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连教养院二零零一年系列迫害事件纪实(1)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七月二十五日】(明慧网通讯员大连综合报道)在中国大陆这片土地上,中共自九九年发动对法轮功的全面迫害已持续了十三年。聚焦大连,十三年来的迫害,在大连教养院尤为黑暗和残酷。聚焦大连教养院,发生在二零零一年对法轮功学员的系列迫害事件尤为令世人所震惊。

揭开那段历史,既是作为历史的见证,也是为了告诉未来,更是让当今世人能够了解迫害的真相:在这场对信仰法轮大法“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的迫害当中,中共都干了些什么;法轮功学员是如何用在大法中修炼出来的坚忍与平和闯过那段艰难的岁月。从而希望世人能够了解大法真相,看清中共的真实面目,从而不再与邪恶的中共为伍,退出中共,选择新生!

目录
一、大连教养院的产生
二 、大连教养院预谋全面酷刑迫害
三、三﹒一九迫害事件
三月十九日发生在八大队三楼的迫害
三月十九日发生在八大队二楼的迫害
三月十九日发生在八大队四楼的迫害
三月二十日发生在八大队二楼的迫害
三月二十二日发生在八大队严管班的迫害
三﹒一九事件中发生在五大队的迫害
三﹒一九事件前后发生在女子大队的迫害
四、四﹒一一迫害事件及后续迫害
五、六﹒零四迫害事件及后续迫害
六、关山迫害事件
七、大连教养院迫害法轮功历史纪年
八、真相不会永远被谎言掩盖

一、大连教养院的产生

中共劳教制度的依据是一九五七年颁布的中共“国务院关于劳动教养问题的决定”。它不经司法程序,直接由公安机关就可限制人几年人身自由。可是大家可曾知道,这个劳教制度却是一个违宪、违法的制度。因为根据中国现行所制定的《宪法》、《立法法》、《行政处罚法》的规定,凡限制人身自由的规定,必须由法律设定。在中国,制定法律的机构是全国人大及其常务委员会这个最高的权力机构,而国务院不具备这样的权利。这个劳教制度显然与《宪法》规定的“禁止非法拘禁和以其它方法非法剥夺或者限制公民的人身自由”相违背。同时,劳教制度也违反了一九九八年十月,中共政府签署的《公民权利与政治权利国际公约》,《公约》第九条规定:“人人有享受人身自由和安全,任何人不得加以任意逮捕或拘禁,除非依照法律所确定的根据和程序,任何人不得被剥夺自由”。

这个既违背中共自己所制定的宪法和法律,也违背中共自己所签署的国际公约的劳教制度,却在中国推行了五十多年,它非经法律程序,随意裁量,践踏人权。特别是在中共迫害法轮功之后,这套体系再次被加速运转起来,成为中共镇压法轮功的一个重要工具。

大连市劳动教养院,就是中共劳教制度下的一个产物,它成立于一九八零年五月,时称旅大市劳动教养院。二零零四年五月,又更名为大连市劳动教养管理所。二零零七年,劳教所从原址甘井子区南林街175号迁至目前的甘井子区桧柏路300号。

三十年来,由于大连教养院紧跟中共践踏中国民众的人权,特别是近十几年来积极迫害法轮功学员,大连教养院被中共先后封为“政治思想工作先进单位”,“管教工作先进单位”,“生活卫生先进单位”。等称号。

大连教养院原址全貌
大连教养院原址全貌

这个在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之前,不被世人所注意的小地方,在中共迫害法轮功之后,特别是在二零零一年三﹒一九、四﹒一一系列事件之后,大连教养院劳教所恶名远扬。

二零零一年三﹒一九、四﹒一一系列事件,恰逢发生在薄熙来任大连市委书记而后任辽宁省长,孙春兰接任大连市委书记之时。此二人在大连和辽宁当政期间,是辽沈大地的法轮功学员遭受迫害最严重的时期。特别是薄熙来,为了能够升官,不择手段,极力迎合迫害元凶江泽民,疯狂地迫害法轮功,甚至涉嫌参与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案例,可谓血债累累。而后,被薄熙来一手提拔起来的夏德仁接任大连市长和市委书记,延续薄熙来在大连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如今,此三人因迫害法轮功被“追查国际”组织所追查,薄熙来、夏德仁在海外多国被起诉,并被判有罪。

中共大连为了掩盖迫害罪证,后将大连教养院的土地出让并全部拆毁建成居民区,但中共在这里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一幕幕,已被永远记录下来,历史是不会忘记的。

二、大连教养院预谋全面酷刑迫害

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江氏集团开始了对善良法轮功民众的迫害。江泽民利用手中窃取的权力,胁迫国家宣传机器漫天造谣诬陷法轮功,制造恐怖、隔阂与仇恨。同时,开始利用军、警、特务机关全面绑架上访和向民众讲述大法真相的法轮功学员。

九九年至二零零零年间的大连,有大量的法轮功学员因依法上访而被中共绑架、关押。二零零零年初,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的几十名男法轮功学员被送到了大连教养院。他们首先被关在教养院的教学楼内,恶警首先采用比较宽松的关押方式,用邪悟理论进行迷惑,用“转化就放人”的方式进行诱惑转化。但法轮功学员不为所动,被关押在教学楼的法轮功学员不久就解散了。这几十名男法轮功学员被分配到下面各个劳役大队。随即教养院也开始采取新的方式进行迫害,以强制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

大连教养院实行软硬两种手段,一方面实行强劳役迫害,一方面实施精神上的洗脑迫害。

1、强劳役及酷刑迫害

在二零零零年初至十月份期间,教养院共设七个大队:一大队烧砖;二大队挖沟;三大队拣豆;四大队缠铜线;五大队新收;六大队警戒;七大队管伙食。

男性法轮功学员们被分散关押在教养院各个劳动大队,其中一大队就有二十多名法轮功学员,李忠民(已被迫害致死)、王智勇、赵飞(已被迫害致死)就在其中。恶警通过重体力劳动来转化法轮功学员。在一大队的法轮功学员被强迫到砖窑出砖,被强迫推着车子一路小跑,稍有歇息便被恶犯棍棒相加;被分押在其它大队的法轮功学员有的被强迫在大连教养院内挖深沟铺设电缆;有的被强迫扛麻袋豆包,一袋一百多斤,不许停歇,人累的几近虚脱;也有的被强迫拣豆,把黄豆中的杂质豆拣出来,一天五~十包,一包一百多斤,人累的精神恍惚……

对于这种毫无人性的高强度劳役迫害,法轮功学员也一直在不接受和不配合。教养院恶警也对这种不配合施以更加残酷的迫害。

被关押在一大队的法轮功学员韩非因拒绝劳动迫害,被一大队恶警强行按在砖窑上面罚站,因砖窑温度高,他的脚几近烤熟。

二零零零年四月初,法轮功学员王智勇趁晒衣服的机会,准备闯出大连教养院,当他跑到教养院设定的生活区的大门外时,被早晨上班的恶警抓了回来,恶犯周文国用鞋底子打了王智勇三四十个耳光,当天值班的恶警小王军把王智勇用手铐悬空吊在铁窗上,进行全身过电,用水浇,再电,王智勇昏死过去,然后再浇水,再电,一直折磨了二、三个小时。然后小王军找来恶犯监控王智勇并继续迫害,一直用电棍电。恶警大队长乔威上班后,看到被打的奄奄一息的王智勇,又开始疯狂的扇他的耳光,带在乔威手上的手表都打的飞了出去,然后又用鞋底子抽打王智勇的脸。打完之后,开始做“逃跑”记录,并给王加期半年。

酷刑演示:吊铐、电击
酷刑演示:吊铐、电击

酷刑演示:吊铐、电击
酷刑演示:吊铐、电击

洗脑及酷刑迫害

在强劳役迫害的同时,教养院也在进行强制洗脑迫害,法轮功学员也在抵制和不配合。二零零零年间,曾有一次,法轮功学员被强迫在教养院的礼堂开会,一教养院恶党干部在台上公开污蔑大法,台下有几位法轮功学员立即站起来,正告道:你闭嘴。 一时间,几名恶警蜂拥而上,将这几位法轮功学员摁倒在地,一顿毒打,送进小号关押迫害。还有一次,法轮功学员被强迫害到礼堂听恶党树立起来的“典型人物”高玉宝做报告,高当时说了污蔑大法的话,当时被关押在五大队的法轮功学员刘昌海、张万年(已被迫害致死)、潘凡等人站起来制止高的讲话,待报告结束回去后,五大队的恶警邢大队长,在办公室揪住刘昌海的头往墙上撞,撞了几个大包,几个恶警、恶犯冲上去将其摁倒在地,拖出去毒打。

从二零零零年七﹒二零开始,又有法轮功学员陆陆续续被关进教养院,十月份,又有大批法轮功男学员被送进教养院,他们首先被关押到教养院新收五大队。到十一月份,五大队新收班合计关押了新送来的五十八名法轮功男学员,他们都是因为法轮功去北京和各级政府上访和讲述大法真相而被绑架,被判劳教送到教养院关押。在新收五大队,教养院恶警就开始进行洗脑迫害,对拒不配合的法轮功学员实施酷刑迫害。

十二月的一天,恶警江涛当众念污蔑法轮功的报纸,法轮功学员刘晓刚,长城,刘洪友(已被迫害致死)三人当场抵制,被恶警送进小号关押。

二零零一年过年前,腊月二十,法轮功学员刘洪友因不配合恶警的迫害要求,恶警又把刘洪友关进小号,用电棍过。腊月二十七, 当时的大连教养院院长郝文帅,晚上半夜三更,喝得醉醺醺的来到教养院新收五大队的走廊恶狠狠的骂道“我就是没有枪,若有枪一齐把你们崩了!”对法轮功学员进行恐吓。

被关押在五大队新收班的几十位法轮功学员,恶警不让洗漱,不让洗脸,不让洗脚,不让刷牙。五十多个法轮功学员被强迫关在一个房间里。学员们被强迫一个挨一个挤坐在一起,腿都伸不直。从早晨坐到晚上。就在这样的环境中,大家在一起度过二零零一年的新年。恶警们说要给法轮功学员们过年,买过年用的东西,而实际却从学员中抽钱买东西,还美其名曰是教养院在给学员们过年。二月十七日,五十多名学员被送到教学楼(后来的迫害男法轮功学员的八大队)。然后被送到各个班里。刘洪友还被关押在五大队小号里。

3、异地教养迫害

与此同时,对于拒不配合和坚决抵制大连教养院这种精神和肉体迫害的法轮功学员,大连教养院则有选择的进行异地教养迫害。二零零零年四月因到北京上访而被关进大连教养院三大队的法轮功学员吕开利,还有其他几名法轮功学员,被大连教养院视为“顽固分子”,被送到“人间地狱”——沈阳市马三家教养院进行迫害。

在中共以升官发财的诱惑之下,马三家教养院恶警对吕开利等法轮功学员进行了非人摧残。

在那里,吕开利等法轮功学员被强迫每天在农田里超时超量高强度劳动,导致吕开利身体非常虚弱。马三家教养院的活特别累,种苞米,栽水稻,还不让吃饱。饭是窝头和一碗浑浊的汤,很少加盐,上面漂着几个菜叶。因长期营养不良、肉体折磨、精神压力和过度劳累,吕开利的脚开始肿胀,不能走路。就是这样,恶警也不放过,叫人用筐将他抬着去扒苞米粒。针对这种毫无人道的迫害和非法关押,吕开利绝食抗议,并要求无罪释放。在被非法关押的一年中,他与其他几位法轮功学员断断续续绝食了几个月,在二零零一年四月份的一次绝食持续了一个多月。在绝食期间,每天都被强行灌食、灌酒、辣椒面、盐。致使他们身体非常虚弱。

吕开利遭受了这样的迫害,其他法轮功学员也同样遭受了恶警的疯狂折磨。有一法轮功学员因抗议迫害,被马三家恶警用床板疯狂毒打后背,导致其后背化脓,溃烂,生蛆,脱下衣服时,后背上的蛆直往下掉……

4、预谋全面酷刑迫害

二零零一年, 中共江氏集团在天安门广场导演了“自焚”伪案之后,中共对法轮功迫害开始升级,全面实施“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的迫害手段。同时,在大连市“六一零”的指使下,大连教养院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也开始全面升级,预谋进行全面酷刑迫害。三月十二日左右,大连教养院内被非法关押在各大队的法轮功男学员,开始被集中关押在大连教养院教学楼内,设为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大队,后称八大队。恶警将男法轮功学员分成八个班,进行分班关押迫害。八大队楼高四层,一楼为教养院教育科的办公室,二楼为五、六班的合并班,七、八班的合并班(也称高学历班,其中多为高学历的法轮功学员)和一个所谓的松动班(恶警认为可以转化的),三楼为一、二班合并班,三、四班合并班和疥疮班(被迫害的身患疥疮的学员)。在二楼的中间是八大队的大队部,三楼中间是中队部。四楼是库房,放一些笤帚和铁锹之类的打扫用品。每层楼的窗上都有装有铁栏杆。

八大队楼的大门装有大铁门。每层楼有楼层岗,由恶警担任。每个班有二~四个“四防”(从其他大队普通犯人中挑选出的比较恶的犯人)非法监控着法轮功学员。

在二零零一年之时,大连司法局局长王本芳,副局长郝宝昆,大连教养院院长郝文帅,政委张子亮,副院长张宝林,八大队大队长吴凤玲,副大队长二名,乔威是其中之一。

教养院在每班设一个警察任队长监控法轮功学员:
一班队长:周后名 在三层
二班队长:朱凤山、李茂江 在三层
三班队长:邵伟 在三层
四班队长:赵阳 在三层
五班队长:江涛 在二层
六班队长:邹风名 在二层
七班队长:景殿科 在二层(所谓的高学历班)
八班队长:孙健 在二层
所谓松动班队长:王琦、姜同久 在二层
疥疮班队长: 未知 在三层
恶警中队部 在三层
恶警大队部 在二层

教养院又在各大队选出几十名恶犯,车鑫、于世伟、矫波、梁大海、周文国、孙伟等协助恶警监控、迫害法轮功学员。

当时,在八大队的这座楼里面,共关押着一百四十多名法轮功男学员。

大连教养院非法关押法轮功男学员的八大队
大连教养院非法关押法轮功男学员的八大队

与此同时在另一座被恶警称作女队的大楼里面则关押着三百多名女法轮功学员。而三﹒一九、四﹒一一迫害事件主要就发生在这两座楼里面。

大连教养院非法关押法轮功女学员的女子大队
大连教养院非法关押法轮功女学员的女子大队

大连教养院二零零一年的三﹒一九迫害是经过周密的计划后进行的。一方面,在年初,大连教养院开始派恶犯孙倩(九九年十月份因偷窃被关,被恶警训练成迫害凶手)到抚顺教养院学习迫害法轮功的“转化”手段。二零零一年三月前,孙倩从抚顺同时带了几个帮凶回来,带回来的就是用酷刑,实行强制转化的那一套东西。孙倩扬言,在抚顺,这些手段可使转化率达到百分之九十九。孙倩对恶警说,这种方法最好使了,只有用这种方法才能彻底使法轮功学员从心里“转化”,从肉体上不一定能使他从思想上转变,你让他喊三句话,就会彻底从心理上摧毁他。

大连教养院采纳了孙倩从抚顺带来的“转化”方式:1、“转化”的方式不但有肉体上的酷刑,而且还要在精神上进行迫害。2、让法轮功学员天天喊污辱大法的三句话。3、抄写污辱师父的话五十~一百遍。

另一方面,在二零零一年三月十号左右,大连教养院组建迫害法轮功的八大队刚几天,教养院给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在礼堂开了一次会,在开会时,大连教养院恶党政委张子亮讲话的语气已让法轮功学员感到了狂风暴雨来临前的肃杀。他说:“不要错误的估计形势,最后都得转化。”

三月十八日之前,教养院恶警内部多次开会,要进行强行转化。在孙倩的主意和指使下,恶警和恶犯们已经开始秘密行动,一个班找一名法轮功学员做试验,进行强制“转化”。三月十六、十七日,法轮功学员石慧宗和潘凡被带走迫害;十七、十八日法轮功学员周家珠被带走迫害;三月十八日晚上八点多钟,法轮功学员刘涛被恶警小王军领着恶犯带走,一宿没回来。恶警决定要全面、公开采取这种强制“转化”的方法。

三月十八日中午,孙倩和另一个已被强制“转化”的学员一同“转化”法轮功学员张军,称不“转化”就要遭受酷刑,恐怕就得在教养院把命交待了。抚顺教养院如何如何残酷,转化率达百分之九十九,甚至百分之百,以此制造恐怖气氛,恐吓法轮功学员。

三月十八日中午,恶警制定“转化”计划,决定要进行一个星期的所谓“攻坚战”。所有的警察一个星期内不允许回家,吃住全在八大队里,吃饭由生活科送饭。将全教养院的手铐和电棍都集中到八大队。大连教养院在中共恶党“六一零”的指使下,对法轮功学员的一场泯灭良知,丧尽天良的酷刑迫害全面开始了……

(待续)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