曝光辽宁省女子监狱一监区恶警张晓兵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八月十八日】(明慧网通讯员辽宁省报道)辽宁省女子监狱张晓兵,女,50岁左右,警号:2105157,现为辽宁省女子监狱一监区监区长、服装厂厂长。此人走路姿势难看,罗圈腿,沈阳人。

据调查:一监区长张晓兵,兼服装厂厂长,管理11个分队,每队约50人,她管500人。生产的奴工服装产品出口各国。辽宁省女子监狱服装厂规模很大,1-4层楼。

张晓兵曾经担任过辽宁省女子监狱三监区头目、狱政科科长等职。多年来,此人无论在哪个职位上,都一直积极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

女恶警张晓兵对上级极尽奉承、献媚,2011年大年30晚,辽宁省司法厅厅长张家成到辽宁省女子监狱慰问作秀时,就来到该监狱一监区,下面的照片,就是张晓兵眉开眼笑迎接厅长张家成与监狱管理局张凡时的情景。

张晓兵
张晓兵

然而对待法轮功学员,张晓兵却张嘴就骂人,监区内哪位法轮功学员进小号、遭迫害,都是她指使,不用请示上边。张晓兵的权力很大。

最近,张晓兵的丈夫和她离婚,离婚后张晓兵心情不好,就拿大家发泄怨气。

下面是恶警张晓兵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部分犯罪案例。

1:包庇恶警的犯罪行为

张晓兵在三监区当头目时,就亲自唆使犯人迫害法轮功学员。张晓兵调任狱政科科长,更是欺骗家属,包庇恶警的犯罪行为。其中最典型的案例就是葫芦岛市南票区法轮功学员魏明珍(五十三岁),被恶警唆使犯人毒打一例。

二零零七年十一月八日,魏明珍被非法强判三年,投到辽宁省女子监狱遭受迫害。十一月二十二日,家人探视时发现魏明珍已是面黄肌瘦、骨瘦如柴,由两个犯人搀扶着出来,右眼下面紫青色的皮肤显然是被暴打后留下的痕迹。

十二月一日在女子监狱。狱政科科长张晓兵,(警号:2105157)向刘洋(魏明珍的儿子)明确表示:监狱领导已经看了信(指魏明珍儿子写的母亲在监狱被打的事),上下都很重视,并反复声称魏明珍腿上的伤是因为与犯人发生点小口角,被犯人踢两脚造成的,并不严重;眼睛的伤是她眼神不好挂衣服时不小心摔的,那个打人的犯人已将她调离魏的房间,并对她进行了行政处分,给予扣分。张晓兵还声称,女子监狱是省文明单位,警察的素质都很好,决不会出现打人的现象,否则上层领导知道是要处分的。

张晓兵一再表示魏明珍的伤不重,已检查过了,没什么大事,只是皮外伤。当被魏明珍儿子问及十一月二十二日见母亲时是被背出来的,张晓兵忙又解释说:是因为你妈身体虚弱,走路慢,离接见室远,为照顾她多接见一会儿才这样做的。

最后,监狱同意让魏明珍儿子看望母亲:“若不相信我们说的,就听听你妈自己是怎么说的,就知道了。”并声称事先没有通知你母亲。

经允许,魏明珍的儿子、姐姐、姑夫一同接见了魏明珍。魏明珍开始不说,家属一再追问,魏明珍仍旧不说,儿子刘洋要给母亲下跪求她说,这时魏明珍才讲了以下情况:然而魏明珍的口述与狱政科科长张晓兵大相径庭。下面是魏明珍的口述:

“十一月八日,初到监狱,就开始被‘蹲小号’,由我和两个杀人犯(一个判无期,一个判死缓)组成三人小组。这两个犯人对我进行恐吓,两天两夜不让睡觉,不让上厕所,逼我转化,写保证书。其间,我被两犯人打我的头部,把我打晕在地;用两手揪头发(头发被拽掉不少);打眼眶,致使我眼下肿起大包;劈开我的两腿,用脚往我小便处踹,并说要废了我;使劲踢我的膝盖骨;用拳头打肋骨。刚来的几天里,始终对我拳打脚踢,我都记不清被打了多少回,打了多少处地方……

魏明珍被毒打真相被曝光后,张晓兵承诺调查,之后却一直推诿,不接家属的电话。

2、法轮功学员英丽贤炼功,被恶警用电棍电击,被关押小号,由犯人轮流监控至今。

3、二零一一年,法轮功学员赵鸿娥和另一法轮功学员背法,被一监区监区长张晓兵发现,被狱警于丽杰、杨欣关入小号迫害三个月,三个月后归队时狱警还安排全小队开批斗会,迫害赵鸿娥。

4、大连大法弟子江伟,被迫害成肺结核,张晓兵教唆普犯进行迫害。

5、沈阳大法弟子刘志,拒绝参加奴工劳动,被“严管”迫害,之后被迫害致生活不能自理。

6、不让大法弟子张清华上厕所。

7、大法弟子姚波,半天没干活,被逼干活并受到威胁,致使晚上睡不了觉,痛苦不堪。

8、辽宁葫芦岛市法轮功学员李春清被非法关押于辽宁省女子监狱一分队,被二个犯人包夹,恶徒晚上不让李春清睡觉,逼坐小板凳,意图“转化”。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