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省塔河县部份法轮功学员被迫害情况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七月二十四日】(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省报道)一九九二年五月李洪志师父将佛家高德大法传出,法轮大法迅速传遍中国大地,象清泉滋润着人们的心田。一九九六年法轮大法弘传到了大兴安岭塔河县塔南这个偏僻的山区。塔河县塔南善良的人们纷纷得法,那时到处能看到法轮功的弘法横幅,法轮功学员炼功的身影,听到法轮功音乐。人们人传人,心传心。得了大法的人们喜在眉头,乐在心里。法轮功学员按照“真、善、忍”做更好的人,患绝症的人康复,破裂的家庭重合,浪子回头。

可是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后,中共邪党惧怕“真、善、忍”的力量,发起了对法轮功的迫害。塔河县塔南派出所、居委会、单位等部门参与了对法轮功学员及家人的迫害。不法部门的恶人深入到法轮功学员及亲朋好友家里、单位进行骚扰、蹲坑、监视、抢劫,绑架等等迫害。

以下揭露的是部份塔南法轮功学员受迫害及王再旺、王存礼等恶警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事实。

一、袁延明,男 ,五十岁,大兴安岭地区塔河县法轮功学员。

大兴安岭塔河的冬天很冷,特别是十二月和一月份温度达到摄氏零下五十几度。塔河看守所的监室里没有炉子,更没有暖气,窗户上单层的玻璃,有的监室玻璃打碎了,门和窗户上没有任何保暖措施。监室里冰冷的水泥地,冰冷的铁门,刺骨的北风。二零零一年冬天袁延明被塔河看守所关押,袁延明被逼迫睡在水泥地上十五天被冰冻得旧病复发。袁延明腰椎骨冷不行,干什么都疼,腿也疼。到医院越看越厉害,二零零二年转到哈尔滨五院治疗,袁延明后来动不了,啥也干不了。

二零零一年塔南派出所所长李军(现在的塔河国保大队长)带领吴国峰、曹维和、韩国柱等恶警闯入袁延明家抄家抢走大法书等,绑架袁延明到塔河看守所关押半个月,欲罚款三千元,朋友讲情,收二千元。

韩国柱把袁延明的照片发到网上通缉,袁延明的照片被悬挂在各个车站值班室通缉。

二零零六年二月,塔南派出所所长吴国峰领着曹维和、韩国柱、常占山把袁延明从塔南材料厂劫回。吴国峰打电话给塔河公安局。

二零零六年二月十四日,塔河公安局许峰、史伟、王存礼、杨凯、塔南派出所片警韩国柱、曹维和闯进法轮功学员袁延明家抢劫,抢走袁延明电视两台,影碟机,大法书籍等,绑架袁延明到塔河看守所。当晚,恶警金龙也在场,王存礼罚袁延明站,抓头发往墙上撞,逼问资料来源,逼说出同修。硬逼着袁延明说资料是另一同修做的。袁延明被塔河公安局非法劳教两年。

袁延明的低保被拿下,单位塔河筑路万里公司将袁延明工资等待遇撤销,家庭经济生活陷入困境;上大学的孩子,没有了经济支持……

二零零六年三月一日,塔河县原六一零主任李志华和公安局王存礼绑架袁延明去绥化劳教所迫害。因为袁延明身体不好,劳教所拒收。王存礼给塔河公安局局长打电话,局长说:“这点事你还做不好吗?” 王存礼给劳教所吃饭送礼,后来谎说到哈尔滨办事,带着袁延明不方便,临时把袁延明关在劳教所,回来领回去。结果硬把袁延明塞进去,王存礼一去没踪影。

绥化劳教所恶警廉兴逼迫袁延明看污蔑师父的录像,袁延明说:都是假的。恶警李成春上来踢袁延明两脚,打一个大嘴巴子。恶警曾令军、陈新龙把袁延明叫到办公室逼写 “三书”,袁延明不写,被陈新龙用电棍打,用脚踹,被曾全军用电棍电击,拳打脚踢,袁延明被暴打了两个多小时,被打的走不了路,大便差点拉在裤子里。

二零零九年夏天塔南派出所所长牟国海、曹维和、韩国柱、女户籍警李春芝等非法闯入袁延明家,各屋照像,照一圈。

二零零九年秋天,塔南派出所周围领着塔河国保大队等人到袁延明家骚扰,袁延明八十多岁的岳母受到很大惊吓。

二、陈天杰,男,四十一岁,大兴安岭地区塔河县法轮功学员。家住塔河县塔南三处。

陈天杰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三日进京上访。八月末被非法抓捕后关押在大兴安岭地区塔河县看守所,陈天杰在塔河县看守所非法关押期间,塔河县看守所所长胡森山,塔河县公安局政保科史伟等人不断非法提审陈天杰。看守所纵容犯人对陈天杰、杨宗海进行毒打,天气很冷不让陈天杰穿外衣而长时间坐在冰冷的水泥地上。陈天杰被看守所指使武警、犯人、恶警野蛮灌食,被逼迫放弃修炼,受尽了折磨。四个月后绝食九天才被放回。第七天没等恢复身体,又被非法抓捕到看守所,陈天杰和妻子杨宗英被非法关押在塔河县看守所八个月,每天吃两顿看不见油星的冻白菜汤,塔河县看守所勒索陈天杰父母二千多元钱。塔河县公安局、“六一零”、政保科、塔河县塔南派出所所长李军(现在调塔河县公安局)、片警韩国柱多次到陈天杰家骚扰、监视。

塔河县塔南派出所所长李军、副所长吴国锋、片警韩国柱等人到陈天杰家骚扰、逼迫。塔南派出所所长李军、片警韩国柱、曹维和、常占山等人强迫家住塔南的所有法轮功学员看污蔑大法的录像,强迫洗脑,逼写放弃修炼的保证。

三、杨宗英,陈天杰之妻 ,四十三岁,家住塔河县塔南三处,大兴安岭地区塔河法轮功学员。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后,塔河县塔南派出所所长李军、副所长吴国锋、片警韩国柱等人闯入法轮功学员陈天杰、杨宗英家骚扰、逼迫、监视。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清早,塔河县塔南派出所警察常占山等四、五人闯进杨宗英家非法抄家,恶警们直奔大屋,野蛮的抢墙壁上挂着的法轮图形、李洪志师父的法像、大法锦旗、大法简介、大法书等等。片警韩国柱还时常到杨宗英家干扰。

塔河县看守所勒索陈天杰父母二千多元钱。塔河县公安局、“六一零”、政保科、塔河县塔南派出所所长李军(现在是塔河县公安局国保大队长)、片警韩国柱多次到陈天杰家骚扰、监视。

四、高淑英,女 ,黑龙江省大兴安岭塔河县大法弟子。原任塔河县第三中学的英语教师。

二零零一年高淑英被塔河公安局非法劳教三年。三年间,高淑英家两次被盗,钱、衣物被褥、暖气饭锅等都被偷走。孩子住在姥姥家里,高淑英被迫害的生活不能自理,就在塔南父母家住下。塔南派出所恶警常占山,从二零零四年九月高淑英从劳教所回家几乎天天到高淑英父母家骚扰监视,逼着签字、要照片,高淑英不签就逼家属签,给高淑英和家人身心很大伤害。

二零零四年十一月二十三日晚,齐齐哈尔铁锋公安局张启超等八、九人在塔南派出所片警常占山的带领下扛着录像机闯进高淑英父母家,抄家、录像,将高淑英绑架到齐齐哈尔铁锋公安局。在铁锋公安局张启超等人把被迫害身体虚弱的高淑英双手铐在铁椅子上一天一夜。高淑英不断被审讯,逼迫说出接触同修的名字。高淑英不说,他们就把高淑英转到齐齐哈尔第一看守所,高淑英身体很差,看守所不收,他们就说好话,硬把高淑英塞进去。高淑英被非法关押二个月,勒索近二千元才放回。

五、田金铃,女,三十八岁。刘大娘,七十多岁。两人都是大兴安岭塔河县法轮功学员。

二零零二年十月二十五日晚十点多钟,塔南派出所片警韩国柱到田金铃家骚扰,当时家中只有八十多岁的婆母和一个年幼的孩子。

二零零二年十月二十八日晚十点多钟,塔南派出所片警韩国柱又到田金铃家骚扰,监视。

二零零六年二月十四日,塔河公安局许峰、史伟、王存礼、塔南派出所片警韩国柱闯进法轮功学员袁延明、田金玲、刘大娘家抢劫,抢走大法书籍等,绑架袁延明、田金玲、刘大娘等法轮功学员到塔河看守所。刘大娘被审讯逼问后,放回。田金玲被非法拘留十五天,罚款七百多元。

二零零七年塔南派出所片警韩国柱、曹维和到田金铃家骚扰。

六、于美清,女,五十多岁。丈夫刘彦青,两人都是大兴安岭塔河县法轮功学员。

于美清家住塔河县塔南三处,丈夫刘彦青在学大法前患癌症,已到晚期,医院诊断最多能活三个月。刘彦青看到妻子学大法后身心变得美好,又看到法轮功祛病健身的奇效,在身患绝症的事实面前,开始学炼法轮功,短短几个月刘彦青身体康复。夫妻两人开的冰激凌店很红火,一家三口幸福祥和。

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铺天盖地而来,塔河公安局、政保科、六一零,塔南派出所及居委会等等恶人到法轮功学员刘彦清家骚扰、威逼、抄家,再加上妻子一次次的被绑架关押,刘彦清肉体和精神受到极大伤害。在压力下,被迫不敢学法轮功了,二零零零年夏天,旧病复发离开人世。

于美清二零零零年去北京上访,被塔河公安局绑架,非法关押塔河看守所,罚款五千元,劫持至双合劳教所劳教一年。二零零一年末,于美清又被双合劳教所劳教三年。

刘彦清去世后,于美清被非法劳教,家中只剩一个未成年的女儿刘宇,往日幸福的家庭已不复。刘宇中学没上完就辍学了,一个女孩子维持生活多难,后来在于美清被非法劳教三年中,刘宇找对象结婚了。于美清三年劳教迫害回到塔南三处,女儿嫁人了,往日塔南三处大道边的冰激凌店和住房已经被扒成了平地,于美清无家可归。

七、刘长云,女,四十多岁,大兴安岭塔河县法轮功学员。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后,塔河县塔南派出所、居委会等恶人多次到刘长云家骚扰、逼迫,伙同塔河县公安局、六一零等恶警到刘长云家抄家,绑架。

二零零零年刘长云去北京上访,后被非法关押塔河看守所,并罚款数千元。后被绑架到齐齐哈尔双合劳教所,劳教三年。

八、老郑,女,六十多岁,家住塔南三处,塔河县法轮功学员。

塔河县塔南派出所、居委会等恶人多次到老郑家骚扰、逼迫。逼迫老郑到塔河县塔南派出所、塔河建设派出所等等部门洗脑,逼放弃修炼。

九、老张夫妇,七十多岁,两人都是大兴安岭塔河县法轮功学员。

塔河县塔南派出所片警常占山、居委会等恶人经常到二位老人家骚扰、逼迫放弃修炼,监视与谁来往,使老人身心受到伤害。致使老人心脏病、关节炎等疾病缠身。片警常占山、居委会等恶人还到老人的女儿家骚扰,看有没有大法书等。

十、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后,塔南派出所伙同塔河公安局干扰塔南法轮功学员晨炼,用高音喇叭干扰,抢录音机,不许法轮功学员炼功。

塔河县塔南派出所逼迫塔南所有的法轮功学员到塔南派出所看抹黑法轮功的电视,报纸,强迫洗脑,逼迫学员们写不修炼的保证。

十一、王再旺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事实

王再旺,男,原塔河建设派出所警察,现任塔河县塔南派出所所长。

一九九九年秋夜,塔河建设派出所王再旺(现在已调到塔河县塔南派出所)等人开警车到杨宗波家以要绑架相威胁。一九九九年冬夜,塔河建设派出所冯念君和另一名片警来到杨宗波家,杨宗波几岁的女儿站在旁边被吓得惊恐的哭叫着,他们把杨宗波绑架到塔河建设派出所。杨宗波被逼迫在塔河建设派出所大厅冻了一夜。第二天塔河建设派出所所长郑志国、于孟洋逼迫杨宗波写保证书,逼杨宗波放弃修炼。

二零零零年六月,(原)塔河建设派出所所长郑志国,片警孙立国、王再旺开车到处抓捕绑架杨宗波。他们从杨宗波姐家跟踪到杨宗波家,强行把杨宗波推入车中,把杨宗波绑架到塔河县看守所。

一九九九年秋天的一个晚上七点多钟,塔河建设派出所王再旺领着两个片警非法闯入杨云杰家,把法轮功学员杨云杰和张凤珍骗进警车,拉到建设派出所,叫来电视台的人给杨云杰和张凤珍录像,逼说污蔑大法和师父的话,她俩坚决不说,几个警察连拉带扯不说不让走。

十二、原黑龙江省大兴安岭塔河县公安局刑警队队长王存礼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事实。

王存礼,男,原黑龙江省大兴安岭塔河县公安局刑警队队长。

二零零六年,塔河法轮功学员杨宗海流离失所后,王存礼等人多次到杨宗海父母家拍照,在家附近蹲坑、监视,在精神上,给杨宗海及家人造成严重的伤害。

二零零六年二月,王存礼等人非法闯进大法弟子田金玲、袁延明家,抄家。在田金玲家抄走大法书等,并把她关押看守所十五天,罚款七百元。在袁延明家抄走电视机、影碟机、大法书籍等,把袁延明绑架到塔河看守所,并于二零零六年三月被绑架到绥化劳教所劳教两年。

十三、迫害法轮功者恶报二例

1、塔南派出所所长吴国峰迫害法轮功不久,恶报被革职。

2、助纣为虐 遭恶报身亡

兰日昌,男,四十一岁,家住塔河县塔南三处。兰日昌下岗后,开出租车维持生活。二零零一年,兰日昌构陷二位法轮功学员,打电话给塔南派出所。当天这两位法轮功学员被抄家,并被绑架到塔河看守所。女学员关押后放回。男学员被关押在塔河看守所半个月,并被罚款二千元。由于兰日昌的构陷,给两位法轮功学员及家人的精神上带来很大伤害,经济上带来很大损失。

不久,兰日昌的儿子与人打仗,拿刀把对方扎伤了。受害人家属要八千元,后来托人说情,要了三千元,私了。

二零零二年五月的一天,兰日昌修车。在修车的过程中,他把车前盖翻上去,钻里面去修车,车前盖突然砸下来,兰日昌被砸死。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