月十日到期。

张奇,被非法判刑七年,在辽宁省监狱管理局总医院期间与巩恩荣同遭迫害。

高东(冬),辽宁省盘锦市人,一直绝食,在辽宁省监狱管理局总医院与巩恩荣同遭迫害。

贾志(音),辽宁省沈阳市人,教师,在本溪市溪湖监狱直属队期间被犯人殴打。

张俊峰:辽宁省海城市人,被非法判刑四年半,在辽宁省监狱管理局总医院与巩恩荣同遭迫害,他的脑袋被打坏,后被送回沈阳市东陵监狱继续迫害。

赵洪利,辽宁省朝阳市人,被非法判刑八年,在辽宁省监狱管理局总医院与巩恩荣同遭迫害。

侯延双,辽宁省凌源市人,在辽宁省沈阳市第一监狱被迫害致死。

张茂昌,辽宁省沈阳市人,现年七十多岁,被非法判刑七年,二零零八年被非法抓捕,在辽宁省监狱管理局总医院期间与巩恩荣同遭迫害,后被送回辽宁省本溪市溪湖监狱继续关押迫害。

李德军,大连市××区法庭庭长,在辽宁省大连市南关岭监狱与巩恩荣同遭迫害。

伊丽彬,辽宁省大连市人,在辽宁省大连市南关岭监狱与巩恩荣同遭迫害。

张义军,辽宁省大连市人,在辽宁省大连市南关岭监狱与巩恩荣同遭迫害。

刘铁汉,在辽宁省大连市南关岭监狱与巩恩荣同遭迫害。

参与迫害巩恩荣及儿子的相关单位及个人:

1、辽宁省盖州市双台子乡派出所
片警:徐洪光 于国华
2、辽宁省盖州市双台子乡思拉堡村
村长:信成和
3、辽宁省盖州市国保大队
4、辽宁省营口市鲅鱼圈区看守所(三所)
5、辽宁省大连市南关岭监狱
6、辽宁省本溪市溪湖监狱恶警及犯人
辽宁省本溪市溪湖监狱专门以“法轮功转化基地”的名誉向邪党上级非法申请了一千多万元的拨款,建了一座大楼生产车间。
恶警:
田勇:本溪市溪湖监狱直属监区大队长(迫害法轮功学员非常恶毒,他的父母都在日本。)
犯人:
刘力国(内蒙古加格达奇人,现年四十多岁)
刘力军(现年三十多岁)
朱忠彬(黑龙江人,现年二、三十岁之间)
周博(辽宁人,现年二、三十岁之间)
陈世福(辽宁人,现年四十多岁)
刘羽(辽宁人,现年二十岁左右)

辽宁省监狱管理局总医院于二零一一年下半年改为新康监狱。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