妻子为夫鸣冤 黑龙江恶警拳打脚踢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八月二日】(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黑龙江富锦市法轮功学员袁玉龙于二零一二年七月十四日被警察绑架;他的老伴刘洪真从七月十六日开始就一直守候在绥滨县公安局一楼大厅,要找局长讨说法,结果无人理睬。老人一时悲愤交加,倒在公安局大厅抽搐一个多小时,国保大队恶警张振强竟对老人一轮拳打脚踢。

事件回放:

袁玉龙,富锦上街基乡忠胜村村民,为人忠厚老实,一家人在忠胜村勤劳本份,是远近闻名的好人。二零一零年十二月二十一日,袁玉龙与儿子袁守江、儿媳龚金芬三人被中共警察绑架,忠胜村包括村干部在内的全村百分之九十五以上的村民们联名力保三人都是高尚的好人,要求当局立即放人。此事震惊中共黑龙江省政法委,指派公安局工作组入村调查摸底。村民告诉公安局长说:“我们村还有两个人被抓,我们咋没保呀?(因为)坏人抓起来我们高兴。可是(袁玉龙一家人)他们是好人不是坏人。”

二零一二年七月十四日,袁玉龙与法轮功学员由金英、杨淑珍、高玉敏、刘志远在绥滨县北岗镇永德村散发法轮功真相资料,希望村民不要受中共诬蔑宣传的毒害,结果被北岗派出所绑架至绥滨县看守所。七月二十三日下午,绥滨公安局警察又绑架了法轮功学员韩福友。袁玉龙和韩福友两位六十多岁的老人目前在狱中绝水绝食抵制迫害。而由金英、杨淑珍、高玉敏则被转移到鹤岗市第二看守所。

被绑架的法轮功学员的家属们纷纷到绥滨县公安局要求无罪释放亲人。由金英十七岁的女儿由东卉,为了救妈妈,写了一封呼吁信当众散发,并走上街头为妈妈喊冤。袁玉龙的老伴刘洪真大娘、高玉敏八十多岁的老母亲也顶着烈日酷暑到绥滨县公安局营救自己的亲人。绥滨县警察对家属除了搪塞就是推诿,态度蛮横,推、撵、打骂;国保大队长张振强还揪住一位家属踢了一脚,又把由东卉揪过来踢几脚……

刘洪真大娘从七月十六日开始就守在绥滨县公安局一楼大厅,要找局长讨说法,结果无人理睬。七月二十日下午一点左右,袁玉龙被秘密拉到绥滨医院,遭强行灌食及警察殴打。刘洪真大娘质问张振强:“我家老头被你们给灌食了吗?你们还打他了是吗?” 张振强开始矢口否认,后又态度蛮横的说:打了又怎么样?又没打死。并把公安局大厅里的椅子全撤走不让家属坐,把她们的包都扔了出去。家属们没有办法,只好在外面冒雨等着。

二十六日这天,刘洪真大娘下了车一路步行至公安局找局长,大厅里没有椅子。大娘累的只能坐在地上大口喘气,想起半个月来辛苦奔波,却连老伴的面都见不着,不由得伤心啜泣,一个有良心的小警察过来安慰她,说要帮她反映反映。到了九点多钟,过来一个管信访的警察,问大娘:“你咋来的?”大娘答道:“走着来的。”那人说:“有人来了,要跟你谈谈。”大娘边哭边说:“我就要放人,放老头。”警察说:“那你得保证看一眼就走,以后永远不再来了。”刘大娘说:“我老头进来时啥样,现在还得是啥样,要是他有个什么闪失,我绝对不走,啥时放人啥时走。”信访警察一看哄不了老人,转而又说:“那叫你看看图像如何?”大娘说:“我不看图片,我就得看本人。”想到袁大爷可能伤势不轻,大娘不禁悲从心生,眼前一黑,倒地抽搐起来。 信访警察一看,吓得丢下大娘跑了。

刘洪真大娘躺在地上,虽然不能动,可心里还明白。不知过了多长时间,楼上楼下的警察、局长全下来了,大厅里有录像,这些警察不张口对话,只传递用眼神,看起来更邪恶。国保大队恶警张振强冲到大娘身边,抬起皮鞋就照着老人的额头狠狠踢下去,边踢边喊:“起来!起来!起来!”老人抽搐的更厉害了。张振强气急败坏的接着踢大娘的腿,不知踢了多少下,看到大娘起不来也有点吓傻了,可他不死心,又叫来几个人,连拉带拽弄起大娘几次,但大娘胳膊、腿就是不听使唤,最后只能靠着椅子坐下来。

大概十点钟的时候,刘大娘的儿媳赶过来,发现婆婆状况不对,急了,大声喊道:“你们把我妈咋样啦?你们打她了是不?”张振强心虚的说:谁也没打她,谁打她了?谁看见了?儿媳一见婆婆额头上肿起的大包,又撩起婆婆的裤角,发现小腿都青紫色,儿媳质问:“这腿谁踢的?这屋里有录像,把录像调出来看看,刚才是谁打的?”张振强怕踢人露馅担责任,赶紧说:“现在快十一点了,要见袁玉龙就下午来吧。我叫你们见见。”

谁知刘洪真大娘和儿媳一直等到两点,张振强连个影都没有。信访警察又给张振强打电话,张振强叫再等一会儿。家人又等到三点,张振强才打来电话说:“今天看不了了,看守所所长出门了,没在家。”完全是一副流氓嘴脸。

此次参与迫害直接责任人:
绥滨县公安局
国保大队刘运财15094515052、
国保大队张振强15904684078
局长陆建生13224688666
书记宋昌荣13946793999
政法委书记赵兴滨、
副书记陈忠厚办公室7862949
610办公室:7860610
绥滨医院灌食医生安玲玉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