佳木斯市法轮功学员刘景芝在迫害中离世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六月六日】(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佳木斯市刘景芝,女,生于一九四三年。因坚持信仰法轮功,被恶警不断的骚扰并绑架,曾几度流离失所,学法炼功不能保障,整日提心吊胆,怕再度遭受迫害,精神处于高度紧张。二零零九年八月九日突发脑溢血,于二零零九年八月二十一日含冤离世。

'法轮功学员刘景芝'
法轮功学员刘景芝

刘景芝修炼法轮功之前病魔缠身。年轻时脾气暴躁,得理不让人。而且还患有严重的风湿性心脏病、心肌梗塞、高血压等,最怕生气,经常昏死过去,不省人事。腹部还有几个触手可摸的瘤子。家务活也干不了。有病乱投医,为了治病,几乎倾家荡产,也不见好转。一九九二年听说气功能治病就跟着学,没想到是一个假气功师办的班,结果不但病没治好还招来附体,经常说一些谁都听不懂的话,还常常被外来生命折磨的死去活来,差点成了植物人。两个小腿开始溃烂,手也不好使了,每天都生活在痛苦绝望之中。儿女们也一筹莫展。

一九九六年冬经亲戚介绍说法轮功祛病健身有奇效,她就开始修炼法轮功。没想到奇迹出现了,困扰她多年的疾病全部消失了,控制她的外来信息及附体也被清理了。人也变的开朗和善了。不再计较个人得失,努力实践真善忍法理,儿女和邻居等都说她变了。

可是一九九九这场史无前例的迫害拉开了序幕。友谊路派出所的警察及包片警察三天两头往她家跑,逼她写保证书,她说:“你们打听打听,我以前是个什么样的人,出了名的厉害。不仅体弱多病,脾气不好,还得了怪病经常昏倒,我现在学法轮功身体好了,性格也变好了,与邻里之间能和睦相处了,要不学法轮功我现在不定什么样呢!电视里说的都是造谣,你们可别信……我不会写字,也不能给你们写保证书……”警察见状只好说:我替你签字。后来包片警察听邻居说刘景芝学法轮功前后的变化,就没再说什么,而且邻居都很反感这些警察的行为。

一九九九年十一月刘景芝的儿子、儿媳进京上访被遣返,非法关押在看守所。在中共铺天盖地的打压迫害下,面对亲友的非议、指责和不理解,看着年仅九岁活泼可爱的孙子变的沉默寡言,刘景芝真是心如刀绞。作为母亲她承受的打击更大,心急如焚,整日以泪洗面。

二零零一年十一月,大儿子在家被友谊路派出所恶警绑架,她知道后第二天就和儿媳去永红公安分局要人,被政保科的石秀文、郭维山勒索两千元钱,才把人放回。

同年被非法关押在佳木斯西格木劳教所的法轮功学员有十一人同时跑出魔窟,恶警们开始对所有“挂号”的法轮功学员家骚扰,恐吓、威胁,想查出法轮功学员躲在谁家,刘景芝也不例外。一次次的骚扰使她难承重负,再加上有人举报她发真相资料,趁恶警没来之前,她和老伴只好离开了家,去亲戚家暂住。

二零零五年刘景芝为躲避骚扰把房子也卖了,搬到水利三处附近居住。本以为可以过平静的生活,不料社区主任谢英、周连红和片警魏连刚,协警黄小霞等人以普查人口为名,闯进她家要求拿户口登记,还索要照片,老伴不知恶警的企图,把自己的照片交给了他们。刘景芝搬到这脱离了原居住地恶警的控制范围,因此片警不断的打听她的下落,这次登记被恶警们发现他们是炼法轮功的。

二零零六年有人举报她家附近的墙上写的法轮大法好的标语和张贴的真相不干胶是她老伴张兴所为,恶警就到她家把部份大法书和真相资料搜走,从此恐惧和不安一直笼罩着他们的心。

二零零七年九月二十一日上午十点法轮功学员刘景芝夫妇正在家里盖门斗抹墙。佳木斯向阳国保大队五、六个警察把她们夫妻二人绑架到向阳公安分局,还把她家里的大法书籍和真相资料全部拿走。在向阳公安分局对他们夫妇非法审问,他们没配合恶警要求,家人托亲戚朋友帮忙,最后小儿子给写了保证书的情况下,晚五点多钟老两口被罚款一千元,给办事人一千元吃饭钱才得以回家。

二零零八年七月二日,大儿媳为营救同修被非法劳教一年,大儿子在外地工作,孙子上高中也没人照顾。修炼后她和大儿媳感情一直很好,这突如其来的打击,对她来讲真是太大了,几乎承受不住。她每天望着窗外,看到有和大儿媳相似的身影就和老伴说:“是不是大儿媳妇回来了?”每次惊喜过后都是无限的失落。

这一次次的打击,使刘景芝心情压抑,整日生活在不安和恐惧之中,身体更是每况愈下。于二零零九年八月突发脑溢血含冤离世。与其形影不离的老伴承受不了打击,也与同年十一月去世。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