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师当庭告诫法官:不要为中共违法行为买单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八月十六日】(明慧网通讯员河北报道)二零一二年八月十日,河北唐山开平区郑庄子中心法庭对法轮功学员李文东、岳长存、张国臣、杨正进行非法庭审。谢燕益等律师为法轮功学员做无罪辩护时,当庭告诫法官:不要为违法行为背书、不要为(中共)的历史债务买单。

以下是此次非法庭审前前后后的经过。

非法庭审前刁难重重

二月二十五日早晨,法轮功学员李文东被警察绑架、抄家,李文东的妻子李乐梅当天也一度被非法拘禁。警察在整个绑架、抄家过程,既无人出示任何证件,也没有留下任何字据。李文东夫妇所在的单位——唐山钢铁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作为国有特大型企业,在员工受到如此伤害的情况下,竟无一人过问,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

李乐梅为营救丈夫,四处奔走,为李文东请律师做无罪辩护。同时,李乐梅了解到自己的丈夫并没有任何罪错,是无辜的,是被冤枉的。于是,她将自己了解到的法律知识和道理写成文字,投递给了各个部门,希望良知尚存者能施以援手。同时,李乐梅还一直与直接参与迫害的开平国保交涉,索要被他们非法抢走的财物,并要求他们出示手续,纠正违法行为。

就在这时,单位领导突然“关心”起她来了,他们劝李乐梅不要再“折腾”了,再把自己搭进去怎么办?孩子怎么办?最好是跟李文东断绝关系,不要再管他了。干脆把律师辞退算了,哪有谁会为法轮功做无罪辩护?……唐钢国保大队的杨骥竟然还将李乐梅叫到自己的办公室问话,并做了笔录。虽然口头上说是为了帮助李文东,问的内容却都是想从李乐梅的口中套出信息,比如怎么请到的律师,是不是自己写的公开信等等,看不到帮助李文东的任何迹象。而且后来的事实证明,这个口口声声要帮助李文东的唐钢国保人员,自始至终从未到看守所看过李文东一次,也从未向开平国保咨询过任何李文东的情况。不仅如此,李乐梅曾要求将自己母亲过世的消息告诉给看守所中的李文东,可消息传到唐钢国保就中断了。

八月七日,李乐梅得到非法开庭通知后,向单位请假与律师去法院阅卷,并到看守所探视李文东,可单位领导竟以担心李乐梅的安全,只能给半天假,开庭时还坚持要用单位的车接送李乐梅。明眼人都可看出,这些所谓的“关心”,不过是“监视”的代名词。

八月初的时候,李文东的律师谢燕益接到了开平法院赵立佐的一个电话,电话的内容并不是通知何时开庭,而是要求谢律师到律师协会和当地派出所开具证明,证明谢律师不修炼法轮功。律师严词拒绝该非法要求。

开庭当天,法院外警察、便衣密布,如临大敌。不但有来自开平国保大队的赵春生(大队长)、陈树记,还有来自唐海县国保大队的李福国以及唐山市国保大队的高会祥,唐山特警也在现场出现,可谓倾巢出动。据知情人透露,此次非法开庭共出动了一百二十多名警察和四十多名法警。警察、便衣和警车不但布满了法庭内和法庭外的街道,就连附近的银河路车厂以及居民小区银联花苑内也是大量的警察和警车。有一辆专门的摄像车在法庭外的附近区域来回巡视,对着所有的人录像。各处的警察不停的驱赶着路边的行人。

'所有街道密布警察、便衣和警车'
所有街道密布警察、便衣和警车
'专门负责对现场人员录像的警车和警察'
专门负责对现场人员录像的警车和警察
'庭外密谋的警察和便衣'
庭外密谋的警察和便衣

另据内部消息称,邪恶为了不让当地法轮功学员到场旁听、参观,命令各个单位和社区组织监视和拦截。有的单位和社区提前就开始关注法轮功学员的去向,有的九日就接到社区电话第二天到社区报到,有的十日早就有社区人员到家中监控,有的接到社区打来的电话问是否在家中。而法庭现场外各社区人员拿着一摞照片对照着认人,当场就有几名学员被本社区人员认出并强拉硬拽带回家,还说这些学员给他们找了多大麻烦,还要做笔录等,到家后已有陌生人等在门口,第二天仍有人在监视。

法庭附近贾庵子小学悬挂的条幅,也被恶警拽下来,以为是法轮功真相条幅,抢到手一看原来是欢迎新生用的,恶警已经惶恐到了草木皆兵的地步。

高兆臣家属所乘车辆遭到现场警察的强行搜查,家属要求警察出示搜查证,警察拒不出示任何证件,强行搜查了车内物品。

开平法院强行规定,只允许每个当事人的两名家属进入旁听。因此,杨正的家人虽然在路边和警察进行了一番理论,但结果仍是只允许杨正的父亲和大伯进去,而可怜的老母亲还是被挡在了法庭外,不能见儿子一面。

进安检门时,警察问李乐梅是谁,李乐梅什么都没说,只是左手拍了拍右臂上印着“孝”字的黑纱,警察就说:“哦,你是李文东的家属。”可见,警察们都已知道李文东岳母去世的消息,可就是不告诉李文东。

律师告诫法官勿为中共违法行为买单

在法庭上,谢燕益律师指出:这个案子本质上来说就是一个拼凑的案子、制造的案件,先抓人,再挖证据。李文东等法轮功学员因个人信仰被抓,非法拘禁近半年之久。刑法绝不可以成为少数不法官员完成“假想的政治任务”达到个别目的的工具,无辜的百姓无论如何不能成为某些人用来换取利益和权力的人血馒头!”

谢律师还在法庭上教育法官,制定法律的唯一目的是为了社会的和谐发展,建立法庭的最终目的是主持社会正义,所以法庭判案最终必须以正义为依归。法官需要的就是对正义、是非的判断,所以最传统也是最现代的法庭判案就是凭借人的良知,良知既是法律的最高准则,也是判案的最终方法。法官要倾听内心的召唤听从自己的良知,毅然决然的作出选择,不为违法行为背书、不为(中共的)历史债务买单。

谢律师还告诫,以刑事司法的方式对信仰者进行打压、迫害,违背天理、国法、公道、人心。这一页不光彩的历史即将掀过,而在这一过程中无论以任何名义对当事人采取非法羁押、刑事处罚,相关责任人都已涉嫌滥用职权、非法拘禁、徇私枉法、枉法追诉、枉法裁判以及迫害宗教信仰自由等违法犯罪行为。最后,律师明确表示:李文东改装打印机和持有信仰资料不可能构成犯罪!

吴建辉在按照所谓的笔录提问李文东时,李文东想把事情的前后说清楚,但遭到赵立佐严厉制止,只让李文东回答“是”与“不是”。当律师谢燕益提示李文东时,遭赵立佐警告:“不能展开。”

张国臣的律师辩护期间,庭下有一个约四十岁的男性警察(警号1300598)故意把矿泉水空瓶捏出响声干扰。

谢律师对吴建辉出示的扣押物品的相片提出质疑时,赵立佐恼羞成怒把法锤敲的震人耳朵,先后三次故意大声敲锤干扰谢律师正常辩护。为此,王全璋律师当庭指出:“敲锤的声音大小和频率是有法律规定的”。吴建辉接话说:“这是个人素质问题”。赵立佐目瞪口呆、哑口无言。

张国臣在陈述中提到,在看守所遭到了殴打。吴建辉竟然质问:“你挨打了,有没有证据和证人?”王律师义正词严回答:“我的当事人只提供陈述被打事实,在押期间没能力提供证据和证人。”同时张国臣还提出,家中被抄走的其它物品未列入清单。

杨正在看守所遭到了毒打,造成右耳几近失聪,听力模糊。而吴建辉竟利用这一点在法庭上数次戏弄杨正。

庭审一直持续到当日下午两点多才结束,当警察要带走四位法轮功学员时,李乐梅大声说:“庭审结束了,大家也都看到了,到底是谁在听从别人的命令做坏事,到底谁在破坏法律。做人要有良心,要有正义,昧着良心害人是要下地狱的!”所有的人都默默的听着。然后李乐梅追上去,大声告诉李文东:“吃饱喝足,坚持住!”

李乐梅转身又回到法庭,对着法官赵立佐和公诉人吴建辉大声说:“看看你们在做些什么?你们还有没有良心?这样做会下地狱的!”一阵沉默,没人出声。之后,有人小声说,能理解她的心情。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