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妇女被强验DNA 恶警狂叫“迫害死你”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八月二十五日】(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这是二零一二年七月三十一日发生在黑龙江依兰县拘留所的一幕暴力场面:两名恶警把一位法轮功女学员强行按到椅子上,一恶警用力掐住她的腮,企图用棉签取她嘴里的上皮组织进行DNA(染色体)检查,因不能得逞,恶警用木头撬,使劲打她耳光,捂死她的鼻子和嘴,狂叫“今天我迫害死你”……

这位被迫害的法轮功学员名叫左先凤,参与迫害的是依兰县国保大队警察张英铎、宋宇泽、郝建飞。

国保恶警行骗绑架左先凤

二零一二年七月二十七日上午,黑龙江依兰县国保大队队长张英铎给左先凤打电话,声称要请她吃饭。左先凤知道国保属于特务机构,他们为了达到目地会使用任何手段。但她又想到,终于有机会接触国保大队的队长了,应该去给他讲清法轮功真相,让他明白法轮功是佛家修炼功法,参与对大法的迫害是助纣为虐,将来的下场会很惨。因此她决定到国保大队去会张英铎。

七月三十日下午,左先凤来到国保大队,还没等说什么,张英铎就要非法拘留她,理由是,左先凤把自己被非法劳教的迫害事实写成文章《中学女教师曝光哈尔滨前進劳教所暴行》,在海外网上发表,曝光了劳教所狱警用了电击、吊起来打、冷冻、坐铁椅子等刑罚折磨她的事实。

左先凤质问:那些不法的狱警们已经严重的触犯了国家的法律,侵犯了人权,丧失了人性,揭露出来是在帮助国家提供不法人员的信息,制止恶人恶行,应受到奖励才是。可是警察不但没有追究恶人恶行,却把受害者抓起来了?!

张英铎无耻地说:“劳教所警察应该打人,你不听话就该打你,我有奶就叫娘,共产党给我开工资啊,谁给我钱我就听谁的。当好人有啥用啊,我就当坏人。”之后张英铎、郝建飞、郑军将左先凤劫持到拘留所非法拘留十天。

恶警暴力强验DNA

七月三十一日上午九点左右,张英铎、宋宇泽、郝建飞到拘留所,要给先凤验DNA(基因),左先凤不配合,宋宇泽和郝建飞把左先凤强行按到椅子上,使劲掰着她的胳膊,张英铎用力的掐住左先凤的腮,想迫使她张嘴,好用棉签取她嘴里的上皮组织,左先凤就是不张嘴,张英铎竟用木头撬,还不能得逞,就使劲打她耳光,并狂叫:“劳教所迫害你,我比劳教所更狠,今天我迫害死你。”不知打了多少耳光,他见达不到目地,就拽着左先凤的头发抡她,之后又把左先凤按倒在地上,张英铎跪在她的左胳膊上,宋宇泽和郝建飞按着她的头和另一只胳膊,张英铎把左先凤的鼻子和嘴都捂死,试图逼她张嘴,左先凤被折磨的有气无力,躺在地上不能动,三个恶警见状才停手。

整个暴力过程有半个小时左右,喊骂声、打人声,那些被关在拘留所号房里的人都听的清清楚楚,拘留所的狱警没有一个露面制止这种暴行,直到左先凤被折磨的躺在地上不能动了,拘留所所长孙长林才出现。当时在场的还有广播电视局的三个人员,张英铎当着在场的人对左先凤说:“谁看见我打你了?谁能作证啊?我气死你……”

左先凤没有怨恨,她对张英铎说:你打我、骂我,我不觉得难过;你把我关進牢笼我也不觉得难过;我最难过的是你(将)面对天理的审判,(现在)还不明真相。我绝食也是为了救你啊,法轮大法是正法,如果我默认了这场迫害,你的罪更大……

左先凤自被绑架就开始绝食抵制迫害,十天内她没有吃一口饭。现在左先凤已回到家中,可她心中仍然牵挂着救度那些被谎言毒害的世人。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