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保定市易县农家妇女郭春玲被迫害情况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七月二十四日】(明慧网通讯员河北报道)河北保定市易县西山北乡长峪村农家妇女郭春玲,一个普通农家妇女,只是为强身健体做好人遭到的非法迫害和无端的骚扰。也不知道邪恶之徒根据宪法的哪一条。中国《宪法》第35条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有言论、出版、集会、结社、游行、示威的自由。因此,制作、散发法轮功真相宣传品也是合法的,是在履行宪法维护公民的合法权利。法轮功学员讲清真相、传播法轮功无罪。善良的父老乡亲们我们看一看到底是谁在违法犯罪。是谁在利用手中的权力迫害善良?

易县西山北乡长峪村法轮功学员郭春玲,修炼前长期被身上的病痛困扰着,身体经常哆嗦、浑身没劲、说不了话、一说话大脑里头就象是在大礼堂里一样嗡嗡的声音,供血不足、高血压、还有无药可治的牛皮癣。吃药无数,去庙里烧香也没有任何效果。保定省医院、二五二医院也去过多次。更别说小医院更是经常光顾。每年都花掉医药费一万多元,自己每天都被病痛折磨着真是生不如死。导致丈夫和孩子每天也都是愁眉苦脸,更别说给家人带来快乐了。

一九九七年三月的一天,郭春玲突然想起了一位亲戚给她说的《转法轮》这本书,她决定去找这位亲戚,到亲戚家说明来意,亲戚就给了她一本《转法轮》,回到家她就开始看,刚看了一页,就感觉脸的两边、鼻子上往下流汗,可是用手一摸却什么也没有,从这以后她的大脑就清楚了。说话也没有嗡嗡声了,她就开始认真的学法炼功,按照书上的要求做人,修真、善、忍。没多久,身上的许多病就都好了。人也精神了,脸上又有了多年不见的笑容,家里人也从她的身上看到了大法的神奇,都支持她炼功,也都相信大法好。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泽民流氓集团出于妒嫉开始无端的迫害法轮功和法轮功学员。郭春玲为了还师父清白和大法的清白,她就开始向世人讲述大法是被诬陷的真相。

二零零九年七月的一天,郭春玲给本村的一个女孩讲真相,女孩很认真的听了她的真相,还说还有几个人想听真相,第二天她就叫了几个人来到她家,她就让她们看真相光盘,不一会儿,一群恶警就非法闯进她家,二话不说就开始到处乱翻,翻出了她平时看的《转法轮》一本、好多经文、和光盘一套、mp3一个、电视机一台、dvd一个。

易县公安局国保大队的队长田国军就问她:“这些东西是哪来的?”她说:“是过去的,”田国军就恶狠狠的说:“我×××不知道是这会儿的。”然后田国军抬起胳膊就想打她,没打成,田国军就叫人把她铐了起来,然后田国军又问mp3是哪儿来的,她儿子说:“是我的”。田国军就叫人把她儿子也铐了起来(她儿子当时几岁),就这样他们十几个恶警就把她和她的儿子和所有他们翻的东西都强行推到了车上,就直接把她们娘儿俩拉到了易县公安局。把她和她的儿子分别关在了一间屋子里。一个女人就开始对她非法审讯,一边问还一边做所谓的笔录,这个女人问她那些东西是那儿来的,她不配合,就给她讲大法的真相,女人还问她为什么炼法轮功,她就对她讲得法前自己的身体是什么样,是大法使她有了健康的身体,是大法使她的家有了欢乐。就这样一直对她非法审讯了半天,该吃晚饭了才走。吃完饭回来,这个女人又开始对她非法审讯,也不让她去吃饭,还是问那些问题,还问你们哪有多少炼功的?这个村有吗?那个村有吗?她不配合,只是给她讲大法的真相,就这样到了后半夜,田国军来了,还是问她那些问题,她还是不配合,田国军就恶狠狠地骂大法师父这么不好、那么不好。那个女人还问她:“你认为你炼这个功有错吗?”她说:“没错。”就这样他们就走了。

第二天下午五、六点钟左右,(一直都没有让郭春玲吃饭)一个叫刘贵义的(是易县公安局的)、还有审讯她的那个女人、和一个男人,刘贵义对她说:“上拘留所叫你学习几天,没有别的事。”就这样又把她劫持到了拘留所,把她关在了一间屋子里,第一天没叫吃饭,第二天叫吃饭,叫吃的是难以下咽的玉米面的窝窝头,和一碗连猪、狗都不喝的菜汤,一天两顿饭。她来例假了,叫管教给买卷纸,他们说就是不给炼法轮功的买,可想而知,她是怎么过的那几天。

就这样她被非法关押了十四天,在这期间,公安局和政法委的对她非法审讯过四次,期间刘贵义说:“我看问你多少回你也就是这么会子事。”

到了第十四天,一个女人对她说:“郭春玲、拾掇、拾掇,你们家的接你来了。”就这样,他们还强迫她的丈夫写不炼功的保证书,还强迫她在所谓的保证书上按手印,才让她回了家。

回到家才知道,她的丈夫给刘贵义送了五千元钱,也没有任何收据。

还有她的儿子被同时绑架到公安局,从早上九点一直到晚上9点他们向家人勒索了2000元钱才让回的家。她的儿子根本就没有修炼法轮功,只是知道法轮功好,是为了保护妈妈才说mp3是他的。

二零一零年四、五月份的一天,她正在家附近放牛,公安局的田国军带头在她家门口叫她回家,她回到家,田国军就对她说:“把你那些东西拿出来吧。”她问田国军什么东西?田国军说:“法轮功的东西。”她说没有。田国军就说:“那我们就翻了。”然后他们就开始到处乱翻,翻了半天也没有翻出来什么东西,田国军就让她在一张纸上按手印,然后田国军又说“没事了”,他们就走了。

二零一二年三月,中共邪党开两会以前,本村的两个村干部、照国齐、郭旭东来到她的家,照国齐说:“别炼了,别出去,如果出去,必须跟我们说一下。”就走了。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