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瓦房店监狱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七月十二日】(明慧网通讯员辽宁报道)二零零二年十二月二十七日,先后有十余名法轮功学员(寇建华、宋月刚、李富春、李国升、王淼、谭开宇、邵大为、谭新宇、王天宇、张光亚、吕金宇、从明) 被瓦房店监狱集训队迫害。

吕金宇、从明被直接分到九大队,作试点。通常情况是看守所判完刑→监狱入监队→监狱各大队开始服刑。惟有瓦房店监狱多出了一个集训队。犯人们背的五十七条就是这个集训队整出来的。到瓦房店监狱的犯人从入监队,还得经过集训队之后才能分到各大队。

集训队的一个恶警姓侯,黑白两道都有势力。直接归狱政处领导(狱政处头目恶警宋禄军)、小队长恶警杨运江(音)。

集训队和严管队在一个楼层都在三楼,和严管队挨着。两个房间,八十多个犯人挤在不足四十平米的屋里,睡觉时平躺都困难,卫生条件极差。多数犯人身上都有虱子。有的犯人身上生疥。

刚到集训队,就被要求每人交二百三十块钱,美其名曰购买生活用品。发下东西一看,两个床单、洗脸盆、饭盆、牙膏牙刷。在外面买加在一起最多一百元钱。

集训队犯人天天早上六点出工,晚上八、九点收工。主要劳动是制造手工花,出口到国外,用于祭奠之用。干活地点是监狱的俱乐部的舞台。在集训队,犯人们干的是超负荷劳动,每天都有干不完定量的犯人。对完不成任务的犯人,恶警杨运江就用胶皮管抽后背,犯人在舞台上排成一排蹶着,每人打二十胶皮管子。每天收工都有犯人挨打,每天都能听到挨打的惨叫。犯人挨打了,又不敢和家里说,怕家里人着急上火。

法轮功学员宋月刚身体不好。二零零三年刚到集训队,宋月刚就因盘腿打坐,被狱警严管,戴脚镣,狱警不顾他的身体状况,给他戴重镣。天天强迫坐面积只有黑板擦大小的“严管凳”。每天早上严管队集体上厕所时都可以看到他。

二零零三年一月二十八日(农历腊月廿六)法轮功学员费剑川、高辉、薛兴龙、孙延明、赵成林、张亮被送到集训队。

法轮功学员赵成林,二零零三年二月五日(正月初五)早上出工时,过监狱中心岗找监狱领导反映情况,被犯人抓住,拳打脚踢,眼睛上眼皮被打了个口子,被送严管,坐严管凳。法轮功学员寇建华因在纸上写了“真、善、忍”被恶警杨运江打嘴巴子。张亮因在囚服上写“法轮大法好”、“打倒共产党”被恶警杨运江规定不许活动,只许在座位上干活,还不让洗衣服。张亮高度近视,在本溪看守所干手工活,因过度用眼被迫害成“双眼视网膜裂孔”,如果双眼再过度劳累可造成双目失明。张亮刚到监狱时就和恶警宋禄军、杨运江说明了情况。他们还是让张亮干手工活。杨运江还说“眼睛瞎不瞎不管,死不了就行”。有回晚上值夜班的犯人闲着无聊,在法轮功学员张亮身上抓虱子。早上就和别的犯人说,昨晚我在张亮衬衣上抓虱子,光上衣就抓了一百多个,再多我就不数了,数不过来了。

二零零三年三月下旬,又有几名法轮功学员被分到集训队,包括路国赞、刘方旭、王长顺、杨国谦、张德、李军、佘钺、孟勇等。张德来时浑身长满了疥疮,天天上医院挂滴流。

四月,适逢监狱领导,监狱长来集训队检查。路国赞、刘方旭、王长顺、杨国谦、佘钺、高辉、张亮等十几名法轮功学员举手要和领导反映问题。路国赞、王长顺被狱警先后找去谈话,每人谈了大约十五分钟。之后路国赞、王长顺被送严管,坐“严管凳”。四月末才放出。王长顺坐严管凳反省期间痔疮复发,天天便血。沈阳法轮功学员王淼,有一次不知什么原因(好象是和同修切磋),被管事犯人打了几个嘴巴子。

高辉接见,在家人拿来的东西里边发现了一本经文,自此之后高辉被恶警停止接见。

二零零三年四月二十三日,法轮功学员陈鑫、李上荣、王洪斌(无名)、申海龙、徐兆宾、尉志义、苗俊杰、许志斌被送到瓦房店监狱。因当时集训队监舍已经挤不下人了,教学楼腾出了一间教室,他们和一些刑事犯被临时安排在那里。吃、住、干活都在教学楼,和他们接触不上。直到七月二十八日。

二零零三年五月十三日世界法轮大法日,法轮功学员绝食一天,以表示庆祝。

二零零三年七月二十八日,瓦房店监狱成立直属二监区。此监区专门为迫害法轮功而成立,集训队全部三十多名法轮功学员被调往直属二监区。

能记住的法轮功学员名单:

寇建华、宋月刚、路国赞、许志斌、张光亚、孟勇、赵成林、张亮、刘方旭、陈鑫、王长顺、费剑川、李富春、李国升、谭开宇、谭新宇、王天宇、王长顺、吕金宇、邵大为、李军、王淼、佘钺、孙延明、张春铎、高辉、李尚荣、薛兴龙、从明、王洪斌(法轮功学员乙、无名)、张德、杨国谦、申海龙、魏志义、徐兆斌、苗俊杰。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