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类文明与人体生命之正见(七)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七月六日】(接上文

第五章 人生的意义

人生意义为何?这是一个很大的问题,也是本章的主题。在阐述这个问题之前,我们先来对前四章的内容做一个简要的回顾和梳理,使得大家更容易理解。

从第一章的论述中我们看到,人不是进化来的,那么我们不禁要想了:既然如此,人类到底是从哪里来的?既然人类的发展过程不是进化论描述的从低等生物到高等直到人,那么真实的人类文明史是什么样子呢?

在第二章中,我们列举的许多不同领域和地区发现的史前人类的高度发达文明的遗迹,不禁又让我们思索,不同的久远的史前时期,地球上已经有过了多次的人类,且很多都具有高度发达的文明,但是他们却相继毁灭了!为什么高度文明仍然难逃被毁灭的厄运?在第二章末尾提到,种种迹象表明,是因为尽管他们把科技达到了很高的水平,但是他们的道德败坏了。

透过第三章前半部份有关人体意识的例子,我们可以看到,人的真正生命不是肉体,而应该是独立于大脑甚至整个肉体的一种“自觉精神”,也许可以通俗的称之为灵魂。而这个真正的自己的生命,却根本没有随着肉体咽气而死亡,而是在历史长河中,在世界各地,往复轮回。那么,这千载轮回的意义是什么?轮回的起点,也就是我们的生命的来源是哪里?生命不止一次,但是这并不代表我们所错过的机会可以无限的重现,我们应当珍惜活在世上的每一天、每一次机缘,那么为了我们生命的长远价值,到底应该给自己的生命做何种投资呢?

第三章后半部份列举的人体的特异功能案例和经络客观存在的事实,一方面揭示了世界除了我们肉眼可见的空间外,还的的确确存在有广阔世界,另外的时空,看不见的未必就不真实;另一方面,人体蕴藏有未被开发的巨大的能力,这些能力来自何方呢?是不是从比我们人类更加高级高等的世界里来的呢?

第四章,我们从一个比较一般化的角度,系统讨论了我们所习惯了的现代实证科学道路的误区,并指出,现代科学要想真正认识世界,必须从精神性、道德性、整体性和开放性方面做出突破,而中国古代那条遵从“道”而发展来的独特科学发展道路已为我们提供了很好的借鉴,这些将有助于理解本章的论述。

本章将专门讨论人类生命的真实意义,首先从这里说起:20世纪七十年代在中国突然出现的气功热现象。

1.突如其来的气功热

从20世纪七十年代开始,五花八门的气功门派风靡神州大地,各种神奇现象令人目不暇接。对大多数上了年纪的人来讲,气功吸引他们的是它神奇的祛病健身效果,尤其是现代医学对许多疑难杂症无法解决。气功的出现,无疑是给了那些饱受病痛折磨的人一根活命的稻草。于是大大小小的公园里到处是练功的人群。

也是从七十年代起,一些研究机构开始对气功进行了广泛的研究,记录了大量的超常现象和人体特异功能,如遥视、搬运的功能,高速摄像机拍摄下令原封药瓶的药片穿壁而出,气功师发功使元素半衰期改变(现代科技还没有人工改变同位素半衰期的能力)。类似的案例在第三章已经有所涉及,此处不再详细介绍。

占尽天时、地利、人和,气功一时间风行中华大地,在全国范围掀起了一股气功热。伴随着气功中的种种神奇现象,一些人们思想中僵化的唯物主义观念开始动摇,然而仍百思不得其解的是:一、气功究竟是什么?二、它的神奇功效从何而来?另外,为什么在历史的今天,气功突然出现,而又迅速进入了高潮呢?

曾有人给出了这样引人深思的回答:“也许这是在十年文革使人们丧失对传统文化的尊敬和对天地神佛的虔诚之后,上天留给人的一次重新认识到天地之广大和人类自身之渺小的机会。”

2.悄然发生的历史大事

1)基本史实

1992年,一件历史大事悄然发生,中国气功界出现了令人刮目相看的奇人奇功,那就是被中国气功科学研究会接纳为直属功派的法轮功和他的创始人李洪志先生。李洪志先生该年5月出山,他以崭新的面貌一改传统的功理功法之特点,以自己的独到之处吸引着越来越多的气功爱好者。

同年12月,李洪志先生带领弟子出席了在北京国贸大厦举办的东方健康博览会。博览会总顾问姜学贵教授对法轮功的贡献给予了如下评价:“李洪志先生可以说是92年东方健康博览会的一颗明星。我看到李老师为这次博览创造了很多奇迹:看到那些拄着拐棍,乘着轮椅和各种行动不便的病人,经李老师的调治,就能奇迹般地站立行走了……我作为博览会总顾问,负责地向大家推荐法轮功,我认为这个功法的确会给人们带来健康的身体和新的精神风貌。”

92年5月到94年底,短短的两年半时间里,李洪志先生应各地气功组织的邀请走遍了中国大江南北,共举办法轮功传授班54期,每期8-10天,10堂课亲自讲法传功,至少5万人次参加,后期每班有四、五千人听课,盛况空前。讲课中,李洪志先生开宗明义的指出了气功就是修炼,不同层次有不同的法,讲解了炼功为什么不长功,修炼人怎样对待失与得,医院治病与气功治病,气功与体育锻炼的关系,澄清了诸如天目、附体、炼邪法、走火入魔等等让人们迷惑不解的问题。

94年12月的广州第五期法轮功传授班结束后不久,李洪志先生应邀开始到海外传功讲法。1995年3月13日,李洪志先生应中国驻法国大使馆文化处的邀请,在法国举办了海外的第一次讲法传功学习班,把法轮功传入了西方。随后,李洪志先生在瑞典哥德堡举办了海外的第二个学习班,这也是李洪志大师最后一次举办面授班。

此后,法轮功主要靠受益的人们自发的人传人,心传心的方式在传播,学习的人们越来越多。

2)祛病神奇

法轮功确实在改善健康方面展示出显著的效果。《中国经济时报》在1998年7月10日刊登了一篇题为《我站起来了!》的文章,介绍了一位叫谢秀芬的病人在瘫痪16年后修炼法轮功而重新站起来的故事。

著名男高音歌唱家关贵敏,演唱及录制过上千首歌曲,曾被评为全国听众最喜爱的歌唱演员,1983年,39岁的关贵敏歌唱事业正达高峰,却意外发现罹患乙型肝炎兼早期肝硬化。为了治病,他休养一年,四处求医,找偏方,并尝试各种气功,但都未见好转。1996年春天,在朋友的介绍下,关贵敏开始学炼法轮功,经过一年左右,身体痊愈了。

李其华离休前曾历任中共解放军第二军医大学校长、总后卫生部政委、解放军总医院院长等职。其老伴患重病几十年,他身为医学专家和医院院长,给予她最好的治疗也无济于事。但是,老伴自从炼了法轮功后很快疾病全消。李其华老人惊讶于法轮功强身健体的神奇效果,于1993年也开始炼起了法轮功,从此,他自己一身的病也不药而愈,身体越来越好,亲身经历的这一切使李其华深有感触:法轮功是真正的更高的科学,愿人们平心静气的读一读《转法轮》,炼一炼法轮功。

汪志远先生曾在美国哈佛医学院工作过,但身患世界五大绝症之一的“渐冻人”病,无药可医,但是参加法轮大法学习班的第一天时就全身舒畅,发生了一系列神奇的现象,如体内滚滚热流涌动,莫名的持续流泪,一路上多次找厕所大量小便等;修炼三个月的时间,身体状况完全恢复正常了,一度6克的血色素(不到正常男子的一半)也恢复到了13克(而人的血细胞周期需要120天!),体重也从110多斤恢复到了150多斤。《波士顿环球报》记者听说此事来采访他,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因为他看到汪志远正在跑步。

这样的案例,在法轮功修炼者中,可以说比比皆是,限于篇幅我不再具体举例。翻开法轮功学员在1999年前的心得体会文章,可以看到有许多人都是这样从沉疴顽疾中恢复了健康,其中不乏被医院判了死刑的人。

1998年5月15日,国家体育总局局长亲赴法轮大法发祥地吉林省长春市考察。98年9月国家体总抽样调查法轮功修炼人12553人,疾病痊愈和基本康复率为77.5%,加上好转者人数20.4%,祛病健身有效率总数高达97.9%。平均每人每年节约医药费1700多元,每年共节约医药费2100多万元。除长春外,北京、广州、哈尔滨等地都有过类似的调查报告,结果是一致的:法轮功祛病健身有效率极高。

除中国大陆外,北美、台湾、俄罗斯等多地科研人员都曾经对法轮功修炼者的身心状况进行过广泛调查和系统研究。

北美研究人员曾发现,从细胞和基因水平上,法轮功修炼者的嗜中性白细胞已经是超常的细胞了。这包括两个突出的奇特现象:(1)嗜中性白细胞的防御能力增强,寿命增长,所需数量少;法轮功修炼者只要有普通人的20%到30%数量的嗜中性白细胞就足以达到超常的抗病与免疫能力,这也大大减轻了骨髓制造嗜中性白细胞的负荷。(2)法轮功修炼者细胞表现出的免疫双向调节的机制,人的免疫系统如双刃剑,它可以杀死病原保护机体,但是太强了也可以造成过度炎症反应,从而对自身造成伤害,然而法轮功修炼者的嗜中性粒细胞在没有炎症刺激时存活时间比不炼功的人的细胞要长,加上吞噬功能也强,因而有利于保护机体;而当有炎症因子时,却会迅速走向凋亡,从而减少炎症的发生。

另外,在能量场的研究方面,北美研究者们发现法轮大法修炼场对单离心肌细胞的收缩张力产生35-111%的增强作用,即法轮功修炼能量场明显增强心肌细胞的收缩活性。

3)回升道德

除了上述祛病健身方面的神奇事例外,法轮功十分强调道德,使人变得诚实、善良、宽容、平和。法轮功教人遇事向内找,先考虑别人,先他后我,与人为善。

《大连日报》1997年3月17日登了一篇文章《无名老者默默奉献》,报导一位叫盛礼剑的古稀老人,利用一年时间,默默为村民修了4条路,全长约1100米,当人问他是哪个单位、给多少钱时,老人说:“我是学法轮功的,为大伙儿做点好事不要钱”。1998年初夏,中国发生大洪水。在一个抗洪工地上,有十几个人,从早干到晚,好像不知道累一样。去视察的干部问他们是哪个单位的,他们说都是自愿来的,细问之下才发现,才知道他们都是炼法轮功的。《大连晚报》1998年2月21日报导了大连海军舰艇学院的一位法轮功学员袁红存,2月14日下午从大连自由河冰下3米,救出1名掉进冰窟窿的儿童。

茂名地区袂花镇有个青年教师李国胜,他为了吸毒去赌博,把家里亲戚朋友的钱都花光了,先后两进戒毒所,耗掉毒资16万多元,人见人怕,身体也折腾得不像样,瘦得皮包骨头,几乎没有活下去的勇气了,一个偶然的机缘他遇到了大法,很快戒掉了毒瘾和赌博,简直是完全换了个人,他后来写了心得体会说:吸毒使我人变鬼,大法使我鬼变人。

这样的事迹,在法轮功中不胜枚举。法轮功要求每一个真正修炼的学员,都要用“真善忍”的标准来衡量好坏,在哪里都做一个好人,这无疑对净化社会风气起到了非常积极的作用。

4) 揭示真理

法轮功在净化人的身心方面具有突出功效,其实更重要的是,法轮功还揭示出了人体、生命和宇宙的奥秘,为真正想要往高层次上修炼的人指明了一条光明大道。这个问题在下一小节还会详细探讨,这里仅举两位修炼者的亲身经历供大家参考。

李有甫:一位在中国武术界颇有名气的大师,一位探索人体与生命奥秘的科研人员,一位用特异功能治病的医生,可是,他却断然放弃了用无数汗水换来的大师级的名利和成就,成为一名普通的法轮功弟子。法轮功有怎样的吸引力让他做出如此的抉择?用李有甫的话说:“自从我开始练气功以后,特别是特异功能的研究,让我明白人是有前生来世的,这世界是有另外空间存在的,而无神论否定另外空间的存在,把人的认识完全局限在我们看得见摸得着的物质空间里,这样的世界观是看不到宇宙真相的,我相信宗教中说的都是真的,于是我开始在宗教中寻找人生真谛。我尝试了许多修佛修道的法门,最后总感到其基本内涵都失传了,怎么练也提高不大。但当我第一次拿到《转法轮》时,我一口气读完了全书,一边读一边流泪。我寻觅了半辈子,结果终于找到了答案,这才是真法真道啊!”

释证通:台湾南部的洪济精舍的住持,曾在佛教中修炼数十载,上下求索。为了探求宇宙人生真谛,在担任住持期间,释证通还曾多次探访名山圣地,追寻大觉者的足迹,她先后去过西藏、喜马拉雅山、长江、黄河源头、昆仑山、尼泊尔,还有印度。云游途中,走的都是荒郊野外、荒漠河滩,吃饭时只能在地上挖个坑烧点水,生活非常艰苦。了解她的人不但感叹她九死一生的传奇经历,也为她追寻佛法真理吃尽万般苦的精神所感动。1998年在法轮功中她终于找到了真正的修炼大道。她曾说过:“师父用全人类最浅白的语言,把最高深的道理讲出来了”;“比如修炼到底是什么,师父讲,修炼就是不断去人的执著心的过程,这些都是我们修佛几十年也没有明白的道理,师父一句话就点明了。”

(待续)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