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荣成市任菊玲自述被绑架迫害经历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七月三十一日】居住在山东省荣成市的法轮功学员任菊玲女士二零一一年十二月九日在荣成市一商场门口无故被当地派出所便衣绑架,荣成市国保大队恶警邢建萍带领手下多人闯入任菊玲租住房中,用菜刀将房门劈开一个大洞后破门而入,大肆抢劫,任菊玲被非法劳教一年半,最终因身体不合格被劳教所拒收。

面对恶人如此无理迫害,任菊玲的丈夫拿出仅有的一点积蓄,从北京聘请了正义律师,将荣成市六一零恶人邢建萍及几名作恶者告上法庭,几天后法院立案,通知定于二零一二年二月十日开庭审理。正当人们拭目以待这场法律与强权、正义与邪恶的较量时,荣成法院以法官外出学习为由,突然通知推迟开庭时间。荣成市六一零于二月十六日晚上开始疯狂报复,出动大批警力在山东莱阳、荣成市等地绑架近三十名法轮功学员,至少九人被非法劳教,很多人被迫流离失所。

下面是任菊玲自述被绑架迫害经历:

我叫任菊玲,女,五十一岁,原籍烟台莱阳市,后居住在荣成市。修炼前曾患有严重的心脏病、肠炎、神经衰弱等,四方求医无效;修炼法轮大法后多种疾病痊愈。

二零一一年十二月九号下午二点,我在荣成市利群门口,正想休息一会,突然窜出一个人把我的手机抢去,后把我的包也抢去。看到包里有法轮功资料,然后大喊另一个人过来,把我劫持到荣成派出所。后来得知是派出所便衣警察,过程中没有出示任何证件。

到派出所后,他们打电话给荣成市六一零,六一零人员刑建萍和一警察将我劫持到荣成公安局,对我非法审讯,我一句话也没有回答。他们从我包里面翻出电话本,打电话给我家人,欺骗我家人说我身体不好,在荣成市武装部晕倒了,赶快去看一下。家人去之后又被诱骗到荣成市公安局。

突如其来的绑架惊吓得我的身体很虚弱,心脏不太好,家人看到了很着急,要求送医院。然而他们完全不顾,把我劫持到了荣成市拘留所。刑建萍和一警察还说我是装的,不用管。拘留所的人看到我身体不好拒收,他们这才将我带到了医院检查身体。后又将我劫持荣成市拘留所。后得知刑建萍等人威逼我家人到我家里(租住的房屋)翻箱倒柜抢走笔记本电脑、三百多元钱以及光盘等物品。我家有一个房间门锁坏了,他们竟然不顾家人的苦苦哀求(因是租的房屋,不想对房子造成破坏),用菜刀将门劈了一个洞,真是土匪行为。他们竟然还让我家人承担赔偿。过程中刑建萍发现炕上放着一千八百元钱,要伸手去拿,家人说是交房租的。刑建萍竟然直接打电话给房东(毕庶伟),让房东把房租拿走(后得知,房东和这里面几个人都认识)。

在拘留所,刑建萍等人两次对我非法审讯,我拒不回答,只将自己修炼后身体的变化以及大法在国外的弘传,写在了一张纸上,签上了自己的名字。他们将纸拿走。其中一警察还说,香港就可以学。

十二月二十三号早上六点,拘留所警察过来对我说:你收拾一下,把你送回家;然后把我骗到拘留所办公室,拿出一张劳教通知书让我签字。我拒绝签字。警察恶狠狠的说不签字也要送走。然后他们给我戴上手铐。于下午二点劫持到济南女子第一劳教所。

到劳教所之后,检查完身体(身体很虚弱),他们偷偷跑到一个房间商讨,拘留所警察想把我留下,可是身体不合格。出来之后又将我劫持到武警医院,继续检查身体,妄图把我留下,检查完后又劫持回劳教所。劳教所警察看我身体不好,不接收,拘留所警察对劳教所警察大喊:打电话说好了留下怎么又不要了,我要告你们!并到处找人想办法将我留下。而且非常愤怒的拿书打我的头。最后又把我劫持到武警医院继续检查身体,然后又劫持到劳教所。这时已经晚上六点多了,劳教所警察已经换班了。拘留所警察要求继续检查身体,劳教所警察把他叫到一个房间,悄悄告诉他我的身体状况。然而拘留所警察不死心,继续要求检查身体,最后检查结果很严重,劳教所拒收。(听到劳教所警察说,给她买点药,怕死在路上)。

拘留所警察只好将我劫持荣成拘留所。途经文登倒车的时候,拘留所警察恶狠狠地说:她回去还会学(法轮功)的,如果再让我抓到,不等她绝食我就给她灌食。十二月二十四号早七点,被劫持到荣成市拘留所,十二月二十五号下午回到家中。

被迫害后,我身体比较虚弱,一直住在朋友家。面对恶人对我的无理迫害,我丈夫非常气愤,拿出仅有的一点积蓄,从北京聘请了正义律师,要讨回公道。后来家人回家拿东西,碰到邻居说,当地派出所已经通知周围邻居,见到家人回来,立刻通知当地派出所人员。这才知道荣成市六一零通过当地派出所以及周围邻居,对我家进行监视,想进一步进行迫害。

后我们搬到文登市大润发往西的西汤后村居住。突然一天西汤后村委会计给我们打电话,问我们是否住在西汤后村。家人质问他怎么知道我们电话的(后来得知那时威海国安已经电话监控了)?找我们有什么事情?他支支吾吾说不出来,竟然欺骗我们说,有人想租房子,不知我们是否已经租住房子(租房子都是找房东,怎么会找住户?)。我们感觉很蹊跷(因才搬到文登西汤后村,还未来得及和当地村委以及村里人接触),就没有直接回家。到了晚上,到家门口看到两个人鬼鬼祟祟在门口走来走去,才明白我们租住房屋被监控了,于是没有回家。

后来得知威海市国保、文登市国保以及文登派出所都参与了这件事情,他们惧怕案件进入司法程序,想伺机对我们家进行绑架威胁。他们的阴谋没有得逞。几天后,荣成市发生了大规模绑架事件,我才明白,这是一起有规模的系统的绑架事件。荣成市六一零得到威海市六一零的允许和支持,通过电话监听,进行打击报复。

房子里面存放了很多东西。后想回去拿东西,房东居然把锁换掉,不让进去。并告诉我们拿东西到文登派出所去。原来家中物品已被扣押,价值五万元左右。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