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双鸭山市王关荣被迫害致死经过(图)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七月七日】(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黑龙江省双鸭山市法轮功学员王关荣,二零零三年九月被中共法院非法判刑十二年,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期间,她曾遭受连续五十多个小时的酷刑逼供,遭禁食、禁水、禁止睡觉,刑罚“开飞机”、揪耳朵、薅头发,把双手背铐,皮鞋底碾脚、踹腿弯等酷刑。

在黑龙江省女子监狱的三年中,王关荣被迫害致双腿双脚都没有知觉,双目失明,身体极度虚弱,奄奄一息,监狱为了推卸责任将她释放。二零零九年四月,王关荣在当地医院凄然离世,年仅五十三岁。

王关荣
王关荣
失明的双目在流泪
失明的双目在流泪

王关荣生前,曾录音叙述自己遭迫害的经历。

王关荣家住双鸭山宝山区七星矿,是原双鸭山市国家粮食储备库下属企业的一名会计,一九九九年前,她被糖尿病、腰椎间盘等疾病折磨的痛苦不堪,严重时不能走路。一九九九年四、五月,她开始修炼法轮功,仅半个月身体就好了,半个月就能走路、能干活了。

上访遭绑架 被迫流离失所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

拳打脚踢
拳打脚踢

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开始公开诬蔑、迫害法轮功。王关荣于二零零一年初去北京,向政府讲述法轮功真相,在天安门被前门派出所警察绑架,关押到延庆县(北京郊区)关押了五天,她绝食五天,又被劫持到天津大港派出所关押五、六天,她拒报名、绝食反迫害,恶警对她野蛮灌食、拳打脚踢、抓住头往地上磕,被关到大岗刑警队的铁笼子里昏沉的睡了四、五天。后来她们被双鸭山市公安局押回双鸭山市看守所非法关押四个多月,期间宝山公安分局一个姓姜的恶警把她随身带着的二千多元搜走,至今未还。

酷刑演示:灌食
酷刑演示:灌食

二零零一年十月,王关荣又被绑架、非法关押了十五天,家人找人、花钱才把救出来。从那以后王关荣被迫流离失所。

二零零二年四月,黑龙江省公安厅伙同当地派出所警察直接闯到她家里,企图绑架她,威胁、逼迫她丈夫说出她的下落,否则连他也要绑架。她丈夫被迫关掉生意非常红火的宾馆,也被迫离家避祸。

被非法通缉 遭绑架、刑讯逼供

二零零二年十二月七日,王关荣在双鸭山市集贤县讲述法轮功真相时被出租车司机举报,因兜里有法轮功真相资料、光盘而被绑架到集贤县看守所。她说当时身上带着的二千三百多元钱都被抢走,至今也没要回来。当时王关荣被双鸭山市公安局所谓的“通缉”。被通缉的理由是:有人说她拿出了五万元钱制作法轮功真相资料。

酷刑演示:塑料袋套头
酷刑演示:塑料袋套头

酷刑演示:背铐
酷刑演示:背铐

当时双鸭山市公安局还专门成立了所谓“专案组”,对法轮功学员进行刑讯逼供,人员从各处抽调,分别有巡警队的、尖山分局的、公安局610的等十四人,集贤县公安局610、刑警队的四、五个人。王关荣和法轮功学员孙凤杰一起遭非法提审。

对王关荣迫害最严重的两次提审是二零零二年十二月十二日和十二月三十日。十二月十二日下午三点钟,两人被从号里叫出去,十四日凌晨一点多钟才送回,连续审问了近五十个小时。这次提审有所谓“专案组”组长凌清范(现已调至黑龙江省大兴安岭公安局)、李洪波、李森、刘维国(市局610的)、代长朋(立新派出所抽调的)、邢铁峰、凌大威、姓常的(给李森开车的司机)、集贤县看守所的张玉山、小耿(19岁)等十七、八个人,分成两伙对孙凤杰、王关荣两人大打出手,打嘴巴,揪耳朵、薅头发,打得她们鲜血直流;还强迫她们九十度大弯腰,腿大叉开,胳膊往后背,叫“开飞机”,如果支撑不住了,恶警李洪波、李森、刘维国、代长朋等就用脚踢她俩的脸部和头部,她们的鲜血一直在流,长达两个小时。这期间,恶警代长朋还用火机烧孙凤杰的头发,给李森开车的司机,30多岁的常某用塑料袋套在孙凤杰的头上捂住,使孙凤杰憋得喘不上气来;恶徒用拳头砸王关荣的脊椎骨,使她全身肿痛数月不好。最可耻的是,恶警李森等人还逼她二人去踩法轮功师父的法像,两人不踩,恶警们就用皮鞋踩、碾她们的脚,把王关荣的皮鞋都踩、碾破了皮。她们被毒打得遍体鳞伤,回到号里咳血数日。王关荣半个月不能走路,孙凤杰是被人拖回号里的。

据证人描述,集贤县看守所在专案组警察对王关荣行刑逼供的两天两宿中,一直在录像监控里看着,专案组警察折磨王关荣走后,看守所都会检查她的身体,身体上哪里青一块、紫一块,都有记录。

据王关荣回忆,在看守所,她半夜盘腿打坐,也会被看守所警察酷刑折磨。一次集贤县看守所狱警李波,半夜看到王关荣在盘腿打坐,就拿着一根被叫做“小白龙”、直径三厘米的硬质白塑料管,冲进牢房抽打王关荣。

遭非法判刑十二年

二零零三年五月八日上午九点,双鸭山市尖山区法院对法轮功学员非法开庭,孙凤杰,王关荣分别被非法重判十三年和十二年。参与非法审判她们的是尖山区法院院长迟玉民、副院长于福新、审判长姜枫、审判员高志新、代理审判员董曼。

据公安内部人士透露,当时双鸭山市公安局为了完成黑龙江邪党省委下达的批捕指标,绑架法轮功学员,编造假材料上报,从中捞取政治资本,制造了一起起破获“大案要案”的丑剧。当时双鸭山公安局长的名字叫凌清范,在二零零二年到零三年期间,在他的“大力推动”下,双鸭山法院连续非法审判了十二名法轮功学员,王关荣当时被非法判刑十二年,当时最高刑期达十三年,其中八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十年或者十年以上,所有非法刑期加起来是一百二十七年,平均每人十年半。这种同时对大量法轮功学员的严重非法审判在当时的中国也是极其罕见的。截至目前,当年被非法判刑的法轮功学员中已有四名在迫害中不幸去世,多数仍还被非法关押在监狱中备受折磨。

王关荣在双鸭山市集贤县看守所被非法关押十个月后被劫持到黑龙江省哈尔滨女子监狱集训队。

被非法关押到人间地狱哈尔滨女监

位于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南岗区学府路507号的黑龙江省女子监狱,是一个地地道道的人间地狱。十多年来,监狱的恶警及被利用的刑事犯一直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对法轮功学员酷刑折磨:药物注射迫害、电棍电、野蛮灌食、上大挂、捆绑、禁止睡觉、罚站、码坐等,其手段邪恶至极,令人发指,罄竹难书,多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致残。

黑龙江女子监狱
黑龙江女子监狱

王关荣被劫持到黑龙江省女子监狱,先是在所谓的“集训队”被迫害,后来被劫持到所谓的“攻坚队”,第一天,她和孙凤杰就被背铐着罚蹲一个多小时,又被强迫蹶了一个多小时,王关荣还被集训队副队长、恶警王晓丽打嘴巴子,她的脸、胳膊、腿全肿了。

酷刑演示:开飞机
酷刑演示:开飞机

后来狱警察把二十多个法轮功学员拉到监狱的一个背阴面没人的地方“强化军训”,强迫法轮功学员不停的跑近二个小时,还要求脚必须离地半尺高。这样上午跑、下午跑,中间还不准上厕所。恶警王晓丽称,不放弃修炼、不写保证书,就得跑到不行为止。

当时王关荣的脚面肿的象大馒头似的,脚面裂的口子都出血了。王关荣在回忆中说:“一个叫陶丹丹的恶警,因为我跑不了,跑不动了,脚都肿了,她就罚我蹲着,手还得背后边,蹲不住时坐下了,她就穿着尖的皮鞋踢我的腰,我的腿。现在她在攻坚大队当副大队长。”

小号、大号里的折磨

二零零五年一月七日,狱警强迫法轮功学员观看诬蔑法轮功的录像,王关荣站起来制止,结果被关到小号里面迫害了两个月。

小号里没有暖气(供热设备),很冷。中国北方的一月是一年中最寒冷的季节,气温多在摄氏零下二十至三十度。王关荣的两手背铐铐在地环上,一动不能动,不能靠墙,一天二十四小时的铐着,睡觉也铐着,吃饭时铐着一只手。

酷刑演示:地环
酷刑演示:地环

由于小号里面特别冷,王关荣被关进去后,腿就开始抽筋,脚开始麻,还开始拉肚子,但恶警不让上厕所。王关荣被关小号两个多月,导致双腿冰凉、大小便失禁、血糖升高,身体极度虚弱。

从小号出来,王关荣又被关入大号,一间放了十五、六张床的大牢间,就四个人,三个人是监控王关荣的,不许她迈出牢房一步,上厕所时都得别人出来之后,才让王关荣进去。不让王关荣和任何人接触。看管王关荣的犯人强迫给她念诽谤法轮功的书。由于王关荣不配合这种强制洗脑,监狱对她更加严管了,在大号迫害两个月后,才把她送回原来的牢房。

王关荣不配合监狱的点名、报数,她认为自己没有犯罪,也不是犯人,就不点名、不报数。 “包夹”刑事犯用手指甲掐她的脚和腿,她没有反应,那时才知我的腿脚已没有知觉了。”

长时间罚坐小凳子
长时间罚坐小凳子

被迫害致两腿瘫痪、双目失明

在集训队,每天五点起床,晚上九点睡觉,除了准许上一次厕所,刷一次碗,就一直坐着不让动。后来集训队解散了之后,监狱就把法轮功学员和和包夹(刑事犯)分到了各监区。监狱把王关荣关到病号监区,因为她双腿没有知觉,分到别的监区她也干不了活。王关荣被送到病号监区的当天,就被关到隔离的监舍,在那的两个月中,她的腿和视力进一步恶化。

据王关荣说,在集训队呆的三年里,她的腿一直是肿着的,监狱非但没有为她寻找合适的治疗方案,反而一而再,再而三的迫害她,从入监开始的每天两小时的长跑,到两个月的小号迫害,两个月的大号隔离,还有每天十五个小时的坐小板凳酷刑,以及体罚和强制洗脑等迫害,都将她身体推向恶化的边缘,最后导致她腿失去知觉、双目失明。

在医院确定王关荣需要保外就医时,狱方还称她是假的,又将王关荣关押了三个月,导致她生活完全不能自理才放人,耽搁她治疗的最佳时期。

据悉,当时医院对王关荣检查结果是,尿糖四个加号,血糖指数四十二,超过正常近十倍,双腿没有知觉,右眼失明,左眼只能见到一丝光亮。

监狱把王关荣家人叫去,家人说:这是叫我们取尸体去,在那化了得了,上次去都严重到那种程度了,你们都不放,我们也不去接了。监狱说:不来接也不行,那就把王关荣推到监狱大门外。这样家人把她背回家,

在痛苦中离世

自从王关荣被非法判刑以后,单位就停发了她的工资,没有了收入,全家就靠王丈夫一个月五、六百元钱艰难度日。王关荣出狱后生活不能自理,她孩子大学毕业后也不能出去工作,在家照顾妈妈,家里人就靠几百元钱维持生活,连取暖费都交不起。

一九九九年的时候,王关荣在修炼法轮功身体健康后,全家开了一个招待所,效益挺好。但是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后,王关荣全家的日子就陷入了另一种境地,王关荣被通缉,为了避免被迫害,她开始过着流离失所的日子。公安局抓不到王关荣就要抓她丈夫,把她丈夫吓得不敢在家了,招待所也没办法再经营了,也只身逃离了家乡,这躲几天、那躲几天,投入的钱不说,就连行李都不敢要了。王关荣回忆:“我丈夫就不敢露面,不敢白天出来,晚上不敢点灯,东躲西藏的被迫中止了(招待所的)经营,所以经济上(我们)也被截断。我丈夫现在一听到点事,就吓得不行了,精神压力太大了,太紧张了。这都是共产(邪)党造成的。”

二零零九年,王关荣在痛苦、贫寒中离世。

参与迫害的恶人名单:

双鸭山迫害王关荣专案组成员:组长凌清范(现已调至黑龙江省大兴安岭公安局)组员:李洪波、李森、刘维国(市局610的)、代长朋(立新派出所抽调的)、邢铁峰、凌大威、姓常的(给李森开车的司机),集贤县看守所的张玉山,小耿(19岁)等。

双鸭山市尖山区法院:院长迟玉民、副院长于福新、审判长姜枫、审判员高志新、代理审判员董曼。

哈尔滨女子监狱:集训队副队长王晓丽(现七监区长15945663455、警号2320061)、
恶警陶丹丹(现十一监区长)。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