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莒南县卢修田遭恶报并殃及家人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六月二十三日】(明慧网通讯员山东报道)卢修田,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与中共邪党迫害大法开始,至二零零四年底,任山东临沂市莒南县公安局政保科科长期间,一直是莒南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主要指使者和参与者。他心狠手辣,直接使用橡胶棍、电棍毒打、电击法轮功学员,利用搜家、把法轮功学员关进监狱、劳教所,从中捞取大量钱财;并到法轮功学员单位、家里逼要钱财等。但善恶终有报,目前,卢修田已患脾癌,家人也受连累,两死、一患癌症、一患重病。

卢修田,男,五十多岁,现住莒南县公安局家属院,老家是莒南县涝坡镇大涝坡村。据了解他弟兄四个,姊妹三个,他排行老二。卢修田一脸横肉,其面不善,在公安局内部臭名远扬,自私自利,人送外号“卢敢拿”,单位各科室都不愿要他,后进政保科(政保科后改名为“国保大队”)。

抓六岁女童作人质 拆散一家人

二零零一年五月三十一日上午,卢修田带领一帮人来到坊前镇朱家村法轮功学员付桂英家。付桂英当时不在家,他们将院里大门撬开,把家里值钱的东西一扫而光,包括电视机一台、VCD一台、手机充电器、现金近三千元及法轮功资料等。还把前往县城接女儿放学的付桂英丈夫抓走,六岁的女儿也被公安派人从学校强行接走,作为人质,通知付桂英来公安局接孩子,以便抓人。后付桂英被迫流离失所。小孩只好放在付的大嫂家。

毒打家庭妇女韩广莲四、五小时 橡胶棍打断

莒南县十字路镇温水泉村的韩广莲,当时是四十多岁的女学员,自一九九八年底经人介绍修炼了法轮功。炼功后,身体有许多毛病都不治而愈,脾气也改好了,家庭关系也变好了,婆媳之间也和睦了,从此明白了再也不能象以前那样做人了,按“真善忍”这个标准去做一个好人。

九九年黄历十一月十七日,下午一点左右,韩广莲在家和丈夫正忙着收拾家务,这时卢修田与莒南县公安局的杨启征和城东派出所的十几个人来到她家进行非法抄家。卢修田等对韩广莲家所有的家具全部搜了一遍,搜出了几份大法真相资料,就把她带到了城东派出所,这时大概三点半左右。

到了派出所以后,就让韩广莲坐在冰冷的水泥地面上,强迫其把腿和两手伸直(让胳膊和腿平行),卢修田拿来了打犯人用的橡胶皮棍,狠狠地毒打韩广莲,专打她的双腿(膝盖以下),另外还有三、四个人,其中有一个叫徐田忠的,两边一边一个。就这样不停打她,问她真相资料哪里来的。卢修田用橡胶棍打,那边徐田忠就用点着烟头烧韩广莲的手,手抬高了,就烧她的手面,手抬低了,就烧她的手心。有时四、五个人齐上,拳打脚踢,有的站在韩广莲的脚上,用上全身的力气往下踩。

他们打得韩广莲鼻青脸肿,全身疼得直冒汗。见她冒汗,恶人就让韩广莲把棉袄脱下来,接着打。卢修田用尽了全身的力气,狠狠一下把橡胶棍打在她腿上,都打断了。然而,橡胶棍断了,卢修田就再用杆打,打韩广莲的头,打她的肩。就这样一直打到晚上八点多,整整四、五个小时的毒打折磨,而且是对一个无辜的良家妇女。

卢修田等打累了,饿了,吃饭去了,韩广莲的双腿站不起来了。临走时,卢修田恶狠狠地告诉韩广莲说:“明天我非抽你的筋,扒你的皮不可。”

将钱金华的腿打肿前边鼓出“腿肚子” 将脸、腮电起疙瘩

莒南县大店镇彭家仕沟村的钱金华, 时年四十多岁的女法轮功学员。一九九八年七月,因心慌、贫血、血压低、神经衰弱、胃下垂、妇科病等多种疾病开始修炼法轮功。炼功后不久,多种病就全都好了,家庭也和睦了。学大法也懂得了做一个好人的道理,修炼后有一次她捡到钱,找了一个多月失主将钱归还了人家。

农历二零零零年十一月十八日晚,钱金华和另外的法轮功学员到别的村庄讲真相,被不明真相的恶人举报,被关进大店派出所。十九日,卢修田和马宗涛带领大店镇派出所几个人非法抄了她家,把所有大法资料、书籍、录音机全部抄走。仕沟村村前任书记吓得花了三百元请了一桌,卢、马酒足饭饱后,马宗涛便强迫钱金华坐在水泥地上,连骂带打,逼迫她说出真相材料的来源,她不说,他们便用橡皮棍打钱金华的腿,打得前边鼓出了个腿肚子,问一句,用橡皮棍砸一下,边打边骂。最后,还踩钱金华的脚尖弯向脚背,用力捻,钱金华被打的浑身颤抖,当时站都困难。卢修田用电棍电,把钱金华的脸、腮电起疙瘩。这时,大店派出所李密又用橡皮棍没头没脸的打了她一阵。最后,看得不到他们想要的,便强行拘留了钱金华十五天,逼交伙食费三百二十元,押金 二十元,而当时钱金华的孩子才两周岁。

毒打折磨钱法君 声声惨叫

二零零零年底,卢修田与恶人杨启征开车亲自到莒南演马党委,毒打折磨法轮功学员钱法君,问条幅哪里来的,上访是谁组织的?把钱法君的双手铐上,强迫坐在冰冷的水泥地上,腿伸直、胳膊伸直,卢修田用橡皮棍狠毒的使足劲猛砸钱法君的胳膊、胳膊肘、手腕、手指、大腿、膝盖、小腿正面、脚踝、脚,打的钱法君在深夜发出凄惨的叫声。卢与杨启征急忙用沙发巾往钱法君口里塞,手腕上的手铐都被卢修田用橡皮棍砸散了扣。卢修田还把钱法君铐在桌腿上,用橡皮棍猛捣、猛抠、搓钱的肋骨,当晚在钱法君那屋值班的两个邪党干部都吓的不敢看卢修田对钱法君的用刑过程。卢修田毒打的钱法君浑身疼痛,从大腿到脚打的黑紫,走路瘸腿。

恶报如影随形

卢修田的行为不仅触犯了法律,也给自己的生命造下了巨大的罪业、酿下祸根而殃及自己及家人。

卢修田利用欺诈的钱财,让其老婆在西天桥处开了个饭店,名叫燕萍楼,因无法经营,后来又转让;他在无理智的参与迫害期间,他老婆患有股骨头坏死病动手术,常年药不离口,他后来调离工作。

由于他积极不遗余力地疯狂迫害大法迫害法轮功学员所造下的滔天罪业,虽然他调离了工作,但他并没有将功赎罪弥补他对大法与法轮功学员所犯下的一切滔天罪业,所以天理不容,罪恶难逃,善恶必报如影随形。

他四弟给他大哥二侄子开车在临沂发生车祸,正在开车的另一司机只是受伤,而他四弟躺在车后座上休息,被车一撞,车拉的粮食惯性压塌后座而车毁,造成他四弟死亡;卢修田有一个曾在莒南地税工作的妹妹家的唯一男孩患脑癌瘤煎熬三年,十五、六岁不幸死亡,后来他妹妹又生了一个女孩,而他妹妹现也患上了绝症癌病;卢修田本人现也患上了脾癌,每天就得服用八百多块钱的药物还得经常化疗。

当年,法轮功学员对卢修田苦苦劝善,可他置若罔闻。其实,现在所发生的一切就是卢修田当年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自己种下的恶果,断送了自己和家人幸福和未来。

看到近期临沂市又绑架了不少法轮功学员,希望尚在参与迫害的六一零、公检法成员能从卢修田的教训中得到警示,选择善良,为自己和家人的未来种下善因。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