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范家台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纪实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六月九日】(明慧网通讯员湖北报道)2007年到2010年在湖北范家台监狱,有几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得住院。他们是:

法轮功学员李国华被迫害得右眼几乎失明,在湖北荆门检查眼睛两次,在劳改医院住院两次。恶警王雄杰、李明等还要李国华绣花,李国华与恶警王雄杰、李明讲过几次,说眼睛不行,他们不听,导致法轮功学员李国华的右眼几乎失明。

法轮功学员吴明安(70 岁的老人)、周光雄(70岁的老人)各住院一次。法轮功学员张家英被迫害得头顶撞墙缝了9针,不让住院直接送到监狱禁闭室,继续迫害。

法轮功学员李长荣快70岁的老人(湖北红安,非法判刑7年),被迫害得髋骨粉碎性骨折,住院近两个月,后只能靠双拐行走,拖了好几个月才保外就医。

法轮功学员谢凤翼70岁的老人(湖北武汉,非法判刑9年),被迫害得行走困难,只能卧床,身体还有其它的病。就是因为谢凤翼不放弃自己的信仰,坚持认为法轮大法好,几年来监狱让他住院几次就是不让办保外就医。2009年法轮功学员谢凤翼迫害得生命垂危才同意保外就医。

法轮功学员郭春禄70岁的老人(湖北浠水,非法判刑7年),被迫害得眼睛视力下降,几乎失明,住在医院几个月,越吃药病越重,郭春禄都不敢吃药了。主治医生是沙洋监狱管理局劳改医院的“杨教授”。此人也是法轮功学员李国华的主治医生,李国华出院后右腿就不灵活了,走路有点跛。“杨教授”参与了迫害法轮功学员,给一个法轮功学员打过毒针。(希望其他法轮功学员补充沙洋监狱管理局劳改医院及所谓的“杨教授”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情况)

法轮功学员郑捍东被武汉琴断口监狱与沙洋范家台狱警迫害失去生命。

法轮功学员王玉超被监狱迫害得精神失常,长期关押在范家台监狱的医院里。

范家台监狱3监区7分监区的恶警们为了迫害2007年从武汉琴断口监狱绑架来的法轮功学员:白天安排包夹紧盯;中午休息时,安排包夹值房班,看着法轮功学员睡;晚上也安排包夹值房班,同样看着法轮功学员睡觉。要求包夹用本子记录法轮功学员几点几分上的厕所,外面还有专职的包夹值班。

2007年3月20日中午,范家台监狱副监狱长李正良带领两辆大客车、几十名武警、监狱的狱警,还有几辆警车,再次来到湖北省武汉市琴断口监狱,把在琴断口监狱受迫害的26名法轮功学员劫持,分别上了两辆大客车。除衣物外,不允许法轮功学员带任何东西,两个武警劫持一名法轮功学员。当时在琴断口监狱的绝大多数的在押服刑人员都被赶到非法劳改车间去了,大部份狱警都到现场。一路在车上,法轮功学员被要求不准讲话,否则武警用手中的警具殴打。

下午五点钟左右,车开到了范家台监狱。6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到了4监区一分监区,20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到了3监区7分监区继续迫害。这20名法轮功学员是:李国华(湖北武汉,非法判刑7年)、姚晓安(湖北麻城,非法判刑9年)、王业全(湖北红安,非法判刑4年)、张家英(湖北鄂州,非法判刑7年)、张庆明(湖北武穴,非法判刑10年)、黄若虚(湖北武汉,非法判刑8年)、姚永樊(湖北十堰,非法判刑7年半年)、徐国庆(湖北武汉,非法判刑2年)、谢银刚(湖北黄石, 非法判刑5年)、朱定敏(湖北谷城,非法判刑7年)、吴明安(湖北麻城,非法判刑3年)、周光雄(湖北武穴,非法判刑3年)、余劲光(湖北咸宁,非法判刑3年)、蔡子东(湖北十堰,非法判刑7年)、钟长奎(湖北浠水,非法判刑3年)、曾宪其(湖北麻城,非法判刑4年)、徐长虹(湖北咸宁,非法判刑3年)、龚华涛(湖北随州,非法判刑8年)、张雨洪(湖北浠水,非法判刑3年)、王玉林(湖北武汉,非法判刑4年), 柳宁(齐齐哈尔,非法判刑5年)是后调入的,老家在齐齐哈尔,在武汉上了两个大学,拿了两个本科文凭,家在武汉,妻子被迫与他离婚,绑架前在武汉好美家当设计师,在十堰讲真相被非法判刑5年。

范家台监狱3监区7分监区当时的狱警有8名,分别是:
副教导员兼分监区长:王雄杰(湖北仙桃人);
分监区指导员:李明(湖北大冶人);
分监区狱警:程皓(湖北天门人)、吴光权(湖北孝感人)、吴青山(湖北荆门人)、
曹琳(湖北荆门人)、吴光敏(湖北荆门人)、黎祖林(武汉江夏人)。

先是点名,绝大多数的法轮功学员拒绝答到。后把20名法轮功学员分开,强行搜身,抢劫法轮功学员的衣物,强行印字,还抢劫了法轮功学员的Mp3、Mp4、大法书籍与经文。每个法轮功学员有两名包夹(监狱服刑人员),有分管的狱警。当时的服刑人员主要有:强奸犯、抢劫犯、盗窃犯、贩毒犯、杀人犯、诈骗犯等,大部份的服刑人员有吸毒史。法轮功学员刚去的时候,中午与晚上都有肉食,包夹没有,不到几天就恢复“正常”,吃的东西是柴禾一样粗的大萝卜(里面是网状)、长满了仔的茄子、黄瓜等等,每天的饭菜整桶整桶往垃圾桶里倒。刚去的时候,狱警与包夹都表现出了一些伪善,没有过十天就开始了针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强制穿号服、戴胸牌、进门打报告、强行看电视《新闻联播》、写思想汇报等等。迫害开始了,狱警召集包夹开会,布置任务:严格执行互监组制度,要求包夹24小时跟着法轮功学员;要求法轮功学员的转化表现与包夹的减刑奖励挂钩(要求法轮功学员穿号服、戴胸牌、进门打报告、看电视《新闻联播》、写思想汇报等等),等等。

2007年4月后,监狱开始实施对20名法轮功学员的迫害。刚开始是采用写思想报告的方式迫害。不写思想汇报的,不允许看电视、不允许走动、不允许上厕所等等。大部份法轮功学员坚决不配合,有:李国华、姚晓安、黄若虚、王业全、张家英、张庆明、徐国庆、谢银刚、朱定敏、蔡子东、龚华涛、姚永樊等。由于李国华坚决不配合,狱警认为李国华是带头的。那天晚上是狱警吴光敏、程皓值班,法轮功学员李国华被叫到狱警办公室,狱警吴光敏非常嚣张,嘴里在胡说八道,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说的什么。李国华当时正念十足的说:你是怎么跟我说话的,从来没有人这样跟我讲话。恶警吴光敏傻了,没有想到李国华会这样与他讲话,他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狱警程皓马上打圆场,说:算了,算了。并让法轮功学员李国华坐,让李国华在办公室上厕所,又扯了一些闲话,就各自睡觉了。

后来,法轮功学员李国华的妻子来监狱看望。监狱有两道门,都有武警看门,必须喊“报告”才能出门接见,李国华拒绝喊“报告”,一直僵持到下午,监狱就是不让李国华接见。

接下来更大的迫害开始了,法轮功学员黄若虚拒绝写思想汇报,被4名包夹在摄像头看不到的地方殴打。4名包夹是:崔青松(湖北当阳人)、张家文(湖北京山人)、詹满红(湖北红安人)、李正军(湖北红安人)。当天值班的狱警是李明,他知道此事后,不断不批评打人者,反而要法轮功学员黄若虚听从管理,还说黄若虚不服从管理扣他的分。

法轮功学员蔡子东被包夹付绍斌(重庆人)、曾国明(湖北仙桃人)等2~3人殴打,被打得头与嘴巴流血,同时被殴打的还有法轮功学员徐国庆。法轮功学员蔡子东要告他们,狱警也害怕了,要包夹跟蔡子东赔礼道歉。还有一个原因是2007年10月法轮功学员蔡子东要冤狱满7年回家了,所以狱警怕告他们。当年10月范家台监狱伙同十堰610邪恶组织把大法弟子蔡子东绑架到了湖北省洗脑班,又非法关押了半年多。

法轮功学员徐国庆在冤狱满2年后,范家台监狱伙同武汉610邪恶组织把法轮功学员徐国庆绑架到了武汉的洗脑班。

法轮功学员张家英被迫害得撞墙头顶缝了9针,还把张家英关押到监狱最黑的地方监狱禁闭室1个多月,期间还被安排监狱最重的活“上砖”。因为范家台监狱是个砖瓦厂,有高耸的烟筒,是国家的关重刑犯的严管监狱。法轮功学员张家英在冤狱满7年回家前,3监区的监区长彭亮(湖北沙洋人)还特意与张家英打招呼,因为关禁闭室是他决定的。

法轮功学员周光雄(近70岁的人)被他的包夹蒋伯锋(齐齐哈尔人),长期辱骂、挖空。因为周光雄腿脚不便,走路很慢,包夹蒋伯锋总是又推又拉的折磨法轮功学员周光雄,大法弟子周光雄耳朵被打聋了。包夹蒋伯锋犯的罪是与武汉的铁路警察合伙在火车上盗取。

法轮功学员姚晓安被包夹犯人张国安(湖北浠水人)殴打,原因是他怀疑姚晓安在床上打坐,包夹张国安是个小组长,是个喜欢在狱警面前打小报告的321(一种告密者的代号)。张国安(湖北浠水人)被恶警安排包夹法轮功学员李国华,虽然不敢对李国华动手,但却一未的听狱警的话,真是24小时的,只有是眼睛睁开就时刻看着李国华。自己肝炎很重却不听劝告,一味的干着坏事。

法轮功学员龚华涛被恶警安排犯人曹祥强(湖北大冶人)包夹迫害,曹喜欢动手打人,又喜欢打小报告,龚华涛有两次被曹祥强殴打得脸部出血。由于曹干的坏事太恶,家人也跟着遭殃,哥哥、嫂子、侄儿、侄女一家4口开着小汽车掉到河里都淹死了。

法轮功学员张雨洪被恶警安排犯人蔡超(湖北仙桃人)包夹迫害,蔡是个人见人恨的人,除了对张雨洪动手之外,长期折磨,把张雨洪快逼疯了。蔡超上一次在甘肃省坐牢也是包夹法轮功学员。

法轮功学员钟长奎有一段时间也被犯人蔡超(湖北仙桃人)包夹迫害,蔡超总是嘴巴不停的胡说八道,钟长奎根本不理他那一套,要求狱警换人。蔡超才有所改变。

法轮功学员王业全(近70岁的人)被恶警安排犯人张家福(湖北建始县人)包夹迫害,张家福是个大脑有缺陷的人,通俗的说是个不清白的人。王业全经常被他动手动脚的。

法轮功学员张庆明有一段时间也被犯人张家福(湖北建始县人)包夹迫害,张家福真是个鬼,也是不停的对张庆明动手动脚。

法轮功学员吴明安是70岁的老人,走路都困难,也是被包夹犯人某某(湖北利川人)骂来骂去的。

法轮功学员曾宪其是快70岁的人,也是被包夹犯人杨玉华(湖北京山人)骂来骂去的。

法轮功学员柳宁被包夹犯人付绍斌(重庆人)、李汉斌(武汉黄陂人)、汪文斌(湖北不详)迫害。2008年9~10月的一天,因为柳宁在写年中表时,在犯罪一览中写的无罪。付绍斌、李汉斌、汪某斌,中午把柳宁绑架到晒衣场殴打近一小时,殴打前与值班的人(也服刑人员)打招呼,要他不管。事后狱警不断不管,还可笑的扣柳宁的改造分。他的管理狱警是吴光。恶人李汉斌(武汉黄陂人)的母亲知道他包夹法轮功学员,就在打亲情电话中告诉李汉斌不要迫害法轮功学员,说法轮功学员是好人,可是为了减刑李汉斌还是在干坏事。

法轮功学员朱定敏被恶警安排的包夹是项国兵(湖北仙桃人),此人年纪不大却很坏。在琴断口监狱,朱定敏就已经被迫害得身体很虚弱,也是近60岁的人。可恶人项国兵时刻盯着朱定敏,不让朱定敏与其他法轮功学员讲话,还经常背着人折磨殴打朱定敏。恶人项国兵还有一个帮凶是包夹曾国明(湖北仙桃人)。

法轮功学员姚永樊被恶警安排的包夹是曾国明(湖北仙桃人),此人也是坏得出名。一未的听狱警的话,真是24小时的,只有是眼睛睁开就时刻看着姚永樊。要是有法轮功学员与姚永樊讲话,恶人曾国明就眼睛瞪着法轮功学员,有时还有打人。

法轮功学员余劲光被恶警安排的包夹是胡飞强(湖北沙洋人),此恶人一味地听狱警的话,喜欢动手打人,恶人蔡超(湖北仙桃人)也是余劲光的包夹。有一次,恶人蔡超、恶人胡飞强说余劲光不服从管理要动手打余劲光,法轮功学员余劲光用正念正行使他们不敢动手。

法轮功学员钟长奎被恶警安排的包夹是恶人蔡超(湖北仙桃人),恶人蔡超是个人见人恨的坏人,狱警、包夹都不喜欢他,最后行为有所收敛。

在2007年4月到2008年11月间范家台监狱强迫法轮功学员干的活有:拔草、打扫卫生、搬砖、清理工业垃圾废料、绣花等。每天晚上7点强迫法轮功学员看《新闻联播》;还搞什么书法、读书等兴趣小组,目的是想改变法轮功学员的信仰。绝大多数的法轮功学员根本就不理会他们的做法。法轮功学员的房间有14个床铺,上下两层,每个房间里都安装了摄像头是带录音功能的,一举一动、讲话在监控室都知道。

当时(2007年),在范家台监狱有3个地方关押法轮功学员。一个是:4监区一分监区与监狱的入监队在一起,当时关押了从湖北省武汉市琴断口监狱绑架到范家台监狱的16名法轮功学员,他们是:石磊(湖北武汉,非法判刑11年)、刘水生(湖北武汉,非法判刑8年)、杜华初(湖北武汉,非法判刑8年)、冯震(湖北武汉,非法判刑7年)、曹振国(湖北鄂州,非法判刑9年)、王玉超(湖北十堰,非法判刑7年)、李明(湖北谷城,非法判刑7年)、郑智洪(湖北黄州,非法判刑5年)、胡志刚(湖北鄂州,非法判刑7年)、付路临(湖北武汉,非法判刑10年)、徐建军(湖北沙市,非法判刑13年)、齐青松(湖北十堰,非法判刑4年)、邓勇、左立功、彭闯(湖北武汉,非法判刑7年)、郑捍东(湖北蕲春,非法判刑7年);再一个是4监区二分监区,在监狱的一个独立的2层小楼里,大约有40余人;另外一个就是3监区7分监区,在一个5层楼的2楼,当时关押了从湖北省武汉市琴断口监狱绑架到范家台监狱的20名法轮功学员,他们是:李国华、蔡子东、张家英、姚永樊、黄若虚、徐国庆、姚晓安、张庆明、龚华涛、钟长奎、王玉林、王业全、余劲光、徐长虹、吴明安、曾宪其、朱定敏、周光雄、谢银刚。还有就是有零散的在另外的监区非法关押的,主要有法轮功学员赵询(湖北宜昌,非法判刑8年)等。

2008年4~5月从4监区2分监区又劫持了法轮功学员王建斌(湖北宜昌,非法判刑7年))、王桂泉(湖北浠水,非法判刑7年)、陈国庆(湖北武汉,非法判刑7年)、南小青(湖北浠水,非法判刑7年)。法轮功学员陈国庆绝食抗议。不到10天,法轮功学员王建斌留下,其他的法轮功学员都回去了。

2008年10月左右,又从4监区1分监区的把所以法轮功学员劫持到3监区7分监区继续迫害。他们是法轮功学员:刘水生、杜华初、冯震、曹振国、郑智洪、胡志刚、付路临、徐建军、朱大华(湖北安陆,非法判刑7年)。石磊被非法关押在监狱伙房分监区,王玉超被非法关押在监狱病号分监区。

法轮功学员郑智洪被恶警安排的包夹是魏红艳(湖北武汉人),此人满身横肉、凶残,非常喜欢动手打人,是狱警的一条狗。每天只要睁开眼就盯着郑智洪,快把郑智洪逼疯了。有一天,吃饭突然食管卡住啦,差一点死了,后调到监狱禁闭室去了。

法轮功学员曹振国被恶警安排的包夹姓名不详,2009年1月的一天晚上,包夹说他不听管理,几人包夹恶人把曹振国往房间里拖要打人,有的包夹还喊“打死他”,曹振国虽然被打了几下,但邪恶坏人目的没有得逞。事后,法轮功学员朱大华、王建斌分别找3监区7分监区的 一把手恶警王雄杰谈话,要求惩办打人者。

沙洋范家台监狱与各地的“610非法组织”相勾结迫害法轮功学员。每一个从监狱回家的大法弟子,监狱都要有一个意见书,先找法轮功学员谈话,填一个表格,狱警问一句答一句,最后要法轮功学员在上面签字;真正的表格法轮功学员看不到。真正的表格是建议各地的“610非法组织”对法轮功学员进一步的迫害。很多法轮功学员在从监狱回家的时候,都是当地的“610非法组织”把绑架法轮功学员的车子开进监狱里面,在监狱里面实施绑架。如果法轮功学员不配合他们,监狱狱警就调动监狱看门的武警实施绑架。监狱的看门的武警几年来一直在帮助范家台监狱与各地的“610非法组织”迫害法轮功学员。法轮功学员冯震就是被武警强行把他抬上绑架法轮功学员车子的。被绑架到武汉市武昌区杨园洗脑班。

2009年4月24日,监狱狱警汤瑞(湖北沙洋人)与恶警王雄杰在监狱里面伙同武汉市武 昌区杨园街的“610非法组织”的人员绑架法轮功学员李国华的。参与绑架的人员有:杨园 街综治办薛主任等人员、有杨园街派出所的蔡警察、有杨园电力社区的张主任、杨园街协管人员彭玲(女),共九人。在监狱里,狱警汤瑞、王雄杰与蔡警察、张主任、另外一个是杨园街的人员,用了近半小时都没有把法轮功学员李国华绑架到车子里,恶警王雄杰马上打电话要武警来绑架法轮功学员李国华,在李国华没有注意的时候五人把李国华推到车子边,李国华马上高喊“法轮大法好”十几声,有一些在监狱里做事的人员看到了这一幕。当李国华被绑架上车的时候,一个班的武警跑过来了。法轮功学员李国华被绑架到武汉市武昌区杨园洗脑班。

法轮功学员郑智洪、杜华初都是头一天就被绑架到监狱以外,从外面把法轮功学员郑智洪绑架到湖北省洗脑班的,把法轮功学员杜华初绑架到武汉市武昌区杨园洗脑班的。

法轮功学员刘水生从监狱被绑架到武汉市江汉区洗脑班几天后转到湖北省洗脑班。

法轮功学员朱大华从监狱被绑架到湖北省洗脑班。

李章明从监狱被绑架到湖北省洗脑班。

法轮功学员王桂泉从监狱被绑架到武汉市武昌区杨园洗脑班。

法轮功学员赵询从监狱被绑架到武汉市武昌区杨园洗脑班5天后转到湖北省洗脑班。

法轮功学员余钢海从监狱被绑架到武汉市武昌区杨园洗脑班。

法轮功学员俞学伦从监狱被绑架到湖北省洗脑班继续迫害。等等

附:恶人榜
冯卫国:监狱长,党委书记         电话: 0724- 8570010
李正良:副监狱长             手机:13972881166
张 峰:副监狱长, 黑书《矫正人生》作者  电话:0724—8570903 13672881600 电
子邮箱:dc898@126.com
刘沐阳,监狱政委,党委副书记       0724-8570006
李平学:监察室主任
朱传顺(音):监狱头目:        0724─8555024 13597918919
陈 琳:范家台监狱前任政委,现任沙洋荷花垸监狱政委,手机:13971858399
张海滨:教育科长
杜××:四监区原教导员
肖天波:四监区监区长,警号:4244321  手机:13972881228
熊祖勇:四监区教导员, 现任四监区分监区长 警号4244351  手机:13972881619
沈建军: 四监区队长, 现任重管队队长 警号4244350
段 瑜: 四监区队长, 警号4244327
王雄杰:四监区副教导员,恶警打手
祖 剑:四监区恶警打手,现任四监区分监区长
王庆义:四监区副教导员
张建国,四监区副教导员
李 明:三监区七分监区指导员打手
程 皓:四监区指导员
杨 睿:恶警打手
何 平:恶警打手
史华平:恶警打手        手机:13986960827
张书军:恶警打手
王 军:恶警打手
彭 辉:恶警打手             手机:13972646597
杨必胜:恶警打手
王富友:恶警打手             电话:0724─8575193
潘 某:恶警打手
王富友:恶警打手             电话0724─8575193
周传礼:恶警打手
王 某:处长,文化打手
彭 亮:三监区监区长      手机:13972881189
施以堂:监狱医院副院长
蒋科长:监狱刑法执行科          手机:13971846232
李科长:监狱刑法执行科          手机:13972881238
张白毛:严管队队长
恶 警:黎祖林、曹琳、吴青山、吴光权、黄光敏 、邓红军、汤瑞

湖北省沙洋范家台监狱通信地址:湖北沙洋县范家台监狱,邮编:448200
沙洋监狱管理局电话:0724—8559111
沙洋范家台监狱管理局邮政办:0724-8591089 马科长
范家台监狱电话:0724─8575503
范家台监狱的检举、监督电话号码:0724--8570010
范家台监狱教育科电话:0724-8575505 其它部门有效电话:─0724─8575500
8575501 8575502等依此类推
范家台监狱四监区电话:0724-8570023 0724-8570071 0724-8570035(二分监区)
沙洋范家台监狱信访办:0724-8570002
范家台监狱狱警曾用此号码打电话:13797991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