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吁四川会理县检察院拒绝构陷材料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七月十四日】(明慧网通讯员四川报道)据悉,会理县公安局构陷吴从美老人的冤案材料,被会理县检察院打回会理县国保大队补充“侦查”,下星期一要送回检察院。我们呼吁凉山州会理县检察院人员本着良心,本着对社会与法律负责,拒绝接受会理县公安局构陷吴从美的罪恶冤案伪材料,以阻止冤案再次发生、阻止罪恶持续,为自己与儿孙积些功德。

二零一二年五月二十九日,七十岁的吴从美老人在家照顾孙儿,会理县一伙国保闯进她家,强行抄家,绑架到看守所非法关押至今,并再次倾全力构陷她,拼凑国保过去枉法迫害吴从美老人的黑材料,上报会理县检察院,妄图再次加重迫害老人,妄图判她的刑。吴从美老人绝食抗议迫害,已经骨瘦如柴、生命垂危!

凉山州会理县换届新任政法委书记、610主任、公安局局长、国保大队长上任后,会理县发生了从1999年7月20日以来,最严重的恶性绑架事件。到目前为止,已知该县有13名法轮功学员遭绑架,部份法轮功学员遭到不同程度骚扰、恐吓。

中国古人重重的告诫后人:“宁搅千江水,不扰道人心”,一个人不管你在社会上多么有势力,你把整个社会都搅乱了,但是你也不要去干扰修道人,因为这个修道人要是因为你的干扰没有修成或受到迫害,那么你的下场就是极其悲惨、可怕的。

法轮功也称法轮佛法,是1992年5月13日由李洪志先生从长春传出的佛家上乘修炼功法,以 “真、善、忍”为修炼原则,是一种最上乘的佛法修炼。修炼法轮功后,既能使人身体快速祛病健身,又能使人变得真诚、善良、宽容。吴从美老人,会理县农机厂职工家属,以前百病缠身:胃病、眩晕症、类风湿、贫血等,弄得她呼吸、说话都困难,半身麻木,行动不便,多方治疗无效,天天不是这里痛,就是那里疼,生不如死。一九九七年七月,她有幸走入法轮功修炼后,多种疾病不药而愈,身体逐渐恢复健康。法轮佛法给了她第二次生命。

吴从美是修佛修道的年逾古稀的老人,因坚持修炼使她身心受益的法轮大法,十三年来遭到会理县中共政法委、公安局国保警察的反反复复的严重迫害,八次被绑架、关押、勒索钱财,两次被非法劳教。

出于修炼有素的修道人的告诫,同时深知出于迫害修佛修道人所遭到的可怕恶报,请凉山州会理县检察院人员制止对吴从美老人的迫害,为自己,也为那些参与迫害吴从美老人的人。

八次非法关押、两次非法劳教迫害

二零零零年三月初一晚上,会理县国保大队恶警俞明刚等几人,在未出示任何法律手续的情况下,非法闯入吴从美家,把她绑架到城北派出所,并抢走了大法书籍和炼功带。当晚恶警逼问她,要她交出上访的同修名单(她根本没有什么名单),并强迫她放弃修炼。恶警俞明刚还威胁她的家人说:如果不交出名单就要判吴从美劳教一年。

吴从美的家属要求保释,恶警俞明刚看也没什么可捞的,私下向家属要了两个手机,又叫家人拿四千元保释金,家人写了“保证”但仍然非法关押她一个月后才放回家。回家后,恶警俞明刚和城北派出所姓代的几次到她家骚扰。

二零零零年十一月底,会理县有法轮功学员被国保绑架、关押,吴从美和大家到公安局要求释放法轮功学员,如不释放,要依法上访。没几天,俞明刚和任建华带了九个恶警闯入吴从美家,准备绑架她。她儿子质问他们:“凭什么拘留我妈?”俞明刚说:“你妈炼法轮功。”她儿子说:“炼法轮功的高级人物都多得很。”俞明刚说:“你妈要上访。”她儿子说:“我妈无钱怎么去?”俞明刚说:“她走路去。”最后逼她大儿子写了保证才没绑架她。一年后,吴从美向国保大队要四千元保释金,他们只还了吴从美一千八百元。

二零零一年八月,吴从美在街上贴“法轮大法是正法”、“法轮大法好”等真相标语,被恶警绑架到看守所关押。恶警潘利平(现是检察院的副检察长)狠狠的打了她一耳光,她被打倒在地,潘利平叫来犯人把她和另一法轮功学员戴上手铐。第二天恶警汤红叫两个犯人拉住吴从美的手,叫另一犯人用鞭子抽了她五鞭子。吴从美开始绝食反迫害。四十天后,吴从美已经很虚弱了,才被老伴保外就医。

二零零二年一月九日,国保大队恶警李永坤又到吴从美家非法搜查,找出两张真相资料,又将她关押到拘留所,家人坚决要人后,第六天才被放回家。

二零零一年一月二十二日,县法院非法开庭审判法轮功学员刘金凤、高丽,她俩被会理法院枉判七年半刑。吴从美说法院没有任何法律依据的判刑,是不合法的,我们要起诉到联合国去。过了六天,二十八日早八点过,恶警普茂华、李永坤,将吴从美骗到公安局,在未通知家人、没有办理任何手续的情况下,当天就强行把她送往楠木寺女子劳教所。

在楠木寺劳教所,狱警只准吴从美一天上三次厕所,不准说话,长时间纹丝不动地坐小板凳,站军姿,一站十几个小时。如不服从迫害,就被包夹犯人弄在地上拖着跑,衣裤被拖烂,鞋袜拖掉。犯人打后,狱警又拿警棒打,手被打肿,吃饭都端不起碗。有一次监狱放王刚诽谤大法的影碟洗脑。

二零零二年十二日十三日,吴从美被超期关押一个多月。回家后,才知道公安局怕她年龄大了劳教所拒收,于是将她的年龄改小了四岁。吴从美回娘家,公安局副局长卢健荣还打电话给她亲属,要他们把她看好。

二零零三年初的一天,国保大队恶警俞明刚又到吴从美家进行非法查抄,他们翻箱倒柜,见搜不到什么才走了。

二零零三年至二零零四年,国保大队的恶警伙同居委会李超坤等多次到吴从美家骚扰,叫家人把她看管好。社区主任李超坤还对她老伴说:只要不炼功,可以给她吃低保,并挑拨她家庭关系,导致她老伴和她离婚,迫害得老人无家可归,家破人散。

二零零五年五月二十三日,因非法关押同修李清秀、卿洪秀,吴从美和同修们集体到县政法委讲真相要人,他们不但不放人,政法委书记李启元亲自带领武警,在县委门口把吴从美绑架到拘留所,非法关押十五天。

二零零六年三月八日,吴从美在北大街讲真相,又被国保大队的恶警刘剑平抢了真相资料。第二天她到公安局讲真相被非法关押十天。

二零零六年八月四日,刘剑平、江峰良、温晓红一群恶警又闯进吴从美家,非法抄家,抢走了大法师父法像、大法书籍、讲法磁带、炼功磁带、真相资料等,恶警刘剑平还用脚踢吴从美老人,并3次将老人推倒在地。

二零零七年五月三十日,吴从美去鹿厂散发真相资料,被不明真相的邓会学绑架到乡政府,后被鹿厂派出所非法审问并搜身,后被国保大队的恶警杨绍亮、刘剑平等绑架到拘留所关押。他们对吴从美说:二零零六年关的不算,重新将吴从美劳教一年零三个月。这时吴从美才知道他们在二零零六年就非法判了她一年零三个月劳教。在拘留所里吴从美被迫害的吃不下饭,起不了床,看她有性命之忧,家人又找国保大队,国保大队也怕担责任,叫家人写了“保证”,关了五十七天才放回家。

二零零八年,“奥运会”前,各级又有七、八人到吴从美家骚扰。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