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睹江苏省女子劳教所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八月二十八日】江苏省女子劳教所三大队是迫害法轮功学员最恶毒、最残暴的大队之一,那里的恶警大多近于变态、疯狂。我在被非法劳教期间,目睹了三大队的很多恶警和被恶警指使的包夹对法轮功学员的残酷迫害。

现将几位大法学员被迫害的情况简述如下:

1.王文娟

江苏常州法轮功学员。因拒绝转化,被恶警强迫长时间在烈日下暴晒,不让喝水,不让大小便。有一次,王文娟在操场上队训,恶警不让她小便,最后只好尿在操场上。这是中共邪党豢养下的恶警和包夹对大法学员的人身的侵犯,人格的侮辱,他们却反过来当众羞辱她,挖苦她,变本加厉的迫害她。中队长陈莲为了转化她,逼她写所谓“检讨”、“思想汇报”,罚抄邪教文章,深夜两点钟也不让她睡觉,白天继续让她在烈日下忍受暴晒迫害。

2.徐学梅

南京法轮功学员,小学老师。她被迫害的血压高达100/220,被强迫服用三种降压药,并且加大剂量服用,最后导致她头昏、心慌、眼花,视力模糊不清。恶警张静和许志琴仍然强制她队训,看邪教碟片,每天写“思想汇报”,做邪教作业。包夹黄慧、魏淑芬、李丹、刘静、饶欢经常讽刺和挖苦她。

3.刘书云

南京法轮功学员,她被三大队的恶警和恶人迫害得精神失常,发作时失去知觉、全身颤抖,不能行走。每次发作她就被拖到劳教所的狱医那里注射抗精神病药物(安定注射液)。在她神志不清的情况下,恶警许志琴和张静仍然不择手段的迫害她,强迫她看邪教碟片,队训。吸毒犯人魏淑芬和犹大唐玉梅(淮安人)在恶警许志琴的教唆下,继续监视她的言行。

4.赵妤

无锡法轮功学员,因不报数,并且阻止恶警公开诬蔑师父和大法,被恶警许剑秋、郑琪慧、赵敏加重迫害:送严管组,开“批斗会”,在迫害赵妤的“批斗会”上,恶警强制每个邪教骨干上台揭批大法和师父。

5.黄文琴

江苏省溧阳市法轮功学员,医生。她刚进劳教所时,年轻、漂亮。不到半个月被恶警张静、王红、吸毒卖淫犯人夏永芳(南京江宁人)迫害得不成人样,血压升高,头发花白、眼睛视物模糊。经常被罚站、不让大小便,不让洗脸刷牙。因她拒绝吃利尿类降压药,王红就叫包夹夏永芳、汤希将她拖到操场上在烈日下暴晒,不让她喝水。最后她被迫服用,服了这种药以后,口干舌燥、尿量增多,可恶警不让多喝水、不让上厕所。

许多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的血压升高,如刘丽荣、孙德兰、韩翠萍、陈静、谢素娟等。然后恶警再用药物对她们进行迫害。劳教所披着伪善的面纱叫恶警陈倩(中药学专业)给法轮功学员上课,她讲述高血压的注意事项和抗高血压药选择应用,黄文琴就站起来问她:“我以前没有高血压,我现在口服三种降压药,可是血压仍然降不下来,这是什么原因?”恶警陈倩惊慌失措,赶快向张静、许志琴汇报。张静、许志琴威胁、恐吓黄文琴,要给她加期,不准她这样说,并且叫包夹黄慧和赖芊妹记录她的一言一行,以寻找“证据”企图对她加重迫害。

6.程明翠

南京法轮功学员,大学老师。她被迫害得妇科病严重发作,经常大量不规则出血,面色苍白。

江苏劳教所的恶徒以唐国防和张静最邪恶。

唐国防:

江苏省劳动局迫害法轮功的科长唐国防,经常穿梭在江苏省女子劳教所三大队,借口以“座谈会”的幌子对学员进行迫害。在洗脑班上,唐国防对师父的经文断章取义,妄作解释、评论,以达到迷惑学员、“转化”学员的目的。经常讽刺、挖苦法轮功学员:你是大学生这个大法是怎么学的?你这个大法弟子是怎么当的?许多学员被他伪善的面孔迷惑,其实他是破坏大法的恶魔。

恶警张静:

张静为了讨好邪党,积极迫害法轮功和法轮功学员,毒害其他犯人,她经常以所谓“上课”的方式给被劳教的犯人洗脑,以达到毁灭她们的目的,被她看中留在三大队的犯人必须考试过关,考试的内容就是诬蔑师父和大法,被洗脑成功的方可留在三大队,不必到生产大队去做奴工,许多犯人都明白劳教所生产大队的奴役是度日如年,都希望自己能留在三大队,所以大多犯人对恶警是言听计从,她们拼命的讨好恶警,迫害法轮功学员以换取恶警对自己的信任。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