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蠡县四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劳教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八月二十九日】(明慧网通讯员河北省报道)二零一二年四月二十三日晚上八点左右,蠡县公安局、国保大队、蠡县六一零及派出所一起出动,绑架了蠡县法轮功学员辛兴镇东河村解阿满、城关镇南关村吴瑞祥、大曲堤乡陈闫营村谢红彩、东柳青村法轮功学员李二刚。没有经过任何法律程序就立即把吴瑞祥、李二刚送到邯郸劳教所迫害;把解阿满、谢红彩送河北女子劳教所迫害,谢红彩因为出现病态才被放回家。

其中由公安局副局长刘文利带着公安局和辛兴派出所及六一零的很多人,开着四辆车,包围了法轮功学员解阿满的家,他们翻墙而过,绑架了解阿满,并非法抄家,抢劫很多大法资料,还非法录像。

解阿满因为炼法轮功身体健康了,脾气也变的和善了。每天抱着孙儿,还要照顾病在床上的七十多岁的老母亲。现在阿满被绑架,儿媳既要照顾两个幼小的孩子,还得照顾姥姥。

二零一二年四月二十三日晚上八点左右,由公安局和城关派出所以及六一零的十几个人绑架了正在家中的吴瑞祥(又名:大锅)还搜走了他身上的八十多元钱。八、九个人又非法抄了他的家,还给他的老伴和外甥录像。

提起吴瑞祥,南关人都竖大拇指,村里谁家有个大事小情的,他都去帮忙,最苦最累的活一定是他干。而他家的活却从不求人帮忙。他被恶人绑架并送到邯郸劳教所迫害后。吴瑞祥的妻子到公安局去问,丈夫被送到什么地方去了?国保大队队长王军昌却撒谎说,人不是他们抓的,送哪去了他不知道。吴瑞祥的妻子被气得边哭边斥责王军昌:“不是你抓的,也是你指使的。瑞祥炼法轮功后,不赌博了,不喝酒了,也不打架了。现在家里、地里的活没人干,他80多岁的老娘需要他照顾。今天你不说出把人给送哪去了,我就不走”。王军昌无奈,这才把吴瑞祥的非法劳教书交给了他的妻子。本来这都是公安局在把人送走时早就应该交给家属的,可是王军昌等执法犯法,欺压良善,家属多次去要都不给。

由河北保定蠡县公安局伙同防范办(610)、留史分局、曲堤乡派出所由陈闫管、闫志国(村支书)带路,共四、五十号人好几辆车,闯入大曲堤乡陈闫营村谢红彩家。绑架谢红彩之后,恶警发现她丈夫出门用的提包里面200元钱和一部手机,也拿走。早在二零一一年,蠡县610伙同当地派出所把正在地里干活的谢红彩绑架到了蠡县洗脑班进行迫害,红彩正念走脱后,恶人气势汹汹的找到谢红彩家,逼迫她的丈夫交出谢红彩,谢红彩的丈夫正因为妻子被无端绑架而恼火呢,现在听说妻子失踪恶人还找他来要人,一气之下和恶人们发生冲突,之后恶人扬言不仅要抓谢红彩就连她的丈夫孩子都一起抓,吓得一家人都流离失所,有家不能回。这次是因为要办理老公爹的丧事,谢红彩才回家的,没想到又遭恶警绑架。本来红彩刚回家,家中没有大法资料。恶人却制造假现场:在床上撒了很多光盘、资料,还照相了。

在二零一二年四月二十三日晚上八点左右,蠡县公安局、国保大队、蠡县六一零及派出所警察绑架了法轮功学员李二刚、后把他劫持到邯郸劳教所非法劳教。当他的妻子第二次去邯郸劳教所探视时,吃惊地发现,李二刚和第一次见面的时候简直判若两人,这次他人消瘦的不象样子,两眼无神,目光呆滞,无论家人说什么,他都是一脸的茫然,然后摇摇头说:不知道,整个的谈话过程就会说几句话:不知道、不转化、不签字。没想到短短一个月就被迫害成这样。

李二刚上有八十岁的老父亲、老母亲,下有未成家立业的孩子,夫妻二人辛辛苦苦支撑着这个家,在生意场上,他是兢兢业业、刻苦认真、聪明智慧被人们信赖的合作伙伴。在家中,他和妻子尽心尽力的赡养着老人,抚养着孩子,一家人幸福安定。

这样平稳祥和的一个家庭,就因为李二刚想做一个好人,被关进了邯郸劳教所,瞬间一个幸福的家庭就象塌了天一样。老人每天以泪洗面,怎么也想不明白,为什么这么好的儿子还被抓、被劳教。

他的妻子更是接受不了这个现实,一家的重担都落在了她的肩上,上有老下有小。家里地里一人忙活。万般无奈李二刚的妻子东奔西走,求人托关系,花了很多钱想把李二刚救出来。可她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自己的丈夫已经被迫害得语无伦次了。丈夫到底遭受了怎样的非人折磨,他在短短的一个月,怎么就变成这样了?
李二刚到邯郸劳教所是否因不放弃信仰而遭到酷刑折磨,他为什么只会说 “不知道,不转化,不签字”?他到底受到了什么可怕刺激?遭遇了什么样的苦难?李二刚的妻子、老母亲和其他亲友对此都焦虑万分。

下载相关电话:(85KB)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